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都市> 长公主天天想和离

更新时间:2022-01-26 17:46

长公主天天想和离 已完结,连载中 连载中

长公主天天想和离

来源:掌中云作者:楚楚吖分类:都市主角:盛芸芊司翎渊时间:2022-01-26 17:46 浏览:

《长公主天天想和离》的主角是盛芸芊司翎渊,小说《长公主天天想和离》的作者楚楚吖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司翎渊跟着苏沉来到后院门外,他转身寻视,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子从马车上下来。翎渊哥哥唐莺轻唤,顺势将头上的帽子掀起,*.........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熙攘长街上,一台黑木棺椁缓慢向前移动着。

听说了吗?沁元长公主不守妇道,私下勾结逆臣贼子与他人首尾,陛下特赐鸩酒令其伏法受诛,现如今已经上路了!

嗬!要我说啊,那长公主就是咎由自取,只是可惜了寺卿那等逸世之才。

是啊,这样的轻贱之人死有余辜。

......

各种恶言碎语在混沌的脑颅里炸开,盛芸芊意识里的画面不停转变,她看见自己饮下毒酒五脏俱溃,看见棺椁出殡举街欢庆,看见尸骨未寒夫君就入她人闺房......

这一切都似梦魇那般,缠得盛芸芊胸闷气短,她呓挣着,猛然从床榻上惊醒。

心脏仍在剧跳,入眼却一片漆黑,辨不清身处何处。

她这是死了吗?阴曹地府穷得连盏灯都没有?

不等她缓神,边上有人扼住她的手腕,沉声道:你怎么了?

盛芸芊本能一悚,抬腿就横扫一脚。

咚!

你是谁?她浑身鉴戒,眸子紧盯着摔落地上的人。

男人眉头微蹙,须臾,他从地上缓缓站起,走到一旁点亮烛火。

微弱的烛光映出他的面容,眉峰俊逸,目如朗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你也死了?盛芸芊吃了一惊,跳下床榻跑到他跟前。

上下打量道:殉情?

这话出口,两人皆是一楞,良久,盛芸芊才扯开嘴角,冷冷的笑了一声。

她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自己还是因着面前这人才会含冤丧命的。

上元二十五年,沁元长公主因被诬告通敌而被软禁,司翎渊带着一众宫人,手持毒酒亲自送她上路。

指尖攥得发白,盛芸芊恨呐!两人结为夫妻五载,他竟一分都没爱过她。

他一身素色寝衣,神情因她这句话变得越发难看:新婚之夜,殿下如此口出妄言,莫不是落水风寒烧伤了脑子。

新婚之夜?!

盛芸芊不置信地巡视起四周,眼前的画面却令她目眩神迷。

她慌忙跑过去,抓起服架上的金丝红礼服,看了两眼就丢到地上,又过去扯拔步床的绯色幔帐。

这熟悉的一切,难道她......真的重生了?

司翎渊见她如此作乱,眼里终于有了怒色:你恳求陛下赐婚,硬是嫁入我司家,如今又在此撒泼使野,是有何不满?

盛芸芊手里的动作停住,回头看向害死自己的罪魁祸首之一,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她还真重生了!重生就算了,它就不能早一天吗?有谁愿意跟自己的仇人结为夫妻啊?

盛芸芊狠咬着牙,知道自己现在杀不了他,只好忍下想掐死他的冲动:你说的对,我恃宠而骄,任性跋扈,蛮不讲理,既然我们各自都看不顺眼,不如......我们和离吧!

司翎渊有片刻惊愕,而后抬眸细细打量起面前这人。

盛芸芊不管他,翻箱倒柜的找出素笺,又拿过毛笔,啪的一下拍到桌子上:和离书,麻烦寺卿大人写一下。

他眼顺着笔墨往上望她:婚姻大事,圣上谕旨,殿下这是当儿戏了?

盛芸芊无奈,跟这恪守成宪的人说话还真是费劲,她上辈子真是眼瞎,居然为了迎合他的喜好,努力学习大家闺秀的端庄贤淑,搞到头来他不仅越发厌恶她,还落了个众叛亲离,被赐死的下场。

这不是儿戏,我认真的。她说着,想拉过他的衣袖坐下解释,却被司翎渊后退一步躲开了。

盛芸芊无语,自行在方凳坐下:这婚姻呢本来是两家高高兴兴,喜结连理的事,但是现在搞得你不情我不愿的,所以和离对大家都好。

你有何不愿?当初是你......他停住,脸色忸怩。

盛芸芊尴尬地咳了声,知道他说的是她当初扒他深衣却意外被皇兄撞见,也因此有了这场婚姻的事。

那不做数,我两至今清清白白,再说了她停顿了下,冷笑道,长阳郡主可还等着你娶她呢。

一提到这个司翎渊整个人都阴沉许多,盛芸芊看在眼里,只想讽笑,上辈子他为了能娶唐莺,假他人之手,*将她送给逆臣,最终她不仅落得个水性杨花的名声,还背负通敌叛国的骂名。

你我已是夫妻,这样的话不必再说他声里隐忍愤怒,一挥衣袖往门外走去。

还有司翎渊停在门处,和离之事对两家影响颇大,司家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盛芸芊看着他使劲阖上的门扉,怒极反笑:不和离?不和离等你再害死我一次啊?!

她独自坐在桌边,气了好一会心里的小算盘开始打得噼里啪啦。

盛芸芊看着桌上的笔墨纸砚,嘴角的笑意莫名渐深。

不同意是吧?那她就作到他同意为止。

翌日。

盛芸芊起了个大早,在镜前梳妆打扮时,看见那张粉妆玉琢,肤若凝脂的小脸,心里不由得感慨。

上一世被诬告后,她脸上被划上几道狰狞刀疤,丑得不敢面人,如今......

她摸着莹雪般的脸蛋,眼底的狠绝一闪而过,她不会放过那个*的。

司家厅堂内。

已然过了敬茶的时辰,一众老少都等得心生不耐,底下有人开始私语。

上首位的司老爷脸色挂不住,胸膛连连起伏。

渊儿啊,这沁元......司母忍不住出声。

司翎渊一身月白锦袍,立在哪儿脸黑的宛如泼了墨,如今被唤,他回神躬身道:我这就去看看。

话音刚落,门外就飘入一道倩影。

在座的人同时看去,见到来人时纷纷瞪大了眼。

盛芸芊一袭艳丽红裙,脸上施朱傅粉,打扮得像一风流女子。

你......你......司母惊得手中帕子直抖,气儿都喘不顺了。

给婆婆请安她忽视一众人的目光,径直走到中间微微躬身。

又转向脸色铁青的司老爷,笑道:给公公请安。

底下开始有各种窃笑,一群人仿佛在看好戏。

你可知现在几时?司老爷沉着声,盛元天朝的长公主,就是这般遵礼守时的?

是芸芊的不是,我下次一定早些来。

新婚夫妇敬茶这事谈何下次?司母插上一句,面露不满,还有你这衣裳,这妆容,我看你就是目无尊长!

盛芸芊嘴角带上不明笑意:婆婆言重了,我这么穿主要是因为夫君喜欢,也因此耽误了时辰,芸芊在此赔个不是。

这......司母被堵得哑口无言。

怎么回事?司老爷发话,众人目光投向司翎渊。

《长公主天天想和离》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