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穿越> 大哥的硬糖

更新时间:2019-08-18 17:48

大哥的硬糖 已完结 已完结

大哥的硬糖

来源:鹤鸣小说作者:消灭糖果分类:穿越主角:许掣叶可时间:2019-08-18 17:48 浏览:

《大哥的硬糖》是由消灭糖果创作的关于主人公许掣叶可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一个大伯上来就拍了下许掣的肩膀,“你怎么把小妹妹弄这样了,你要是我儿子,我扇不死你。”许掣,“……”叶可谁扶都不起来,半睁着眼皮觑许掣。屁股还拱了两下。男生啧一声。用脚碰碰她,嫌弃道,“赶紧起来,要不我踩你肚皮了。”叶可滚到他脚边,一副不用你动脚,我自己过来让你踩的怂样。许掣怔怔收回脚...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叶可哭得口水都流出来。
 
现在流的泪,就是刚才脑子里进的水。许掣要走,奈何女孩生平所有的技能点都加在狗腿上,树袋熊一样攀着他,简直是块人形狗皮膏药。
 
走两步,许掣伸脚要踢。
 
叶可眼见不好,还没等他碰到就倒地不起了。
 
九十年代尚且民风淳朴。
 
大家没有扶不起的顾虑,见小姑娘大白日青天,红着脸晕倒,一个大伯上来就拍了下许掣的肩膀,“你怎么把小妹妹弄这样了,你要是我儿子,我扇不死你。”
 
许掣,“……”
 
叶可谁扶都不起来,半睁着眼皮觑许掣。
 
屁股还拱了两下。
 
男生啧一声。
 
用脚碰碰她,嫌弃道,“赶紧起来,要不我踩你肚皮了。”
 
叶可滚到他脚边,一副不用你动脚,我自己过来让你踩的怂样。许掣怔怔收回脚,伸手把她拎起来拍两下扛肩上,就这么扛到了城郊。
 
她有点方。
 
许久小声道,“大哥哥你要带我去哪呀?”
 
“跑马山。”
 
“……”
 
跑马山附近有当地唯一的火葬场。
 
叶可前不久才跟着父母参加过大院里某位老爷爷的葬礼,对这地方有些发怵。一听许掣要把她往那送,又呜呜呜咦呜呜哭起来。
 
“人家还没死呢,你怎么这么坏,我可是祖国娇嫩的花朵。”
 
“……你不是蝗虫?”
 
这话没法说了。
 
这命留不住了。
 
她安安心心往男生肩上一躺,乖乖闭嘴等死。许掣给她放下,“现在再给你个机会,为什么要靠近我,为什么要主动喝我喝剩下的东西?”
 
他语气平淡,浑身一副不说实话你就死成渣渣的气势。
 
叶可心里一咯噔。
 
叹口气,“仰慕你还需要理由吗?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又好比……”
 
“周星驰的电影我看过,你换个说法。”
 
叶可,“……”
 
她平生没见过听彩虹屁还要独家定制的,一时有些为难,正在更新词库。对方不耐烦揪她头发,“你看着挺可爱的,为什么要替外校的傻狗来试探我?”
 
外校的傻狗?
 
叶可脑子里瞬间脑补出一部热血高校,两校食物链顶端的扛把子拳拳到肉的激情大戏。咂咂嘴,她严肃道,“哪个外校,我家住船舶厂七号院,今天到跑马山是我这辈子最远的距离。”
 
她没撒谎。
 
穿越过来以后,走过最远的路就是去火葬场的路。
 
叶掣啯下腮帮,黑着脸看她。
 
许久弯腰揽过她脑袋,就这么掌着叶可的后脑勺,亲了下来。亲亲就算了,还撬开她的樱桃小嘴,送了点自己的唾液。
 
他嘴里还有可乐的味道。
 
也许之前还吃过菠萝蜜,很甜的香气……触到对方柔软的唇舌,叶可脑袋真空了好几秒。妈耶——她没早恋就接吻了,人生进程一步到位。
 
滑腻的触感,大量的唾液。
 
她吨吨吨喝下去,有点热,反过来吸对方的唇。许掣触电般撤开,看她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有点气。
 
这是什么品种?
 
竟然真的喜欢吃他口水。
 
“你……”他转过脸,没看她,沉吟许久别扭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
 
叶可没说话。
 
觉得大佬实质是个戏精。
 
对方也没说话,踢了路边的草,自顾自往前走。
 
叶可不认路只好追上去,一直到学校附近,认出回家的路才哒哒哒往家跑。男生原地站一会儿,摩挲着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可能什么都没想。
 
  高年级值日生站在红漆木门那,挨个看小萝卜头进去,等上课铃由老保卫铛铛铛敲响,他们就坏笑着挡住低年级的路。
 
“想进去吗?想进去交钱啊——”
 
迟到要罚站,三次以上就要请家长。
 
叶可前面的小男孩哭唧唧揪着两毛钱,塞到高中那群黑恶势力手里。
 
她比较鸡贼。
 
把买早点补的一毛塞到袜子,理直气壮过去。
 
“大哥哥们早上好,你们今天都好帅哦!”
 
叶可这种把帅挂嘴上的夸法,上至八十老翁下至七岁幼童,没有不动容的。对面的胖脸男生抖了一下,活了十五年,还是第一次有人看到他这张脸还有勇气说帅,于是朝后面喊了一声,“哥,这小姑娘比较上道,交一毛行不行。”
 
许掣吃着奶油面包,望她一眼。
 
偏过头去。
 
算是默认。
 
但叶可这个铁公鸡,从小一毛不拔。眼看有熟人,小脸扯出谄媚的微笑,拨开胖脸男生,朝许掣喊道:“大哥,还记得你跑马山下的可可吗?”
 
许掣手一抖,早餐差点落地上。
 
一帮马仔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也不知道二人在火葬场结下何等孽缘,这事不能细想,细想就极恐。
 
许掣转过头来,朝她勾勾手指。
 
“谁是你大哥?”
 
小屁孩嘟嘟嘟跑过去,揪着他衣服扭两下,拿出平常在长辈面前骗吃骗喝的可爱嘴脸,“掣哥哥……可可不能叫你大哥吗?”
 
男生抱着手臂,不吭气。
 
等她在他面前可爱够了,伸手捏捏小姑娘腮帮,允许她不交钱就走人。后面的胖脸男生叫许鑫,比许掣小半岁,两人是堂兄弟。
 
看叶可和许掣很是熟稔,拍下肚皮问道,“哥你什么时候认的妹妹,嘴巴贼甜。”
 
许掣鼻子里哼出个音,慢悠悠回教室。
 
这个年代的课程其实并不简单,除了外语,其他的科目都挺难。老师讲的一知半解,学生学的也一知半解。叶可好歹是经历过高考鬼门关的,老师在上面讲,她在下面学完就开始摸鱼。
 
不摸鱼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小姑娘手里捏着调味干脆面,一点点往嘴里送。
 
旁边的林小花闻着味精味,口水都流下来。
 
叶可吃一半,剩半包递过去。
 
林小花吃得舔嘴抹舌,差点把老师引下来。
 
由于叶可在许掣面前挂了号,那天以后,轮到许掣那伙人值日,就再没人敢朝她要钱。小姑娘放心大胆,每日踩着铃声去学校,然后被另一伙人拦下。
 
这群逼显然不懂割韭菜。 
 

《大哥的硬糖》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