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恐怖> 美人殓

更新时间:2018-12-28 10:26

美人殓 已完结 已完结

美人殓

来源:黑岩作者:浅月分类:恐怖主角:巫十三柳安如时间:2018-12-28 10:26 浏览:

《美人殓》小说是由网络作家浅月所作的灵异悬疑小说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巫十三柳安如,精彩内容阅读:听她说让王传唤撤了她身上的那道符,我心头不由得咯噔了下。我师父在她身上,下了什么符啊。万万没想到,柳安如需要符纸保身,这着实让我想不到。...展开

本书标签: 恐怖小说灵异悬疑

精彩章节试读:

听她说让王传唤撤了她身上的那道符,我心头不由得咯噔了下。我师父在她身上,下了什么符啊。
 
万万没想到,柳安如需要符纸保身,这着实让我想不到。
 
我静静地站在一旁,望着柳安如与我师父,内心里有种难以名状的恐惧感。我的脑海里面不由自主地快速闪现出一些回忆,从挖挡箭碑那天起,到现在这十来天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逐一回想了一番,越想越是觉得后怕。
 
最让我不解的是柳安如的出现。那晚去我师父家里结亲,她神秘出现又消失,本以为她是那条蛇化来的。但以师父的话说,她是附在那黑蛇的身上。
 
说来也奇怪,自从我在王传唤家里结了这门亲事后,那条黑蛇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我所知道的那些迷信传说中,大多都是鬼魂之类的东西会附身。
 
那么柳安如能附身在蛇的身上,很可能是鬼魂。
 
不过这点也说不通,她要是鬼魂的话,怎么可能成为活生生的人呢。我摸过她的手,虽然是冰冷了些,但好歹有肉感。
 
这柳安如倒地是什么来头,我还一头雾水。如果她是个鬼魂,那我岂不是做了女鬼的老公么。想到这些,我只觉得后背发凉。
 
转念我想,过了今晚应该就可以知道答案了。如果天亮之后,柳安如还能像个正常人一样,那么证明她就不是鬼魂。
 
但是这样一来,问题就又来了。她如果不是鬼魂,曾经却又在这口邪门棺材中被镇压过,而且还能附在蛇身上,那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越想,脑子越是混乱。
 
“柳安如,你这才出来,身体还很虚弱,我若撤了你身上的那道符,把他引来了,你未必斗得过。”,王传唤若有所思地说。
 
柳安如伫立在那里,面如表情地说:“反正现在它们已经去报信,这道符在与不在,他都知道了我的出现。所以,符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王传唤面色一凝,皱着眉头,意味深长地说:“这符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遮蔽住你的气息只是它的部分作用。”
 
他话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弄了半天,感觉我就是来打酱油的。
 
他们说的那些神神道道的事,不让我听见都还好了,而我明明听见了对话内容,却不知其个所以然,谁说说这气人不气人。
 
今晚经历的一切,就像在给我打哑谜似的。
 
而对我打哑谜的人,一个是我的师父,一个是我名义上的媳妇儿。简直了。
 
见我面无表情地愣在当场,一言不发,王传唤拿出一根小红绳,缓缓对我说:“十三,不要急!你爷爷现在就在田麻子家里。”
 
“那我现在就去田麻子家里找他!”,当我知道爷爷具体在哪里了,悬着的心算是落下了。说着话,我便率先转身,准备往田麻子家里赶去。
 
柳安如连忙拉了我一把,说:“十三,等等!你现在赶过去会很危险的。”
 
我忽然莫名有些郁闷,“那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不危险?你们告诉我声?”
 
王传唤叹了口气,冷冷地说道:“去找你爷爷之前,得等我们把这口邪门棺材处理了,不然你和柳安如,甚至你们整个宝峰寺村都有麻烦。”
 
我一把甩开了柳安如的手,心情烦躁地吼道:“全村有啥子麻烦,关我鸟事啊。我连自己爷爷都没看好,折腾了这么久都没把他救出来。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面对死去的父母。”
 
柳安如沉声说:“十三,你现在还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自然不解其中的厉害。将来等你明白了这一切,就……”
 
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了顿,话锋一转,说:“难道你忘了,你爷爷说过的话吗?一切听王师父的安排么。”
 
我本想辩解下,但爷爷他确实说过这话。可能是我救爷爷心切,一时没能忍住自己的情绪。
 
听她这么一讲,我内息竟然平复了许多,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王传唤没管我们,兀自拿了几张黄符,朝那棺材走去。
 
他在棺材里外贴了好几张符纸,旋即念念有词起来。片刻之后,只见那棺材在坟坑里面,震动了几下。
 
我忍不住惊讶他怎么有这等本事时,王传唤忽然错愕道:“不对,这口棺材和困你的不一样。”
 
柳安如听他这么说,不由得花容失色。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通过几张符纸,就知道眼前的棺材和在挡箭碑下挖出的那副,不是同一副呢。
 
重点是挡箭碑下的那副,他从来没见过啊。
 
“王师父,这棺材,我感觉得出它上面存在的那股阴气,就是曾经困我的那副。”,柳安如疑惑道。
 
王传唤眉头一皱,脸色难看地说:“我晓得你感受得出,但确实这不是先前困住你的那棺材。哼!如此一来,朱砂邪棺只可能在一个地方。这下可就麻烦大了!”
 
柳安如刚开始虽然面带紧张,但是转眼间她就显得镇定了许多,朝王传唤问道:“王师父,难道,那口邪棺就在田麻子家?”
 
王传唤带着几分惊愕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棺门引鬼,田麻子家香堂屋的那大门,用了棺材板……我早就应该料到这点,竟然会被他糊弄过去!哎呀!”
 
他说着一甩手,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现在可能已经来不及出手,只能靠天意了。快走,我们赶紧回村里去瞧瞧。”,王传唤急急地说道。
 
见王传唤这等反应,我虽然想无头苍蝇一样,完全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但还是得屁颠屁颠跟着往村里跑。
 
就在我们跑到村口的时候,王传唤突然叫我们停住。他声音奇怪地说:“别忙进村!”
 
说着,他也不管我和柳安如作何感想,便快步跑去路边土坎上。
 
摸索良久,他扯了一把艾蒿过来。现在正值秋季,艾蒿叶子已经不那么嫩绿了。
 
我们山村里面,在端午节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挂艾蒿叶在门边,据说这能挡住不干净的东西。
 
现在又不是端午,王传唤老爷子扯这艾蒿叶,不知道他是要搞哪样子哦。
 
他拿着艾蒿,匆忙走到我们前面去。站在村口的一棵大槐树前,俯身将那把艾蒿摆在进村的那条路上。
 
我和柳安如跟在他身后,想看他这么做到底有何目的。
 
“师父,你老人家这又是咋了?”,我没忍住内心的好奇,终于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王传唤脸色凝重地说:“不要慌,等会你就晓得了!”
 
他说完这句话没多久,眼前发生的问题,再次刷新了我的科学观念。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那深绿的艾蒿叶子,颜色慢慢就变成了死黑色,那是叶子腐烂的时候,才会呈现这样的颜色。
 
“这,这这……怎么会变成黑色……”,我指着那艾蒿,紧张得都结巴了。
 
王传唤见状,神色大变,惊诧道:“艾蒿叶变深黑,这会儿村里竟然有如此重的怨气!”
 
说话间,他赶忙眯起眼睛,盯着村子那边看了良久,之后才转身问道:“柳安如,当初镇压你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你可晓得?”
 
柳安如若有所思,然后又摇了摇头,说:“王师父,那个人,我不知道他的来头,只知晓他的道法很是厉害。”
 
王传唤神色一凝,说:“这个村的活气全无,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人用邪法给镇住了,一种是全村上下无一活口,包括六畜在内。”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