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唯独喜欢你

更新时间:2019-07-04 14:12

唯独喜欢你 连载中 连载中

唯独喜欢你

来源:白马时光作者:摄影猫分类:言情主角:顾子简 何安笑时间:2019-07-04 14:12 浏览:

主角是顾子简 何安笑的小说《唯独喜欢你》,该书的作者是摄影猫,书中讲述了:那年他十三岁,刚升入何安笑所在的初中,因患有恐慌障碍,不仅融入不了班级,还被班里的小霸王们欺负,他记得那天放学后,他再也受不了欺辱,暗自卷缩在教学楼后的角落里哭泣。这时作为值日生的何安笑发现了他,拿着扫把走到他的跟前,疑问道:“你为什么哭?”X顾子简眼角挂着泪珠看向何安笑,难过地问:“为什么我跟别人不一样?”...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小说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何安笑把钥匙挂在门后的挂钩后,打开了客厅左侧的一间卧房,转头对顾子简说:“你这一个月就暂时先住这里吧。”
 
顾子简一眼就看出这是何安笑的家,站在客厅中踌躇不定,犹豫着说:“笑笑,阿姨不是拜托你帮我找租房?”
 
何安笑说:“我最近太忙了没时间去找,反正这间屋子的人已经搬出去了,你就放心住着。”
 
顾子简低声自语:“我不是那个意思。”
 
虽他和何安笑同读一所初中,关系匪浅,但现在长大了,就不能再和小时候一样无所顾忌。
 
但在何安笑的心中顾子简依然是那个跟在她身后的小男孩,哪里想到这层,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发觉已经八点,一把将顾子简拉进了卧房,有些焦急地说:“不是那个意思就赶紧进来。”
 
顾子简就这么被猛地拽进了卧房,瞧见卧房布置女性化,疑问道:“这难道是安颜姐住的房间?”
 
何安笑脸色微变,并没有回答,转而说道:“床单被褥都已经换过新的,我晚上还有事,就先回屋了,你自己收拾一下早些睡。”
 
说完,她转身朝客厅右侧的另一间卧房走去。
 
顾子简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何安笑无心再听,只好把到口的话收了回去,准备暂住在这里,他拉开随身的旅行袋,正想整理行李,却摸到了一个玻璃瓶,急忙转身唤道:“笑笑,阿姨叫我带些腌菜给你。”
 
何安笑回头一看,发现顾子简手中拿着一瓶腌菜,走回顾子简的身旁拿过腌菜,顺口说道:“谢谢。”
 
顾子简也回过身继续收拾,伸手一摸,发现旅行袋中还有一瓶腌菜,拉开丨房门,想再次叫住何安笑。
 
就在此时,一阵疾风忽地从门对着的窗户吹入,半开的门在风力的作用下,猛地向他所站的门口关去,他却没察觉到异常,刚想出声唤人,才说出一个笑字,身后的门就嘭的一声撞上了他的手肘,手肘被门一推,手中的玻璃瓶以一个弧线飞了出去,啪的一下砸在何安笑的后脑勺上,何安笑脸部着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刻,空气都仿佛静止了。
 
顾子简看了看空着的手,又望了望被砸倒在地的何安笑,整个人被惊在了原地,片刻后,猛然回神,把何安笑从地上扶了起来,担心地问:“笑笑你还好吧?”
 
何安笑虽知道顾子简生活能力弱,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狠狠地剐了一眼顾子简,咬牙切齿地反问:“你说呢?”
 
顾子简手足无措地说:“那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何安笑冷冷地拒绝,“不用。”
 
说着,她就想挣脱开顾子简,却听顾子简传来一声惊呼,“笑笑你流血了!”
 
她茫然地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白T恤上已经渗出血迹,原来是刚才摔倒时压碎了拿在手中的玻璃瓶,碎片顺势扎入了她的腰间,连同她的手也被划得鲜血直流,她发觉T恤上的血迹扩散得越来越快,眼神示意顾子简,“医药箱在茶下几下面的抽屉里……”
 
顾子简听何安笑想自己处理伤口,劝道:“笑笑,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何安笑摇头,“今晚我还有事要做,没时间去医院,我的左手受伤了,没办法自己包扎,你帮我包扎一下。”
 
顾子简仍觉得不妥,想强行把何安笑拖去医院。
 
何安笑觉察到顾子简的意图,声音略微拔高道:“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自己处理。”
 
顾子简的动作骤然一顿,看何安笑如此坚决,担心拖拽间加重何安笑的伤势,放弃了送何安笑去医院的想法,把何安笑搀扶到沙发上坐好,从医药箱内取出棉签和纱布,刚想包扎,却发现何安笑的伤在腰部,僵在沙发前不敢妄动。
 
何安笑瞧着顾子简迟迟不动手,误以为他怕血,耐着性子催促道:“你能不能稍微快点,我今晚真的还有事要做。”
 
顾子简这才迟疑着伸手靠近何安笑,轻轻地掀起她T恤的下摆,查看起了她的伤势,幸好伤口不深,他用棉签沾上碘伏,小心翼翼地替她清理着伤口,不小心瞥见她十年前为他挡刀时留下的刀疤,眸光黯了黯,一语双关地问:“疼吗?”
 
何安笑听出顾子简话中的深意,直接答:“不疼。”
 
顾子简只当何安笑宽慰他,眼中带哀地说:“都流了这么多血,怎么会不疼?”
 
何安笑随口说:“我有先天性无痛症,感觉不到疼痛,要不然你以为十年前我为什么毫不犹豫的替你挡刀?”
 
顾子简脑中霎时轰然炸响,似乎连带着心中有什么美好的东西破碎了,神情恍惚地问:“你说什么……”
 
“我说……”
 
何安笑刚想重复一遍,门口却忽然传来了识别指纹锁的滴滴声,紧接着,一名年约二十五岁,身材高挑的妖媚女人从外推开了门。
 
她正是何安笑的闺蜜,舞蹈老师谭雨晴。
 
谭雨晴推门后,正准备出声叫何安笑,谁知一抬眼就望见顾子简半跪在地上,掀着何安笑的T恤,瞳孔猛地一缩,话被硬生生地哽在了喉咙中,惊在原地不知所措。
 
何安笑和顾子简也被谭雨晴突然开门一惊,满目愕然地看着她。
 
一时间,三人隔空相望,面面相觑。
 
片刻后,谭雨晴率先反应过来,露出了一个尴尬地笑,转身就想关门离去。
 
何安笑怎么会不知道谭雨晴在想什么,急忙说:“他是顾子简!”
 
谭雨晴离去的脚步一停,立马松了口气,“他就是顾子简呀。”
 
顾子简刚才因为担心被谭雨晴误会而紧张,但是现在看谭雨晴知道了他是顾子简放松了神情,又觉得心中有些发闷。
 
难道他是顾子简,就不足以让谭雨晴误会了?
 
当然这些腹诽的话不能说出口,他帮何安笑包扎好伤口后,转身对谭雨晴伸出了手,“你好,我是顾子简。”
 
谭雨晴走入客厅内,回握了顾子简的手,“你好,我是笑笑的朋友,谭雨晴,就住在隔壁,偶尔会过来串串门。”
 
她目光撇向何安笑,这才发现何安笑腰部受了伤,略带责怪地说:“你又受伤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每天过来看看,这么大个人也不知道照顾自己。”
 
何安笑用完好的右手把T恤整理好,敷衍着说:“没事,只是一点小伤,我还有活要干,先回屋忙了。”
 
说完,就自顾自地回了卧房,似乎并不把伤放在心上。
 
谭雨晴望着紧闭的卧房门,又低头看了看茶几上带血的纱布,忍不住嘀咕道:“已经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不去医院就算了,还想着干活,真不把自己的命当命了。”
 
顾子简困惑地问:“干活?已经这个时间了,笑笑还要干什么活?”
 
谭雨晴诧异地问:“你不知道?”
 
顾子简摇头。
 
谭雨晴解释道:“去年笑笑在她双胞胎姐姐安颜的提议下准备按揭一套房,可到签合同的那天,安颜没到,笑笑误以为安颜有事耽搁了,就一个人签了合同,想拿到房产证后再加上安颜的名字,但后来才知道……”
 
话到一半,她有些欲言又止。
 
顾子简追问:“后来怎么了?”
 
谭雨晴说:“后来才知道,安颜那天并不是有事耽搁了,而是她男朋友对她求婚了,她觉得更应该和男朋友买房,所以给笑笑留下一封信后,删除了笑笑的所有联系方式,没等笑笑回来就搬走了。”
 
停了停,她感慨道:“但那时笑笑已经签了合同,只能一人肩负起装修和贷款,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白天上班,晚上替T恤公司画图案,周六日则混迹于各大摄影基地做兼职摄影,这才勉强维持了收支平衡。”
 
顾子简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刚才提起何安颜时何安笑会是那样的表情。
 
谭雨晴瞧着顾子简陷入沉思,忽然对顾子简来了兴趣,询问道:“既然你问了我问题,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
 
顾子简恍然回神,“什么?”
 
谭雨晴好奇地问:“你不是十四岁就出国留学了,为什么突然回来,又为什么全家搬到了笑笑房子的对门,你想干什么?”
 
顾子简眸光一顿,显然没想到谭雨晴会这么问,弯了弯唇角,意味深长地说:“秘密。”
 
当天夜里,顾子简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似乎回到了十一年前。
 
那年他十三岁,刚升入何安笑所在的初中,因患有恐慌障碍,不仅融入不了班级,还被班里的小霸王们欺负,他记得那天放学后,他再也受不了欺辱,暗自卷缩在教学楼后的角落里哭泣。
 
这时作为值日生的何安笑发现了他,拿着扫把走到他的跟前,疑问道:“你为什么哭?”
 
顾子简眼角挂着泪珠看向何安笑,难过地问:“为什么我跟别人不一样?”
 
何安笑一愣,对于患有无痛症的她来说,顾子简的话像是一把利刃戳中了她的心,呆愣了片刻后说:“不一样就不一样,人跟人本来就不一样。”
 
顾子简抱着自己的双腿,哽咽地说:“可他们因为这个欺负我。”

《唯独喜欢你》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