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更新时间:2019-09-13 16:44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已完结 已完结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来源:盒子小说作者:酒卿悠玥分类:言情主角:林帘湛廉时时间:2019-09-13 16:44 浏览: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由酒卿悠玥所写的小说,主角是林帘湛廉时。书中精彩内容:“没看见正脸,但看侧面是个秀雅文静的女孩子。“文静好,文静好,适合咱们在行! 刘妗弯唇,今晚,不止是湛乐高兴,她也高兴。楼上,湛廉时站在阳台,拿着杯红酒,看着远方。韩在行很快到蒂斯酒店,林帘的房间外。...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小说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气氛恢复,韩琳把刘妗拉去单独说话,韩在行拿着手机出去,给林帘打电话。
 
他要跟她说她的礼物祖父很喜欢。
 
湛廉时看眼出去的韩在行,起身上楼。
 
今晚大家都住在老宅,而老宅里每个人的房间都有。
 
不会没住的。
 
韩在行站在院子里的一颗常青树旁,单手插兜,耐心的听手机里的嘟声。
 
终于在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接了。
 
他嘴角微弯,“林帘。
 
“学长…… 沙哑无力的声音传来,韩在行脸上的笑瞬间不见,眉头皱紧,“林帘,你怎么了? “没事,有点小感冒。
 
“感冒了?那吃药了吗? “吃了,你不用担心,我睡一觉就好了。
 
怎么可能不担心,她的声音听着明显不对。
 
“你现在有没有发烧? 她一个人在家,身边也没有人照顾,他很不放心。
 
“没有,就是喉咙有点痛,真的没关系。
 
林帘听出韩在行的紧张,安抚他。
 
“那你好好休息,实在不行去医院。
 
他现在刚好不在海城,要在海城的话他现在就去看她了。
 
“呵呵,没事的,学长,我吃了药犯困,我先睡了。
 
“好。
 
林帘那边很快挂了电话,韩在行的眉头却是越拧越紧。
 
明天就是祖父的生日,他不能不在,而林帘一个人在家他又不放心。
 
很快,韩在行拨了一个号,“你现在帮我找个护工,急用。
 
“好。
 
“找到了立刻给我电话。
 
“没问题。
 
电话很快挂断,韩在行依旧不放心,但不放心也没办法。
 
鞭长莫及。
 
他就在外面等着,没多久,电话过来,告诉他护工找到了。
 
他立刻把地址给对方,让对方马上去林帘家,照顾她。
 
然而,二十分钟后,护工给他打电话,说家里没人。
 
韩在行脸色变了。
 
“你确定没人? “是的,我敲了好久的门里面都没响动。
 
“你现在就在那等着,我马上给她打电话。
 
便挂了电话,给林帘打过去。
 
他很怕林帘不接,如果不接那就麻烦了。
 
好在林帘接了,鼻音比刚刚更重了,“学长…… 韩在行听见她声音松了口气,却很快更担忧,“林帘,你现在去开心,我找了护工来照顾你。
 
林帘懵了,“护工? “是的,就在门外,你去开门。
 
林帘脑子依旧是懵的,但她很听话,下床去开门,然而外面什么都没有。
 
“学长,外面没人。
 
“没人? 韩在行眉头拧紧,难道是走错地方了? “你等等,我给护工打电话。
 
便要挂断电话,林帘恍然大悟的声音传来,“学长,不是,我现在没在家。
 
“什么? “我下午出差了,现在在京都。
 
韩在行眼睛微微睁大,不敢相信,“你现在在京都? “嗯,我和老板来这边见一个客户。
 
“那太好了,你把你酒店名字告诉我,我现在过来。
 
他没想到她也在京都,他很开心。
 
“蒂斯酒店。
 
“好,我现在过来。
 
“不是,学长…… 韩在行快速挂了电话,去客厅对湛乐说:“妈,我出去一趟,你跟祖父说一声。
 
湛乐惊讶的看着他,“现在出去? “嗯,有点事,我先走  了。
 
不等湛乐回答便快速离开。
 
湛乐看很快跑出去的人,叫,“诶!在行…… 人已经上车,发动车子驶出去了。
 
这孩子,什么事这么着急? 刘妗走过来,“应该是去见女朋友吧。  
 
听这话似乎对儿子很了解。
 
湛乐眼睛发亮,“妗妗,你见过那孩子? “没有,只是一次偶然,见过一个侧面。
 
湛乐立刻把她拉到一边,很兴奋,“那女孩子怎么样?给我形容形容。
 
“没看见正脸,但看侧面是个秀雅文静的女孩子。
 
“文静好,文静好,适合咱们在行! 刘妗弯唇,今晚,不止是湛乐高兴,她也高兴。
 
楼上,湛廉时站在阳台,拿着杯红酒,看着远方。
 
韩在行很快到蒂斯酒店,林帘的房间外。
 
他给林帘打电话,“林帘,我在你门外,你开下门。
 
“好。
 
林帘下床去开门,门打开,韩在行便出现在视线里。
 
虽然听说他要来感到震惊,可真的看见他出现在视线里,她依然难以相信。
 
“学长,你怎么在这边? 韩在行走进来,把门关上,手落在她额头上,很快拧眉,“你发烧了。
 
脸都是红的。
 
林帘点头,“没事,低烧。
 
他给她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她就有些低烧了,只是她不想让他担心,所以没说。
 
“林帘,你太不让我放心了。
 
听到她不在乎的话,他很想骂她,可看见她无精打采的脸,他说不出责骂的话。
 
林帘无奈的笑,“学长,只是小感冒,不是什么大事。
 
韩在行不想听她再说,他怕她再说下去他会生气。
 
“去躺下。
 
把她扶到床上躺下,盖好被子,问,“你的药呢?我看看。
 
“这。
 
林帘指向床头柜。
 
韩在行拿过药看了下,皱眉,“没有退烧药? “嗯,当时去买药的时候没有发烧。
 
“你先躺会儿,我出去一趟。
 
便出去了,出去的时候把房卡抽走了,“你先睡,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
 
房间漆黑一片,林帘却很  安心,闭眼睡了过去。
 
韩在行去药店买了退烧药,体温计,还有一些要降温的东西,一次性买好。
 
等他买好回来林帘已经睡着了。
 
只是脸越来越红。
 
他赶紧给她量体温,烧的不是很厉害,但这样下去不行。
 
去浴室拿了毛巾热水出来,给她敷额头。
 
又拿过酒精和棉花给她擦手心,脚心。
 
一直不停。
 
这么过了两个小时,林帘的烧退了,呼吸也平缓了。
 
韩在行松了一口气,给她把汗湿的额发拨开,露出她光洁饱满的额头。
 
一个感冒她脸色便憔悴了,他很心疼。
 
她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时时刻刻在她身边照顾她。
 
湛家。
 
老爷子听湛乐说韩在行出去找女朋友后,立时说:“让他明天把那孩子带来! 他好好看看那孩子。
 
湛乐也很想见这个未来媳妇,只是,“他不一定愿意。
 
“不愿意也得愿意!你去想办法,让他明天一定要把媳妇带来,就当是哄我老爷子开心! “好,孙女努力!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