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重生> 不期而遇

更新时间:2021-01-22 12:27

不期而遇 已完结,连载中 连载中

不期而遇

来源:若初作者:小徵分类:重生主角:宋鸢简风时间:2021-01-22 12:27 浏览:

不期而遇是小徵的小说,讲述了宋鸢简风的故事,希望本书能缓解大家的烦恼,保持好心情:宋鸢坐在客厅的浅色皮质沙发上,长长的沙发另一头坐着房子的主人简风,收拾完冰箱之后他们两个这样分居沙发两侧坐了起码有五分钟.........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今年七月份,京都鲜少有炎热的天气,偶尔几次阳光明媚,也被随之而来的暴雨淹没了。

下面为您插播一条最新气象消息,受到第4号台风Aphrodite的影响,全市范围内将出现大面积降雨,局部地区有暴雨,根据气象雷达实时监测数据显示本次降雨范围

简风驱车行驶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天气预报播放着最近几天的恶劣天气,这个时候简易的电话打了进来。

什么事?

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简易的声音就隔着蓝牙传了过来:我这一个月要去Ar参加电影节,简子昱下个周就要放暑假了,让他去你那里过暑假。

简风的眉毛几不可闻的蹙了起来。

别不说话。

他是你儿子,你应该多陪陪他。简风说道。

我要是有那个时间跟精力陪他早就去了,再者说你带他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比我更像亲爹。

他今年已经七岁了,你应该担负起作为父亲的责任。谈话的时间简风已经到了自家门口,看着顺着房檐哗哗流成瀑布的大雨,简风觉得刚刚气象预报说的局部地区暴雨应该就包括他家小区。

你那边什么声音,怎么那么吵?

京都最近下大雨,我刚到家。简风打开车门拿着伞下车,原本被车门隔绝的雨声更大了,他撑伞走向自己家门口,准备拿了文件就回医院继续值班。但是准备伸手开门的时候,前厅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怎么了?简风转身走向那个人,凑近一看发现是为身材有些丰腴的女士,面色苍白,眉头紧皱。

我没怎么啊?简易的电话还没扣掉,在那边嘁嘁喳喳,就这样说好了,你帮我带孩子,我回去给你再介绍新的女朋友。

您可歇着吧!简风还没来得及挂电话,通讯就被那头的简易率先挂断了。

简易继续观察这位待在他门口的女士,你还好吗?

对方一直没说话,只是皱着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的脸色很不好,我觉得你需要去一趟医院。简风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烧的很厉害,你好像发烧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宋鸢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人搀扶起来,她嗅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隔着浅薄的衬衣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这是宋鸢对简风最初的印象,温暖的薄荷味道,她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也不清楚关于他的一切,不知道自己的以后的人生会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热带气旋跟这个男人搅和在一起。

宋鸢的意识再次回笼的时候,感觉世界很花很乱,头很晕。

医师,她好像醒了。温和的女生说道。

调整麻醉剂量。

叮叮的手术器械碰撞的声音仿佛风铃,在她耳边环绕,她对这场手术没什么感觉,她觉得自己正陷入一场梦境当中,梦境飘的很远,回到五年前,她跟张晨开始谈恋爱的时候。

那个时候刚刚二十岁的宋鸢通过社团活动认识了隔壁机械系的张晨,对方有一双温柔的眼睛,谦谦有礼的性格,对女性很温柔,他对宋鸢有一种超乎于正常女性朋友的友好,这让宋鸢受宠若惊,张晨的殷勤持续到某一天。

他们想让我来问一下,你有男朋友吗?向来大方有礼的男孩子直接在她面前问出这个问题。

宋鸢先是一愣,再是摇摇头,怎么,你们要给我介绍吗?

那你看,我行吗?

怎么不行呢?宋鸢觉得他们两个人算得上暧昧好长时间了,这个时候交往简直顺理成章,就这样,他们走到了一起成为人人钦羡的模范情侣,那是过去五年间宋鸢最美好的回忆,也是她对张晨现在仅存的好印象。

他们的矛盾似乎发生在大学毕业之后,毕业后他们合租一个房子。宋鸢在一所二流学校学的影视编导专业,大学时期忙着谈恋爱和社团活动没怎么参加过比赛,也没出什么惊为天人的作品。在这个靠人脉和能力说话的行业,一没人脉,二没能力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于是张晨主动承担了全部的租金。

你以后是要做我老婆的人,我为你花钱很正常啊。他那么笑着。

宋鸢耳尖泛红,说实话她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被男朋友养着对现代女性来说似乎是一件并不十分体面的事情。

而且你找不到工作也没关系,我可以养你一辈子的。张晨敲敲她的额头,小傻瓜,你就安心的在家里被我养着吧。

宋鸢轻轻叹气:但是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如果能混吃等死,谁又愿意努力呢?

宋鸢的工作机会倒也不是没有,闺蜜陈诺曾经给她介绍过一个剧组,让她作为摄影助理去跟组,工资不高但好歹可以累积经验。然而留言说自己去跟组一个月之后,迎接她回来的却是张晨的分手请求。

我不能忍受恋人离开我。他这么说,我只想过简单平淡的日子,希望每天劳累一天之后能有个人在家等我吃晚饭,仅此而已。张晨的语气有些疲惫,如果我们之间的生活是那种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一次面,日常全靠电话和网络联系,对不起,我接受不了。我们分手吧。

彼时张晨正在事业上升期,尽管同样是二流学校毕业,可是张晨毕业之后一轮顺风顺水,拼搏努力,称得上一声前途无量。

我宋鸢犹豫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其实并不想跟他分手。

又或者,你其实是不信任我。张晨笑笑,你其实从最开始就不相信我能给你稳固的生活。

我没有,我信你的,我一直信你的,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生活。

你可以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生活。张晨妥协了,我只希望你那份工作不要离我太远。

嗯。

所以下次不要再出去那么久了好吗?我会担心。

之后的日子宋鸢就成了半个家庭主妇,偶尔接一些网上的视频剪辑单子,赚不了多少钱,但是多少能补贴家用。可是这样的生活仿佛没有尽头,宋鸢忘记自己跟张晨之间的争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或许是因为某一次的晚饭不和胃口,或许是因为自己真的太久没有出过门了,跟不上时代

总之三年过去了,如今的宋鸢被张晨的新女友撵出家门。

你要是还要点脸就自己走吧,赖着张晨已经三四年了,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我没有。

你是看他现在有钱有势买得起车买得起房。但说实话,这些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都是他自己努力得回来的啊!你好意思觉得自己是人家的糟糠之妻?你给他提供过什么帮助?

不是这样子的。

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吧?其实你只是舍不得放弃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吧?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配得上他吗?

是的,她现在已经不配了。

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她甚至不需要张晨主动撵她,他现女友的两句话就能让她无地自容默默离开。

她怎么样?

宋鸢在朦朦胧胧间听到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这样问。

简医生送过来的那个女孩子吗?手术很顺利,腹部的坏疽已经完全清除掉了,观察到现在还没有其他并发症,如果顺利的话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出院了

他们是在说自己吗?宋鸢尝试睁开眼睛,但是没能成功。

为什么还没有醒?

可能麻醉剂效果还没过去,她体质比较差,耐受情况不是很好

啊,体质差吗?她曾经还一度以为自己肩宽体胖特是很能造腾的那一类人呢

等到宋鸢的意识彻底回笼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住院了,好像做了手术,具体情况不明。护士小姐看到她醒了,体贴的给她递上了一杯水,并且耐心的询问她感觉怎么样,也让她对自己目前的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你说我是因为阑尾炎住院的?宋鸢微微蹙眉。

是呢,你以前的生活习惯怎么样?你的病情拖得太厉害了,炎症恶化的很厉害

宋鸢听她说了很多医疗词汇,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是从她的语气和态度来看,应该是比较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死的。

多亏简医生救了你。护士小姐最后说。

简医生?宋鸢回忆起那个说要送她到医院的人。

对,你是简医生送过来的病人。护士小姐认真打量了一下她轻轻摇了摇头,好好休息吧,你现在还很虚弱。

谢谢宋鸢对她说。

你应该跟简医生道谢的,不过他上午有病人,还没能来看你。护士小姐如是说道。

宋鸢点点头,她的确应当对这位救命恩人说上一声谢谢的,于是她一边翻着杂志一边在病房等自己的那位救命恩人。

然而宋鸢翻着杂志等了一上午都没有等到简医生,反而率先等到了另一个人。

属她直言,那位先生穿着看上去就很昂贵奢侈的套装,根本不像是院内医生,他走进病房后敲了敲门,你好。

你好。宋鸢有些好奇的跟他打招呼。

你就是简医生送过来的那位病人吗?对方问。

宋鸢想说自己到如今都没有见到那位神秘的简医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关注他,应该是?

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尹辞。他说道。

宋鸢受宠若惊:尹院长您好。

尹辞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过来探望一下你。

宋鸢还是觉得很奇怪,她有什么好探望的。

你是简风最近唯一捡回来的病人,这点让大家都很好奇。尹辞说道。

宋鸢错愕。

我想你知道原因?他问。

或许因为,我不小心倒在他家门口,又病的比较严重,如果不及时送诊会会死?宋鸢冥思了半天说道。

尹辞先是一愣,再是笑笑:啊,原来是因为这样,看来是我想错了。

宋鸢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样子,但是看他似乎笑的挺开心,只能顺着呵呵笑两声。

你很可爱。尹辞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帮我个忙呢?

宋鸢觉得自己在这家医院醒来之后接收的信息量有些多,见到的人也都很奇怪,什么忙?

你不用那么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尹辞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是这样的,简风医生是我挖角过来给我们医院镇场的医生,专业能力很强,工作也很认真。但是我觉得他在与人相处上存在一些问题。

啊?宋鸢不明白。

他不怎么跟人亲近。尹辞想了想,神仙一样,不怎么接地气,似乎没什么值得他注意的事情。

宋鸢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所以呢?你的意思是他性格上有些缺失?那他或许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我有心理医生行医资格证,他并不是这种情况。尹辞继续说。

宋鸢在心里啧了一声,完全看不出来您是一位医生。

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说到底宋鸢还是好奇这个问题,我只是一个刚巧倒在他家门口被他救回来的病人而已。

嗯。尹辞点了点头。

宋鸢想到一种可能,然后笑笑:或许你们最开始觉得这种神仙一样的医生,突然送了个女患者过来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产生了一些其他的猜想?

是呢。尹辞看着她的面孔笑着,小姐你可真通透。

宋鸢想说自己这可不是一般的通透,这是跟一个男人磨合了整整五年然后失恋分手被抛弃之后大彻大悟般的透彻。

那你们想错了,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你们口中的简医生一眼。宋鸢眨了眨眼睛。

我想很快就要见到了。

宋鸢叹了口气:这都不重要,现在我想你已经明白了,你口中那个需要我来帮的忙,恕我帮不上。

不,我觉得你很合适。尹辞这么说。

宋鸢皱起眉。

在进这间病房之前,我只是觉得你从身份上来说是合适的,但是跟你聊过几句之后,我觉得你在性格和人品上是合适的。尹院长这么说道,我也并没有一定要你帮这个忙,但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宋鸢哦了一声。

简医生是很好的人,我不希望他因为这种性格上的小问题,影响自己以后的前途乃至感情生活。尹辞这话说得有些感慨,宋鸢觉得自己能听出这位年轻的院长背后对自己员工老父亲一般的担忧和喟叹。

宋鸢只能继续点头,我会根据实际情况考虑一下的。

那就谢谢了。尹辞转头对她露出一个诚意十足的微笑,真的好看。

宋鸢在他离开之后笑着摇摇头,觉得这间医院的人都是妙人,清一水的俊男靓女,不化妆都可以去拍医疗电视剧,就是性格上有些奇怪,好比那个热切的有些过分的护士小姐,好比这位神神秘秘的院长先生。

但是这一切的冲击都没有传说中的简先生出现在她面前时候的冲击来的大。

你好,我听说你醒了。那位医生如他的名字一样,雷厉风行,说不上少言寡语但是语气平静到一种冰冷的程度,随便那一句话都让你觉得在炎炎夏日吃到一口冰碴。

然而最引入瞩目的是他那张俊美到惊艳的面庞

宋鸢开始明白为什么尹辞跟小护士讲到简风送她来医院之后语气里那丝暧昧的语气了,对方的确是太好看了,白色衬衣黑色西裤,胸前衬衣口袋上别了一只黑色印了金属花纹的签字笔,他穿着白色大褂显得格外高挑,肩宽腿长,整个人像是一块冷冽锋利的冰剑矗立在你面前,让你不由自主的喟叹神迹

那是宋鸢穷尽一生所能想象的顶好看的男性的容颜,轮廓是大理石雕像一般的刀削斧凿,五官拼接在一起有一种恰如其分的好看,唇色缨红,轻微上挑的凤眼不怒自威。宋鸢一直不太明白业内那种好看到会让人失语的容貌到底是什么样子,今天算是碰上了。

宋鸢原本挂在嘴边的你好转了几个弯,艰难的吐了出来。

麻醉效果还没过去吗?对方的眉头皱起来。

宋鸢发现他似乎经常皱眉,但是好看的人皱眉头都是好看的,宋鸢赶紧把色令智昏的自己从这种想法里抽出来,摇了摇头:没有,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嗯,别动。叮嘱她乖乖在床上待着后,他走到她床边翻看病情报告,一边看一边点头。

近距离靠近简风的时候,宋鸢有种不敢抬头的感觉,但是还是忍不住悄悄瞥他两眼。

那个我叫宋鸢。宋鸢想了想说道,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我知道,你的行李里面有证件,不好意思为了给你办入院证明私自翻了你的私人物品,但是形势紧急。对方说道。

宋鸢忍不住嘶了一声。

怎么了?简风觉得她的表情有些怪。

没什么。宋鸢觉得院长说的没错,简医生是个好人,但是脑子不太好,或者说他的脑回路跟正常人不在一条线上。

《不期而遇》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