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玄幻> 剑神女婿

更新时间:2019-07-28 11:19

剑神女婿 连载中 连载中

剑神女婿

来源:松鼠阅读作者:艺高一筹分类:玄幻主角:陆然 南宫瑾儿时间:2019-07-28 11:19 浏览: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超好看的小说剑神女婿》,主人公是陆然 南宫瑾儿,作者艺高一筹。精彩内容:“额……这么说,有一定可能。等等,你说的‘龙凤会’,是什么?”“政治家那点儿事,除了分分合合,还能是什么?”老头说着站了起来,拿起小凳子和挂在凳子上的一个小葫芦,竟然径直离开。“老人家,你……这就走了?你这还摆着黑晶石啊。”“不要了!那一摊加起来二十两都卖不到。我现在有两千两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喝酒去喽!哈哈哈。...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这儿,阿才和陆然竟同时一愣。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听到要钱就给钱,竟然连要多少都不问一下。哎,也不能怪她,从小养尊处优,用钱的时候都是阿才在掏,她对钱又有什么概念呢?
 
“小子,你要多少?”阿才问道,眼神那是非常犀利,摆明了在说“你悠着点儿,别太过分。”
 
“才哥,你放心,我陆然乃正人君子,一身正气,不会坑钱的。这样吧,刚才你说过要给我这块白磁石的价格,那我还是要这么多。对了,”深怕老头儿开口,他连忙抢在前头:“老头卖五千两来着。”
 
阿才平日里没少给大小姐买些材料,对白磁石的价格也略懂,知道陆然说高了近一倍。不过对他而言,几千两不算什么,他只希望早点让二小姐动身,免得等会儿大小姐怪罪他,因此懒得在陆然身上计较什么。
 
只见他把手伸进衣袖里,掏出五张一千两的银票,递了过来。
 
“陆公子,这下能把玩具给我小姐了吧?”
 
“哈哈,那是那是。小美女,来拿好了。跟你说啊,这个叫……就叫‘八星轮’吧,平时拿起来晃一晃就乱了,要拿稳了过一会儿才会停下来。”
 
“嗯,谢谢大哥哥,你人真好。”
 
小姑娘高兴坏了,刚拿到手上就摇起来。也不知道是风大,还是她没抓紧,一不小心居然给甩脱了。
 
我——了——个————去!!
 
看见这一幕,陆然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瞬间灵力运转,拼了命地冲了出去。
 
苍天啊,他刚才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还顺便捞了五千两,没想到一转眼就发生了如此不幸之事。
 
对方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好容易拿到这么有趣的玩具,你就不能让她好好玩玩吗?这要是摔了,磁球破损,捡起来也没用了。小孩子情绪容易激动,回头她跑过来给我一脚,或者更狠一点让才哥教训几拳,那我陆然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是不是因为我太贪心了,不该坑这五千两,连老天爷都生气了?没关系,我可以还回去的啊!我陆然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君子啊!
 
可惜,老天爷没听见他的苦。那八星轮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使劲地往坑坑洼洼特多的地方撞去,一副早死早投胎的精神。
 
咻!
 
一串黑影闪过,八星轮停在了地上——地面之上。这一幕,就好像大地突然在八星轮的落地之处强化了磁场,故意把玩具托起来了一样。紧接着,八星轮缓缓升起,飘到一只肤如凝脂的手里。
 
顺着着轻纱的白皙手臂看去,来人是一名年纪在二十上下的女子。明眸皓齿,神韵夺魂。她把八星轮拿在手上,仔细看了看,不觉莞尔一笑。
 
“哈哈,真有意思。灵儿,你哪儿找来这么有趣的玩意?”
 
“姐姐,给我。”小姑娘扑了过去,一把抢过八星轮,笑若桃花:“这叫八星轮,是那位大哥哥给我做的。我跟你说,这个等下能停下来哦,悬在空中那种。”
 
“是吗?”
 
女子看向阿才,确认之后不觉看了陆然一眼。不知有意无意,她的视线没有立刻移开,而是多看了片刻,似乎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随后,她淡淡一笑:“承公子厚爱,小妹得了个有趣的玩具,我代她向你谢过了。不知公子是哪个宗门的俊杰?”
 
“哦,我是本地的,在流水宗修炼。”
 
“原来如此。”女子收了神色:“我们还要赶路,这就别过,有缘再会。”
 
说完她转过身去,朝天上看了看,然后一动不动。与此同时,阿才也转过身去,同样动作。
 
这让陆然很不解。对方不是说要赶路,就此别过吗?那为啥还不走?看天上,然后站着等,啥意思?难不成上面有飞船,要把你们通过虫洞或者光柱给传上去?还是说你们是神仙下凡,马上有上古神兽踏七彩祥云下来接你们?
 
下一刻,他的疑虑就打消了,全部化作了穿越以来最为深刻的印象——之一。
 
飞船没有,上古神兽也没有,但两只仙鹤是有的。随着“呀”的几声传来,上面顿时飞来两只青鹤,翅展大概五米左右,周身不说流光溢彩,灵气是相当纯厚的。
 
与此同时,周围顿时响起了热烈的呼喊声。陆然这才注意到,原来周围的人也没见过或者说很少见这样的景象,都议论纷纷。
 
不知是不是因为下边人太多了,两只青鹤没有落地,飞停在半空中。女子带着她妹妹脚尖轻点,就这么飞了上去。阿才也略一纵身,飞身骑上另一只青鹤背上。鹤鸣再起,双双东去。
 
……
 
刚飞出没多久,阿才就没能忍住:“大小姐,那小子不过是个凡夫俗子,你问他做什么?”
 
“我是看他刚才身上那股灵力运势,有我们宗门的影子,这才留心问了问。”
 
“有我们宗门的影子?那怎么可能。那小子跟我一般年纪,才刚到武师境界,不过是个普通人。大小姐一定看错了。”
 
女子淡淡一笑:“嗯,应该是这样。”
 
……
 
下方,陆然费了好久才晃过神来,发现刚才所见都是真的。
 
其实,关于御兽而行、把灵兽当坐骑这回事,宗门藏经阁的百科知识里是有提到的,他也有点印象。但在槐州城这种小地方,这样的情况极少,就算有也如今天一般昙花一现,沦为传言,因此没人在意过。
 
但此时此刻亲眼所见,他实在感到震惊不已。乘仙鹤东去,这是道家传说中才有的事情,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真的存在。
 
“小伙子,还愣着呢?”
 
老头儿的声音传来,彻底把他唤醒。相比于陆然脸上那懵逼的表情,老人家倒是一如早先从容淡定,显然以前也见过这样的情景。
 
“快给钱,两千两。”
 
“两千两?老头儿,刚才不是说好一千两的吗?”
 
“一千两是在你骗人家钱之前,现在你骗了五千两,老夫把价格卖回两千两,不过分吧?你得知道,刚才老夫要是告诉对方实价,你能坑这么多吗?”
 
“额……好像是这么回事。”
 
陆然没在争辩,抽了两张银票递给老头。说实在的,本来今天不一定能买到白磁石,现在不仅买到了,还赚了三千两,已经很美好了。
 
“老人家,你好像对刚才的场景满不在乎啊?”
 
“嗨,不就是个坐骑么,大户人家的玩意儿,正常。”
 
“怎么,你之前见过?你知道刚才那三个人?”
 
“见过,见过。”老头说着把银票叠起来,藏在胸口里面的夹层里,依然神色从容:“那些真正的贵族,家里基本上都有些跑得飞的坐骑。槐州城是个小地方,没有,所以你们平时很少见到。其实啊,就坐在这儿,每年都能看见好几次。”
 
“您是说您每年都会看到天上飞的?”
 
“嗯。”老头摸了摸胡子,指了指东方:“刚才那两只是青鹤,是西殇国国宗青云峰的专用坐骑。年轻的时候我就见它们打槐州城上边飞过,这些年没出现,没想到今年又从这儿经过。看方向,应该是到武夏国去的吧。”
 
“武夏国?老人家,您知道的还真不少。”
 
西殇国在扶国西过边,而武夏国在扶风国东南,如果两国有哪些高手乘飞行坐骑往来,的确要走扶风国南部飞过。
 
“呵呵,那是。我虽然不是修炼之人,年轻那会儿也曾云游四方,这点儿还是知道的。最近武夏国传出消息,说是两个月后在凤凰城办‘龙凤会’,广邀天下群豪。依我看那,青云峰这两个丫头,是提前过去旅游的。”
 
“额……这么说,有一定可能。等等,你说的‘龙凤会’,是什么?”
 
“政治家那点儿事,除了分分合合,还能是什么?”老头说着站了起来,拿起小凳子和挂在凳子上的一个小葫芦,竟然径直离开。
 
“老人家,你……这就走了?你这还摆着黑晶石啊。”
 
“不要了!那一摊加起来二十两都卖不到。我现在有两千两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喝酒去喽!哈哈哈。”
 
卧槽,好一个人生得意须尽欢。面对此等豁达的魄力,面对前脚发财后脚老本行都不要的做法,陆然心里只有一个字——服!
 
他拿起白磁石,用袖子稍稍盖起来,以免招贼。刚要离开,转身间看见不远处马车旁一个熟悉的面孔——严磊!他连忙挪了挪身子,生怕对方看见。
 
那次武师资格考试,他的确胜之不武,而且的确给对方造成了巨大的生理和心里压力,心中多少过意不去。相信对方心里也同样“过意不去”,这要是在外头给对方瞧见了,八成少不了一顿暴打。
 
不过他心里有一丝疑惑。严家在槐州城家业煊赫,经营范围众多,从青楼到驿馆到赌场等等不胜枚举,但似乎并没有灵药灵器这一块。所以,严磊亲自赶着一辆装满货物的马车,跑灵器区干嘛来了?
 
难道这家铺子在卖什么上好的灵器?正好,他现在急需提升实力,以防石俊派人搞他,添两件防身用的甲胄、护腿护胸啥的都很好。
 
猫了一会儿,发现严磊从马车上拿了几箱东西给店家之后就离开了。他整了整衣冠,抱着白磁石走进了“陈记灵器”。
 
这家灵器店陆然没来过,但名号却听说过。陈记灵器是槐州城最大的灵器销售商,据说也是几大炼制商之一,大老板人称“陈老四”。流水宗演练用的兵器和防具,就是这家连锁店提供的。
 
“老板,你这里有什么上好的护胸、护腿护腕?”他问道。
 
“哟,是陆堂主啊,来来来,请上座。”
 
额,你怎么认得我的?陆然感到好奇。要说他陆然的名声邻里皆知,这好理解,但我的脸你们没怎么见过吧应该。
 
正猜疑着,突然他瞥见老板茶桌上摆着一份报纸——《槐城日报》,首页就赫然印着他的画像。虽说没有本人帅,但也八九不离十。看来他现在不光名满全城,还面满全城。
 
“陆堂主,你来对地方了。”老板取了一副挂在高出的银丝护胸,笑脸相迎:“这是‘竹炭银丝软甲’,玄级中品,全城只我一家专卖。陆公子我跟你说,最近听说你得罪不少人,不过你不用怕。这软甲可以穿在里面,寻常刀剑根本伤不到你。而且这软甲还能挡住灵力冲击,就你这身板……嗯哼,你们流水宗没哪个教官能一拳打死你,至少两拳。”
 
陆然听着听着就沉默了,末了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尼玛,你到底会不会推销?就我这身板?两拳打死?
 
不过仔细一想,流水宗教官实力最高的,已经有武师七八重的境界,只比巅峰差了一两点。按理说,这软甲还的确有点效果,要是穿在身上被石俊捶一拳,应该不会就死。毕竟关于他的实力,老板所知道的只是报纸上写的武师一重,而他现在肯定不止这些。
 
看看标价,两千八百两,这是只有豪门贵族才穿得起的好东西。这次他没还价,直接付了钱穿上。还价是多么有损形象的行为,尽管他在这块儿很有天赋,但只没钱无奈的时候才会施展。现在有钱了,自然不会显露。
 
——实际上是连锁店概不还价。
 
买了软甲,没钱了,他也不耽搁,准备离开。这时,刚刚从严磊那里运来的几个小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发现,无论数量,还是大小,还是木料色泽,竟然都和那天在石俊库房里发现的一样。
 
当然,他也知道作为一个产业比较齐全的城池,槐州城运输箱的规格和材料大同小异,外表看起来难免一样。但数量大小眼色等等,都和那天的相同,这会不会太巧合了?
 
可以的话,他很想打开来看看里面装得到底是什么,或者主动问问店老板。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如果里面只是普通的灵器,那还好,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真是青砂矿,他这一问必定打草惊蛇。
 
想了想,他没做过多的举动,从容离开。之后去了趟民事堂,把情况给葛飞详细地说了,让他有空暗中调查调查严磊的驿馆运输记录。再之后,去了趟宗门,把其他基础材料备齐,回偏厢布阵。
 
阵法的布置,首先要考虑阵法的功能和性质,确认对应的阵位和门位,然后确立阵眼。其次,根据所选材料和品阶,以及自身灵力强度和手法等等,设计阵眼和阵位的布置顺序,力求将阵眼和阵位完美联结。
 
仙子传授给陆然的聚灵阵法,其实很复杂,不过有意简化之后,他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在偏厢外面四个角落用普通的五彩灵石作阵位,在厢房中心以白磁石作阵眼。至于顺序、手法之类,照仙子的说法“简化版,随便玩”。
 
备好了各项材料,他照着指点在厢房四角铺放辅料,之后把五彩灵石严格按照数量和方位摆放,以灵力“温抚”。温抚是一个比较枯燥乏味的过程,尤其是对于视力低下的人而言。

《剑神女婿》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