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与将歌行

更新时间:2019-10-08 17:47

与将歌行 已完结 已完结

与将歌行

来源:网络作者:唐髯分类:言情主角:苏青染 君少卿时间:2019-10-08 17:47 浏览:

今天的小说《与将歌行》,是作者唐髯写,该书主角苏青染 君少卿,精彩内容节选:蒙面的姑娘遮去了那倾城的容颜,如若不然,怕是这街市上要乱了吧。虽她是前朝公主,可北冀真正见过文穆公主的寥寥无几,文穆公主的盛世容颜也只是传言居多,并无几人亲眼见过,是以她在将军府长大,有时心血来潮,也是蒙着一块面纱出来逛,是君少卿让她这么做的,当时她不懂,可现在,她明白了。...展开

本书标签: 爱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府的书房里,君少卿正把玩着一块雪白的佩玉,凤眸中的华泽闪着精锐的光,眼底似笑非笑,勾人的紧,这时下属来报,单腿跪地,道:“禀将军,姑娘出府了。”
 
案台前的男子丝毫不改泰然自若的神颜,佩玉一收,只道:“去吧。”
 
长街上,两个璧人穿梭在这人海中,朝歌繁华一片,一如从前没变,只是世事无常,人变了,物依旧。荷香扶着女子,只见她走了一会,脸上表情微微苍白起来,荷香看着拥挤的人群,劝道:“姑娘,您腿脚不便,休息一会吧。”
 
她额上已渗出冷汗,向下滴落,冷汗沾染在面颊上的薄纱,加深了薄纱的颜色,可见她是在强撑。
 
“我无事。”她呼吸略微沉重起来,捏着荷香手臂的柔夷也紧了起来,复又抬腿向前行,荷香明显察觉到她打颤的身子。
 
蒙面的姑娘遮去了那倾城的容颜,如若不然,怕是这街市上要乱了吧。
 
虽她是前朝公主,可北冀真正见过文穆公主的寥寥无几,文穆公主的盛世容颜也只是传言居多,并无几人亲眼见过,是以她在将军府长大,有时心血来潮,也是蒙着一块面纱出来逛,是君少卿让她这么做的,当时她不懂,可现在,她明白了。
 
男子,会对倾慕的姑娘动心,更会对盛名在外的文穆公主倾心,原来是这样。
 
而如今,她已不在乎谁会对她倾心,她只是,不想要惹那些麻烦。
 
荷香扶她继续前进,她步子放的慢,刺痛的不行,可是她想到那人,就不会停下。
 
“姑娘,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啊?”荷香只见她前行,漫无目的似的,问着。
 
她向前又看了看,应道:“沉香客栈。”
 
那儿,他最爱去的地方。
 
可荷香却听都没有听过这个客栈,只是微微蹙了蹙眉,便扶着女子按她所行的方向走。这儿离朝歌的街市越来越远,可以说是偏僻,当荷香怀疑有没有这个客栈时,便看见前方簇拥的着的一楼阁牌匾上写着她们要去的那个地方。
 
沉香客栈。
 
竟真有这个地方。
 
荷香四处瞧了瞧,这儿行人不多,邻边的几家客栈却热闹,荷香扶着女子正要进去,可女子却抬手止住她,叮嘱道:“在这儿等我,我自己进去。”
 
“姑娘……”
 
她还要说什么,女子已经扶着门慢慢的摸索进去了。
 
荷香向里面窥了一眼,里面还挺热闹的,人也比较多,原来这人都进这些客栈里去了,怪不得街上没什么行人。
 
荷香守着,安静的等着。
 
女子刚一进去,小二就眼尖的瞅见戴着面纱的女子,乐呵呵的上前招呼着,“姑娘吃菜还是住店?咱这菜色可都是上乘,店面也新颖,姑娘看看?”
 
她环视一周,道:“小二,我来寻一个人,请问店内可有随身配箫的男子?”
 
“男子?”小二想了想,良久,方才回应,“好像还真有一个。”
 
沉香客栈里顾客不少,可配箫的,小二还真见过,“姑娘说的可是戴着银色面具,腰悬长箫的男子?”
 
“面具?”她蹙眉,半晌道:“他人何在?”
 
是他吧,一定是他,就像她一样,不敢被这百姓认出,这前朝的人,鄢国可能容忍?尤其她一个在百姓眼中叛国的公主。
 
“这公子可不好寻,他是住在我们客栈,可我按时送菜到房间时,房里总是空无一人,看来是忙的紧,我也不知你能否见到他,不如我去瞧瞧?”
 
这姑娘虽然遮着面纱,可小二仍被这剪水的美眸惹得心中澎湃,面纱只掩半面容颜,他确信,这面纱下的脸,定能将人的魂夺了去。
 
“有劳了。”她低了低眉,道谢。
 
小二傻呵呵的笑着,正要去办差,却忽的一叫,“咦,这不是来了吗?”
 
女子转眸,看见小二对着客栈门前唤道:“公子,有人来寻你。”
 
她心下一动,攥紧拳头,就连回眸都不敢,突然的慌张让她清眸湿润,身子微颤,而那自头顶落下的话,惊了死水一般的心脏,“你来了。”
 
是这个声音……
 
是他。
 
女子转眸,眼泪一下滑落下来,盯着银色面具,尽管看不清面具下的脸,她也无比确定,他就是她要找的人。
 
“我来了……”她的眼泪滴在面纱上,面纱浸湿在她清秀的容颜上,男子幽眸泽光无限,伸手拉她进入客栈的房间,驱使内力关上房门,才伸手摘掉那面纱,面纱下的绝美容颜因眼泪让人怜爱,苏青染亦摘去他的银色面具,终于明白了他戴着面具的原因。
 
男子的脸上,一道细长的疤痕触目惊心。
 
她什么都不问,只是素手抚摸那结痂的长长疤痕,眼泪汹涌,唤了声痛心的,“皇兄……”
 
男子一把搂住她,女子埋头在他肩膀,踮着脚尖搂着男子的脖颈,眼泪尽数掉在了他的衣衫上,双腿的刺痛如此清晰,似乎带着黏腻的血液,可她都不想管了,她紧紧搂着他,哭的像个孩子。
 
“我以为……”她哭的说不出话来,可男子知晓她要说什么,还能有什么呢?没落的皇子皇女相逢,还能有什么呢?
 
她能找到他,是源于,曾几何时,他的皇兄带她到过这里,他说,真想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啊。
 
她记住了,皇兄想要生活一辈子的沉香客栈。
 
是因为深宫的波诡云谲,才让她的皇兄贪恋这样人间烟火的客栈吧。
 
只是啊,这一次,他可能真的要躲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了。
 
女子哭红了眼睛,缓缓从男子怀里脱出,她揉了揉眼角,“皇兄,你怎么出来的?可还有其他人生还吗?”
 
帝幽叛变,怕是预谋已久,造反那天,火光滔天,纷乱四起,宫人尚不能生还,皇室更加可危。
 
她不知,他是怎样出来的。
 
“我……”话刚出口,男子抿唇,眉头一皱,静听客栈外纷乱的人声,脚步声。嘈杂声四起,沉香客栈瞬间被兵马围堵,士兵冲进沉香客栈的声音,扰了居客惊慌一片。

《与将歌行》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