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仙侠> 九州江月寒

更新时间:2019-11-20 14:36

九州江月寒 连载中 连载中

九州江月寒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唐深藏功与名分类:仙侠主角:江寒月秦剑时间:2019-11-20 14:36 浏览:

主角是江寒月秦剑的小说是《九州江月寒》,本小说的作者是唐深藏功与名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夫人!”唐碧云和卓停云一起扭头望向江寒月,齐声喊道。江寒月左手一举,示意她们不得多言,然后自顾自低头喝起茶来,却看不清面色如何。这边秦剑愤然冲到院子门口,带起那落难女子就走。罗烨紧赶两步追上他,埋怨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干什么?自然是行侠仗义,...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秦剑话音未落,人群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刺耳的声音,大声喊道:“臭丫头原来在这儿,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随着喊声,人群纷纷退让,一个相貌粗陋的壮汉走了进来,看着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满脸横肉,须眉戟张,身后还跟着一群气势汹汹的家丁。
 
他一见到趴在地上的那名女子,便想伸手去抓,口里还骂骂咧咧地道:“臭娘儿们,拿了爷的银子就想跑?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在这大庸城里,爷不讹人就算是好的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讹爷的。”
 
那女子先时听到喊声便是一惊,这时侯见到壮汉,更是惊恐万端,一个单薄的身子顿时抖得犹如风中落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剑天生一副风流肚肠,最见不得女子受人欺侮,当下踏上一步,伸手一格,便挡开了壮汉抓向女子的手,道:“这位好汉,有话好说,如何一上来便动粗?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一个女子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这女子是爷花钱买来的,莫说动手动脚了,任是想动哪里,也都凭爷高兴。”那壮汉眼睛一瞪,道,“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竟敢多管爷的闲事?”
 
秦剑尚未答话,那女子突然叫道:“公子切莫听他胡说,小女子是拿了他的银子不假,可那是小女子卖身为奴的卖身钱。月前小女子与爹爹来此寻亲,不料亲戚早已搬走,小女子父女俩盘缠短缺,便在此淹骞住了。后来爹爹又得了伤寒,一病而亡,小女子走投无路,只得卖身葬父。卖身当日原是说好的,纹银五两,为奴三年,不料到得他家中,这位刘老爷却要强逼小女子做妾。小女子也是清白人家出身,自幼便许了人家的,又焉肯与人做妾?因此这才无奈奔逃。还望公子明鉴,救小女子一命。”
 
“她说的可是实情?”秦剑扭头问那刘老爷。
 
“是实情又如何?”刘老爷傲然一笑,道,“既然收了爷的银子,那她便是爷的人。为奴为妾,做牛做马,还不是都凭爷一句话?”
 
秦剑没有说话,一旁的罗烨却忍不住了,道:“强词夺理,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刘老爷哈哈大笑,道:“好教你这两个外路小子得知,在这大庸城里头,你刘老爷就是王法。”
 
说着,他便向身后的一干喽罗一挥手,叫道:“把那个臭丫头给我抓回来。”
 
一群家丁顿时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秦剑更不打话,连手都懒得动,抬腿上前便是一顿乱踹,直踹得那些家丁四下乱飞。那刘老爷见势不对,将袖子一挽,便要亲自上前动手。秦剑赶上两步又是一脚,刘老爷顿时也飞出了三米开外,落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嚎叫声。
 
秦剑从怀中掏出两锭银子,转身递给那女子,道:“姑娘,这里有十两银子,你拿五两赎身,剩下五两便作为盘缠,回乡去吧。”
 
那女子接过银子,又回头看了看还躺在地上呻吟的刘老爷,突然膝行两步上前,一把抱住了秦剑的腿,哭道:“公子有所不知,这刘老爷原是大庸城中一霸。公子现在打赏银子,只等公子一走,小女子照样连人带钱,落了虎口。还请公子救人救到底,将小女子也一起带走吧!”
 
秦剑大吃一惊,道:“我有要事在身,如何方便带你?”
 
那女子哭道:“若公子执意不救,那小女子也不要这银子了,省得便宜了恶人去。趁着此时还能自主,小女子干脆一死,好歹还能保得清白之身。”
 
说着,她一低头便要向街边的墙角撞去。秦剑惊得手足无措,赶紧拦住了她。
 
正闹着,马车帘子突然一动,唐碧云走了下来,对秦剑道:“秦少侠,少夫人说了,此时天色已晚,投宿之处尚未找到,意欲先行一步,去前面安排下处,还请秦少侠与罗少侠留在此地,待安置好了这位姑娘,再来与我们会合。”
 
“这,这……”秦剑张口结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刚迟疑得片刻,唐碧云已示意马车夫赶着车子扬长而去,只留下秦剑与罗烨二人守着那女子,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少夫人带着唐碧云和卓停云,捡了城中最大的一间客栈投宿。他们的马车十分好认,三人进了房间不到几炷香的时间,秦剑和罗烨便找上来了,身后还跟着那名女子。
 
这间客栈占地极广,环境亦好,少夫人又向来讲究排场,因此一出手便包下了一个单独的院落。秦剑和罗烨不敢造次,只让那女子等在院门外面,自己先入内通报。
 
唐碧云开门将二人让进房中,少夫人正坐在窗下喝茶。许是因为在车上已经露出了真容,她没有再戴面纱,只隔了一道纱帘与二人讲话。但即便是隔着帘子,秦剑仍然觉得她一双明眸璀璨,依稀可见,没来由地,心里便突然有些发慌。
 
“少夫人。”秦剑定了定神,硬着头皮道,“那女子身世可怜,又遭恶霸逼迫,若将她一人留在此处,委实有些不妥。方才我已经问过了,她的家乡离此不过200余里地,恰好也在西边方向,不如我们便顺道将她带了回去,也是一桩好事。”
 
少夫人放下茶杯,不疾不徐地道:“秦少侠古道热肠,令人感佩,只是这样安排,却有些为难之处。一来我们并非一直向西而行,与她并不同路,二来这一路上艰难险阻颇多,我们虽是好心,但只怕带上了这个姑娘,遇到敌人时无暇顾及,反而令她陷入险境。”
 
“那不然,我陪着你们先走,就由罗烨护送这姑娘回家,之后再来与我们会合,如何?”秦剑眼珠子一转,又有了主意,“他只有一个人,轻骑简从,用不了多久就能赶上我们。”
 
“你……”罗烨刚说想“你硬充好汉救下的姑娘,为什么要我去送”,谁知道话还没有出口,就被秦剑掐住胳膊,狠狠拧了一下,他只好默默收声。
 
“秦少侠何出此言?”少夫人突然间语气一沉,冷声道,“难道你忘了我们之前的约法三章?”
 
秦剑一愣,想了一想,这才反应过来,人家当初之所以答应让他们随行,就是因为有“三不问”的规矩在。如果现在兵分两路,那她们势必要提前告知罗烨下一步的行程,自然也就违反了“不问行处”的约定。
 
秦剑万万没有想到,大家一路同行了这些时日,少夫人的防范之心仍然丝毫未减,当下只觉得一股委屈直冲头顶,语气也跟着不善起来,道:“如此看来,少夫人是拿定主意,要赶这女子离开了?但不知如果她因此而有所闪失,少夫人心里可会有些愧疚?”
 
“秦少侠误会了。”少夫人眼眸一转,道,“我并无意将这名女子逼上绝路。我的意思是,如今我们由暗转明,原也不像之前那般危险。事分轻重,难有缓急,两相比较之下,倒是那位姑娘的麻烦更为棘手一些,不如就请两位少侠一起送她回去,咱们即于此处分道扬镳吧。”
 
“不行。”少夫人话音刚落,秦剑和罗烨就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
 
“少夫人,”罗烨着急地道,“制造图事关天下苍生,又岂是区区一人可以比拟的?舍重就轻,万万不可。”
 
少夫人缓缓摇头,道:“制造图虽事关重大,但毕竟乃我大光明宫之事,二位少侠只不过仗义相帮。你们帮我也是帮,帮那位姑娘也是帮,又何来孰轻孰重之说?二位若为了帮我,当真误了那位姑娘的性命,不要说秦少侠心里埋怨,就是我心里也觉难安,所以倒不如各行其是的好。”
 
“少夫人……”
 
罗烨正要再说,秦剑突然一拉他的袖子,截住了话头,抢着道:“既然少夫人执意如此,那我们也不便勉强。如今天色已晚,我们还要另寻下处,就先行别过了。此番未能为少夫人效劳,秦某深感愧疚,唯愿少夫人此去山高水远,一路平安。”
 
说着,他躬身行了一礼,掉头便走。罗烨大吃一惊,来不及多说,赶紧向少夫人拱了拱手,也追着他匆匆去了。
 
“少夫人!”唐碧云和卓停云一起扭头望向江寒月,齐声喊道。
 
江寒月左手一举,示意她们不得多言,然后自顾自低头喝起茶来,却看不清面色如何。
 
这边秦剑愤然冲到院子门口,带起那落难女子就走。罗烨紧赶两步追上他,埋怨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自然是行侠仗义,救人救到底了。”秦剑冷笑一声,道,“我们刚从刘老爷手中救出这位姑娘,难道真的半途撒手不管,任她自生自灭?那又与害人何异?还不如之前就不救她,说不定她还能死得痛快点儿。”
 
“也是。”罗烨叹了一口气,道,“如今我们已经将那刘老爷得罪了,若这姑娘再落到他手里,只怕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可不正是这个话吗?”秦剑恨恨地道,“只怪那少夫人心如铁石,怎么说都说不通。但她能如此狠心,我却不能如此绝情,她不伸手我伸手,大家各行其是就各行其是,难道我还怕她不成?我看她是公主娘娘做惯了,成日里高高在上,只当人人都要围着她转,我却偏不买她这个账。”
 
“但无论如何,就这么赌气跑出来,却是你做错了。”罗烨话锋一转,又道,“你可以不待见少夫人,但不能不顾大局。你听我一句劝,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等晚一点儿,大家气都消了,你还是跟我回去,向少夫人说几句软话,明天继续护送她们上路吧。”
 
“继续护送她们上路?”秦剑白他一眼,道,“那这位姑娘怎么办?”
 
罗烨吃惊地道:“难道你真要为了这位姑娘,而置少夫人和……于不顾?”说着,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惊疑不定地望着秦剑,满脸都是不赞同的神色。
 
秦剑看了他几眼,突然“噗哧”一声笑了,道:“放心吧,兄弟,我心里早有算盘,正事歪事都误不了,你放心跟我来就是。”
 
“你小子,竟然耍我!”罗烨这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拍在秦剑背上,笑道,“我就说嘛,你这家伙从来也不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呐。我还当你被少夫人气晕了,原来心里还是有谱的。”
 
两人一路说着,带那落难女子寻一家客栈住了,又给她叫了晚饭送到房中,他二人便漫步出来,到街上找地方喝酒。
 
“唉,自从接了这天外飞来的烫手山芋,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悠闲过了。”秦剑一边闲逛,一边叹道,“还是从前的日子好啊,无牵无挂,优哉游哉,想喝酒喝酒,想睡觉睡觉,哪里像现在这般,只不过是想做件好事,还要受人的闲气。”
 
“对了,你刚才说你心中有算盘,误不了正事,是什么算盘?”罗烨好奇地道,“现在咱们都赌气跑出来了,还怎么护送少夫人?还有那位楚楚可怜的落难女子王姑娘,又要如何安置?”
 
“你别着急嘛。”秦剑看了他一眼,不慌不忙地道,“咱们先找地方喝酒。一边喝酒,我一边慢慢地告诉你。”
 
“好,好,好,咱们喝酒去,边喝边聊。”罗烨只得依他。
 
二人走了一阵,在街边随便捡了一家清净的酒楼,又点了两个小菜,一壶好酒。酒刚上来,秦剑一言不发,端起杯子就连饮了三杯。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喝起闷酒来了?”罗烨道,“我看你这样子,不像是胸有成竹,倒像是胸有块垒。难不成你刚才说的心中有算盘,都是骗我的?”
 
“我有什么块垒?我骗你什么?”秦剑把杯子一顿,咬牙道,“实话告诉你,主意我早在出来之前就想好了,自有办法保护她们,否则我也不能走得这么痛快。我就是思前想后,觉得有点儿憋屈罢了。你说咱们一片好心,出手相助,那江寒月倒像是拿住了咱们的把柄似的,整日里发号施令,说一不二,真是好不威风!今日我不过是想做件好事救人,可你看她呢?不但心如铁石,见死不救,竟然更拿分道扬镳来威胁咱们。若不是顾念着那张制造图,我早就一甩手躲开她八百里远了,还等她说?更遑论像现在这样,受了委屈还要绞尽脑汁地保护她了。难道我好稀罕她不成?简直是不知所谓。”

《九州江月寒》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