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穿越> 诱君欢情诱君心

更新时间:2018-11-12 10:54

诱君欢情诱君心 已完结 已完结

诱君欢情诱君心

来源:微小宝作者:女公爵分类:穿越主角:祁北音 谢长歌时间:2018-11-12 10:54 浏览:

《诱君欢情诱君心》小说作者是女公爵,主角是祁北音 谢长歌。精彩片段:怔愣了片刻,我抬起颤抖的手抚上我的小腹,这一刻,它好像痛的没那么厉害了,柳侧妃气急败坏的脸色,还有祁北音一言不发的反应都与我无关了。它像是跟我有了奇妙的联系,让我有了对抗祁北音的勇气。祁北音从柳侧妃的床榻上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朝我走来,我脸上刚刚涌上的一丝喜意消散的无影无踪,手脚并用的朝后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爷,臣妾有罪,也是犯了恕不承命这一条,臣妾并无冒犯侧妃的意思,臣妾只是在阐述事实。”我声音虚的像是梦呓,但一字一句,将我的心情展露无疑。
 
祁北音一个眼神都吝啬给我,抬脚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脚。裸露在外的手臂擦在地面上瞬间就磨掉了好大一块儿皮肉。
 
从祁北音的眼眸里,我分明看到闪烁的恨意,他似笑非笑的上前一步,一脚踏在我被擦伤的手臂上。
 
“啊!”
 
我实在忍受不了剧痛,惨叫出声。
 
可祁北音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放过,脚下越发用力的碾踩几下:“本王说你冒犯,你就是冒犯,你该不会自以为是的以为,你比本王的侧妃,要高贵几分?”
 
我心里阵阵发紧,气氛越发沉重起来,我知道我的态度惹恼了祁北音,可我心里对他的恨和怨,不比他对我的少。
 
“谢长歌,你身为靖王妃,却如此失德,本王命你即日起,悉心照料柳娘,若她少了一根汗毛,本王要你用命来偿。”
 
祁北音拂袖而去,我浑身像是失了重心一样瘫坐在地,屈辱的泪水一波波的冲刷着我,被我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自那以后,大到柳侧妃穿戴锦服餐食,还是小到送到晚风院的一根针,我都会严格排查。先送到我冷冷清清的院子,再给柳侧妃送过去。
 
照料我的婢女面露不忍,带着哭腔替我打抱不平。
 
“王妃,您身子还未好全,不要这么勉强自己了。”若水拿着一瓶金疮药,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我腰侧的一大片淤青:“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了,以前王爷虽不言苟笑,可也从未如此严苛待人,可自从王妃嫁到王府,王爷的脾性越发捉摸不透了。”
 
我疼的冷汗直流,若水的话轻飘飘的落入我耳里,冷然一笑。
 
“可能是他认为,我大宋辱没了他尊贵的身份。用了个假的公主,掉了他的威严。”
 
若水轻轻将我衣衫放下,不明所以:“可王爷是亲自传书给大宋皇帝,请他将谢家小姐嫁予南燕。若非如此,王爷怎么轻易投诚。”
 
我怔愣了片刻,喉咙里像是噎住了什么东西。大宋人人都传谢家孤女好福分,升了个昭阳公主,原来这荣华是祁北音替我求得,为的就是让我在他的王府里受尽折磨?
 
我不懂,不懂他为何这么做,可我不会懂,也不愿意去懂。
 
南燕气候湿润,下起雨来总是没完没了。我因在竹园的伤痕累累,,再加上祁北音那狠狠一撞,落雨的时候,总觉得腰上的骨头痛的像是有人往里面打入铁钉。
 
没过多久,我彻底的卧床不起,每日拖着病躯为柳侧妃排查用物。
 
“王妃,您这样拖下去身体怎么受的了。”若水细心地给我喂药,眼里满是痛心和担忧:“您还是准许奴婢去给您请个太医吧!”
 
我苦笑着摇头,这偌大的靖王府,又有哪一寸土地不是祁北音所有,我终日卧床不起,他并非不知,而是不愿来管,或者说,蓄意不管。
 
若水就算是去请了又如何,落得一场奚落和嘲讽罢了。
 
“王妃,王妃!大事不好了,柳侧妃小产了!”门口处突然跑进来一个陌生的丫鬟,语气焦急的闯了进来。
 
我急急忙忙的坐起身,打翻了药也浑然不顾,柳侧妃的吃穿用度我都已经花了十二分的心思,前些日子倒也安生,怎么会在我病情越发严重的时候出了事?
 
顾不上思虑太多,挣扎着下床随手套了件外袍,就让若水搀着我赶往晚风院。外头的雨丝毫没有停的架势,若水手里的油纸伞也只能遮挡一二,走进晚风院的时候,我浑身都湿了大半。
 
地上跪了一众太医,柳侧妃扑在祁北音的怀里哭哭啼啼,见我来了,哭的越发大声凄厉。
 
我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但屋里飘着的血腥味无孔不入的涌入我的鼻腔,一阵恶心感直冲喉头,我慌不迭的松开若水的手,伏在痰盂前就吐了出来。
 
胃像是被火灼烧着,我难受的抬不起头来,自然也没有看到祁北音的眼眸在看到我的举动后,瞳孔微不可查的紧缩了起来。
 
旁边唯一站着的太医看到我吐出的胆汁,好心的提了一句:“王妃还请歇息片刻,臣等照看过柳侧妃的伤势后,也为王妃把一把脉。”
 
我虚弱至极:“有劳太医了。”
 
说着,为首的太医诊了柳侧妃的脉象后,面色沉的厉害。
 
“启禀王爷,柳侧妃摔得不轻,腹中胎儿,怕是保不住了……但只要好好调养,柳侧妃的身子恢复恢复,就无大碍。”
 
我别过头去看祁北音比外面的云还要阴沉的脸色。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因为吃食小产,祁北音的话让我心有余悸。先行一步在他面前跪好。
 
“是臣妾的错,怪臣妾身子骨弱,一月有余竟还卧床不起,让王爷痛失子嗣,若臣妾身体康健,便可常伴妹妹左右,时时照料着她……”
 
话音未落,祁北音一把揪着我胸襟将我从地上提起。
 
“本王的王妃还真是伶牙俐齿,几句话就把责任推的干净。本王命你看好柳儿的肚子,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说罢,毫不留情的将我往地上一扔,腹中突如其来的绞痛和满屋的血腥味令我又欲作呕。我浑身衣衫尽湿,已然不知究竟是外头的冷雨淋得,还是身上的冷汗浸的。
 
我疼的说不出话来,险些要昏死过去,一只略带温意的手搭上了我的手腕。
 
“王爷,王爷!恭喜王爷。王妃已经怀了身孕,此时怕是动了胎气才会腹痛难耐,待微臣给开一副安胎的方子,便会好上许多。”
 
太医放下我的手腕,喜笑颜开的冲着祁北音报喜。
 
柳侧妃刚刚失了一个孩子,又诊出王妃的喜脉,如此一来,也好抵消抵消靖王的怒火。
 
“王妃,王妃您快起来!”若水兴奋过来扶我,“王妃,您听到了吗,您有喜了。”
 
怔愣了片刻,我抬起颤抖的手抚上我的小腹,这一刻,它好像痛的没那么厉害了,柳侧妃气急败坏的脸色,还有祁北音一言不发的反应都与我无关了。它像是跟我有了奇妙的联系,让我有了对抗祁北音的勇气。
 
祁北音从柳侧妃的床榻上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朝我走来,我脸上刚刚涌上的一丝喜意消散的无影无踪,手脚并用的朝后退。
 
“傅太医,本王何时允你给她安胎?换成一碗打胎药拿给本王。”
 
祁北音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我,一声冷笑。让我浑身如坠冰窖。
 
“谢长歌,你该不会厚颜无耻的认为,你有资格怀上本王的孩子,你配吗?”
 
我紧咬着牙,就算知道祁北音绝不会允许我生下他的孩子,可还是本能的想要护着这个孩子。
 
“自知不配,可到底,还是王爷的骨血,不是么!”我跪在地上,仍由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我剩下的话被祁北音狠狠地扼在喉咙里,他掐着我的脖子如愿看到我因为窒息而憋红的脸。
 
“谢长歌,你身上的野种,也有资格称为本王的骨血?”说罢,他手下猛地用力,我被硬生生的提起只能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扑棱,就在我以为要被祁北音活活掐死的时候,他突然松开了手。
 
我像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摇摇欲坠,被扔到地上猛烈咳嗽起来,心肺都要咳破了一样,可是比不上祁北音的狠绝,让我心寒彻底。
 
踏上和亲之路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为大宋献上了后半身的生命,可祁北音根本就是个魔鬼,我甚至怀疑,让我生不如死才是他的目的。
 
太医深叹了口气,无奈的递上一晚黑色的汤汁。
 
我瘫软在地,森冷的看着看着祁北音毫不怜惜的端着药碗向我逼近,不待我从咳嗽中缓过来,他就大力揪着我的头发,指骨毫不留情的捏开我的下巴,我死死地瞪着他,可换来的是他毫不保留的力气,将我的下颚几乎当场捏碎。
 
不由分说的将滚烫的药汁往我嘴里灌,我的嘴里被烫的起了无数的泡,只能奋力挣扎。
 
好不容易半碗药汁灌完,祁北音将碗狠狠地朝地上一摔,“跪上去,把剩下的都喝完。”
 
我奄奄一息的抬起眸子去看这个魔鬼,这个犹如地狱里索命的厉鬼。
 
“王妃不跪,你们就帮她去跪。”
 
他话音刚落,立刻有几个人涌上来把我按在那片碎掉的瓷器上,鲜血立刻渗了出来,我疼的几乎要将下唇咬破,心凉彻底,只得匍匐在地,将那些药汁舔舐干净。
 
我的反应让祁北音十分满意,他的脸色再看到我将那药汁舔的一滴不剩后尤为明显缓和了好几分。
 
我以为事情差不多就结束了,以我自己亲手打掉这个孩子之后而告终。
 
可我到底还是低估了祁北音,他将碗扔在地上摔得稀碎,大声怒喝:“王妃喝药如此痛快,莫不是怀的是别人的种?”

《诱君欢情诱君心》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