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恐怖> 姻缘劫

更新时间:2019-11-20 16:37

姻缘劫 连载中 连载中

姻缘劫

来源:万读小说作者:包子分类:恐怖主角:仲秋时间:2019-11-20 16:37 浏览:

《姻缘劫》是包子的一本小说,小说讲述的是仲秋故事。书中精彩内容:“五叔好。”“还是仲秋有礼貌。”五叔张大嘴巴笑了。坟墓垒好之后,要烧大量的纸钱,纸灰四处飞舞,就像黑色的蝴蝶一样。就在这时候,我看见昨晚那个蓝色衣服的小女孩又出现了。她挥舞着一双小手,不断跳跃起来捕捉黑色的蝴蝶,我心想这女孩儿谁家的,胆子真大啊,大人不管管吗?...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那墓碑上赫然写着:张有田冯山妹之墓!
 
冯山妹的名字,胡家村人都知道,我也知道。她就是第二件怪事里的女主——那个生孩子死去的哑女。
 
我有些心慌,我妈更是哭哭啼啼的抱怨我父亲,说就不该回这个鬼地方来,你看,娃一来就被弄成这样。
 
我爹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我妈把我抱起来放在我爹的背上,我们一起离开,就在这时候,一阵凉飕飕的山风吹来,把墓碑后面的一个东西吹得不停飘荡。
 
我大惊,那不就是我送给那个小女孩的长钱吗?
 
那串雪白的长钱随风飘扬,在墓碑上来回的晃荡,就像一道引魂幡。
 
我爹问我在瞎看什么?
 
我说墓碑上有一串长钱,为什么从她手里跑到了这里来了?
 
我妈一听,吓得脸色苍白,以为我昨晚被什么吓傻了,他俩转身看,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蓝色的身影一闪,长钱不见了。
 
“喂……”我本来想叫她再来和我玩,又担心她的父母知道了会收拾她,所以收了口。
 
“哪儿有长钱?你刚才在叫谁?”我妈摸了摸我的脑袋,以为我发烧了。她对我爹小声却咬牙切齿的说,“胡大志,你偏要回来!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找你算账。”
 
我揉了揉眼睛,长钱和那个小女孩都不在那里,难道我刚才眼花了?
 
“起丧了……”
 
村里传来了一声凄凉的喊叫,紧接着,鞭炮齐鸣,打破了黎明前的寂静。丧葬队伍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大伯胡大勇领着一群披麻戴孝的人,一路哭哭啼啼来了。
 
原来这里就是胡家村的祖坟地。
 
挖坑、落葬、填土……亲人们哭得悲切,我妈却如临大敌,她本想带我回去,奈何我爹非要等爷爷下葬了才走,她紧紧的攥着我的手,并让我不要看灵柩和花圈,以免做噩梦。
 
中途,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差点把土倒在我的身上,他连连给我道歉,还用沾满泥巴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不像其他人那样对我有敌意,我大伯说,他是我们还没有出五服的族人,我应该叫他五叔。
 
“五叔好。”
 
“还是仲秋有礼貌。”五叔张大嘴巴笑了。
 
坟墓垒好之后,要烧大量的纸钱,纸灰四处飞舞,就像黑色的蝴蝶一样。就在这时候,我看见昨晚那个蓝色衣服的小女孩又出现了。
 
她挥舞着一双小手,不断跳跃起来捕捉黑色的蝴蝶,我心想这女孩儿谁家的,胆子真大啊,大人不管管吗?
 
要不是我妈抓着我,我早就过去和她打招呼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挺喜欢这个小女孩,她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我。
 
葬礼完毕,其余的人都回去吃早饭,我爹指着我靠过的那座坟问我大伯,为什么把两个外姓人葬在祖坟地里。
 
我大伯解释说,冯山妹死后,村里不得安生,到底是怎么不得安生,他看了看我,说怕吓着大侄子就不说了,后来老族长发话让他们进入祖坟地,算是接纳了外姓人,从那以后,村里就消停多了。
 
“冯山妹的尸体找到了?”我爹问。
 
胡大勇瞅了瞅周围,生怕别人听见:“没找到啊。两口子一个死在外地,一个找不到尸体,那是个衣冠冢,里面一片骨头都没有。”
 
“那……冯山妹的尸体去哪儿了?”
 
“谁知道,也许……被野狗吃了。”
 
我发现我大伯说起哑女,脸上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出恐惧的神色,一个死了快十年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我们还没有离开墓地,村里又响起了一阵鞭炮声,我大伯一下子站起来就跑,他说村里没喜事可办,这是有人死了。
 
我们急忙赶回去,半路上就遇到来报丧的。死的人是五叔!听说他回去之后,坐在那里说着说着话,突然,七窍流血,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抢救就死了。
 
于是帮我家料理丧事的班子没有出村,直接就去了五叔家继续料理。那个胖乎乎的年轻道士一边在堂屋里收拾自己的物件,一边回头看我几眼,我总感觉他应该是有话要对我说,心想我一个小屁孩,跟你又不熟悉,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执着的看着?
 
当天我们本来要离开,没想到突然下起了大雨,车辆根本就无法进出村。我爹说这场雨,就好像九年前的那场雨,怕是要出问题,我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就不往下说了。
 
我妈准备步行出村,去镇上搭车。大伯留我们再住一天,他有些不满的说,好歹也要等到死者入土三天后才走。
 
当晚我住在我爹妈的隔壁,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不停闪烁着那一串长钱以及那个小女孩捕捉纸灰的情景。
 
我想不通的是,那个小女孩和我一起进了坟场,长钱挂在坟墓上,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是哪家的孩子呢?为什么她在玩的时候,别的小朋友压根儿就不理她,就好像……没有看见她似的。
 
雨打在瓦片上,淅淅沥沥的,我听了一会儿,觉得雨声不大对劲,怎么有些沉重,不像是打在瓦片和树叶上的声音。
 
倒像是……有一个人穿着轻巧的鞋子,却步伐沉重的在走路。
 
沙沙……沙……
 
沙!
 
这声音没有固定的节奏,我却听得出来是绕着我们的房子在响。
 
是野兽?
 
还是有贼?
 
或者是有别的东西?
 
比如,我爷爷回魂了?
 
一想到我爷爷回魂,我就不淡定了,赶紧用被子蒙了头,强迫自己入睡。
 
“砰……”
 
一声闷响传来,就像是什么木质的东西倒下了,我隔着被子没听清楚方位,自己给自己壮胆,我刚才睡觉的时候把木门闩好了,任他贼啊鬼啊都进不来。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心口却不由自主的跳得厉害,一种莫名的慌张包裹着我,我感觉到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尽管我都被捂出汗水了。
 
好在那沙沙沙不规则的声音没有再响起来,到底是人小熬不了夜,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睡得不太踏实,忽睡忽醒的做了好几个梦。
 
梦里出现了那个小女孩,她手上拿着一串长钱,一双眼睛全是黑的,没有白眼珠子,她的嘴巴没有张开,我却听见她在说话。
 
“走……跟我走……”
 
“我们过家家吧,我们玩接新娘的游戏,我当新娘,你当新郎……”
 
声音飘飘忽忽的,好像在天际,听着非常虚幻。

《姻缘劫》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