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恐怖> 浮棺迷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1

浮棺迷局 已完结 已完结

浮棺迷局

来源:绾书文学网作者:凡尘分类:恐怖主角:陆干阳胡家媳妇时间:2018-11-29 16:41 浏览:

《浮棺迷局》作者:凡尘 主角:陆干阳胡家媳妇 我家住在黄河边,我小的时候,爸爸总是带着我去河边打鱼。记得有一年,我和父亲正在和下游捕捞被毒晕的鱼,突然间,我发现我正前方的水里有一个浮起来的麻包袋。我以为是什么意外收获,我赶紧把爸爸招呼过来,把包打捞上来,一打开,我当场就晕倒了......展开

本书标签: 恐怖小说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河历来神秘,流传着许多离奇古怪的传说。例如黄河巨龟、透明棺材、蛇女等等。每年葬身在黄河里的人不计其数,但是却鲜有人知道其中原因。
 
我从小在黄河边长大,跟着父亲下河捞尸,见惯了生死,但是却从未经历过什么离奇古怪的事情。直到那一次,父亲从黄河里捞上来一具女尸。
 
那一年我才二十出头,还是个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年。但是对于捞尸的各种技巧以及诸多忌讳,却已是耳熟能详,比如天黑坚决不捞尸,下河需要祭祀河神等等。毕竟这行当是跟死人打交道的,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
 
那天我跟父亲如同往常一样,中午的时候在河边祭祀了河神,将用来祭祀河神的公鸡脑袋拧下来扔进河里,任凭没了脑袋的公鸡在河岸上不停地扑腾。
 
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但凡祭祀,都如此血腥和残忍?
 
不过我挺喜欢这样的祭祀,因为鸡肉好吃。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脸颊生疼。这也是我们一般都在中午下河捞尸的原因,因为中午的阳气最盛。
 
我把滚钩和没了脑袋的公鸡一股脑塞进船舱里,然后拿竹竿在河岸上一撑,船就荡起水波漂向了河心的位置。
 
父亲则是坐在甲板上开始抽起了他的旱烟,任凭我划着船在河里漫无目的的飘荡。
 
这个季节是雨季,黄河常有水灾发生,死在河里的人不计其数,到了下游水势平缓区域,总能见到漂浮在水上的尸体。
 
我驾着捞尸船一路朝下游漂,顺风顺水,毫不费力。
 
大约行驶了一刻钟的功夫,远远地我就看到下游的河面上飘浮着一个白影,以我这么多年捞尸的经验来看,显然是一具女尸。
 
我二话不说将捞尸船划了过去,在将要靠近那具女尸的时候,父亲却猛地从甲板上站了起来。
 
我没有留意到父亲的神色变化,直接抛出滚钩,将那尸体给勾了过来。
 
尸体没有浮肿迹象,显然浸泡在水里的时间不是太久。我毫不费力的就将尸体给拖了上来。
 
可是等我将那女尸平放在甲板上的时候,我却呆住了!
 
平心而论,我这些年见过的尸体真的不在少数,可是却从未见过这样一具尸体。她的脸上几乎看不出死亡的迹象,那样子,就跟睡着了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女的长得真美,五官精致的如同画里的人一样,脸上没有任何瑕疵,皮肤白皙的透着一种病态。也有可能是在水里浸泡过的缘故。湿漉漉的头发散落在甲板上,印出一片水渍。
 
从我这角度看过去,简直是一副睡美人的画面。
 
我心里多少有些惋惜,即使见惯了生死。毕竟这么好看的女子,红颜薄命,实在是可惜。
 
我转头看了一眼父亲,刚准备询问他,却忽然发现父亲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神色骇然至极,甚至连身子都在哆嗦。
 
那一刻我也莫名其妙的恐惧起来,因为我从未见到父亲这样害怕过。
 
僵持了几秒钟,父亲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猛地将那具女尸提起来扔进了河里。然后他拼命地划着捞尸船往河岸边靠,那样子,就好像晚了一秒钟,就会葬身在这黄河里一样。
 
我当时已经吓傻了!根本想不起询问原因,甚至都忘记了帮父亲一起划船。
 
这时船忽然不动了!任凭父亲怎么拼命地划动手里的船桨,船就是纹丝不动。
 
我当时既害怕又疑惑,扭头朝水下一看,吓得我险些一头栽进水里。
 
只见水下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个白色的人影,简直跟鱼群一样,几乎将我们的船围了个水泄不通。
 
虽然是大中午的,但这种场面仍然足够骇人!我当时几乎被吓傻了!
 
父亲二话不说,拿出一把刀割破了我的手掌。皮肉被撕裂的疼痛感,让我下意识地想要将手抽回来。但是父亲死死的攥着,将我的手伸出甲板之外,任凭滚烫的鲜血滴在河里。
 
我当时无法理解,也不敢去询问。
 
不过这个法子的确管用,船很快就可以动了!父亲一鼓作气将捞尸船划上了岸,直接让船抛锚搁浅在岸边。
 
我由于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摔在了河岸上,结结实实来了个狗吃屎。
 
父亲则是跳下船,站在河岸边驻足观望。他的眼神忧伤而又深邃。
 
我不止一次见到父亲蹲在河岸边对着滚滚黄河水发呆,但是却从未看到他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他到底在忧伤什么?
 
“从今天开始,不要再下河了!”
 
没等我询问缘由,父亲便开了口。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我迟疑地看着他,满脸的疑惑不解。
 
父亲沉默半响,幽幽的说,“二十五年前,我捞上来过一次。”
 
“刚才那具女尸?”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黄河。
 
我的脑子有些短路。二十五年前父亲捞上来过一次的女尸,怎么可能在二十五年后又被我们打捞上来?就算当时父亲将她重新扔回了黄河,那二十五年过后也早该腐朽了!
 
父亲的沉默让我不敢再开口询问。我在岸边缓和了很久,才慢慢接受了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天晚上父亲炖了我最喜欢吃的鸡肉,但是我却一点食欲都没有,脑海里满满的充斥着那具女尸,还有那张脸,像噩梦一般困扰着我。
 
到那时我仍然没有意识到,我的噩梦开始了!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失眠到深夜。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去,却梦见了那具女尸。她浑身湿漉漉的站在我的床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像是在仔细地端详自己的猎物。
 
即使她美得让人窒息,我依然觉得万分恐惧。
 
于是我惊醒了过来。
 
月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将半间屋子映照的朦朦胧胧。
 
我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心跳的还很厉害,仿佛没有从刚才那个噩梦里彻底缓过劲来。
 
我翻身下床,摸着黑去外面上厕所。脚踩在木地板上,湿漉漉的,有水渍。
 
我莫名的一阵慌张,连忙拉亮了屋子里的灯。低头一看,地上一行清晰的脚印,从门口一直延伸到我的床头。而此刻我就踩在其中一个脚印留下的水渍上面……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