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更新时间:2020-02-04 16:02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已完结 已完结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来源:原创书橱作者:糖果果啊分类:言情主角:许念安 穆延霆时间:2020-02-04 16:02 浏览:

《48号你可以出狱了》是由糖果果啊创作的关于许念安穆延霆的火热小说。讲述了:许念安抬起头看着他。穆延霆低着头,眸光黑亮,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嘴角微勾,下一秒,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下,低头吻在了许念安的唇上,“唔——”底下一片倒吸气声。顾瑶瑶更是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栽倒在地的可能。“不是说穆总不近女色吗?”“许念安不是这场订婚宴男主角的前妻吗?”...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许念安腾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立刻给袁诗柔打电话:“袁诗柔你想干什么?”
 
袁诗柔声音不急不缓,她知道抓住了许念安的命脉,不怕她不答应:“我的好妹妹,刚才爸爸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够清楚了吧?只要你按照爸爸说的去做,我保证你妈一根头发都不会少。”
 
许念安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她:“好,周五我会准时出现在你跟季丞钰的订婚宴,也会当众宣布我跟季丞钰一年前已经离婚,你的出现跟我们离婚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你必须保证我妈的安全。”
 
袁诗柔冷哼一声:“放心,你妈躺在那里就跟个死人没什么两样了,我可没心情对她做什么。”
 
许念安挂断电话,带着许倩逃离这座城市的念头愈加强烈,她不想再跟那些人纠缠下去,她只想跟妈妈一起,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不知道是太忙了,还是有了别的女人,这几天穆延霆都没有再找她,许念安也乐得清静,很快到了周五。
 
许念安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深蓝色大摆裙,裙摆下方有细碎的银闪,远远看过去,就像夜空,又像夜空下的大海。
 
非常漂亮。
 
许念安给自己化了淡妆,最后换上了银色的高跟鞋。
 
出门之前她照了照镜子,镜中的女人清纯中带着妩媚,漂亮异常。
 
许念安对着镜子笑了笑,即使是去参加前夫跟小三的订婚宴,她这个前妻,也不能被人看扁了。
 
许念安打车到达订婚酒店,推门进去的时候,大厅内的很多人眼睛同时都亮了起来,其中就包括景家的小公子景秀。
 
景秀从小跟季丞钰交好,跟许念安也更熟悉一些,见许念安走了进来,他快步迎了上来,笑着夸奖:“安安姐,你这么打扮就不怕把女主角比下去啊?”
 
许念安虽然跟季丞钰离婚了,但是对景秀印象不错,总觉得他是个很可爱的大男孩,眼睛弯起,笑着说:“今天这场戏是双女主。”
 
景秀靠近她,小声笑道:“在我心里,安安姐一直都是第一女主角。”
 
景秀长了一张娃娃脸,清秀漂亮,眸光闪亮,这样的颜值,靠近别人的时候,不但不会让人反感,反而会让人心生亲切感,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他松软的头发。
 
许念安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她伸手在景秀那松软微卷的头发上揉了揉。
 
景秀也不生气,笑着问:“安安姐,舒服吗?”
 
许念安笑:“嗯。”
 
景秀笑道:“除了我妈妈,你是第二个能摸我头发的女人了。”
 
许念安没察觉出这话其中蕴藏的意味,只轻轻的点头:“嗯。”
 
这一幕刚好落在挽着袁诗柔的手臂款步往这边走来的季丞钰的眼中。
 
季丞钰眸光微动,深涩了几分,他挽着袁诗柔的胳膊径直朝这边走过来。
 
袁诗柔见他脸上的神色,眼中闪过一丝算计,很快消失不见,换上一副高贵端庄的模样,与季丞钰款款而来,走到许念安的身旁,故作亲昵的握住许念安的手,温声道:“念安,你能来我跟阿钰的订婚宴,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许念安见她这幅惺惺作态的样子,就觉得恶心,抽回手,冷冷道:“我为什么能来这里,你比谁都清楚。”
 
旁边的景秀拍了拍季丞钰的肩膀,“阿钰,来这边,我有点事要问你。”
 
拐角处,季丞钰看了一眼许念安的方向,问景秀:“到底什么事,还要单独问?”
 
景秀问:“阿钰,你真的要跟袁诗柔订婚了吗?”
 
季丞钰笑了笑,但是笑容里颇有几分无奈:“这不是明摆的事吗?”
 
景秀又问了一句:“那以后你跟安安姐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吧?”
 
他虽然是问句,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
 
季丞钰总觉得他这句话有点怪异,他收回视线,上下打量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景秀笑道:“既然你都要跟袁诗柔订婚了,那安安姐就不算朋友妻了,以后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追她了。”
 
季丞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喜欢许念安?”
 
“是啊,安安姐只比我大两个月,我初中跟高中都是跟安安姐一个班级的,我一直都喜欢她,只是她一直喜欢你,我不敢表露心迹罢了,现在好了,你们两个都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又是单身,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追她了。”
 
季丞钰说不清现在内心到底是什么感觉,总觉得五味杂全,他抬手揉了揉眉心:“景秀,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你喜欢许念安,你父母能同意吗?”
 
景秀拍了拍季丞钰的肩膀,保证道:“放心,这个不是问题,大不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安安姐受任何的委屈,哪怕是我父母都不行。”
 
季丞钰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心一抽,就像有人用皮鞭狠狠地抽打在他的心脏上,许念安在季家受到的那些委屈,全部历历在目。
 
他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从没为许念安提供过挡风避雨的港湾,直到现在两个人离婚了,他才知道,原来许念安并不是非他不可,有很多男人争着抢着,想要宠她。
 
他突然想起了,父亲季庆山说的那句话: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即使不愿意承认,但是季丞钰却是知道的,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众人先是一愣,随即连忙簇拥上去。
 
许念安抬头望过去,就看到穆延霆被一个女人挽着,慢慢走来进来,瞬间成为了整个宴会的焦点。
 
他面容冷峻,孤傲漠然,就像天生的王者。
 
许念安的心不由得一紧,想起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已经坦诚相对了,但是接了个女人的电话,穆延霆就离开了,那时候她就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是对穆延霆非常重要的女人。
 
亦或者是他的结婚对象也说不定。
 
现在看来,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女人娇美依人,男人刚毅挺拔,远远望过去,刚好是一对璧人。
 
所以,这才是他这几天都不出现的真正原因吧?
 
许念安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她在他面前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要管他身边出现什么样的女人?
 
他们之间不过是债主与债户的关系,她陪他睡一晚,他们之后就再无瓜葛,她也可以从此离开这里,带着妈妈去过自己的生活。
 
许念安收回视线,刚想转身离去,就被袁诗英挡住了去路。
 
袁诗英端着一杯红酒,抬头看着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那对璧人,对着许念安露出一个讥讽的笑:“看到了吧,四爷身旁的那位可是顾家唯一的女儿,四爷带着她出席这种场合,想必是有联姻的意味,至于你——”
 
袁诗英瞥她一眼,面露不屑,“别以为那天四爷为你出头,你以后就可以飞上枝头当凤凰,堂堂穆家怎么可能娶你这种弃妇,四爷不过是正餐吃多了,偶尔打点野食吃,而你,就是那点儿野食。”
 
许念安淡漠看她一眼:“说完了吗?”
 
她语气冰冷,神情冷漠,袁诗英顿时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打到了一团棉花上,自己反而落了下成。
 
即使在这样的宴会上,许念安一袭蓝群,高贵典雅,硬生生的把在场所有的女人都比了下去。
 
袁诗英气不过,手一扬,杯子里的红酒,细数洒在了许念安的胸口处。
 
许念安只觉胸口一凉,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的礼服就已经报废了。
 
袁诗英一只手捂着嘴巴,挑挑眉:“不好意思哦,手滑。”
 
许念安狠狠瞪一眼,并未发作,捂着胸口的污渍处,越过袁诗英抬步往前走。
 
端着托盘的服务生穿梭在人群中,方便客人随时拿去,许念安随手拿起一杯饮料,放到嘴边轻抿了一口,是她喜欢的山楂味,粘稠,酸甜可口,这种饮料如果泼在头发上,应该会很难受吧?
 
许念安嘴角一弯,转身,手臂高高抬起,一杯殷红色粘稠的山楂味饮料,自上而下,从袁诗英的头顶浇了下去。
 
“啊——”袁诗英猝不及防,闭着眼睛尖叫一声,只觉得有什么冰冷又黏糊糊的东西从头顶流了下来,连她的眼睛都遮住了。
 
她伸手抹了把脸,一手黏糊糊的东西,殷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头顶一直流到脖子下面,又恶心又难受,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许念安迅速最开几步,朝她勾了勾唇:“不好意思,我也手滑。”
 
“许念安你这个贱人——”
 
这边的动静太大,很快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袁诗英完全是被气糊涂了,一边骂着,向前几步,伸手就要打下去。
 
还没有碰到许念安,手腕就被人狠狠的抓住。
 
手腕处的痛疼让袁诗英瞬间惊醒。
 
穆延霆视线冰冷的落在袁诗英色彩缤纷的脸上,气势凌厉,“你冲谁撒野?”
 
在场的人无不心下一颤。
 
穆延霆的气势,袁诗英是领教过的,哪还敢再造次,吓得大气不敢出,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袁栋跟林慧从人群中挤过来,陪笑道:“穆先生,都是误会,误会。”
 
顾瑶瑶见他为别的女人出头,心里虽然不高兴,却不敢表露出来,顾家之前调查过,说穆延霆不近女色,那么这个女人又是谁?
 
顾瑶瑶走上来,轻声道:“四爷——”
 
今晚她才是他带过来的女伴,现在他却公开维护别的女人,这无疑是在众人面前打她的脸。
 
穆延霆甩来袁诗英的手。
 
袁诗英一个跄踉差点没站住,幸好林慧及时从后面扶住她。
 
顾瑶瑶偷偷瞪了许念安一眼,许念安识趣,她生平最恨小三,断然不会让自己也变成别人的小三。
 
况且礼服都脏了,她也没必要继续呆在这里丢人现眼。
 
“许念安。”穆延霆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众人皆是一愣,许念安脊背一僵,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过来。”穆延霆说。
 
许念安的后背生出一层层细汗。
 
男人的脚步在身后响起,每一声都震在她的耳膜上。
 
许念安闭了闭眼,转身。
 
男人已经站在她的身前。
 
他挺拔高大,宽拓的胸膛,几乎可以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随时为她挡风遮雨。
 
许念安抬起头看着他。
 
穆延霆低着头,眸光黑亮,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嘴角微勾,下一秒,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下,低头吻在了许念安的唇上,“唔——”
 
底下一片倒吸气声。
 
顾瑶瑶更是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栽倒在地的可能。
 
“不是说穆总不近女色吗?”
 
“许念安不是这场订婚宴男主角的前妻吗?”
 
“长的也太漂亮了吧?”
 
“俊男美女,也太配了吧?”
 
“季丞钰也太傻了吧,放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被别人钻了空子。”
 
一旁的季丞钰:······
 
景秀凑到季丞钰跟前小声的问:“阿钰,怎么回事?难道我又被人捷足先登了?”
 
季丞钰:······
 
袁诗柔怎么都没想到许念安居然傍上了穆延霆,从穆延霆一进来,她就注意到他了。
 
就像是天生的王者,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人心生敬畏。
 
她许念安算什么东西?她就跟她那个下贱的娘一样,只配生活在臭水沟里,穆延霆这样的男人,本应该是属于她袁诗柔的。
 
袁诗柔伸手抚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眼神中闪过阴狠的算计,必须按计划进行,到时候她要让许念安身败名裂。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