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悬疑> 缔结阴缘

更新时间:2019-11-23 14:48

缔结阴缘 连载中 连载中

缔结阴缘

来源:网络作者:抚长歌分类:悬疑主角:曲繁 纪子玦时间:2019-11-23 14:48 浏览:

主角是曲繁 纪子玦的小说《缔结阴缘》,该书的作者是抚长歌,书中讲述了: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耳边传来男人舒爽的,闷哼声,终于,快要结束了吗?“不急,这只是个开始……”男人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夜还很长.....我叫,曲繁,曲家的女儿,以及——养的活人——祭品。从那天祭祀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梦见那一夜的恐惧,身体的疼痛,心里的恐惧。...展开

本书标签: 悬疑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再次在深夜想起,我满身冷汗淋漓从床上坐起来,七天了,连续七天我一直做着这个噩梦。
 
在梦里,一双冰冷的大手,解开自己的衣服,双手在我身上游动,慢慢挑动着我身上所有的敏感点。
 
冰冷而暧昧的气息洒在我身上,激起一阵阵战栗,当有只手触碰到身体那美好的地方时,身体有种可怕酥麻……
 
这种一样的感觉让我很害怕,可是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黑暗中感官格外清晰。
 
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冷冰的唇覆盖上我的呻吟,舌头伸进,一点点的纠缠、侵入、占有。
 
意识模糊间,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略带沙哑在耳畔说道:“别怕,马上就好。”
 
说完一个坚硬的东西进来,伴随着而来的是身体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磨过柔嫩的血肉。
 
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长的折磨让我痛得快要晕过去。
 
他明明说马上就好,可是这么久了,身体那坚硬的东西,似乎一点疲倦的意思都没有,这个大骗子!
 
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耳边传来男人舒爽的,闷哼声,终于,快要结束了吗?
 
“不急,这只是个开始……”
 
男人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夜还很长.....
 
我叫,曲繁,曲家的女儿,以及——
 
养的活人——祭品。
 
从那天祭祀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梦见那一夜的恐惧,身体的疼痛,心里的恐惧。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是一个无法用现在科学角度来看待的家族。
 
祖上的人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听说,曲家原先是以倒墓为生的。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不知在哪个墓里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东西,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曲姓拖累。
 
说起来就一把心酸泪,因为我觉得我,就是被拖累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亲人莫名其妙的惨死、死的还都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潜力子弟。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招上什么东西,人家这是秋后算账来了。
 
云淡风清的样子,不像是才死了家人的样子。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云彩厚的能压死个人,有人说不知道谁在渡劫,可我听着倒像是哪个渣男在发誓。
 
反正,就是这样一个日子里,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是乡下,距离县城的医院也不远,然而那天的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雷电把一座几百年的桥劈断了,于是我只能悲催的在家出生。。
 
要说以前的老人果然是见多识广,我奶奶当既做主安排众人准备用具,给我妈接生,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也不知道太爷爷是从哪个墓里倒腾出来的。
 
太爷爷刚出生的我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其实也不用说了,看死人一样的看着我,我也能想的到他的眼神。
 
后来,我刚满十六岁生日的那天,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下室里的那张“床”上。
 
地下室,其实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是我的喜床。
 
那场所有人都恐惧的“喜事”后,家里再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而我也一直在当自己祭品的身份。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本该死亡的我,却好生生活了下来,因此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自我出生就挂在我胸前的血玉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结亲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死人的事,活人结阴亲,就说明已经死了, 因为她的灵魂会被带下去,这才算礼成。
 
然而我没死,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我确确实实是个活人。
 
阴婚结束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还有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哥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个鬼做爱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最近精神很疲劳,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春梦无边。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像是梦中,而是与几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曲繁,你是我的……”
 
他一遍遍的抚过我的身体,他好像知道我身上所有的敏感点,纤长的手指抚过处处敏感。
 
小腹汇聚一股热流,身体也开始变得灼热,手指在胸前、小腹来回轻轻扫弄,最后滑向那让我酥麻的部位,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一个战栗,忍不住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身体,不是很有耐心的扩张,羞耻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栗的紧绷起来。
 
这种紧绷并不能减轻痛苦,在他冰冷的身躯俯身进入时,我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这种艰涩的结合似乎让他很不满,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 
 
这不废话嘛,是个有脑子的也猜到了他绝壁是那个鬼夫啊!
 
试问谁被一个鬼XXOO不怕,欲哭无泪。
 
身下感受着体内异物入侵的涨痛,他丝毫没有撤出去的打算,而是冷冷的等着我的回答。
 
我紧闭着眼,因为疼痛溢出的眼泪顺着眼角落入发间,我咬牙点了点头,扭动了一下想从他的身下逃离。
 
刚一动,他就紧紧的掐着我的腰,贴合得更紧密。
 
“嗯啊——!”屈辱、恐惧、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是谁给了我对抗他的勇气,估计是梁静茹吧,我拼命挣扎、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
 
抽屉里是我哥给我的五帝钱、桃木剑这些东西,具我哥说,这些都是真货,花了我好几百买的呢!
 
啊咧咧,什么个情况?这玩意到他身上一点用也没????

《缔结阴缘》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