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仙侠> 六界之凰女禾锦

更新时间:2019-10-07 14:30

六界之凰女禾锦 连载中 连载中

六界之凰女禾锦

来源:掌读520作者:陌上夕楼分类:仙侠主角:亓笙禾锦时间:2019-10-07 14:30 浏览:

这本《六界之凰女禾锦》小说主人公亓笙禾锦的故事非常好看,是陌上夕楼写的。书中精彩内容:亓笙笑着点点头。这、这、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一边听自己说话,一边看完的?凡人都这么厉害吗?小桐摸摸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地出门。亓笙起身整理了一下案头上的书,走到柜子里找出一套衣服,用包袱装好,再放上一些银两,如此就足够了。...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禾锦待亓笙似乎有几分不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按照以往的惯例,刚进来的血奴禾锦喝个几次就会没了兴趣。不是扔在角落里默默无闻,就是送出宫去不闻不问,极少有这样几个月都独宠一人的情况,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
 
当年的祁梦之就算是受宠非常的了,尽管他性格反复无常,脾气暴烈,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但禾锦宠着他,就算是在皎月宫里横着走,禾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惹到靳公子,也就随他怎么折腾了。这一宠就是一千三百多年,从未变过。
 
但亓笙与他似乎又有几分不同。
 
禾锦喜欢祁梦之,只是迷恋他的血,而不是他这个人,每次血祭都是直奔主题,吸完就走。而对亓笙,她的重点并不在进食之上,总是会断断续续地说上几句话,再喝上几杯茶。
 
尽管说的内容不咸不淡,但对于禾锦这冷清的性子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了。她有时喝完茶也会饮血,有时仿佛只是想与他说说话,忘了这事一般就走了。
 
单这一点区别,就足以证明禾锦对他不同。
 
在皎月宫里能被禾锦区别对待的,仅有三人。一是小桐,伺候了她几千年,自然得宠,二是靳褚,没人知道原因,三是祁梦之,总能让禾锦格外宽容。如今多了一个亓笙,与他们三个都不同,耐人寻味。
 
禾锦嗜血如命,她的宠,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亓笙凡胎肉体扛不住这般荣宠,来皎月宫不过三月便病倒了。禾锦竟是亲自带了药过去守了他两天,离开的时候甚至还留下了小桐照顾他。
 
小桐是谁?贴身伺候了王女数千年的侍女,从未离过身,竟是派去照顾亓笙了!这件事让整个皎月宫都沸腾了起来,别说祁梦之,便是住在西院的靳褚也不曾受过如此待遇。
 
入皎月宫的多是来此寻求庇护的妖魔,在外面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躲进皎月宫是为了生存,谁都害怕被赶出去,盼望着能在皎月宫找个靠山。可是宫里的三个大主,祁梦之脾气太烈,极难相处,靳褚又太神秘,除了身边的人谁也接触不了。剩下一个禾锦,对谁的态度都是淡淡的,身边除了一个小桐,从未有过任何人。
 
亓笙的出现,恰恰是打破了这种平衡。他是个脾气温和好相处的人,正值受宠,谁都想巴结他,可偏偏小桐护得紧,连个缝缝都不留。
 
外边传得沸沸扬扬,小桐说的绘声绘色,连说了几天,都找不到说什么了。亓笙还是老样子,安安静静地听着,一点都不会厌烦她。
 
连小桐都有点纳闷了,真有脾气这么好的人?
 
亓笙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得很认真。偶尔会停下来用笔标注一两个地方,很快又沉入了书中。坐在他对面的小桐异常地安静,睁大着眼睛盯着他,眼珠子咕噜噜地转动着,思量着面前的人。
 
亓笙是个很安静的人,很多时候是容易被遗忘的。他的存在就像徐风一样,不急不躁,让人感觉舒爽。他说话处事总是进退得当,做得滴水不漏,从不得罪人。他似乎没有存在感,却又无时无刻不存在着。
 
小桐撅了嘴,陷入了沉思当中。
 
面前的这个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没什么特别之处,是怎么让主子上心的?这种沉闷的性子是肯定不讨喜的,他不像祁梦之那样特别,也不像靳褚那般貌美。她以为他会像以前那些人一样,很快就会被遗忘在角落里,可主子似乎待他又有几分不同。
 
难道是因为血?
 
越想越好奇,她一下子没忍住脱口而出:“你让我咬一口吧!我想尝尝味道!”
 
亓笙错愕地抬头,反应过来之后有些哭笑不得,反问了两句:“你是什么妖?也要喝血的吗?”
 
小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问起自己的本体,她直接跳过第一个问题,回答第二个:“妖都是要喝血的。”
 
“那王女也是妖吗?”
 
小桐翻了个圆润的白眼,以此来鄙视他的无知,“主子怎么可能是妖!主子是魔尊之子,比妖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亓笙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又问:“那祁公子呢?”
 
“祁梦之是战神之后,是天上的神仙,也是顶厉害的人物,但是他肯定没主子厉害。”
 
“原来是这样啊……”亓笙一副“受教了”的模样,又重新把书展开,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什么都知道,你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小桐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想不起来。
 
刚才自己是要说什么来着?
 
就在小桐还在纠结的时候,亓笙合上了最后一本书,“小桐,可以再帮我找些书来吗?”
 
小桐的眼睛又睁得跟铜铃一样大了,盯着案桌上一大堆书,“这些你都看完了?”
 
亓笙笑着点点头。
 
这、这、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一边听自己说话,一边看完的?凡人都这么厉害吗?小桐摸摸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地出门。
 
亓笙起身整理了一下案头上的书,走到柜子里找出一套衣服,用包袱装好,再放上一些银两,如此就足够了。
 
“哥……”
 
身后传来哽咽的声音,亓笙置若罔闻,将包袱系好,又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塞进包袱里,“现在就走,令牌是王女给的,你拿好,千万不要丢了。”
 
“哥!我不走!”他猛地扑到亓笙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亓笙猛地回头,第一次脸上没有温和的表情,冷若冰霜,“挚儿!听话,马上走。”
 
亓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拽住他的衣袖,苦苦哀求,“我走了你怎么办?你还回来吗?你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来接你好不好,哥……”
 
终究是个孩子,又怎么忍心冷脸以对。亓笙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将他抱进怀里,“我们定个五年之约,你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
 
“哥……”亓挚抬起通红的眼睛。
 
亓笙轻拍着他的背,显得忧心忡忡。
 
难得有这般清闲的时候,靠在窗边看外面的梨花林,一看就是一天。
 
她挥挥手臂把窗户全部推开,微风带来阵阵梨花香,沁人心脾。无论是什么季节,这里的梨花树永远都开得这般繁茂,香气四溢,倒有些不真实了。
 
靳褚还是第一次没陪在她身边,他钻进了梨花丛中,去折最顶上的梨花,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闲心肠,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就大变了性情。以前那么吹毛求疵的一个人,现在就连花瓣和露珠抖落在他肩头,他也不甚在意。
 
禾锦换了一只手托着下巴,扇动着长长的睫毛,“靳褚,你在里边做什么。”
 
靳褚没有回她的话,认真做着事情。梨花在他指尖精致小巧,太过于美丽,很难不让人去注意。
 
禾锦记得,靳褚一向喜欢这种柔柔弱弱的花。白白的,小小的一朵,密密麻麻。
 
也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花的,似乎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想不起来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样的场景,只是依稀记得他身上火红的袍子,像只红狐狸。
 
一只狐狸,千年老狐狸。

《六界之凰女禾锦》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