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都市> 最狂废少

更新时间:2019-07-03 16:37

最狂废少 连载中 连载中

最狂废少

来源:黑岩网作者:贱命徐大胆分类:都市主角:顾白 卢青柠时间:2019-07-03 16:37 浏览:

很多书友都在说《最狂废少》很好看,由贱命徐大胆所作,重要人物是顾白 卢青柠。精彩片段:关于顾白的讨论,可是不止这一处了,不过当卢青柠这些公子小姐渐渐到了以后,也就都停了下来了,只是虽然停下,眼光也是一直看向顾白的位置的,甚至有同学还打了小赌,赌顾白今天不会来了。不过顾白来了,平时一样的时间,一样的不紧不慢,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反而是隔壁班的韩晟的座位,一直空着。...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顾白的话,自然被他理解为了“既然你们不欢迎,那我还就不治了”。
 
“我没有说不治你爷爷的病,不过病根其实在外面,你带我去院子里面看看。”
 
这可不是什么纯粹的疾病,要不然顾白下午的时候,也不会从韩晟脸上看出预兆来了,这应该是望气界的一个手段,吸灵截脉。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群永城名医束手无策了。
 
韩家偏厅里,一群医师在等候着,虽然大概留下来也是没什么用的,但也算是一种态度,毕竟韩家也是永城大家了。
 
虽然没什么人说话,但是气氛也还算不错,毕竟之前的事,韩江站在了他们这一边,将两个毛孩子赶了出去。
 
不过,也就是十来分钟左右,一群人就又看到韩晟引着顾白,跑了过去,然后直接溜进了老爷子的卧房,这下,炸锅了。
 
韩老爷子的卧房里面,顾白正在给老爷子把脉,韩晟则站在一旁,傻愣地看着。
 
刚才带着顾白去院子里面走了一圈,就只是铲了一棵新种的树,然后修了一条小渠,就又莫名其妙的跑回来了,一头雾水。
 
不过看着老爷子的起色,和之前的弥留比起来,确实是有些不同了,没那么重的死气,韩晟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不过心中的信心似乎也多了一份。
 
不过这时,老爷子的房门被推开了,门外的,正是那一群永城的名医。
 
虽然为了保持病房安静,没人说话,但是那一张张愤怒到扭曲的脸,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把脉完了以后,顾白带着韩晟走了出去,一群怒目的人,也跟在了后面。
 
人刚到偏厅,已经是不会影响到病人的地方了,就有人开始发难了。
 
“你们这是干嘛?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你能负得起责任吗?”
 
尽管是对着韩家公子,但是话语还是几乎是吼出来了,听得出的愤怒至极。
 
“是啊,这可不是什么过家家,你们也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医治出了任何一点小问题都有可能致人死亡的。”
 
“我求求你们了,别瞎鼓捣了好嘛,能做的我们都做了,真的不要再坏事了。”
 
硬的,软的,苦口婆心的话都说出来了,不过顾白却并不为动容,而是看向了韩江,吩咐道:“给我准备一盒银针,我要给老爷子扎针。”
 
不仅不听劝,还要扎针?这下所有人都炸锅了,吹胡子瞪眼的,但也是没辙了,没辙,自然就开始找找核心骨了。
 
“黄师,你说句话吧,这样下去,我们在永城的脸都没了啊。”
 
“黄师,我们都被当做庸医了,也该表态了吧。”
 
“黄师,做主啊。”
 
黄禹是当之无愧的永城医道第一人,虽然权势和韩家这种大物肯定是比不了的,但是只要黄禹开口了,韩江自然肯定是要努力去听的。
 
只是,在黄禹还未开口的时候,顾白却先是指着一群老名医,火上浇油了一把。
 
“你们这群人,自己技艺不精,拿不出一点办法,不去想办法,反而是各种推诿阻拦。”
 
“没人询问我到底要怎么救,就直接否定了,你们确定自己是要救人,不是在害人?”
 
“真是可笑!”
 
这句话,就说得很重了,就差没指着脸大骂庸医了。
 
这下,本来想观望一下的黄禹也被挤兑着没了后路,终于是沉下脸来,对着韩江说道:“韩家主,我黄某人医术医德你是知道的吧,之前经过施针,虽不说好转,但至少是存了些许希望可以撑到华神医过来,但是如果在这之间如果再出什么岔子,可恕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黄禹的话说的很明白,现在的老爷子还是有一点希望的,但是如果你让其他人再治疗,出了什么问题,不要找我!
 
话说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取舍自然也没什么纠结,韩江准备开口让顾白走人了。
 
只是这时,顾白先一步开口了。
 
“这么说来,之前的回魂针,是你扎的咯?”
 
顾白看向的是黄禹,问的自然也是黄禹了,只不过这话语不管怎么听,都没什么尊重之意,有人要站出来训斥,不过被黄禹给拦住了。
 
回魂针确实是黄禹扎的,这永城也只有黄禹能有这技艺了,不过自己的治疗手段被一眼看破,眼前的毛孩子自然是不能再当毛孩子看待了,虽然疑惑,但还是应了下来。
 
“是我扎的。”
 
“既然你们都不信我,那你再施一遍吧,把太阴和阳明二也一起扎一下。”
 
这些词,没有一点刷子是说不出来的,只是黄禹还是有些不懂。
 
“既然你懂医,那应该也是知道,回魂施两遍,是没有用的,扎太阴和阳明二,对普通风寒有益,但是……”
 
话未说完,直接被顾白打断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没时间跟你们解释,病人也没那么多时间去耽搁,你只要告诉韩家主,这样会不会加重病情就行了。”
 
话被打断,训斥口吻,让黄禹脸上红一片青一片的,不过终于还是实话实说了。
 
“韩家主,这样施针,虽然不确定效果,但应该给不会加重病情。”
 
“好了,韩叔叔,做决定吧。”
 
既然不会更差,那这个决定就好做了。
 
“有劳黄师了。”
 
……
 
二十分钟以后,顾白和一头大汗的黄禹从老太爷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马上有人围上询问。
 
黄禹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回道:“效果还行,如今看来,老爷子应该有四成把握能撑到华神医过来。”
 
话语落下,满是恭维。
 
“黄师果然是黄师,名不虚传。”
 
“我们还是技艺太浅,回魂针尚不能掌握。”
 
“黄师果然我辈模范。”
 
一群人无计可施,黄禹却能给出四成把握,在这些永城名医眼里,这已经是质的差距了,至于一同进去的顾白,自然是被忽略了,毕竟,回魂针是黄禹施的。
 
在场之人里面大概就只有韩晟是明了,这一切的转机,都是在顾白来了之后出现了,开口询问道:“顾白,我爷爷怎么样了?”
 
一句话也让顾白了大家视觉的中心,不过顾白的一句话,偏厅的一群人又炸锅了。
 
“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就可以醒来了,之后就没事了。”
 
“不过你们记得,欲命百年,须补心亏!”
 
“至于他们,坐井观天而已。”
 
坐井观天?坐井观天?这是在骂人目光短浅,说白了,就是说这些人是傻子吧。
 
黄禹说四层机会可以拖到华神医到来。
 
顾白说的是十五分钟可以醒来,依然痊愈。
 
这话听在一群医师耳里,有些人气胸都犯了,有人则尖锐嘲讽。
 
“十五分钟?之前还觉得你可能是懂一点医术的,现在看起来,狗屁不通!”
 
“有些人,看了两本医书,真就以为自己有两把刷子了。”
 
“荒谬!荒谬!”
 
这些嘲讽,顾白没有理会,坐了下来,接过韩晟递的茶,慢慢品着,只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这群人。
 
有人没有开口嘲讽,只是马上拿出手机,点开了计时器,只等着15分钟一到,再来教训眼前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
 
三分钟后,因为顾白的不理会,偏厅里面的嘲讽声停了下来。
 
六分钟后,除了偶尔的小声讨论,偏厅里面静了下来,只是这不时向顾白飘来的目光,表明了此时的风平浪静只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十分钟后,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在频频的看手机时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向顾白的眼光也越来越肆无忌惮,满脸的嘲讽,就差没说出来了。
 
顾白喝着茶,偶尔碰到射来的目光,倒也不顾忌地对视了回去。
 
别人笑他年少无知,他笑别人看不穿。
 
时间进入第十四分钟,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已经集中到门口处了,早就已经交代过了,十五分钟一到,病房里面伺候的下人会过来通报病情。
 
虽然只是几十秒了,却让人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来的人,比想象中的要早一点,速度很快。
 
有迫不及待者,早已在门口等候着了。
 
“来,快告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
 
不过,话说到一半,就被来通报的下人直接撞开了,然后大家就见来人冲到了韩江面前,一脸激动。
 
“老爷,老……老太爷已经醒过来了,正在找你呢!”
 
……
 
第二天早上,永城一中。
 
距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左右,这个点一般富家少爷小姐们还没到,于是也就成为了普通同学聚一起八卦的最佳时段,而聊的话题里面,顾家二少爷,一般都不会缺席的。
 
“昨天下午校门口,你们看到没?”
 
“那么多人,除非瞎眼了,不然怎么会看不到?”
 
“顾白,还是惨啊,早上被人绿,下午被人揍,换成是我,估计早崩溃了。”
 
“被揍?应该不至于吧,就算被赶了出来,再怎么说,都是顾家人吧,再退一万步,徐家老太爷还是永城的一尊神呢。”
 
“你想多了,顾家那边明显是放任不理了,不然随便说句话在永城这边估计都会吓死一堆人。”
 
“至于徐家,你看这么长时间了,徐家那对兄妹,什么时候帮顾白说过一句话了?”
 
对于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其他答案了,几个讨论的人,沉默了一下,顾白真的是最贴近他们的公子哥儿了,混到这般田地,也是有点唏嘘。
 
“你们说,昨天下午的那顿揍,会不会很严重啊?”聊着聊着,顾白被揍已经被当成事实了。
 
“上次听说学校里面不是有个同学被打得退学了吗?”
 
“不会这么严重的,顾家放任不理,不过这样骑在脸上就有点太没分寸了。”
 
“那应该会见点红吧?听说昨天早上,顾白把韩晟直接是扇了一脸血。”
 
“我觉得应该也是吧,虽然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通看起来弱弱的顾白,如何能够把韩晟揍的。”
 
……
 
关于顾白的讨论,可是不止这一处了,不过当卢青柠这些公子小姐渐渐到了以后,也就都停了下来了,只是虽然停下,眼光也是一直看向顾白的位置的,甚至有同学还打了小赌,赌顾白今天不会来了。
 
不过顾白来了,平时一样的时间,一样的不紧不慢,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反而是隔壁班的韩晟的座位,一直空着。
 
顾白表现得越是正常,在其他人眼里越是莫名其妙,所以,昨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揪了多少同学的心了。
 
随着时间推移,眼看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有人终于是按捺不住了,犹犹豫豫走了过来,是班长卢青柠,然后问出了大家心中的问题。

《最狂废少》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