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仙侠> 一只竹妖出土来

更新时间:2019-11-21 14:28

一只竹妖出土来 已完结 已完结

一只竹妖出土来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蕊羽分类:仙侠主角:苏小竹白钰时间:2019-11-21 14:28 浏览:

主角是苏小竹白钰的小说是《一只竹妖出土来》,本小说的作者是蕊羽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少陵露出了满意的笑:“先甜后苦,忆苦思甜,再苦尽甘来。你喝完这杯苦的,再喝一杯,不然苦味会在嘴里留一整天的。”说完他自己连喝了三杯,第二杯时,半分表情都没有。苏小竹很努力的一口饮下,苦的她脸都快抽经了,又立即倒上第三杯喝下,嘴里苦味才退,又甜上心头。苏小竹...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清蒸鲈鱼,红烧排骨,辣烤全羊,炸肉丸子,五香牛肉,宫保鸡丁,香醬猪蹄,泡椒凤爪,水煮肉片,白果炖鸭......唐少爷,您的菜齐了,请慢用。”
 
苏小竹看着满大桌的大鱼大肉,始终没有动筷子。
 
“怎么,不合口味吗?这些菜可是这里的招牌,是全华都城最贵也是最好吃的。”唐少陵坐在主人位,旁边坐着三个他的朋友,就是街上遇见唐少陵时,随行的几个年轻公子。
 
“我近两天有些不舒服,胃口不好,只能吃下些清淡的素菜。”苏小竹从来都是食素,最爱的就是饮清茶露水。渡缘寺恰恰合了她的口味,平日里吃饭都吃的很欢。如今唐少陵邀她吃饭,却全是荤腥,看上去倒是摆盘漂亮,色彩多姿。不过闻着,味道怪怪的,全无食欲。想到与唐少陵“朋友”这层关系,苏小竹咬咬牙,表情尽量放的平和些,朋友的面子是要给的,尽管她后悔交的这个朋友。
 
唐少陵咧嘴笑了一下,立即叫小二上些素菜来。
 
唐少陵没有动筷,那几个公子也只能干坐着,笑盈盈找些话题与唐少陵交谈,偶时也问问苏小竹一些问题。苏小竹都很客气的回答。
 
很快素菜就上桌了:“清炒藕片,香怡黄瓜,彩屏三丝,嫩水豆腐,甜糖番茄,树皮茄子......凉拌笋尖,素菜齐了,各位慢用。”
 
苏小竹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凉拌笋尖,心里一阵可怜,类同!命不同啊,她如此幸运,应该惜命。
 
回想六个月前,苏小竹和白钰来人间小住了几天,每天白钰都会带她去各种地方玩,买很多东西,而且每次都是白钰付钱。苏小竹很奇怪,为什么白钰的钱总是多的花不完呢,她严重怀疑白钰一定是出卖了色相。于是她也想弄些钱,就去打听了华都城最有钱的人,直直的奔着唐少陵去了。
 
“你就是唐少陵?”
 
刚从赌场出来的唐少陵被忽然冒出的女子拦住去路。
 
“啊。”唐少陵应了一声,微笑着。
 
苏小竹扫了遍他全身,微微皱眉又舒缓开来:“我叫苏小竹,你勉强能做我的朋友。”
 
“你要与我做朋友?”唐少陵讥笑几分“你有何,要求于我?”
 
“求?我从未求过人。”
 
“那你想要什么,难道你想引起我的注意,不过我可不喜欢平庸的女子。”唐少陵的笑含着自恋上脸。
 
“你的相貌还不及白钰二分之一,放心,我还没有瞎到会看上你,只是听闻你是这城里最有钱的公子,故,来看你一眼。还算不糟,允你做我的朋友了。”
 
唐少陵迟疑一下,又反过来将苏小竹仔细的打量了一遍,苏小竹没有胆怯,十分高傲如孔雀般任唐少陵观赏。
 
“白钰是?”
 
“是我见过最美的男子。你不要扯远了,你就回答我,你可要与我做朋友。”
 
“怎样,才算是你的朋友?”
 
“先给我个一千两吧。”
 
最终苏小竹并没有拿钱,并不是唐少陵没有给,只是感应到白钰的召唤法术,匆匆离去。
 
后来苏小竹才知道,唐少陵是华都城第一风流美男,答应和她做朋友也只是想见见苏小竹口中比他还美的白钰,所以再相逢时是听见白钰的名字才想起她的,不然,苏小竹和唐少陵是谁都不认识谁。
 
这顿饭吃的苏小竹有些憋屈,她不食荤腥,素菜又只能挑些自己的口味,而且同类的那个还在自己面前,她既然承认唐少陵是她朋友,又答应同他来吃饭,不好不吃。所以她只能按着饭尽量多扒几口。
 
满桌子的菜,苏小竹已经觉得是满汉全席了,倒不是全,而是多,多的碗想动都寸步难行。因为菜太多,这么点点几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唐少陵和那几位公子每样菜只是都尝了一两口,尝完连连点头,以示美味。尝到凉拌笋尖的时候苏小竹就不刻意的挡着护着,往自己面前挪,他们以为她喜欢吃,也就没有和她争,却到最后吃完也没有见她动一筷子。难道这菜有问题?这酒楼可从没有出过差错啊。
 
唐少陵虽然面上吃的专心致志,但还是分出目光去观察苏小竹,这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平常人根本吃不到,就是在这华都城里的贵人富人也不是人人都吃过,她怎么好像不太喜欢,而且胃口不好,吃的很少。
 
小二手脚麻利的收拾完桌子,唐少陵和那几个公子并没有要起身走的样子。苏小竹疑惑,却也没有直白的问:“刚吃完饭,走走消化好。”
 
“苏姑娘莫急,还有好东西上呢!”一个公子期待的笑着。
 
苏小竹也来了兴趣,巴巴的问是什么,几个人只是互相笑笑,没有透露。
 
等了一小会,一阵香味就弥漫进了屋子。小二进来,香味更浓,还带着淡淡的酒味。
 
几个白玉酒盏先后放到桌上,小二拿起酒壶,挨个倒上。盛到白玉酒盏之中,呈暗红色,有点像血,酒香浓烈,让人闻着就有些晕晕欲醉,但其中香又清怡,让人心清明。
 
什么酒,饭后才上?
 
“快尝尝吧。”
 
苏小竹连连退却:“不,不!我不会喝酒。”白钰曾说酒是世上最麻痹人的东西,让苏小竹不要去碰。但因为好奇,苏小竹背着白钰偷喝过一次,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总之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白钰在她身边脸如花猫,发乱如团。她噗呲笑出声来,本以为抓住了白钰的黑子,没想到每次一提这个白钰就开始“数落”她醉酒之后的“美态”:“你醉酒之后真是可爱极了,不仅在月下跳舞,还要在河边唱歌,不仅对我极其温柔抚摸,还死活要嫁给我,还有还有......”之后苏小竹就对酒充满了恐惧。
 
“这酒是这里的招牌酒,是刘常祖传下来的,对了,刘常是这里的老板。这酒名叫香溢人间,此楼也是因酒得名香溢楼。此酒不开坛闻之无味,一开坛,香飘十里。说的是夸张了些,不过这酒香也却是飘得远。我第一次来也是因闻酒香,随香而来。不过这酒还怪,酒香不粘衣,封坛香尽散。这酒还有一名,甘苦自得。品过这酒的人,都说第一杯甘甜醇香,诱人之至。再品第二杯,却是苦不堪言,难以下咽。这也是这酒,饭后才品的原因。这酒本不醉人,但你若是喝此酒前后,还喝了其他的酒,再喝这酒,平常人一杯即醉,酒量好的人三杯即倒,醉不醒事。”
 
“世间有这样神奇的酒不知引来了多少慕名客,按理说这老板早就该是大富大贵了,可依然在就小酒楼开着楼卖着酒。日子过得平淡又简单。”一个公子接过唐少陵的话,“因为这酒制作不易,耗时又长,所有平日里只卖少许,多是熟人和贵人。苏姑娘既然有幸,就尝一尝吧。”
 
苏小竹看着桌上白玉酒盏里的暗红色液体,伸出一只嫩白细肤的手将它端起,向自己慢慢凑近。
 
酒香丝丝缕缕的窜进了鼻子中,身体好像泡了水中一样舒服享受,又好像飞翔在云海,睡在了云朵之中,心都软了下来。
 
第一杯缓缓下肚,甘甜之味满腔活跃,好像坠入糖罐里,却比糖罐里的糖还要甜,不腻。她久久回味,好似入梦,脑中都是那些让她无比开心的画面。甜的她自己都未发觉嘴角在上扬。却又半醒着,知道一切都是虚幻泡影,但这酒让人甘心沉沦其中。果然是好酒。
 
苏小竹放下手中的空杯,拿起第二杯,酒香一如之前那杯,诱人极点,虽然唐少陵说品第二杯味是苦不堪言,但嘴里还有那酒香微甜,忍不住还想再来一杯。
 
舌尖刚一触碰到酒就开始酥麻,仅仅一小口,还未咽下,苦涩已经冲刺在口腔之中,她苦邹了眉,放下了未喝完的酒杯。怎么会这么苦,明明第一杯那样好喝啊。
 
“很苦吗?”
 
“不苦,才怪。”
 
唐少陵露出了满意的笑:“先甜后苦,忆苦思甜,再苦尽甘来。你喝完这杯苦的,再喝一杯,不然苦味会在嘴里留一整天的。”说完他自己连喝了三杯,第二杯时,半分表情都没有。
 
苏小竹很努力的一口饮下,苦的她脸都快抽经了,又立即倒上第三杯喝下,嘴里苦味才退,又甜上心头。苏小竹看那几个公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副苦瓜脸强忍镇定,慢慢悠悠举止优雅的喝下第三杯。
 
都是三杯,苏小竹笑了,尝尝就好。谁没事喜欢自讨苦头。
 
走在街上的唐少陵一行人说说笑笑,苏小竹只是跟着听着,像个小丫鬟一样。但举止却不如小丫鬟一般的恭敬,偶时打个哈欠,扭扭脖子,挠挠手,理理头发。
 
“你们要去放花灯吗?”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白钰都会陪她去看放花灯。夜晚漆漆,花灯飘在水面,像坠落人间的星辰。苏小竹很喜欢这样的场景,所以今天也是趁着无聊这个借口出来,实则就是为了看灯。
 
天空渐渐被黑幕一层层遮住,直到只剩下一个的光点,忽圆忽缺。
 
现在时间还算早,柳河上的灯还没有密密飘着,苏小竹和唐少陵一行人就在街上转着,看着各种生龙活虎的表演。街道两旁挂满了花灯,上面绘的花图形态各异,但都栩栩如生,还有一些鸟灯,人物灯。最开心的是苏小竹发现了一盏绘竹灯。但是老板不肯卖,唐少陵本想出高价买下,但苏小竹拒绝了。就在灯前站着,看着,怎么也不肯走,老板见她实在喜欢,笑着送给了她。
 
苏小竹提着竹灯边走边瞧,爱不释手。全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和唐少陵他们走散。
 
“姑娘,来尝一尝吧,我家糕点铺新出的糕点,特意拿出来让大家免费品尝,多提意见的。”一个小贩小哥热情的招呼来苏小竹。
 
小哥递给她一块圆形糕点,拇指大小。因为是晚上,每个小摊上都挂了一两个灯笼,灯光昏黄,但还是能清楚的看见糕点的样子,面上雕的是梅花,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二话没说苏小竹一口放进嘴里,外表有些硬,但是入口化得很快,有点像糖,甜甜的。苏小竹咬了一口,脆。糕点在嘴里分成两半,中心好像有液体溢出,苏小竹又咬了几下,混合起,滋味好像更香了。
 
“这是什么啊,真好吃。”苏小竹红晕上脸。
 
“这是酒心脆糖。”
 
酒?酒!苏小竹感觉眼前有些模糊,甩了甩头。
 
“姑娘你没事吧。”莫不是这姑娘不能沾酒,但是一颗糖不至于就醉了吧,小哥虽然这样想,但也关切的问。毕竟有客人,服务就要周到。这是他们店铺的宗旨。
 
“没事,没事。”苏小竹笑了笑,提着她的灯笼摸索着方向走了。
 
酒劲很快上头,她走的偏了许多,靠在一个柱子边休息。一只手摸上脸,却没有感觉烫,因为全身都是一个温度。
 
她迷眼看了一眼四周,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见了一个人,夜色黑沉加上苏小竹眼睛迷离,看不清他的衣服的颜色,但隐隐光亮之下,还能模糊看见他脸上戴着一个面具,白面端清,唇红高额。
 
“阿钰!阿钰!”苏小竹叫着他的名字,偏偏倒倒的朝那人走过去。
 
脑中只想起白钰念过的一首诗,前面内容记不得了,脑中只有白钰的温柔的声音念着一句。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只竹妖出土来》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