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恐怖> 最后一个剪纸人

更新时间:2019-08-06 13:34

最后一个剪纸人 连载中 连载中

最后一个剪纸人

来源:掌阅作者:离要夜分类:恐怖主角:宋小涵时间:2019-08-06 13:34 浏览:

《最后一个剪纸人》说的是宋小涵的故事,作者是离要夜,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一个鬼爷爷!你别问了,爷爷指路,你开车。”“哦哦哦!”可能是平常没什么人来,也可能是平常没见过这么高端的车,有很多人出来围观。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探出头,看着我们的车往前驶。村里道路也不窄,应该是平常也会走车的缘故。用小石头小瓦片铺的比外面更加整齐平坦。...展开

本书标签: 恐怖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径直回店子,等着生意上门。天刚黑,李晨就直接穿进来了。
 
“爷爷,过来,大哥哥在呢!”李晨转过头,喊了一声。
 
一个身穿中山服的老人走了进来,须发全白但不像天晏一样续了胡子,看上去精神面貌不错,就是脸色苍白,挂着温和的笑容,很慈祥。
 
“小哥,今天来叨扰一下,勿见怪啊!”他礼貌的对我笑了笑,然后说道。
 
“老丈客气了!”
 
他上下打量我的功夫,我也在打量他。看这躯体和阴气的凝实程度,这至少是一只到了司级的鬼物啊!毫不夸张的说,比那百年女鬼的修为还要高。
 
而且比较奇怪的,他身上怨念基本没多少,不可能是心有不甘成的厉鬼;执念也不太强,那就不会是执念之鬼;同时脑后也没有象征福源的光圈,也就是说不会是福鬼。
 
只能看到鬼区中有一道灰色气体在流转,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不过现在这样看人家也不大礼貌,于是收回目光。
 
“小哥可是看出了什么?”老丈呵呵一笑。
 
“您这鬼躯应该有问题吧!”
 
“不愧是远大师的高徒,真是好眼力。”
 
“您认识我师傅?”
 
宋远是我师傅的名讳,这老丈分明是和师傅有渊源,一下就道出师傅的名字。不过我也没这么轻易的就认为他是我师傅故人之类的,师傅仇家也照样有可能。
 
“打过一次交道,你还是我亲手交给你师傅的呢!”
 
“什么?”我不由很吃惊,我的身世始终是个谜团,一直想去天晏上次说的那个向东村,不过一直没时间,也就耽搁了。
 
也曾拜托天晏去查了一下,不过什么线索都没。只让我自己再去走一趟,因为不走一趟不甘心,现在居然有人冒出来。
 
“您来自?”我试探道。
 
“向东村,你是我从村头抱着然后给你师傅的。”老丈依旧笑吟吟的看着我。
 
这个信息和师傅拖天晏告诉我的完全没出入啊!而且应该是个隐秘,这老丈居然能说出来,那我也就放松了一点对他的戒备。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不过别问我谁扔的你,其实我也不知道。至少不是我们村子上的,你师父曾说好像是有人刻意把你扔在那里等着他一样。”
 
“这样啊!”老丈接下来的话让我刚想问出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还是没线索啊!
 
我接着陷入了沉思,老丈也没打扰我,就在一边看着我,目不转睛。李晨不知道我们说些什么,缓缓走到我旁边拉了拉我衣袖,应该看出我有点难受。
 
“哦!不好意思啊!刚想了一些事情。”猛然回过神发现场合不对。
 
“哈哈!没事,没事!”
 
“老丈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他这千里迢迢过来,还等了我这么多天,肯定不是简单的告诉我这些消息。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他以鬼躯过来了,肯定是有所求,而且还不是什么小事。
 
“你师傅有没有给你提过向东村的古墓。”老丈笑容一敛,看着我说道。
 
“古墓?没有啊!”师傅走的时候什么都没给我说,更别提什么古墓了。
 
“你师傅什么时候走的?”
 
“快三个月了。”
 
“哎!还是来晚了一步啊!”老丈深深叹了口气,看起来很失望。
 
“鬼爷爷。什么事啊!大哥哥也很厉害的。肯定能帮上忙。”李晨说道。
 
老丈眼神一亮,估计是觉得这事可以成。
 
“小哥有尊师几成本事?”
 
“五成不敢说,三成是有的。”我师傅一入地府就可胜任冥帅,实力不可谓不强,我现在说有三成也还合理。
 
“三成!三成应该够了!”
 
“求小哥救救我们向东村四百六十三口人命啊!”老丈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痛声说道。
 
我立马上前拉他起来。
 
“有话好好说!”
 
“是啊!鬼爷爷,大哥哥人可好了。”
 
我把李晨瞪了一眼,他不知道他大哥哥现在也困难,这话一说我还怎么要报酬,别说我掉钱眼里了,因为都是规矩。李晨一见吐了吐舌头。
 
那个老丈爬起身,满是愁容,欲言还止。
 
“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啊!”
 
“慢慢说,时间有的是。”从先前老丈的话语里,这事说不定和师傅有关。
 
有时候不是我不尊敬他,做什么事从来都不跟我说的,特别是二十年前的事,现在不知道会不会是尾巴没处理干净,人家找上门来了。
 
“我们向东村,因为位于上阳最东方而得名。而且一直引以为傲,村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百年以前。”
 
我和李晨就在旁边听着老丈讲故事,对,就是一种讲故事的形式。
 
“我们村有个古墓,听说我们整个村都是古墓主人的后人。其实我们没任村长都会口口相传,墓里是我们的仇家,我们这一脉的任务就是守墓,不让墓主人出来寻仇。”
 
“听起来匪夷所思,其实主要墓主人曾经是一个强大的术士,留有后手,我们使命是镇压,不然不止我们村民,还会有很多人会被波及。”老丈深吸一口气,徐徐道来,语气却愈发沉重。
 
“那和我师傅又有什么关系?”
 
“二十年前,古墓开始有点镇压不住,一次性死了三个人,当时是央求你师傅过来加固了封印。所以才安稳了二十年,也是在那一年,你师父捡走了你。”
 
先前这老丈说师傅提过有人刻意而为知,现在看来应该不错,不过又是何方神圣,居然能预测到师傅这种强人的踪迹,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种事的时候。而是当前这老丈说的事情。
 
连师傅二十年前过去都没有能够根除,只能加固封印,由此可见那古墓难以对付的程度。按照我自己的意思肯定是不愿接手,哪怕是给出多高的报酬。
 
但是我和这老丈又始终有香火情,早年就结下因果,而且也有师傅行动的痕迹,不出手又说不过去。
 
老丈一脸希冀的看着我,有点惴惴不安,怕我不答应。
 
“老夫可以付上丰厚的报酬,先人也曾留下一门法器,不管事情能不能办好,都许诺给小先生。”
 
“这不是报酬的问题,而是量力而行,我现在满打满算都才师傅三成力量,怎么能解决我师傅都没解决的事!”我一脸愁容,这事真的不太好做。
 
老丈一听愣了一下,迟疑的说道。
 
“没让小哥根本的解决啊!加固一下封印就行了!”
 
“但是加固了也就维持了二十年,这样你也愿意?”
 
“是小哥想岔了,上次请你师傅是因为有人盗墓破坏了封印,这次却是…哎!”
 
“这次也是因为封印破了?”
 
“是的!劫数啊!向东村的劫数啊!”
 
我想了一想,凭我现在的实力说不定能走上一遭。听这语气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不是我惜命,而是我懂分寸,这也是师傅经常教我的。
 
“那我去看看?不过事先说明,如果太过棘手,我有放弃的权利。”
 
“要得,要得!”
 
经过了前面的几件事,我哪里还敢贸然的接任务,打包票,好几次都差点沟里翻船。
 
“您老能说说自己的情况吗?”我还是有些好奇,这老丈又没死多久,哪来的能耐直接蹦到司级的。
 
老丈一听干涩的笑了两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又抬起头。
 
“这也算运气吧!还让我有了一次求救的机会。”
 
“你们剪纸人剪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
 
“影子?您是说影子?难道?”
 
我师傅出手肯定会有交易,有交易就一定要给付上报酬。鬼的鬼发,人的影子,怎么都不会变,也就是说,我师傅剪了他影子?
 
“不可能,不可能,剪了影子是不会有魂体的。会直接消散。”
 
“是的,你师父也曾给我说过,不能见月光,也不能投胎。当时作为村长,哪里想那么多,看好眼前就够了,于是就答应了你师傅,影子也不出意外的被剪了。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人没影子也能活!”老丈笑了笑,显得有些洒脱,行为也令人敬佩,二十年前,他应该是个精壮汉子,看着死后的容貌应该也就六十左右。
 
“那为什么…”
 
“你应该不知道我们向东村的习俗,不能说习俗,应该是一道诅咒,没有人能活过六十,不管是谁,从来没人活过六十,这也是那方古墓带来的别样‘礼物’,世世代代都在流传。”
 
“你的意思是说,是诅咒让你留存了下来?”
 
“是啊!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诅咒的力量加上原来被剪掉影子的躯体,发生了什么作用,才有了我这种特殊的集合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算是神灵也不敢说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偶尔冒出一些奇怪的事我所不知也不觉得有多么奇怪。
 
“小哥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老丈看着我,当然想越早越好,但是又开不了口。
 
“明天吧!明天去看看情况,也需要知道到底怎样才能修好封印。”
 
“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不管能不能成,我都会把报酬奉上。”老丈高声说道,有种难以掩盖的喜色,好像我出马事情就能解决一样。
 
第二天把门一推开,天气不算太好,云层很低,也没见太阳。
 
我让李晨晚上就回彼岸了,而那个鬼爷爷现在待在我衣袖。
 
不一会儿叶开的车就来了,谢尧也在,那件事被谢尧交给了下面的,听说最多一天就会有结果。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向东村的事情。
 
可能是很少出城,叶开格外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还说什么可惜陈泠没出来,我可不想陈泠牵扯到这种事中,又不是出门旅游。
 
向东村虽然在上阳最东方,但也不是径直的朝着东在走,上阳地处平原。向东村也就不会在山里,也就是说叶开能够一直驱车往里边走,也不用太波折。
 
倒也不用那个叫白封老爷子出来指路,有导航,向东村在地图上也有明显的标识。
 
白封是昨天老丈的名讳,说向东村家家都姓白,这种现象也还算普遍,见怪不怪了。
 
“师傅!前面就是了!这边也是的,居然不修路,我的车不知道有没有磕坏。”叶开高呼一声,还低声抱怨,下了国道就走了一会水泥路就基本全是泥巴瓦片铺平的道路,好在还比较宽,不然还真得把车扔路边。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半封闭的村落存在。”
 
“刚开始不还很兴奋的吗?现在怎么焉了!”谢尧笑着说道。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谁知道这路这么难走。”
 
“好了,都快到了,前面都能看到房屋,别抱怨,好好开车。”
 
“可是,回来也还要继续颠簸啊…”叶开又是一阵哀鸣,谢尧就在后面偷笑。
 
“师傅!你到底要来这里干嘛!”
 
“盗墓!”我狭促的笑了笑。
 
“盗…盗墓?这么张扬?我看人家说的都是偷偷摸摸的盗!哦,我明白了,你肯定是想低价买下那块地然后再…”
 
我上去就是一下,丫的,入戏真快,没看出来还是个戏精。
 
“哎呦!干嘛又打我!小说上都这么说的,那些黑心大商人…”
 
叶开越说越起劲,然后发现车里就一个人自言自语,转头一看,立马闭嘴。估计是看到我脸拉的是有多长。
 
“别生气,别生气,我开玩笑的。”
 
“开你的车,我来办正事的。”
 
“哦…”
 
我挥手让白封出来,谢尧惊奇的看了看就不再吱声。叶开在前面开车没看到,看到了估计又要咋呼。
 
“老丈,是这里吗?”
 
“是是!没错,就是这,向东村。”老丈出来就向外看了看,说道。
 
“那没问题了,现在先去哪?”
 
“去我家!尽尽地主之谊。”老人家乐呵呵的笑道。不知道在这一刻是不是忘记了他自己是鬼这一事实。
 
“谁在车上啊!还地主之谊。”叶开虽然才练了没两天,但是看和听肯定是没问题的。
 
“一个鬼爷爷!你别问了,爷爷指路,你开车。”
 
“哦哦哦!”
 
可能是平常没什么人来,也可能是平常没见过这么高端的车,有很多人出来围观。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探出头,看着我们的车往前驶。
 
村里道路也不窄,应该是平常也会走车的缘故。用小石头小瓦片铺的比外面更加整齐平坦。
 
“哎!到了到了,小哥,到了。”老丈急忙叫道。
 
“叶开!停车。”
 
叶开把车缓缓停下来,好像还是开过了一点,不过也不碍事,就又找了个门前空地放好。
 
“这我家原来的晒谷场,不知道还能停这么高端的车。”老丈哈哈一笑,看上去很开心。
 
叶开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跟着傻笑。

《最后一个剪纸人》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