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仙侠> 天荒

更新时间:2019-12-05 11:48

天荒 已完结 已完结

天荒

来源:网易云作者:鬼月分类:仙侠主角:冥月原东皇风华时间:2019-12-05 11:48 浏览:

很多朋友不知道主角冥月原东皇风华小说在哪看,这本书叫《天荒》,作者是鬼月。精彩内容阅读:他们说了很多关于冥月的传言。她置若罔闻,听之任之,不想,不管,不理。她只是喜欢呆在幽都,喜欢陪在哥哥身边,喜欢幽都的简单死寂。冥月摇摇晃晃走过奈何桥,幽都修罗国的国门高耸入云,门上左右分别悬挂着两个青铜而制的鬼头,令人不寒而栗。幽都城内,依山傍水,十殿矗立,冥河住在修罗国中的阎罗殿。来来往往的修罗人长得奇形怪状,...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无边无际的彼岸花开在万籁无声的黄泉路中,触目惊心的赤红。
 
如火、如血、如荼。
 
彼岸花,开了百千年,也落了百千年,花叶永不相见,生根、开出血花。
 
日日,月月,年年。
 
蹉跎着时间。
 
冥月醉倒在黄泉路中。腻人的彼岸花香浓烈妖冶。她闭上了双眼,就想这样睡下去,永远不再醒来。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她素净的脸,妖娆的罗烟裙在漫漫无边的花丛中荡漾开来,酒气混杂着浓郁的花香纠缠在一起,迷迷离离。
 
缓缓地,东皇风华的一双手落在了冥月的下颚中,温柔摩挲着她的脸颊。
 
不用睁眼,她便知道骚扰她的只有那只不厌其烦的狐狸。冥月任他将她的脸摸了个遍,才缓缓睁开双眼,懒散地盯着俯在她身旁的东皇风华,“东皇风华,你每日里摸来摸去,不腻歪吗?”
 
“丫头,我今日里从少昊那里偷来了一壶藏了千年般若酒,你尝尝,如何……”东皇风华红袍晃动,手中多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酒壶,凑近了她的嘴。
 
冥月靠着他的手,就势喝了一口,不由得精神一凛。洪荒内外皆言少昊最会酿酒,果然不假。般若酒冷冷,饮多人易醒,万古醇酎气,结而成晶莹。这酒醇厚干爽,醇甜柔和,回味悠长,余香绵绵。
 
“真是好酒!”冥月摇晃着身子,夺过了东皇风华手中的酒壶,靠着他踉跄地站了起来。黄泉路中,有阴冷的海风徐徐而来,幽冥海波光粼粼,一碧万顷。她弯腰摘下一朵艳丽至极的彼岸花,戴在了鬓角,迎着海风,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猛然,东皇风华将她拦腰扛起,像个疯子一般在火红的花丛中奔跑开来,冥月对他拳打脚踢,张开凌厉的牙齿狠狠地咬在他的肩头,冥月甚至感到咸咸的血腥顺她的嘴角流淌开来,他的手紧得依旧似铁箍。
 
直到奈何桥边,他才放下了她,深幽妖媚的眸子盯着她,炽热地临近沸腾。
 
冥月心中隐约着忽闪的情愫,抬手覆在他肩上被咬伤的地方,轻轻滚过指尖,“痛吗?”
 
“丫头,你真不该呆在幽都,整日醉在彼岸花丛中,妖魅地全变了模样……”他抬手握住了冥月冰冷的手指,“幽都天冷,你这手热过几日?”
 
“要你管……”冥月一把抽回了手,瞪了他一眼,缓缓向着奈何桥摇晃而去。
 
东皇风华说的没错。幽都阴暗,本是神界炼狱之地,修罗居所。洪荒之中无数的妖魔鬼怪仙神巫人,作乱的、犯上的、淫贱的、杀戮的……统统被拘于幽冥海底的阿鼻大城无间地狱中——趣果无间、受苦无间、时无间、命无间、身形无间。
 
这里永远是阴冷的风,血红迟暮的落日,和落寞无际的孤苦。
 
可冥月还是喜欢幽都。
 
她已经在幽都呆了整整一千年。
 
这一千年,冥月得了师父的允令,未回过月宫,未回过紫霄宫,未回过九天之上;这一千年,她已从那个总是盘着凌云鬓、身着月白如意裙的月宫小仙子变成了红裙妖艳、如醉如狂的幽都尤物。
 
他们说,这一千年,幽都出了一名勾魂摄魄的美人;他们说,这一千年,修罗国来了一个纵情酒色的妖女;他们说,这一千年,幽冥海边多了一个令男子神魂颠倒的尤物,她常常身着红裙,鬓角别一朵红花,清歌袅绕,妖冶轻佻,与青丘的那个放荡少主厮混在一起。
 
他们说……
 
他们说了很多关于冥月的传言。
 
她置若罔闻,听之任之,不想,不管,不理。
 
她只是喜欢呆在幽都,喜欢陪在哥哥身边,喜欢幽都的简单死寂。
 
冥月摇摇晃晃走过奈何桥,幽都修罗国的国门高耸入云,门上左右分别悬挂着两个青铜而制的鬼头,令人不寒而栗。幽都城内,依山傍水,十殿矗立,冥河住在修罗国中的阎罗殿。来来往往的修罗人长得奇形怪状,其模样比那些洪荒内外的恶鬼还要恐怖。只是,这一千年,冥月已经习惯,再也不会心惊胆颤。
 
东皇风华和冥月刚到阎罗殿外,便被血腥的混战所震惊。众多恶鬼围拢着冥河,穷凶极恶,乱砍乱杀,鬼泣狼嚎……冥河肃穆着一张俊脸,手中的元鼻剑狠厉翻滚,刺破了一具又一具恶鬼的脖子,用力往下拉去,弑魂杀魄,烟灰俱灭。
 
冥月刚要冲上去,便被东皇风华紧紧地攥住了手腕,“你哥哥应付几个恶鬼绰绰有余……”
 
“你放开我……”正当冥月怒瞪着东皇风华,冥河的元鼻剑刺穿了最后一个恶鬼的胸膛,一切丧失殆尽,风似乎也停息了,云低垂于阎罗殿外,与殿外恶斗的血腥连成了一片。
 
冥河提剑而立,抬眼瞧见了正在争执的冥月和东皇风华,皱褶的眉宇缓缓松懈了下来,他收拢了元鼻剑,走到了东皇风华和冥月的面前。
 
“师哥,冥月。”
 
冥月猛地跑到了冥河的身边,抓住了冥河的胳膊,担忧地瞅着冥河。
 
“竟有魔障混到了修罗人之中……”冥河安抚地拍了拍冥月的肩膀,他望向了东皇风华担忧道:“这些日子,九天上下纷纷传来魔障作乱的消息,看来竟是真得……”
 
“魔皆心起,哪有什么真的假的?他本就一直在那里……”
 
“可若是魔道大兴,怕是幽都难以太平……”
 
“岂止幽都,怕是洪荒内外都难以太平……”东皇风华艳眉微挑,精致的嘴角扯出了一抹不羁的笑意,转身向着殿外走去。
 
“东皇风华,你去哪……”冥月拽着哥哥的手,大声喊道。
 
“我去看看我种的花开了没有……”东皇风华随意摆了摆手,大踏步摇晃着走了。
 
西望幽都之山。
 
东皇风华长发飘飞,红袍任肆,静静地矗立于幽都之巅。这一千年,师父烛阴老祖闭关,为了这世间即将到来的杀伐纷乱,潜心汇聚五行阵。日子一天天挨过,越是一天天心惊。
 
玄鸟宽大漆黑的羽翼蹭着他的臂膀,左右在他身边盘旋着,发出雀跃的叫声。东皇风华伸出右臂,玄鸟立即落下,漆黑若水晶般的眼珠一瞬不瞬地瞅着他,那双眼纯净地没有一丝杂质,委屈地仿佛世间万物都化作了虚无。东皇风华伸手落在了玄鸟的头顶,嬉笑一声,“别用这么可怜兮兮地目光看我,好像受了多大委屈?”
 
玄鸟“腾”地一声展开羽翼,愤怒地遨游而去,在天空中盘旋着。东皇风华大踏步走向了幽都之巅。
 
他要如何做才能救得了她?
 
不知从何时起,他竟种了情根,或许是第一次见到冥月时,或许是千年的照拂,或许是那些无数嬉闹的日子中。许多事情由不得自己,却已经情不自禁。师父一再警告他,可是心既已动,如何收敛?

《天荒》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