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悬疑> 阴帝传奇

更新时间:2019-09-15 16:42

阴帝传奇 已完结 已完结

阴帝传奇

来源:醉唐中文作者:阿灾分类:悬疑主角:孟星渊阿凤时间:2019-09-15 16:42 浏览:

《阴帝传奇》是阿灾所写,主角是孟星渊阿凤。小说精彩节选:阿凤冷冷地说:“你刚刚是不是要叫我女鬼的?”“呵呵,”孟星渊尴尬地笑了起来,“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当然是要爬上去了。“阿凤没有为难他,”难道你喜欢呆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洞里吗?”...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被狠狠地摔了一跤,但是经过短暂的休息,年轻力壮的孟星渊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阿凤却不见了身影。
“难道她已经离开了,或者是死了?”孟星渊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你才死了呢!”阿凤的声音传到了孟星渊的耳朵里,震得他耳朵生疼。
 
“你在哪里呢?”环视了一圈,孟星渊也没有看到阿凤,可是她的声音却是真实地存在的。
 
阿凤哼了一声:“现在是白天了,我不能被太阳照射到。我躲在你的耳朵里呢,大笨蛋。”
 
难怪只有左边耳朵发麻,右边的耳朵没有影响。孟星渊说:“孙悟空的耳朵里是他的如意金箍棒,我的耳朵里却是一位有法力的女,女神仙……”
 
阿凤冷冷地说:“你刚刚是不是要叫我女鬼的?”
 
“呵呵,”孟星渊尴尬地笑了起来,“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当然是要爬上去了。“阿凤没有为难他,”难道你喜欢呆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洞里吗?”
 
“阿凤姐姐,阿姨,奶奶,你可以说话声音小一点吗?我的耳朵受不了哇。”孟星渊是强忍着,才没有用小拇指去掏自己的耳朵。
 
阿凤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我忘了自己在你的耳朵里了。我以后肯定注意。”
 
活动了一下身子,孟星渊用一根树枝在土壁里挖出一个个的小洞当做梯子,手脚并用地一点点往上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来。
 
在初升的太阳下,孟星渊给昨天送自己来的出租车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叫他来接自己。
 
“阿凤,给我讲讲天庭的故事吧。”孟星渊有些没话找话地说。
 
阿凤哼了一下:“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也是每天吃饭睡觉,勾心斗角,无聊的很。”
 
“哦。”孟星渊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在孟星渊无聊到要睡着的时候,司机终于来了。他微笑着递给孟星渊一个面包:“朋友,你肯定饿坏了吧。我是一位多么体贴的司机,不仅来接你,还帮你带来了早餐。”
 
前心贴后背的孟星渊连谢谢都没有说,边点头边把手里的面包大口地吞进肚子。
 
“你现在要去哪里?”司机又问。
 
“去,去火……车站。”被面包噎到的孟星渊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
 
吃完了面包,又美美地吸了一支烟,孟星渊伸了一个懒腰,居然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已经到了火车站了。
 
站在人流密集的广场上,孟星渊小声地问:“阿凤,你还没有告诉我去哪里呢。”
 
“去S市。”这一次,阿凤的声音真的小了很多。
 
“我们去S市大概需要200块钱的车费。可是,我现在只有三十几块钱了。”孟星渊很为难地说。
 
阿凤想了想,说:“你口袋里不是还有昨天那个臭道士给你的钱吗?拿出来去买票吧。”
 
“你不会不知道那些不是钱,而是没用的道符吧?”为了不被人误会成一个自言自语的神经病人,孟星渊在耳朵里塞了一个蓝夜耳机,也刚刚好可以帮阿凤挡住阳光。
 
“别那么多废话,叫你拿出来就拿出来。”
 
孟星渊无奈地掏了掏口袋,却惊喜地发现拿出来的又是粉红色的人民币了。
 
“这只是权宜之计,”阿凤说,“我们以后多做一些善事作为补偿好了?”
 
孟星渊一边走向售票窗口,一边小声说:“你自己有法力,为什么还要我带你回去?”
 
阿凤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现在只拥有一小部分法力了,只能玩一些‘障眼法’之类的小把戏。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昨天会出现车祸?”
 
“什么?那场车祸也是你在捣鬼?”听到这里,孟星渊直接激动地跳了起来。
 
“就算是吧,反正我本来就是鬼。”阿凤居然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我对那个逆行的司机也用了一点‘障眼法’。”
 
“你这样太……太不道德了吧?”孟星渊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又不是人,讲什么道德?再说了,你们人类里还有很多比我更不道德,他们吃人都不吐骨头的。”
 
孟星渊摇摇头,没有接话。他拿出烟盒,点燃了一只。
 
因为手头比较富裕,孟星渊这次买的是卧铺,一觉醒来就快到站了,倒是也没有觉得劳累。
 
下了火车,孟星渊又按照阿凤的指示,打车到了一个很老旧的小区里。
 
“去三号楼一单元的301。”阿凤给他指明了地点。
 
“你有没有搞错?现在是大白天,我一个陌生人进入别人的家,属于入室盗窃呀。”要是真的被发现了,有谁会相信他是在帮助‘鬼’做好事呢?
 
“放心吧,现在家里没有人。”阿凤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我的父母每个礼拜三都要去公园跳广场舞。我们就是要趁他们不在,去取我的‘凤羽鞭’的。”
 
孟星渊只好同意。他心虚地走到了门口,四处看了看,又说:“我们没有钥匙呀。”
 
“笨蛋,你忘了我会法力了吧?”阿凤的话音未落,面前的防盗门就自动打开了。
 
孟星渊立刻闪身进屋。这是一个普通的人家,家具简单又有些陈旧,连家用电器都不多。
 
“左边的屋子是我的卧室,”阿凤有些悲伤地说,“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在临死的时候,我央求父母为我保留我的卧室,因为我会偶尔回来看看他们,平常我就呆在离家最近的那个十字路口。”
 
“你为什么不回家,要呆在十字路口?”孟星渊很是不解。
 
阿凤解释说:“如果鬼魂经常来家里,会给这个家庭带来坏运气的,所以,即使这里是我生前的家,我也不可以多来。而十字路口是通天、地、人、鬼四处的地方,我一个孤魂野鬼,除了十字路口,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孟星渊推开了左边卧室的房门,里面的摆设更加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架、一把椅子、一个衣柜。墙上贴着几张山水画和一个女孩子的照片。屋子里很干净,看来是阿凤的父母经常打扫的。
 
“这应该就是你的照片了吧?”孟星渊仔细端详着照片里的女孩的模样。只见她笑容明媚,长发乌黑,眼睛明亮,面色白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没错,就是我。”阿凤说,“我的‘凤羽鞭’就在这间屋子里,你来猜猜看,我把它藏在什么地方了。”
 
孟星渊仔细观察了一圈屋子里所有的东西,还真看不出哪里可以隐藏,只好说:“我猜不到了。”
 
阿凤又吩咐说:“你去把窗帘拉上,再把房门关紧。”
 
孟星渊照做了以后,觉得耳朵有风吹过一样,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她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只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这还是孟星渊第一次看到阿凤的真实模样。
 
“你猜不到,那些臭道士也没有猜到。”阿凤抬起手,只见墙上的山水画微微一动,她的手里就多了一件东西。原来,阿凤把她的武器藏在了画里。
 
那条“凤羽鞭”大概长一米五,通体黝黑,握把却是洁白如玉。鞭子上还有几颗闪闪发光的宝石做装饰。
 
“这就是你的神器?看上去挺平常的嘛。”因为知道是王母娘娘的头发做成的,却不知道是不是会对一个小小的凡人有伤害,孟星渊强忍着才没有去摸一下。
 
“你果真是一个无知之徒。大巧若拙,返璞归真,你懂不懂?而且,我的鞭子是用王母娘娘的头发和蟠桃园的桃枝所造,天地之间只此一件,此鞭有’抖、劈、撩、扫、缠‘五种妙用,变化无数,神鬼莫测。在人间也有一首鞭法歌谣:七节一抖放亮光,架拨抽打走四方。前打浪子踢球式,后打背锏披脊梁。左打跨虎蹬山脚,右打片马扣里裆。上打朝天一柱香,下打黑狗滚地躺。金丝盘头养脑力,缠肘舒胃养心肠。拦腰围蛇通三气,分水提步好良方。“提到了自己的独门兵刃,阿凤说的是滔滔不绝。
 
孟星渊开玩笑说:“你说的如此神奇,为什么你还会被那个道士抓住?”
 
阿凤冷冷地说:“你只看到了一个道士,所以你不知道一共有三十几个道士来捉我。我和他们大战了一天一夜,才被收进了那个可恶的罐子里的。除了你看到的那个道士,其他的都被我和我的’凤羽鞭‘杀死了。”
 
“那些道士为什么要捉你?”孟星渊再次提出来这个问题。
 
“我真的不知道。”阿凤若有所思地说,“为民除害?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替天行道?我只是一只不愿轮回的孤魂野鬼,他们没有必要投入这么多的人来对付我。所以,我也想不到为什么了……”
 
突然,阿凤神色一变:“有人来了。”
 
“你的家人回来了?”孟星渊也开始紧张起来,要是被阿凤的家人堵在家里,自己是无论如何解释不清楚的。
 
阿凤眉头紧皱,说:“肯定不是我的家人。我的家人只有我的父母,可是外面却有十几个人的脚步声。”
 
“我怎么听不到?”孟星渊竖起了耳朵,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来的人脚步很轻,看来都是练家子。”阿凤握紧了手里的鞭子,“你现在去把所有的窗帘拉上,再把所有的门都关上,叫屋子里越暗越好。”
 
孟星渊连忙去做,甚至还把墙上的电子钟的插头也拔了下来。这本来就是一个老旧的小区,屋子里本来就阴沉昏暗,再拉上了窗帘,屋子里更加阴暗了。
 
“你找地方藏起来吧。”阿凤小声说,“这些道士不是你可以对付的。”
 
“我是男人,怎么会叫一个女生保护?”说完,孟星渊又跑向门口——他见只有防盗门关着,还有一扇木门没有关。
 
阿凤脸色大变:”小心,快回来!“
 
还没来得及关门,孟星渊就感觉外面有一股气力扑面而来。他赶紧就地一滚,躲开了,身边的一个鞋架却直接破碎了。
 
阿凤手腕一抖,手里的“凤羽鞭”一下子变长到五六米,卷住一只巨大的沙发,飞向房门。“砰”地一声,堵住了门口。
 
外面的人没有丝毫慌乱。甚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砰!”一声巨响,坚硬的防盗门居然擂开了一个大窟窿,一只手伸了进来,打开了防盗门。
 
门被打开,屋子里光线稍微亮了些,阿凤只好往里退了退。孟星渊也看清楚了,门外站着好多人,至少有十五个。他们都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眼神冰冷,面无表情。
 
刚刚被阿凤甩过去的沙发挡住了路,对方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飞起一脚把沙发踢了过来。阿凤来不及还招,赶紧拉住孟星渊蹲下了身子。沙发贴着俩个人的头皮飞了过去,撞在墙壁上,粉碎成了一堆木料。
 
阿凤再次把手里的鞭子挥了出去,开始是攻向最前面人的胸膛,鞭梢却在半空灵巧地回旋,击在了他的腿上。那人闷哼一声,让开了位置,立刻有人替换了他,继续朝阿凤和孟星渊压迫过来。
 
孟星渊看到了一只暖水瓶放在自己的脚边,立刻拿了起来,扔了出去。暖水瓶被丢到了房门位置的天花板上,瓶里的热水像下雨一般淋在对方那帮人身上。
 
他们趁对方被烫的哇哇乱叫,又跑回了阿凤的卧室。孟星渊又把房门反锁,对阿凤急急说:“你快到我的耳朵里来,我从窗户跳下去。”
 
“跳下去?这可是三楼,会不会摔伤你?”阿凤拉住了他。
 
“你别耽误时间了。昨天我们摔到地洞里,不也没事吗?你快点吧!”要不是担心阿凤不能见到阳光,孟星渊早就拉开窗帘做准备了。
 
外面也传来了激烈的砸门的声。孟星渊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道士给的俩叠粉红色人民币,随意地丢在一个抽屉里,一边着急地催促:“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吧!”
 
阿凤感激地点了点头,身体一转,进入了孟星渊的耳朵。孟星渊也一脚踹开了玻璃窗,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摔到地洞里,使得孟星渊有了经验,他在双脚的脚尖触地的一瞬间,俩腿下蹲,就地一个前侧滚翻——无师自通地用了一个跑酷运动里的“落地受身”动作,直接撑起了身体,快速地跑出了小区。他又拦住了一辆刚好从身边经过的出租车,飞快地逃走了。
 
孟星渊一直觉得自己在多人的追赶下,毫发无损从三楼跳下来,落地时候还可以玩一把跑酷的动作——这太酷了——足够给别人吹嘘一番了。他没有想到,如果不是阿凤用法力帮助了他,他肯定会摔折自己的腿的。
 
坐在出租车里,孟星渊往后看了好几次,确定那些道士没有追上来,才大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瘫软在了座位上。
休息了好一会儿,孟星渊才缓过来精神。他又活动了一下四肢,没有什么不适,这才放下心来。
 
“请问你去哪里?”司机问道。
 
“我们要去,啊,不,我去……呃,去……”孟星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阿凤又开口了:“我们去机场。”
 
“去机场干什么?”孟星渊脱口而出,这很出乎他的意料。

《阴帝传奇》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