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仙侠> 江山锦妆

更新时间:2019-03-06 15:54

江山锦妆 已完结 已完结

江山锦妆

来源:如妆书城作者:者爱瑷一生分类:仙侠主角:顾淮简安时间:2019-03-06 15:54 浏览:

小说《江山锦妆》是作者爱瑷一生作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顾淮简安,讲述了:小花园的那一丛海棠青翠欲滴,若非文丝娘刚才从里面进出了几次她根本就不知道还别有洞天。茅草屋所在的那个小院四面都是高墙,似乎没有通往外界的大门,也不知是不是像月洞门这样被遮住了还是她眼力不好没瞧见。...展开

本书标签: 古言小说古代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月洞门的另一端是一个高墙围起来的小院子。说小是真的小,也就两间简陋的草棚,草棚前有两垄菜地,这个季节地里长着菘菜和萝卜,长势并不太好。
 
“小猫,你怎么又过来了?我快死了,没吃食给你……咳咳咳……”
 
文丝娘听到了一个女人低低的呢喃声,话还没说完,她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仿佛要把心脏都给咳出来。
 
这个声音?绝对不是绣院里哪个绣娘的。文丝娘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藏在月洞门后面的小院子,觉着这两间茅屋更像是和花园配套的花房,里面应该住着花匠。
 
咳嗽声后里面再无声息,文丝娘忍不住顺着海棠丛和月洞门之间的缝隙钻了进去。四周一片寂静,让人喘不过气来。
 
文丝娘沿着菜地中间的小路来到茅屋前,透过虚掩的木门往屋内看去,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当下顾不上什么非请莫入,推门直奔床边。
 
这是一间狭窄逼仄的寝室,陈设极其简陋。一张木板搭成的床榻,床头放着个古朴的红木巷子,除此之外就是临窗下有个陈旧的绣架,上面绷着一张绣了一半喜鹊登枝的被面。
 
此时正有一个瘦削的身影背对着文丝娘,半边身体挂在床沿,也不知是生还是死。
 
“这位大婶?”文丝娘犹豫着上前,扶着人肩膀轻唤了一声。
 
入手之处瘦骨嶙峋,隔着衣衫能触到一片冰凉。文丝娘心里一惊,连忙伸手感受了下她的呼吸,发现人还活着只是呼吸很微弱,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女人实在太瘦,文丝娘这力气也轻轻松松重新将人放到床上,这才借着茅草屋缝隙透进来的光芒看清了人面色呈不正常潮红。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灰色夹衣,木板床上没有棉花也没有床单,只是一层薄薄的稻草。棉被倒是有一床,可里面的棉花又冷又硬,不知道多少年没翻过了。
 
就靠这些东西,人不生病才怪!
 
“咳……孩子……娘错了……错了……”床上女人又低低咳嗽了一声,无意识呢喃了几个字,整个人蜷缩成团。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之前听这女人和黄猫说话便知平日里没少给黄猫东西吃,应当是个心善之人。现下病得都快死了还记挂着孩子,应当是个爱孩子的伟大母亲。
 
文丝娘想起了自己的娘,不知道文夫人在九泉之下有没有为她的软弱后悔过。
 
擦去眼泪,文丝娘回到自己寝室将刚刚置办的新棉被拿了两床,新棉袄也拿了一身,急匆匆又回到茅草屋。
 
好不容易将人挪到温暖的被窝里,文丝娘自己也累出了一身大汗。看了眼女人依然难看的脸色,她不禁喃喃自语:“不行,还是得找大夫来。”
 
说着,她就打算起身去问邱妈妈哪里能找到大夫。不曾想她身子刚一动,手腕就被床上的人死死捏住。
 
“不,不能找人!”女人明明没醒,神情却坚决毅然,抓住文丝娘的力道出奇地大。
 
被窝中伸出的手枯瘦如柴,手指纤细修长,透着病态青白。而且这仔细一看才发现抓住她手腕的这只右手缺了一只食指!
 
文丝娘不知道在这女人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但见她这幅神情不禁生出一种同病相怜来。
 
“好,我不找别人。我去找块姜,给你煮一碗姜汤。”文丝娘接连说了三遍,那女人才松开了手。
 
二进院子里,邱妈妈几个又摆上了叶子牌,没什么事情是绝不会踏出那间温暖的大炕房间的。这便方便了文丝娘去厨下拿了姜块,顺便还拿了四个鸡蛋和两个馒头。
 
“唉,要是你遇到以前的我可就倒霉了。”文丝娘轻叹了一声,以前的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的她虽然做不出什么宴席大菜,但已经学会了引火做饭。
 
文丝娘煮好了一碗姜汤,可扶着人起来又发愁了,这可要怎么灌下去?
 
“孩子,我的孩子……”
 
女人靠在文丝娘身上,不知道昏昏沉沉中看到了什么场景,一边呼唤一边流泪。文丝娘灵机一动,随着她的话应了声,“在呢在呢,你喝了药就能看到你孩子了。”
 
也不知道是她的话有用还是人求生的本能,女人大口大口地将一碗姜汤都给喝了下去,看她意犹未尽的样子似乎还不够。
 
一碗姜汤下去,女人的身子终于不再颤抖,面色似乎也好了许多。不一会儿竟然长出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见此情景,文丝娘很欣喜,“大婶,你醒啦?”
 
“你走开!”
 
没想到的是,浑浑噩噩状态下哭泣着要孩子的女人清醒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赶文丝娘走!
 
文丝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那摇摇欲坠的房门,不可思议道:“你说什么?”
 
“你走!你走!咳咳咳……”
 
那女人激动之下又开始剧烈咳嗽,文丝娘莫名其妙之余心里升起了几分气恨,从床边站起来就往外走。走就走,谁还稀罕留下来热脸贴冷屁/股不成。
 
“等……等……”
 
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女人虚弱又急促的呼喊。文丝娘嘴角上扬,转身准备迎接大婶的服软,岂料才刚刚转身,就被棉袄打在身上滑落在地。
 
“这些……你拿走,我不稀罕。”九个字再次耗尽女人生气。看她动作好像还打算连着棉被一起扔给文丝娘的,只是太过虚弱力竭不能做到了而已。
 
唉!文丝娘轻轻叹了一口气,捡起棉袄回到床边,将女人重新塞进被窝中,“有气节是好事,可也要看用在何处。我听你发烧时候呓语,你一定还有很多未尽之事吧,若就因为拒绝我一床被子一件衣裳就冻死在这里,还怎么去做心里想做的那些事。我看你的年纪做我娘绰绰有余,怎么还不如我想得明白呢?”
 
文丝娘在教坊司的时候就将这些道理想得清清楚楚,可惜这些话她本来是想说给文夫人听的却永远没了

《江山锦妆》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