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穿越> 凤倾挽歌医妃入我怀

更新时间:2019-10-08 15:16

凤倾挽歌医妃入我怀 连载中 连载中

凤倾挽歌医妃入我怀

来源:绾书文学作者:九九分类:穿越主角:齐誉恒 余绯绯时间:2019-10-08 15:16 浏览:

《凤倾挽歌:医妃,入我怀》就是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小说,此书的主角有齐誉恒 余绯绯,作者是九九。精彩内容如下:果然没事,余绯绯就是个谎话连篇的女人!“说什么说,爱你的余绯绯已经死了,我脑袋乱着呢,让开!”余绯绯不爽的推了面前的齐誉恒一把,掀开被子站起来,坐久了腿发麻,踉踉跄跄的往他出来的屋子里窜。“大胆!余绯绯……”齐誉恒身子晃了晃,这个余绯绯做错事还死性不改,嚣张跋扈。他唰的立起来,跟上去要教训她。...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南齐,禹王府。
 
余绯绯头痛欲裂的睁开眼,一阵夹杂着寒意的雪风,吹得她一哆嗦。
 
低头一看,自己仅穿着红色肚兜,身上披了一间古代薄纱长衣,下身盖着一床大喜的鸳鸯红被,斜倚在一根柱头上。
 
天边露了鱼肚白,她疑惑的打量了下四周古色古香的建筑和庭院,脑袋发懵。
 
她不是在地下实验室,现在这是在哪?
 
吱呀——
 
不远处的门猛的打开,一人执着烛火踏出来。
 
“还没死嘛,余绯绯,你说的烈性春药,不过如此!”
 
嘲讽的语调,冷漠的表情。
 
火光应承下,男人那一张清新俊逸的脸,妖魅如斯。
 
他的话就像是开启封印的关键,脑子里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如同开闸洪水,汹涌而来。
 
余绯绯,跟她同名同姓,余相国嫡女。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小就喜欢禹王齐誉恒,得知禹王即将被太后赐婚,主动找到禹王,称可以假成亲帮他挡婚。
 
各自约定,时机到了和离,各自婚娶互不干扰。
 
原主深爱禹王,本想以妻子之名守着他一生一世。
 
却被有心人撺掇,洞房花烛夜,饮最烈的药,请求禹王救赎,想将生米煮成熟饭。
 
结果原主衣服脱了,小嘴撅了求吻,被齐誉恒包在被子里,丢到门外。
 
余绯绯愣愣的看着眼前俊美无俦的古风美男,脑子当机。
 
她一个现代外科圣手,穿到古代了?
 
脑子里响起妹妹余小雨最后的声音,“姐,对不起,这个世界已经完了,z病毒早就开始释放……好好活下去,有缘,我们会再见的!”
 
实验室大爆炸之前,小雨将一个酷似手环的东西套入她的手腕上。
 
脑袋瞬间嗡的一声,就像是有什么进入了她的神经系统,痛的像是快要炸掉。
 
她被推入了实验室外的河里,醒来就穿越成妃。
 
她是被小雨送到这里来的?
 
那小雨呢,她在哪,也来了?
 
三连问,问得她自己头痛欲裂。
 
齐誉恒见她呆若木鸡,以为是烈药后遗症,蹲下去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余绯绯,本王在同你说话……”
 
刚嫁进门就出事,余相国那边不好交代。
 
齐誉恒不信余绯绯会给自己下无解的解药,他们事先约定假成亲在外人面前做戏,等他心上人归来,洗清污名,余绯绯就会主动提出和离。
 
谁知道她包含狼子野心,昨夜竟深情告白,要跟他做一夜真夫妻。
 
他惊觉被骗,怒火中烧,将她丢了出来。
 
果然没事,余绯绯就是个谎话连篇的女人!
 
“说什么说,爱你的余绯绯已经死了,我脑袋乱着呢,让开!”
 
余绯绯不爽的推了面前的齐誉恒一把,掀开被子站起来,坐久了腿发麻,踉踉跄跄的往他出来的屋子里窜。
 
“大胆!余绯绯……”
 
齐誉恒身子晃了晃,这个余绯绯做错事还死性不改,嚣张跋扈。
 
他唰的立起来,跟上去要教训她。
 
引狼入室的是他,但他有的是办法让狼乖乖听话。
 
嘭。
 
回应他的是猛烈的关门声,以及上闩的声音。
 
齐誉恒……被关在了自己的房门外。
 
“王爷,王爷,不好了,小郡王哭闹一夜不止,呕吐的厉害,柒公主最近被罚,没收了入宫的令牌,让您赶紧进宫一趟,请罗太医回来诊治。”
 
正欲踹门的齐誉恒,猛地收了脚,大步流星的离开。
 
神经紧绷的余绯绯,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如释重负的大舒了口气……
 
暂时安全了。
 
身体凉的像冰棍,她赤脚上铺,发现还有余热,赶紧裹紧被子。
 
她还活着,借尸还魂的活。
 
从脑中的记忆得知,原主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单纯姑娘,这次闹出幺蛾子,也是被人洗脑。
 
昨晚烈药吞噬,要了原主的性命,渣男毫不知情。
 
原主死得冤,大约是没想到她的禹王哥哥会见死不救。
 
但最坏的是那个撺掇下这种药的女人,明明可以是普通春药,说的严重点就可以的……
 
搞不好,人家就是料到禹王情比金坚,绝对不会背叛他们的爱情,所以刻意弄死原主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余绯绯背脊发凉。
 
原主可是他们的挡箭牌,应该不至于吧……
 
啪嗒啪嗒。
 
门外又传来脚步声,木门的隔音效果真是差,惊的余绯绯绷紧身体,难道是那个渣男倒回来了?
 
“小绿,我怕,你,你去看看吧……”
 
“拿银子的时候,手比谁都伸的快,现在怕了?快去看看,死没死给那边回个信。昨晚王爷一直待在房间,没有出过门,也没有请过大夫,按理说应该不行了……”
 
刻意压低声音,但还是一字不漏的传入余绯绯的耳中。
 
呃……感觉自己陷入了阴谋的漩涡中。
 
“我,我听说昨晚她叫嚷了好久,先是柔媚的呼喊,最后变成痛苦的呻吟……可渗人了。我怕她死状难看,不然我给你一粒碎银子,你去看?”
 
“好,成交!”
 
胆大的女人,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王爷,王妃,奴婢来伺候你们梳洗更衣了……”
 
她清了清嗓子,朝屋里喊了一声。
 
没人应。
 
“王爷不是出门了,你……”
 
小绿疑惑的开口,被年长的女人瞪了一眼,噤了声。
 
“那奴婢就进来了。”
 
门被闩上,推不开。
 
女人和小绿对看一眼,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死人是不可能锁门的,那就意味着……里面的人还活着!
 
“跑!”
 
察觉到不对,年长的女人要小绿跟自己分头跑,刚才的话里面的余绯绯不知道听去了多少,不能把那边曝光。
 
咔哒。
 
刚说完,就听到门闩打开的声音,两人脸色一白,撒丫子四散。
 
余绯绯从屋子探出一个头,左右各一个跑的,追么?
 
哎,原主的身体孱弱无比,走个路腿都在抖,追不上啊……
 
总之,她算是看清楚了,有人想她死,最大可能是禹王的心上人。
 
可为什么要她死呢?
 
余绯绯探寻了一遍原主的记忆,禹王的心上人是太傅之女柳清怡,太傅获罪,全家人遭贬黜,离开了京城。
 
原主和柳清怡堪堪的只见过几次面,哪里的杀身之仇?
 
好累,一想东西脑袋就疼,睡一会儿再想。
 
余绯绯关了门,上锁,躺回床上。

《凤倾挽歌医妃入我怀》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