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婚夫不请自来

更新时间:2019-08-04 15:56

婚夫不请自来 已完结 已完结

婚夫不请自来

来源:微阅云作者:玲珑绛分类:言情主角:楚俏陈继饶时间:2019-08-04 15:56 浏览:

主角叫楚俏陈继饶的小说《婚夫不请自来》,是作者玲珑绛所写,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精彩内容推荐:而她救下的那几个军官,也只陈继饶没有娶妻,于是,楚家开口,希望陈继饶娶了唯一的女儿。陈继饶也是个有担当的,为了报恩,竟真说服了家人,娶了楚俏。楚母这才觉得雨过天晴,但楚俏仍无法接受辍学的厄运,性情大变,脾气剽悍,一直觉得陈继饶对不起她,在陈家作威作福,又受恶人挑唆,闹得与丈夫离心,婆媳妯娌不和,恶名远...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刘少梅还坐在厅屋,本就想再捞点好处,一见公公拿这么多钱出来,撇撇嘴,道,“爸,妈偏心,您怎么也跟着偏心?我和纪涛结婚那会儿,您可没给过这么多钱。”
 
陈猛也料到她会哭穷,把另一半递给她,语气颇为不耐烦,道,“自然不会少了你的,拿去吧。”
 
刘少梅一下眉开眼笑,欢喜地接过,乐和道,“爸,那我就不客气了,您也知道阿愚还小,什么都要钱,纪涛又没二叔挣得多。”
 
平白得了十块钱,可以去镇上的供销社多买好些东西了,刘少梅哪有不高兴的理儿?
 
至于二叔寄放在婆婆的那几百块,她敢肯定不止五六百,既然公公说了是留着救急用,不代表大房没有救急的时候呀。
 
女人就是斤斤计较,他也懒得多说,甚至不愿多看她一眼,说完又转向陈继饶,道,“你也拿着。”
 
陈继饶见大嫂毫不犹豫地接了,不由凝眉,那零碎的小票,怕是二叔省吃俭用好多年才攒下来的,也不见她多问一句这钱怎么来的,就拿了。
 
反倒是楚俏,笑着推辞,“叔,这钱您留着买酒吧,每日喝两口,对身体好,烟您就少抽点。”
 
到底是读过书,也是个知冷知热的人,陈猛总算露出点笑容来,“烟我一定少抽,不过你们两口子这才刚成婚,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拿着吧。”
 
刘少梅见状,只觉牙酸,看来她还是小看了这新来的妯娌,小小年纪就知道怎么笼络家人,倒把她比下去了,“我说阿俏,爸在跟继饶说话,哪有你插话的份,你推辞个什么劲?”
 
楚俏一听,她貌似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丈夫还没开口,她就抢了先,做得确实过了,不由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地立在那儿,清澈的眸子透着不安。
 
落在男人眼里,心里却是一蛰,他靠近一步,握住她的手,道,“二叔,您还是收回去吧,我还有些钱,只是成了婚,以后少不得少往家里寄钱。”
 
“那怎么行?”还没等陈猛开口,刘少梅就不同意了,自家丈夫本就挣得少,她还可以时不时借着阿愚的名头伸几次手,陈继饶要是少寄钱了,她上哪儿要钱去?
 
楚俏一听,若说先前觉得这个大嫂言辞犀利是太为家里着想,现在却是确信她的手伸得太长了。
 
陈猛也怒了,对儿媳一贯宽厚的他也忍不住数落她,“你就知足吧,别不知好歹!自打纪涛结婚,他的工资哪次不是你拿着?现在继饶和楚俏一块儿过日子,他也没说不往家里寄钱,你管天管地,还管小叔子房里的事?”
 
饶是刘少梅没脸没皮,也被他骂得抬不起头,但还是不肯走。
 
陈继饶和楚俏也觉大嫂做的太过,都没出声为她说好话。
 
陈继饶还是坚持没要父亲的钱,“二叔,钱还是您留着,俏俏治伤的钱,我会想办法。”
 
陈猛又递给楚俏,楚俏也摇头没收,倒是笑着对刘少梅道,“大嫂,您也说了二叔不该偏心,既然二房没拿二叔的钱,你是不是也该还回去?”
 
“倒也不是。”他微微诧异,隐约觉得她似乎与传闻中不太一样。
 
楚俏没有多说什么,他端来的碗实在太大,盛的面也多,她根本吃不完,挑了小半碗,面色为难,“我饱了。”
 
陈继饶给她倒了半盆热水,也不多说什么,接过她的碗,大刺刺地坐在那儿,见她惊讶,只道,“本来也不是给你一个人的,我这一日光是饮酒了,饿得不轻。刚才把你身上摔脏了,快洗洗吧。”
 
他吃得极快,倒也不见狼狈。楚俏背着他,在角落那儿擦完身,换了件外衫,回身见他已收拾好了,身上穿了件军绿的衬衫,指了指桌面上的口杯,淡淡道,“不早了,漱漱口早点睡吧。”
 
似乎看穿她的忧虑,男人躺下前又说了句,“你别担心,我既然娶了你,自会安心地和你过日子,也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手。”
 
楚俏也知这半年过得浑浑噩噩,名声早就臭了,想必他也并非心甘情愿娶她进门。
 
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重活一次,她要是再不识好歹,那就真是枉为人了。
 
***
 
窗外月华如水,楚俏平躺着。
 
她还记得苜菽河里的水有多刺骨,混着泥沙灌入嘴鼻是多么难受,那会儿真真是孤立无援,可又怪得了谁?
 
前世楚俏的父亲被供销社辞退,家道中落,楚俏还在念高三,不愿缀学,独自乘坐火车去求外祖父借钱,没想到回程途中,竟意外遇到一队军人追击正在逃窜的犯人。
 
陈继饶身手了得,早在搏斗中缴了那逃犯身上的器械,但没想他还留有一把匕首,他自然不好强攻,谨慎地对持着,楚俏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
 
那逃犯是出了名的狡猾,自然警觉到身后有人扑来,反手就把她劫持了去。重获自由的陈继饶立即上前解救,但还是迟了。
 
无恶不作的逃犯怀恨在心,一刀就挑了楚俏右手的筋脉。
 
楚俏原本可以顺利高中毕业,考上大学,从未料到有一日会废了右手,从此一蹶不振。
 
楚俏虽农村出身,但楚母一心想着她考上大学,到大城市去的,自幼没让她干过农活。她倒也争气,在班里成绩丝毫不输男同学,手废了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晴空霹雳,一下被劈蒙了。
 
楚母每日也是以泪洗面,闺女的大学梦没了,只得在农村里过活。但她娇生惯养,身子骨也弱,哪户人家肯娶她?
 
而她救下的那几个军官,也只陈继饶没有娶妻,于是,楚家开口,希望陈继饶娶了唯一的女儿。
 
陈继饶也是个有担当的,为了报恩,竟真说服了家人,娶了楚俏。
 
楚母这才觉得雨过天晴,但楚俏仍无法接受辍学的厄运,性情大变,脾气剽悍,一直觉得陈继饶对不起她,在陈家作威作福,又受恶人挑唆,闹得与丈夫离心,婆媳妯娌不和,恶名远扬。
 
好在陈继饶念及恩情,并未休离了她去,反倒叫她随军,可她非但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地挥霍,根本不会过日子,三天两头地大吵大闹,与楼上楼下的邻居不和,闹得陈继饶升职无望。

《婚夫不请自来》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