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悬疑>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10-19 16:20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已完结 已完结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小白兔奶糖分类:悬疑主角:顾曼张垚时间:2019-10-19 16:20 浏览:

这本叫做《我在灵案组那些年》的小说由小白兔奶糖所写,是该书的主角顾曼张垚。内容精彩丰富:他说让我去把顾曼接来,先住局里的招待所,然后这案子还有两天时间就要移交上级,能破就破,不能破千万不要勉强,免得引祸上身。可我们是什么职业,往大义凌然了说,我们是人民公仆,往职业道德上来讲,我们不能退缩,破案是我们的工作。老丁身为局长能不懂这个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怕顾曼出事之后我也出事了,到时候他没法跟我爷爷交代。...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么?”
 
在顾漫家楼下的时候,她打开车门又给合上,继而问了我这个问题。
 
“哪些?”
 
“你和老丁说的那些。”
 
“是真的。”
 
她问的干脆,我也答的干脆,跟爷爷照葫芦画瓢这么多年,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你明早来接我吧,车你开回去。”
 
说完,连句告别都没来得及说,她便下了车,‘砰’的一声,车门被重重的关上。
 
这一年顾曼破掉了大大小小案子都快三位数了,所以局里给她配了辆车,这待遇局里有些老同志都没有。
 
我望着她孤独上楼的背影,惊有些感到惋惜。
 
怎么说呢,她运气不好。
 
顾曼命中就有女帝之相,现代社会虽摒弃了君主制,可凭借身上青龙之势,她在仕途上怎么说也得是一帆风顺,最后青云直上。
 
可不偏不倚遇上了这桩事,被脏东西破掉了自身运势不说,还差点溺亡。
 
刚刚回来的路上,她一脸冰冷我就意识到不对,今天从案发现场出来之后,她印堂上那团黑气不淡反倒加重了不少,布置那个祭坛的人到底多大的胆子竟然敢揪着一名刑警不放,不怕国家力量的吗?
 
算了,一团迷雾。
 
我发动车子,缓缓驶上了回家的路。
 
一路上我都在想祭坛上的事,那尊面容凶恶的菩萨像,还有那面招魂幡。
 
祭祀,于外界来说是一种信仰活动,但那些能勘破天机之人,却能借助祭祀求得无上秘能;但一个祭祀想要成形,却要满足很多艰坷的条件,就譬如说献祭,要有祭品进行灵......
 
等等,献祭…
 
我一个机灵,下意识的踩了脚刹车,好在天晚了,路上没什么车,车子偏离了主干道之后并没发生什么危险。
 
但我却惊出了一声冷汗。
 
献祭,那三起溺亡事件是为了献祭。
 
此时,祭坛上的符文开始一个个往我的脑袋里钻,冥冥之中那些符文的序列开始成形。
 
但我手里还没有完整的祭坛符文,得回趟局里才行。
 
想到这,我赶紧掉转车头。
 
老丁正和那几位重案组的老同志开会,我没去找他,直接去了物证科,将拍好的祭坛照片打印了出来。
 
和切割的块数一样,祭坛被切割成十六块,照片也一共16张,A1大小,经过放大后,祭坛上的符文清晰可见。
 
档案室就我一个人,我关上门,把办公桌推到了一边,空出一块地方来将那些照片按照顺序摆成了一个圆。
 
我站在正中间,一转身便可以看到所有的符文。
 
前面说过,那三起溺亡案件很可能就是在向这个祭祀献祭,既然是献祭,还是连续三起,分布在不同的时间段,就代表这个献祭有一定过程、顺序。
 
就像风水一样,有定数,但也可以根据格局进行调整,这调整遵循的就是五行八门。
 
五行即指金木水火土,而八门就有些讲究了。
 
八门分别为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分别对应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甚至还与八卦中八门面相互通相融。
 
如果祭祀也在遵循这种秩序,那这些符文也就没那么难解了。
 
我拿出那三名死者的资料,第一个,金命,第二个,木命,第三个,水命。
 
金、木、水,果然......这个祭祀是按照五行的顺序进行献祭的,也就是说下一个必然是火命与土命。
 
火命?这种命相不是百年一遇么,万里挑一的存在。
 
那顾曼......
 
我赶紧跳出用照片摆成的祭坛,局里同事的档案在这件办公室里都有,我找了一下,翻出了顾曼的档案。
 
“1996年8月15......”
 
我默念至一半,倏然一惊。
 
丙子、丙申、甲申、庚午,这是顾曼的生辰八字,五行缺木,逢水土则生克,正是万中无一的火命。
 
我皱着眉头,抬头观望四周,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竟然需要五个命格不一样的人作为祭品?联想起从水库中找到的那个招魂幡,我不由的联想起爷爷曾经对我说过的一个职业:方士。
 
只有方士,才能弄出这种恶毒的祭坛,我虽然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个祭坛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我却知道,弄这个祭坛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作为百年难遇的火命的顾曼,情况也很危险。
 
金木水火土,顾曼就是祭祀第四个准备献祭的人选,也就是说不管顾曼有没有查这个案子,她都会被搅合进去,继而会有溺亡的可能。
 
搞清楚这些,我又跳回‘祭坛’当中。
 
此时,那些符文再也不晦涩难懂了,其中的规律被我一点一点找了出来,而在火行那一块的符文当中,我甚至找到了代表顾曼八字的符文。
 
至于第五个要献祭的目标,已经没那么重要了,祭祀必须遵循五行顺序,没有顾曼就没有以后。
 
但现在水库被抽干了,祭坛被毁,甚至菩萨像和招魂幡都被物证科收缴,幕后主使必然还会另找一块藏风聚气的‘宝地’,从新设立祭坛,然后凑足两条人命,第一条就是顾曼!
 
顾曼有危险。
 
前三起溺亡事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接下来幕后主使为了尽快完成祭祀,很可能会采用更加极端的方法,甚至不惜直接对顾曼下死手。
 
我被自己推断出的结论吓出一身冷汗,如若真是这样,那顾曼甚至是近期接触到顾曼的人都会有危险,谁知道幕后主使会是什么凶神恶煞呢。
 
我将符文照片收好,并在上面做了标记,但不知为什么,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我总隐隐约约的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可是当我一回头,却什么也看不到。
 
这种被盯着的感觉持续了整整一夜,也让我整夜都没睡踏实。
 
我在档案室凑合了一晚,本想等老丁他们开完会去跟他招呼声关于顾曼的事,但他们的内部会议似乎开了一夜。
 
到第二天早上,他来叫醒我。
 
“你小子就在这睡了一夜?”
 
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点点头。
 
“破案子也要注意身体,别年纪轻轻把身体熬坏了,到时候你爷爷那边我又......对了,有头绪没?”
 
老丁的话提醒了我,我连忙翻出那些做好标记的符文照片。
 
“那个祭坛的原理我搞明白了。”
 
说完我将符文照片以及三名死者的资料全部摆在老丁眼前,跟他讲了昨晚的发现。
 
听完之后的老丁僵住了,从他脸上我可以看出浓郁的倦意,毕竟一宿没睡,再加上有些上年纪了,听我说完这些,身子晃了一下,小声的问我,确定吗?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要不要找你爷爷问下?”
 
“丁叔,八门五行,风水相面,我都略知一二,这些粗浅的理论,不用求证他老人家,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
 
“你说。”
 
“按照五行顺序,祭祀下一个要献祭的目标,非顾漫莫属,要想阻止献祭,只能将顾曼保护起来。”
 
这是一场见不得光的案子,老丁看着我,眼神肯定起来。
 
“好,我会喊两名经验老道的同志暗中保护她,她那边就交由你去说,尽量不要让她情绪失控,局里面是准备培养她的。”
 
我点点头,这我自然知道,以顾曼的功绩和破案效率,局里不培养她那培养谁?老丁可不希望重案组的未来之花半路夭折。
 
“还有,如果这个祭祀成功了,会发生什么?”
 
老丁本来转身要走的,忽又折返回来。
 
说实话,他把我问住了。
 
祭祀是一种很古老的信仰活动,主祭通过向神灵奉献祭品而获得与之关联的媒介,以达到心中所求,至于水库底下那个祭祀,一旦成功,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只知道,遵五行命数,以人命献祭,那祭祀背后肯定是邪门歪道。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伤天害理的那种。”
 
“还会出人命?”
 
“嗯。”
 
我十分笃定,老丁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犹豫了。
 
说实话,这不像他的作风。
 
随后他的话让我明白了其中苦衷。
 
他说让我去把顾曼接来,先住局里的招待所,然后这案子还有两天时间就要移交上级,能破就破,不能破千万不要勉强,免得引祸上身。
 
可我们是什么职业,往大义凌然了说,我们是人民公仆,往职业道德上来讲,我们不能退缩,破案是我们的工作。
 
老丁身为局长能不懂这个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怕顾曼出事之后我也出事了,到时候他没法跟我爷爷交代。
 
“丁叔,这事我遇上了就不可能不管,两天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老丁看着我叹了口气,只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再说话,旋即走了出去。
 
我看了眼时间,该去接顾曼了。
 
路上我买了热乎的包子,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在楼下等我
 
但当我在顾曼家楼下接到她时,怔住了。
 
她印堂上的黑气,比起昨晚,愈加浓郁。
 
从面相上来说,印堂的位置代表一个人的运气,如果一个人印堂红润,多数是喜事临门,而如果印堂黑紫,往往意味着这个人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大祸临脱。
 
水库溺水并没有使顾曼逃过一劫,反倒让她缠上了更难摆脱的东西。
 
火命,百年难遇,祭坛,招魂幡,印堂发黑......将这些联想到一起后,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正如我猜测的那样,顾曼现在绝对已经被人盯上了。
 
“怎么了你,愣什么呢?”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