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穿越> 娇妃好甜王爷的怂妻又哭了

更新时间:2019-06-22 14:36

娇妃好甜王爷的怂妻又哭了 连载中 连载中

娇妃好甜王爷的怂妻又哭了

来源:掌阅作者:十二小姐分类:穿越主角:苏澈 虞晚时间:2019-06-22 14:36 浏览:

《娇妃好甜:王爷的怂妻又哭了》是由十二小姐所著,主角是苏澈 虞晚。书中精彩内容:苏澈在马车边等着她,见到虞晚,清新亮眼,不由怔愣。以前出席大场合,虞晚总是极尽奢华之能事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管什么金贵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戴,却适得其反,妆容盖过原本姣美的容颜,钗饰不仅庸俗还显累赘,十足像个没品的富家小姐,也只显示了一个富而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夫给虞晚看了伤,换好药,嘱咐了养伤事宜才离去。
 
大夫一走,门外便行进苏澈颀长高大的身影,他迈着长腿往床上虞晚走来。
 
虞晚警惕地用被子裹紧纤弱的身子,一咕噜缩进了床角,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水润的眸子怯怯盯着他。
 
苏澈眸色微沉,这个女人何时变得这般胆小,竟然还会怕他。
 
他倾身逼上床榻,一把捏住虞晚的下巴,低沉的声线邪恶又魅惑,“在我面前,你就不必装了。
 
” 虞晚的下巴仿佛要被捏碎,任由苏澈把自己扯到他面前,“我没有!痛……” 苏澈想试探她,可是虞晚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换做往时,虞晚早就跳起来激烈抗争,跟他拼个你死我活了。
 
虞晚一张脸涨得通红,小巧鼻尖喷薄出淡淡的姜汤气味,带着一丝浅淡的甜,苏澈一颗心被触动,他不由松了几分手上的力道。
 
“刚才你明明有机会避开,为何要故意摔倒,嗯?”疑问的声调上扬,仿佛来自地狱的诱惑弥音。
 
“是想让我可怜你,还是想陷害玲珑?” 虞晚忍够了,眼里噙着泪花,大声抗辩道:“我已经够可怜了,还需要多你一份可怜吗?是她自己来找我,怎么就是我想陷害她?刚刚那种情况,不是我受伤,就是白玲珑受伤,若是让她在我的院子里受伤,你还不得杀了我。
 
” 苏澈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不由微微一怔。
 
杀了她吗?他可从未这么想过。
 
“你知道就好!” 苏澈甩开她的下巴,力道之大,让她整个身子都摔倒榻上,被子从她身上滑落,露出窈窕腰身,摔下时扯到了伤口,她毫无防备,疼得神魂出窍,一直在眼眶打转的眼泪冒出来,方才积压在心头的恐惧和委屈一股脑崩溃,犹如堤溃洪泻,大颗眼泪从眼睛里掉下来,砸在苏澈的手上。
 
弱小,可怜,无助。
 
苏澈皱起眉,“怎么又哭!” 这些天他总是能见到她掉眼泪,一动不动就哭,过去那个骄纵蛮横的虞家大小姐简直变成了一个小怂包。
 
还不让人委屈了,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呢。
 
虞晚这么想着不敢反驳,堪堪收住了泪,生怕自己哭唧唧的样子又要惹恼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苏澈哼了一声,甩袖离开。
 
苏澈到别院看望白玲珑时,有些心不在焉。
 
耳边是白玲珑柔软的话语,脑海里却不禁浮现虞晚在地牢里为白玲珑挡下刑罚的样子,明明被鞭子抽得很疼,眼里啜着泪还要端王妃的架子,别扭极了。
 
还有她跪在地上,说她为白玲珑求情,只是担心他会找她算账。
 
这么坦白,这么有底气,让他愠怒,却又说不出来她说的哪里不对。
 
在院子外,她慌乱地推开白玲珑自己受伤,眼中闪着水雾,又怂又有些义无反顾,是真的很害怕他为了白玲珑而迁怒她。
 
场景变幻,他仿佛又看到她软软跌坐在被褥上的场景。
 
她白皙的颈项多出几道红痕,想哭不敢哭的模样像极了小奶猫的爪子,扑挠在他的心间,痒痒的。
 
芍药给虞晚送来了药,瓶身孔雀蓝作底色,描绘了几株娇艳欲滴的红梅,栩栩如生。
 
虞晚瞧着药瓶,欢喜得很,“这怎么跟我之前用的药不一样?” 芍药边给虞晚上药,边道:“这是王爷特地吩咐让奴婢给主子带来的,说是宫中贡品,能让伤口迅速愈合,并且不容易留疤。
 
” 虞晚心里咯噔一下,苏澈什么时候良心发现了。
 
谁知芍药扁着嘴巴道:“丞相付送了帖子来,说是开春时节,请朝臣皇子到丞相府赏花,王爷说会带主子出席,要主子务必准时用药,别留下伤疤给他丢脸。
 
” 芍药一句不落地转述,她一向站在六王爷苏?那边。
 
虞晚脸上的喜色烟消云散,原来不是关心她的伤势,而是关心他的脸面。
 
不得不说,苏澈给的药效果显著,不出几日,虞晚额角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等到赴丞相府赏花宴之时,已经完全看不出受过伤。
 
赏花宴之日,虞晚化了浅淡却精致的妆容,清丽的面容增添几份明艳,如春花填上饱满的色泽,吐露香蕊,诱人而不轻浮。
 
苏澈在马车边等着她,见到虞晚,清新亮眼,不由怔愣。
 
以前出席大场合,虞晚总是极尽奢华之能事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管什么金贵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戴,却适得其反,妆容盖过原本姣美的容颜,钗饰不仅庸俗还显累赘,十足像个没品的富家小姐,也只显示了一个富而已。
 
就像一个底子不错的花瓶,却被涂上劣质铜漆。
 
而如今虞晚一袭樱色纱裙,白裳素净淡雅,简单地绣了一枝海棠,衬得她玉面芙蓉,雪肤凝脂,佩饰也搭配得当,多了显得喧宾夺主,少了失了王妃的身份。
 
苏澈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后知后觉自己竟看得失了神。
 
白玲珑只是侍妾,没有资格出席这样的场合,只是在门口送苏澈和虞晚,此时她一袭雪白立在旁边,饶是裙上用了小心思,绣了银白的百蝶戏花,仍是被虞晚的灵动活泼给比了下去。
 
丞相府的后花园被誉为京城百花园,后花园是一大片的花田,娇贵稀有的品种在丞相府也能见到,此地别人养不活的花,到了丞相这里却能好好地长在花房里。
 
后花园四时景象不同,各有绚烂之美,尤其开春之时,百花竞相争艳,每一年丞相府都会举办赏花宴,邀请京城的达官贵人前来赏花。
 
赏花宴自然少不了宴席招待贵客,苏澈携虞晚入席,许多换上便服的官员都主动迎过来跟苏澈寒暄,少不了一番溜须拍马。
 
虞晚听得无聊,目光四处乱撞,一棵物实花树下,一束修长的身影立在树下,乌发随意用束带束起,华发散落墨色袍间,一阵风过,花朵纷纷扬扬,画面极美。
 
男子转过身,在落英纷飞的刹那,那双灼热的眸子对上了虞晚的目光。
 
虞晚的心脏一阵悸动,这是记忆中的六王爷苏?,原主所倾慕之人。
 
苏?携着一位妆容明艳的女子走向了苏澈他们,这女子是尚书之女公西瑶。
 
苏?为了拉拢尚书的势力,背着原主追求公西瑶,苏?瞧不起原主的家世,却又舍不得放开原主,一面跟公西瑶纠缠,一面继续跟原主牵扯不清。
 
苏澈看到苏?走近,眸光微沉,不自主睨了身边的虞晚一眼。
 
公西瑶早就听闻苏?跟虞晚之间的传言,她对虞晚存着女性之间的敌意,方走近,便锐利道:“三王爷丰神俊朗气宇不凡,只怕有些人配不上。
 
”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神色各异,但是都大气不敢出,敢公然攻击三王妃的,公西瑶还是头一个。
 
公西瑶摆明是在羞辱虞晚,苏澈在一旁听着,丝毫没有要帮虞晚解围,反而一副对她的夸赞十分受用的样子。
 
苏?淡淡看了公西瑶一眼,眉眼间透着不悦,正要开口,却见到虞晚上前抱住了苏澈的手臂,带着小女儿的羞赧姿态道:“王爷是世间的无双公子,本宫也常常自觉配不上王爷。
 
” 苏澈微微诧异地看向身边的女子,她敛眉颔首,不卑不亢,生生把羞辱变成了恩爱。
 
公西瑶脸色变了几变,精彩纷呈。
 
苏?看了看虞晚搭在苏澈手臂上的手,眉头皱得更深。

《娇妃好甜王爷的怂妻又哭了》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