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爱在琴弦荡漾时

更新时间:2019-10-09 15:39

爱在琴弦荡漾时 已完结 已完结

爱在琴弦荡漾时

来源:掌阅作者:掌阅分类:言情主角:手萤 启蛰时间:2019-10-09 15:39 浏览:

主角是手萤启蛰的小说《爱在琴弦荡漾时》,该书的作者是掌阅,书中讲述了: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因为打瞌睡而误读后,思考了有一顿饭的工夫,才憋出几个字:“早些休息,晚安。”就在我准备关机睡觉的一刹那,K的电话号码啪地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面,她把电话打了过来。在这之前,我们并没有通过电话,初次相亲的时间与地点都是用短信方式约定的。在我清着嗓子,为两人之间初次的那声“喂”做准备时,听筒里率先传来了K的声音:“...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打我上小学那会儿起,语文老师就总说我写的作文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还当成错误典型,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读过呢。真惭愧,我好像又东拉西扯得有些远了。
 
这会儿,皮皮正用两条前腿儿扒着我的裤脚,直立起身子,屁股一撅一撅地狂蹭不止,叫牵着狗绳站在门口准备去溜它的我不堪其扰。这小兽是我妈养的雄性泰迪狗。别人家的泰迪都是棕色的,可这货却是灰了吧唧的颜色,它在地上趴着不动弹时,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谁家扔掉的墩布头呢,不知是不是祖上某一代串进了雪纳瑞犬基因的缘故。话说回来,要是血统正宗,估计也没人肯白送给我妈了。
 
我妈每天晚上都去跳广场舞,要说她年富力强时还是抱有着一颗勤劳致富的心呢,特别贴合十多年后才兴起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下岗后,她曾经满怀激情地开过小卖部,繁育贩卖过牡丹鹦鹉,炒过股票,倒过安利,有一阵儿还曾在郊区包了两亩水塘养殖甲鱼,练就了一双能分清受精与未受精的王八蛋的火眼金睛(受精的蛋一个卖两块钱,对着太阳能看出一道纹;没受精的一个三毛钱,全是白色的)……也不知怎么的这些年却慢慢颓了,估计和她折腾过的创业都以赔钱告终有关吧。妈妈开始养狗、念佛、跳广场舞了。不过对于这些,我倒是也不太反感,老年人自然不能去泡吧、看球不是,得有些自己的消遣才行。可让我最受不了的还是她每晚六点半雷打不动地去和着《最炫民族风》跳广场舞,而把皮皮丢给我去溜。
 
皮皮这小畜生,在家总是一副淫荡像,出去见了别人家的小母狗,却不为所动,君子一样地迈着四方步和它们一一擦肩而过,眼不斜视,绝没有任何乱闻乱蹭的不轨行为。不单这样,它甚至对翘起后腿撒尿做记号的活计都没兴趣做。邻居们都夸赞它,皮皮好文静呢,真像一个小绅士!
 
一回到家,绅士皮皮就原形毕露,抱着我的腿继续狂蹭,我生气地将其一脚踹开,它就臊眉耷眼地去找壮壮了。壮壮是我小时候玩的玩具熊,有着漂亮的绒毛和蓝色玻璃纽扣做的大眼睛,身体肥肥大大的。上幼儿园时,我必须要壮壮在枕边,揪着它的耳朵,才能睡着觉。久而久之,它的耳朵被我拽得越来越长,简直像极了一只蠢兔子。有一次,父母把我从姥姥家接回来,却把壮壮落在了姥姥家,我折腾了半宿不肯睡觉,爸爸没办法只得冒着大雨,在半夜骑车返回了姥姥家,把壮壮取回家来。我怀抱着壮壮,没过20秒钟就酣然入睡了。
 
皮皮除了蹭我的小腿,和喝我的洗脚水以外,还有两大爱好。一个是见到我就耍赖般地躺倒在地,用肚子冲着我,我心情好时就用脚底轻轻踩踩它的肚皮,它便莫大享受般地扭动着身躯,摇着两个前爪儿,眯缝着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欢愉叫声。奇怪的是,它从不找我妈,只找我。“我说,你不会是gay吧?”在它蹭我时,我曾千万次地问着它,它一直没给出明确答案……它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非礼壮壮。
 
上小学前,我们曾搬过一次家,当时壮壮被打包、装箱收了起来,可到了新家后,它却就此失踪了。为这我还大哭大闹过,急得爸爸妈妈把所有箱子和包袱都拆开了,也没见到壮壮半点儿踪迹。他们告诉我,壮壮丢了,并安慰泪眼婆娑的我说,再给我买个一模一样的壮壮。我却任性地嚷,只要之前的那个长耳朵壮壮,不要新的。后来,此事不了了之了,但壮壮的离去,却让我自此落下了入睡困难的症状。
 
后来,大概过了有20多年的后来,我早已参加工作了,单位要求给灾区捐衣捐款,妈妈在家帮我翻腾旧衣服时,意外地把壮壮找了出来。多么邋遢的女人啊,让一个儿童命根子般的玩具熊在旧衣服里躺了这么久才重见天日!
 
人生若只如初见,除却巫山不是云。重新面对长耳朵壮壮,我虽然不肯丢掉它,但我们的旧情却再也难以复燃了,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它,良久,才把它安置在了墙角里的床头柜上。
 
可几天之后,我就发现壮壮在皮皮的窝里出现了。我把它捡起来,掸干净土,放回了原处。然而没过多久,我就看到皮皮蹦上了我的床,从床头柜上咬住壮壮的长耳朵,再拽着它跳下床,一直拖到自己的狗窝里进行猥亵。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我出离愤怒了。非礼我的裤腿也就罢了,还要欺侮我童年的伙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把壮壮从狗嘴里抢出,然后结结实实地揍了皮皮一顿。
 
但这小畜生,完全不吸取教训,只要我不在家,就把壮壮掳走。慢慢的,我也不和它较劲了,对皮皮妥协了,默许了它把壮壮从我的身边夺走。还安慰自己,既然壮壮对皮皮来说,更加有用,何不成全它们呢?
 
好景不长,壮壮在皮皮的窝里待了一个多月,有一次我妈给皮皮洗澡时,发现它下体周围有很多血迹,连忙带它去宠物医院找兽医,兽医仔细检查了半天,也没检查到破口。妈妈对兽医说,它总跨在玩具熊身上蹭,估计是蹭破了。兽医表示此狗处于发情期,花两百块钱阉掉比较好,对人对它都好。妈妈抱着皮皮回家和我商量阉割的事,我想了想,觉得也能理解它,它作为一只狗,仅存的这么点爱好,再给剥夺了,也忒不人道了。便对妈妈说,先别阉了吧,把壮壮洗干净收起来,以观后效吧。
 
也来接茬儿谈谈我的感情生活吧,一把年纪了,我不但没结婚,还是个处男,手上功夫越练越熟,阈值却越来越低,前不久创了记录地一分钟就搞定了生理需求。如果我有幸找到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的话,我想“心相印”和“维达”一定会大量滞销的!
 
身边的好心人看我如此不走运,都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我们单位财务处的大妈就给我介绍过不少,今年相的两次亲,都是她给搭的线。
 
上半年见的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姑娘K,她和我同岁,接人待物的风格却叫我大跌眼镜。
 
第一次见面是她选定的一家位于西单的泰餐厅,点的是齁儿甜的菠萝饭,不正宗的冬阴功汤之类的玩意。我们漫无边际地聊了聊天,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平平常常,就和谈话的内容一样,我现在也已经记不清楚了。用罢晚餐,我们离开餐厅,K却在门口驻足,没有要继续走的意思。我便问明她住在哪里,估算出她的住处也就在10公里以内,于是就给她叫了辆出租车,从副驾驶的窗子外递给的哥50元钱,并和她挥手道别,然后往地铁站走。
 
我家就住在一号线的沿线,往来于这种长安街上的所在,乘地铁还是很方便的——五十年前全北京只有一条地铁时,我家那里就有一条,可谁知五十年过去了,连15号线都贯通运营了,地铁线路图上早已是星罗棋布,布满了我闻所未闻的、比外国地名还叫我感到陌生的站点时,我的家乡还是只有一条地铁通过,当真是被北京遗忘的一片土地啊——最主要的还是省钱。
 
到了家后,我给K发了条短信,礼节性地问:“到家了吗?”
 
当然这也是在漫长的相亲经历中,我摸索出来的不含任何感情色彩的男方规定动作,抑或说是潜规则吧。就像吃饭后一般由男人埋单一样,仅此而已。
 
过了十五分钟,K回复:“嗯。”
 
这把年纪了,在相亲这种事上也算不得菜鸟了,对于冷淡的回复,及其预示的下文欠奉,不说习以为常,我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就像男性可以发起针对任何女人的一段自由追求一样,女性也有权终结一次安排好的相亲。嗯,这些姑且都算作公序良俗吧。
 
手握电视遥控器,频繁地用上翻频道键换着台,兀自看了一小时无聊的电视节目,并洗漱完毕的我,准备上床继续酝酿睡意时,发现手机里赫然躺着K的一条短信:“只是到宿舍而已,我在北京根本没有家!”K不是本地人,从北京一家财经类院校读毕本科,供职于一家大型券商。
 
第一遍读完这条短信时,我承认自己没有完全看懂,只得又重新看了两遍。
 
可我仍然不确定这只是出于当天心情不好的一种发泄,还是身在异乡的独身女性对冷漠的大都市生活的一种抱怨,但更纳闷的是她为何要把仅有一面之缘的我当作说这话的对象。
 
我考虑再三,出于礼貌还是回复道:“抱歉,你就当我问的是‘到宿舍了吗?’好了。”
 
旋即,她的短信又来了:“你的回答真让我寒心啊!唉,正常的男人在此刻应该说,‘怎么会没有家,有我的地方就有家!’”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因为打瞌睡而误读后,思考了有一顿饭的工夫,才憋出几个字:“早些休息,晚安。”
 
就在我准备关机睡觉的一刹那,K的电话号码啪地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面,她把电话打了过来。
 
在这之前,我们并没有通过电话,初次相亲的时间与地点都是用短信方式约定的。在我清着嗓子,为两人之间初次的那声“喂”做准备时,听筒里率先传来了K的声音:“你刚才在做什么?”
 
“呃,你指的是回家后吗?看电视、刷牙、洗脚,就这些。”
 
“想不到,你居然在做这些琐碎而无意义的事情,也不和我进一步交流,我还以为你有多么要紧的工作要处理呢。”
 
“我的工作从来不拿回家做,我也并不觉得这些事就比工作次要。”
 
“你不觉得,从皮夹里拣出一张五十元,为一位女士付车费,有失风度吗?”
 
“对不起,我没懂你的意思?”
 
“我是说,你即便不主动把我送到住处的话,至少也应该拿出张百元钞来,尽管只比五十块钱多了五十块,但那是人民币里最大的面额,可以表明你百分之百的心意,而不显得如此吝啬。”
 
“吝啬吗?抱歉啦,我也只是乘五块钱的地铁回家而已。”
 
“我觉得你的态度不够好。”
 
“哦,是么?”
 
“你的短信和你说的话,都显得冷冰冰的,很冷酷!”
 
“不好意思,我想,这可能是你理解错了,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还不够了解——”
 
这时,K开始轻声抽泣,用鼻子一声一声地吸气。
 
我试图安慰她:“嗳,你没事吧?”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冷漠!”
 
“喂,你……还好吗?”
 
“不好,不好极了!人与人之间就像坚冰一样冷漠!”
 
“喂,喂,倒也不是你想象的这样的。”
 
“他也是如此冷漠,一转瞬就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他,什么他?谁?”我感到摸不着头脑。
 
“我不晓得,为何这么美好的岁月,会这样戛然而止,我不相信!”
 

《爱在琴弦荡漾时》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