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耽美> 偷得一人心

更新时间:2018-11-12 10:19

偷得一人心 已完结 已完结

偷得一人心

来源:奇热作者:夭霁分类:耽美主角:韩弈 萧溯冥时间:2018-11-12 10:19 浏览:

《偷得一人心》小说作者是夭霁,主角是韩弈 萧溯冥。精彩片段:当然不可能是野兔野鸡什么的打来一只就可以烤来吃。因为:第一,韩弈并没有能抓到野味的本事;第二,他身上没有火种。总不能奢求自己一个现代人还会钻木取火或者击石取火吧?所以第一选择就是,找果树!根据叶子变黄的程度,韩弈猜测这个地方现在大概是秋天。秋天野果什么的应该不会少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弈醒来的时候是晚上,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树林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全身就像被大卡车碾过一样疼。韩弈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现除了手指和脖子能动之外,四肢都像被定住一样。他挣扎无果之后,就放弃了,索性在地上躺着,仰着头看着夜空。阵雨过后的空气中有浮尘的味道,伴着森林独有的霉湿的气味,让韩弈的鼻子痒。地上有些凉,韩弈却并不在意。毕竟在意也没用不是?暗黑的天空里,星星众多且明亮,甚至能看到明显的星河。

韩弈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看星星是什么时候,也许从出生开始,他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细致地盯着星空看,他觉得自己甚至能看到牛郎织女星。他也无暇去想现在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

“唉”,他叹了口气,又动了动身体,发现四肢已经逐渐恢复了知觉。但他并没有马上爬起来,反而把手臂枕在脑后,悠然地看着星空,努力忽视身上的疼痛。一边看一边想着自己的问题。

被一刀扎在胸口,居然还没有死?韩弈都要庆幸自己的好运气了。不过,为什么醒来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这个空无一人的树林子里?韩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似的坐起身,他认认真真地摸索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没有伤口!而且,身上的穿着也很奇怪,并不是什么病服,也不是自己那天穿的灰色T恤和破洞牛仔裤,而是一件青色的长衫,里面是白色的里衣。

难道自己记错了?难道死亡只是一场幻觉?公交车上发生的事只是一个噩梦?

不,不是的。他倒下去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周围的人愕然的神情。那是对死亡的惊讶。那种深刻的感觉,怎么只会是一场梦?

他暂时有些弄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那种心脏被刀扎破,心口的血随剧烈的心跳涌出胸口的感觉却像是刻在记忆里一样。估计再投次胎,韩弈也不会忘记的。

韩弈一个翻身迅速站起来。他总算为自己的处境开始担忧起来。首先得弄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韩弈举目四顾,视野在黑暗里并不能延伸多远,却仍旧能荒郊野外空无一人。远处似乎还有什么动物的吼叫声,这让韩弈突然害怕起来。

难道是那个行凶者给自己换了身衣服并把自己扔在荒郊野外?不,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又怎么解释伤口和衣服?况且自己倒下的时候,一车人都看见了,怎么可能让那个男人抛尸荒野?

莫非,这是地狱?韩弈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叫出声来。他朝四周叫了声,“喂,有人吗?”寂静的森林里,韩弈的声音传过去很远。只是没有人回应他。回应他的,却是一声洪亮的吼叫声。

那是老虎的叫声!韩弈的脸上瞬间变得煞白。这种鬼地方还特么居然有老虎!那刚才自己叫的那声,不是找死是什么!韩弈埋怨自己脑袋里装的都是浆糊。想拔腿就跑,但是有什么东西接近的声音让他定在了原地,有不明动物踩着落叶发出的簌簌声,虽然声音很轻微,但是在这个寂静无声的树林里,把韩弈惊出了一声白毛汗。

他迅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挑了一棵枝桠较多又比较好爬的树,迅速地爬了上去。韩弈爬上树没多久,他就看见他原来站着的地方,出现一只吊睛大白虎。韩弈一边努力放松自己的呼吸屏气凝神避免弄出什么动静,一边在心里问候那个捅了他的男人的祖宗十八代。可是因为不知道那男人的名字,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骂的到底是谁的八辈儿祖宗。

黑暗中,老虎的眼睛发出幽幽的绿光,韩弈紧张地盯着老虎,深怕老虎那野兽的直觉会发现自己。不过那只老虎在转了几圈之后并没有收获,它半伏在地上,伸了伸锋利的爪子,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这弄得韩弈精神紧张。不过他没紧张多久,就意识模糊了。在这种时候犯困绝对不是什么好时机好场合。韩弈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最终坠入黑暗中。

韩弈醒来的时候,一束阳光透过树顶正照在他脸上,天已经大亮了,那只老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韩弈迅速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缺胳膊少腿之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还不停地念叨着“幸好啊幸好,没从树上掉下去,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想这句话似乎不太对,但是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韩弈往树下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爬得还真不是一般高,果然人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会发挥无穷的潜力的。只是在那种惊险情况下,自己居然还能睡过去,韩弈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神经大条。

准确来说,昨晚韩弈不是睡着了,而是晕过去了。没有从树上掉下来被老虎吃掉也算是老天保佑吧。

韩弈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从树上爬下来。等落了地,韩弈居然还朝那棵树鞠了一躬,“昨晚真是谢谢你了啊。”

树当然没有搭理他,他的肚子却对他的话做出了回应——它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鉴于自己晕了那么久,韩弈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多久没有进食了。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吃的。

可是森林里哪有吃的?

当然不可能是野兔野鸡什么的打来一只就可以烤来吃。因为:第一,韩弈并没有能抓到野味的本事;第二,他身上没有火种。总不能奢求自己一个现代人还会钻木取火或者击石取火吧?所以第一选择就是,找果树!根据叶子变黄的程度,韩弈猜测这个地方现在大概是秋天。秋天野果什么的应该不会少吧?

不过很可惜的是,韩弈在偌大的森林里转了好几圈,野果子是一个都没找到,蛇倒是遇见了好几条。

“这是在玩野外生存游戏吗?!”韩弈忍不住咆哮,突然想起昨晚的老虎又赶紧闭上嘴,老老实实地接着找吃的,顺便找路出去。

韩弈再一次无奈地跑离那条看起来就不好惹的响尾蛇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手脚无力了,感觉又渴又饿又累。更糟的是,韩弈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在慢慢地脱离这具筋疲力尽、饥寒交迫的身体。

开什么玩笑!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再晕倒一次那就是玩命啊,晕倒了还能醒过来吗?前两次没死明显是自己走运,韩弈可不敢保证老天爷会庇佑一个小偷多久。

被人捅晕、被老虎吓晕、现在还要被饿晕,真是很好的生活体验啊。韩弈有些自嘲地想。

就在韩弈想自己是不是会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晕倒方法都试个遍,跑得比走得慢,而且意识已经完全和动作脱节的时候,谢天谢地,他终于看见人影了。

那是摆在一个路口交汇处的小茶摊,在落日的余晖即将消散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小伙子正在收拾桌子凳子准备收工。韩弈远远看着那个他自醒来以后第一个看见的人,突然觉得自己又有力气跑了。

韩弈一边跑向茶肆一边大声喊着“喂!喂!”

久不喝水早已干渴的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不过韩弈还是使那个正在忙着的人注意到了自己。

韩弈在看到那人把视线对准自己的时候,差点喜极而泣。然后,就又一次晕倒了。

也许是累晕的,也许是饿晕的,也有可能是渴晕的。韩弈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确定到底自己是怎么晕的,反正晕都晕了。

韩弈第三次从晕倒中醒过来的时候,又是半夜。不过这一次他发现自己是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的。他的脑海里飞快闪过一句话:得救了……

动了动右手,发现有人趴在床边睡得正酣。在韩弈移动自己的右手时,那人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抬头看向韩弈。

韩弈和那人含情脉脉或是两眼无神地对视了一会儿,韩弈才动了动喉咙开口说道,“那个……你可以让让吗?你压着我的手了。”

“啊!”那人叫了一声,便如触电一样弹跳起来,“对对不起,那个你醒了?”

韩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

韩弈借着桌子上的一点油灯的光亮打量着眼前这个人,那人看起来应该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张极普通的脸给人一种憨厚老实的感觉。依稀记得这个人应该就是当时自己晕倒前看到的人。看来是他救了自己。

那人讪讪地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正说着,突然一拍自己脑袋,“哦,对了,你睡了这么久应该饿了,我去拿点东西给你吃。”说完转身走到屋子的一个角落里。那角落放了一个小火炉,火炉里只剩下些小火星,上面放着一个瓦罐不知道煮着些什么,已经没有冒热气了。

小伙拿了个碗从瓦罐里倒出一些白米粥来,屋子里顿时就盈满了米粥的香味。久不进食的韩弈觉得自己的胃口都被这香味调动起来了。

在那人倒粥的时候,韩弈认真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旧的老式木床上,床上挂着原本应该是白色现在却已经变得暗黄的老式蚊帐,上面还有几个大孔。他又扫视了一下屋内,发现屋子不大,屋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摆设,除了床之外,还有一张简易木桌和四张凳子,再就是和火炉相对的墙角落里有一只很大的木箱,韩弈想那应该是用来放衣服和杂物的。火炉靠近的那面墙上有一扇木窗,外面漆黑一片。让人觉得,唯一亮着的就是眼前这盏昏黄的小小的油灯。果然是一间简陋到不行的屋子。

“你叫什么名字?”韩弈在飞快扫视完屋子的情况之后,开口问那个正端着粥朝自己走来的人。空空如也的肚子在闻到米粥的香味越来越靠近自己的时候,不争气地“咕咕”直响,要是搁在平常倒也不会显得多大声,只是在这安静的室内却异常清晰。

韩弈不禁脸红。好在小油灯的亮度不够,没有照出韩弈窘迫的样子。

“我叫李二,这里是李家村。”韩弈认真打量了一下李二,觉得他果然很二的的样子。忍住没笑出来。

李二把粥递给挣扎着爬坐起来的韩弈,说道,“我看见你晕倒了,就把你背回来了。你是谁?怎么会晕倒在路上?”李二问完又坐在他最先坐着的凳子上,一脸好整以暇的样子等着韩弈回答自己的问题。

韩弈接过粥“哼哧哼哧”地飞快喝掉大半碗之后,这才抬起头来回答道,“我叫韩弈。”说完,又继续他的喝粥。飞快地解决掉一碗粥之后,韩弈把碗递给李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有粥吗?我没吃饱。”

“有的,你等会儿啊,我再去给你盛一碗。”李二接过碗,又去给韩弈盛粥。

喝第二碗的时候,韩弈的速度慢了下来,还能一边喝一边和李二聊天。李二问了他一些问题,只是这其中有很多问题韩弈自己也回答不上来。

李二问韩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晕倒在路边的。韩弈想了一会,只回答了一个他也不知道。引起李二同情的目光,大概是以为他把脑袋摔坏了。“我昨晚把你带回来的时候,本来想去请村里的大夫给你看看的,不过不巧的是昨天他去山上采药去了没回来。等今天他回来之后我去请他来给你看看。“

韩弈摆摆手表示没那个必要,反而问了李二好些问题。“现在是什么年代啊?”

这个问题继而又换来李二同情的眼神,看得韩弈很是窝火,他极其想说自己不是把头摔坏了!但还是忍住了听李二说。

“你难道不是景国的人?”李二问韩弈。

“景国?”

“就是你现在在的国家啊。我们这是景国,你现在在李家村。我们村里的人基本都姓李。”李二一五一十地说道。

“那现在究竟是什么年代?”韩弈对于什么所谓的景国根本没有任何概念。

“现在是明历九十九年,再过一年,就是景国的建国百年庆日了。公子你是哪国的人?”李二说。

现在韩弈总算是明白自己到底处于一个怎么样的状况,简言之就是,自己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国家,而现在这具身体,也不知道到底是几岁长什么样是个什么人。这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其实韩弈在没找到自己胸口上的伤口的时候,就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些。只是一直不敢确定,现在得到确认,韩弈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他只是又低下头去默默喝了一口粥,便神情淡然地接受了他——穿——越——了这个极其坑爹的设定。

这年代怎么穿越就跟中彩票似的?

算了,反正命运经常跟他开玩笑,毕竟自己当年还是个孤儿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对之前的世界也感到莫名的恐惧。现在只不过是剧情重演。至于心情,一回生二回熟。习惯就好。好在自己还是有二十几年的生活经验的,不至于什么都不懂。还活着就是赚到了不是吗?何必还有那么多的要求。

可是,活着是活着,不过接下来要怎么活下去又变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难道说在这个年代里重抄旧业?

这个念头一闪过就立马遭到了韩弈自己的质疑:在这个一穷二白的山沟沟里到底有什么能让自己偷的?难道去别人地里头偷红薯吗?而且,重生一次是老天爷给的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自己是不是该重新确定一下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改头换面做个新时代的三好青年?虽然不知道这具身体是不是个青年……平白无故占了别人的身体,韩弈心里生出些许愧疚。

不过韩弈的精力没能让韩弈坚持想到生存下去的办法。在喝完瓦罐里最后一点粥之后,韩弈就在重重困意的作用下呼呼睡去。不知道为什么晕了那么久还这么困。韩弈完全没有多余的脑细胞去考虑被他占了床只好继续趴在床边睡觉的李二。

《偷得一人心》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