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玄幻> 神木刀

更新时间:2019-10-06 14:13

神木刀 连载中 连载中

神木刀

来源:黑岩小说作者:绵羊仔分类:玄幻主角:张子凌 血心兰时间:2019-10-06 14:13 浏览:

《神木刀》说的是张子凌 血心兰的故事,作者是绵羊仔,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两人并不知道危险正在临近,肩并肩的往李子岛飞去,很快,两人到了李子岛,在血心兰这个久负盛名的女魔头带领下,张子凌非常顺利地进入到李子岛内,当他踏入李子岛时,隐藏在暗处的血魔宗门人问道:“大人,是否动手。”...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外海,李子岛附近海域,一条庞大的灵鲨正在快速游动,它肚子里面有一个由吸血魔藤构建而成的球形物体,球形物
 
体里面隐藏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外海魔修苦寻三年而无果的张子凌,张子凌是东域四大太宗之一太玄宗的正统,下任的太玄
 
宗宗主继承人,他本来拥有锦绣前程和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外海魔门幻魔宗的袭击行动,令他彻底地万劫不复,妻子为救他使
 
用了禁术,致使寿元消耗殆尽,正躺在棺材里等着他救,即将出生的孩子也因此受到牵连,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得住,张子凌痛
 
失妻儿后,看淡了得失之心,放弃垂手可得的宗主之位,离开太玄宗寻找救回妻儿的机缘。
 
灵鲨肚子里,张子凌正在观看从骆天手中得到的情报玉简,他从南海返回东海后,先到内海与外海的交界地带,找到
 
事先约好的骆天领取物资,接着命令灵鲨往李子岛的方向赶去,他之所以要前往李子岛,是想要在前往中域前,跟血心兰见
 
上一面,好完成当日分别时答应过的承诺,张子凌原本打算和血心兰会面过后,将离开外海前往中域,寻找救回妻子的机缘
 
,可惜,天意弄人,他的想法虽好,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他此次赴约将导致惊天的大变发生,不且令他彻底地魔化,还让凡
 
界的因果错乱,致使凡界坠入魔灾,造成不可想像的魔劫。
 
灵鲨在海里面迅速地游着,一路上,除了碰到零星的商船外,从未碰到过战船,张子凌通过灵鲨感应到这种情况,瞬间
 
猜出原因来,想必是他下海底前,利用灵鲨和同化手段将一大队战船炸沉后,将外海魔修彻底地炸怕了,让外海魔修害怕他神
 
出鬼没的手段,不敢再让战船出海。
 
外海魔修根本不知道,其实是他们太过风声鹤唳,自己吓自己,张子凌就算碰到战船,在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那可能会
 
冒着被埋伏的风险袭击战船,那他三年前为什么敢无所顾忌的炸毁战船呢?这事说来话长,他当时被心魔附体性格大变,行事
 
不且疯狂,还格外的肆无忌惮,那会去想失败后的结果,好在他当时鸿运当头,不且成功了,还因祸得福,意外下到梦寐以求
 
的海底世界,东海的海底世界,以战败退入海底的蛮族为尊,张子凌凭借一身蛮族的皇之符纹,很轻易地混入到海底的城池中
 
,进入到城池后,他利用控植师至宝傀儡丝线草,控制住城池内的户籍官员,伪造身份参加角斗大会,并且在角斗大会上大败
 
群蛮夺得冠军,获得镇魂石压制心魔,自此,滋扰他数年之久的心魔入侵,终于得到完美解决,此番际遇,将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演绎的淋漓尽致。
 
李子岛上,血心兰收到张子凌要来的消息后,犹如妻子等到出征归来的丈夫一般,兴奋得蹦蹦跳跳起来,要是不说出去
 
,没人能知道她是闻名于世的女魔头,跳了一阵后,她犹如贤妻良母一般,打算亲自下厨做饭给张子凌吃,想到这里,她会心
 
的笑了起来,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笑了一阵后,她离开洞府前往坊市采购张子凌喜欢吃的食物。
 
数个时辰后,血心兰将张子凌爱吃的食物采购好,径直离开李子岛,前往跟张子凌约好的地方接他进岛,当她见到从
 
灵鲨肚子里面出来的张子凌时,激动的不能自已,差点忍不住冲上前抱住令她日思夜想的张子凌,好在她最终忍住了,温柔
 
的说道:“子凌,你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呢?”
 
张子凌见到在他入魔时不离不弃、一路相伴的血心兰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回道:“怎么会呢?心兰,我既然答应过
 
你,肯定会来找你,之所以会耽搁那么长的时间,是因为我在机缘巧合下去了一趟海底世界,所以脱不开身,要不然,早就来
 
李子岛找你了。”
 
血心兰听到张子凌去过海底,急问道:“子凌,你去过海底世界,那有没有找到镇魂石呢?”
 
张子凌如实答道:“当然有了,要不是有镇魂石镇压住心魔,我早就被心魔附身了,那可能拖那么长的时间。”
 
血心兰听见张子凌找到镇魂石,顿时喜出望外,笑逐颜开道:“子凌,恭喜你,终于能摆脱心魔滋扰,恢复回原
 
来的样子。”
 
张子凌哈哈道:“心兰,谢谢你,世事真是奇妙,本以为必死无疑,结果在机缘巧合下进入到海底世界,得到梦寐以
 
求的镇魂石。”
 
血心兰笑眯眯道:“子凌,我们回到洞府内再慢慢聊,我准备了很多你喜欢吃的食物。”
 
张子凌被心魔纠缠的那段时间,一直是血心兰跟在他身边照顾,早就习惯成自然,想都没想的回道:“好。”
 
张子凌先将全身的皇之符纹显露出来,接着用特殊药水在脸上添加符纹,因为是在原有符纹的基础上增加,所以很难
 
被看出破绽,他弄好伪装后,走到血心兰的身边,血心兰直到张子凌靠近时,才发现他的真实修为,惊讶道:“怎么可能,
 
子凌,我们才分别三年时间,你的修为就算增长再快,也不可能到元婴后期,你是不是碰到什么奇遇了。”
 
张子凌对血心兰无比信任,听她问起,如实回道:“心兰,你猜得没错,我确实碰到奇遇,我的修为之所以会提升那
 
么快,是因为我在南海龙宫内得到机缘,所以修为暴涨,并不是靠自己修炼出来的,要是真靠我自己修炼,没百年以上的时
 
间无法办到。”
 
血心兰早就被张子凌左一句心兰,右一句心兰,叫得心花怒放,那管得了那么多,犹如听话的小媳妇般,温情脉脉地
 
回道:“嗯。”同一时间,李子岛内,血心兰的师父血天师正在紧张地跺着脚,他之所以会如此紧张,是因为他害怕张子凌
 
不进入布置了天罗地网的李子岛,所以他非常地焦急,也难怪血天师如此迫切,张子凌是魔门五宗共同通缉的要犯,只要他
 
能擒拿住张子凌,将大幅度提高在血魔宗内的地位。
 
两人并不知道危险正在临近,肩并肩的往李子岛飞去,很快,两人到了李子岛,在血心兰这个久负盛名的女魔头带
 
领下,张子凌非常顺利地进入到李子岛内,当他踏入李子岛时,隐藏在暗处的血魔宗门人问道:“大人,是否动手。”
 
血天师见张子凌如他所愿,乖乖地进入到李子岛内受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心情舒畅道:“不急,张子凌拥有神
 
出鬼没的手段,此时动手有可能让他逃脱,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等他到血心兰的洞府前再动手也不迟。”众人领命道:“
 
遵法旨。”
 
两人悠然自得的行走在坊市中,一点也察觉不到危机正在临近,期间,血心兰笑得像盛开的花朵般灿烂,两人边走边
 
聊,当经过两人再次相遇的小酒馆时,血心兰突然间心血来潮,犹如小媳妇见到心头好般撒起娇来,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走,
 
坚持要进去喝一杯酒,张子凌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他见血心兰坚持,也没有反对,就这样,两人重回再次相遇的小酒
 
馆内喝酒聊天,血心兰在张子凌面前,那还有半点女魔头的威风,犹如小媳妇尽心尽力地讨好丈夫般,先是帮张子凌清洗
 
酒杯,接着帮他倒上满满地美酒,但就算是这样,她还嫌照顾的不够周到,不断地往张子凌的碗里夹下酒菜,张子凌早就
 
习惯成自然,心安理得地享受血心兰的悉心照顾,根本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行为,早已经超越朋友间的界线,也难怪张子
 
凌发现不了,他在入魔那段时间,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早就习惯于血心兰无微不至的照顾,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血心兰倾心于张子凌,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那会觉得照顾他有什么不妥,两人就这样,不是夫妻,却像夫妻一样亲
 
密无间地喝着酒聊着天。
 
血天师害怕让张子凌发现端倪,根本不敢派人进入小酒馆内查探情况,手下非常地不解,问道:“大人,张子凌已经
 
在坊市的小酒馆内,说是插翅难飞也不为过,我们为何不行动呢?”
 
血天师听完手下的话后,思考了一阵,回道:“不,自古以来,唯有小心方能驶万年船,张子凌不是一般人,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等他进入到洞府区域内再动手。”
 
也难怪血天师会那么的小心谨慎,张子凌那一身出入大阵如入无人之境的手段,早就经过多次验证,并不是浪得虚名,容不得血天师不小心、不谨慎,因此,他认为要对付张子凌,再小心谨
 
慎都不为过,手下虽然很不解,但血天师才是主,他不敢不依令行事。
 
三个多时辰后,虽然张子凌和血心兰还有聊不完的话题,但时候已然不早,血心兰提议回洞府内再聊,她之所以会那么急切,是因为她聊得太过投入,所以把要做饭给张子凌吃的事情给忘了,好在张子凌并不赶时间,她有的是机会做饭给张子凌吃,两人结完账后,犹如夫妻一般,肩并肩的走出小酒馆,漫步在坊市的大街上。
 
当两人走进洞府区域,走到血心兰的洞府门前时,一道声音突然间响起道:“动手。”随着声音的落下,整个李子岛的大阵突变,张子凌见大阵突然变动,暗道不好,下意识的运起身法逃跑,但一切皆已太迟,他瞬间被十种阵法的能量牢牢锁定住,动弹不得分毫。
 
张子凌突然被束缚住,顿时阵脚大乱起来,好在他经历过多种逆境,心志煅炼的异常坚定,只是慌乱了一阵后,就彻底地恢复过来,他运起灵力使出浑身解数,尝试挣脱束缚,可惜,事与愿违,大阵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他的一切努力皆是徒劳无功,血心兰见张子凌被阵法困住,立即跑过去帮他解困,但无论血心兰如何尝试,都无法憾动阵法的束缚分毫,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道:“心兰,别再白费心机了,这个阵法是凡界最强困人阵法“十面埋伏”的完全版形态,就算是元神大圆满巅峰修士落入其中,也会乖乖地束手就擒。”
 
困阵“十面埋伏”,乃是由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上天、地下十座大阵组合成的组合型困阵,是专门用来埋伏的阵法。
 
血心兰听见那道声音,瞬间认出那道声音的主人是她师父血天师,她认出来后,因为内心深处的恐惧心理,所以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要是张子凌不在这里,她一定会不停地颤抖,直到血天师离开为止,但张子凌在这,血心兰的爱意转瞬间
 
战胜恐惧心理,不再哆嗦,她恢复正常后,发疯似得帮张子凌解困,但无论她怎么尝试,皆是徒劳无功,她看着被困住的张子凌
 
,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慌乱的破阵,越弄越急,越急心越乱,越乱越是不知所措,最后更是急到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直流,哭了一阵后,她带着哭呛向张子凌解释道:“子凌,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出卖你,我真的没有出卖你。”
 
血心兰因为害怕张子凌误会她,所以急得哭了起来,随着呜咽声的响起,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个不停,此时的她,就像一个
 
见到丈夫遇到危险而无力援助的弱女子,哭得要多伤心,有多伤心,要是不说出去,谁会相信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女人,竟然
 
就是那个以心狠手辣著称于世的蛇蝎美人,这就是爱的力量,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血心兰就是这种情况,她出身魔门,自幼受血天师的折磨式教育,认为修真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不是你杀人,便是人杀你,为了活下去,杀人没什么不对,因此,她自出道以来,杀人全看心情,从不管魔道正道,说是杀人如麻也不为过,但自从在帝之洞府内遇到张子凌后,
 
一切都改变了,张子凌不且没有嫌弃她出身魔门,还三番两次的舍命相救,最后更是以修真界的至宝蜃兽内丹相赠,让她补全
 
心灵上的缺陷,成为一个正常人,血心兰从来没有感受过被人关心的感觉,一旦品尝过后,她再也离不开张子凌,虽然她明知
 
道正魔有别,但她还是犹如飞蛾扑火般执迷不悟,在她的世界观中,张子凌就是一切,张子凌为正,她便是正,张子凌为恶,
 
她便是恶,只要张子凌愿意留在她身边,她便愿意为张子凌端茶倒水、洗衣做饭,虽然爱得卑微,但她并不在乎。
 
张子凌稳定住情绪后,见事已至此,也不再挣扎,看着急哭了的血心兰,安慰道:“心兰,朋友贵在心知,我从未怀疑过你
 
。”张子凌的声音落下后,血天师的声音随即响起道:“张子凌,好一句贵在心知,难怪心兰会如此喜欢你,喜欢到连背叛魔门
 
也在所不惜,你说得没错,这次埋伏跟血心兰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我发现她有问题,一直在这里等待你出现。”
 
血天师说完后,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血心兰一见到血天师,恐惧心理瞬间占据全身,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之
 
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血天师是她的梦魇,所以她一见到血天师就会恐惧到控制不了身体。
 
张子凌看着眼前的血天师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跟血心兰有关系。”
 
血天师哈哈大笑道:“张子凌,我叫血天师,是血心兰的师父,她是我最出色的徒弟,我自然对她的性格了如指掌,她向来对男修非常地反感,一次两次的结伴同行不出奇,但连续数十次跟一个神秘男修结伴同行,就显得太过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因此,我一直在李子岛偷偷地监视她,并且趁她不在岛里的时候,悄悄地布置了困阵“十面埋伏”,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非常地担心,担心你那神出鬼没的手段能从这里逃出去,于是,我又添加了十几种嵌入式阵法在“十面埋伏”里面,让你的灵符、阵法、自爆、灵俱,一切的一切都被限制住,张子凌,你应该感到自傲才是,你不过元婴后期的修为,却能让我这个化神大圆满巅峰修士为了抓你,做了那么多手的准备,还为此耗费了整整三年时间。”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