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巧媳当家

更新时间:2020-03-21 13:40

巧媳当家 已完结 已完结

巧媳当家

来源:网络作者:小玲珑分类:言情主角:秋菊 云轩时间:2020-03-21 13:40 浏览:

很多朋友不知道秋菊云轩小说在哪看,这本书叫《巧媳当家》,作者是小玲珑。精彩内容阅读:这时,曹老太太对秋菊趁机说道:“听说范大嫂一家在云夫人的庄子上作苦力,还望云夫人应允老身把他们带回去,严加惩治,免得他日再行作恶。”秋菊听说曹家打算把人带回去,一时转了转眼珠。目光咄咄地问道:“小辈多问一句,若他们回去了,曹老夫人打算如何惩治?”曹老太太也没想到秋菊不仅插手此事,还大有帮着刘可妍立威之意。“杖行五十,...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曹老太太给铁柱出了个主意,铁柱回头就去刘可妍房里劝说:“天福与珍姐的满月只差三日,不如跟姐姐一起办。到时候让春雁也露个脸儿,当面给你赔个不是,也好堵一堵外面不好的传言。”
 
刘可妍听说自己的家事已经传扬出去了,心下解气之余,也就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又觉得是因为自己生了女儿的缘故,才会让丈夫越发偏心。
 
几番犹豫之下,找华妈妈商量,华妈妈给她想了一个法子。
 
刘可妍以“妻妾有别、嫡庶有别”为由,要求丈夫应允:嫡子未出之前,府内不允许再有庶子庶女出世。
 
铁柱觉得这个条件有些苛刻,甩袖离去,刘可妍心下不安,派人去请秋菊。
 
秋菊听说夫妻俩因为赵春微的事闹别扭,柔声安抚了刘可妍一番,表示她会始终站在正妻的立场上,给弟妹撑腰。
 
回到家里,与云轩私下里聊起了弟弟的家事。
 
云轩对小舅子家里的事也有些耳闻,但发妻亲自说与他听却还是第一次,怕秋菊心有郁结,当场答应会找机会劝一劝铁柱。
 
秋菊这才重展笑颜,一时感慨道:“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还好夫君没有入错行,也我没有嫁错郎。”
 
云轩觉得秋菊的话说得有些不伦不类,一时点着她的鼻子笑话道:“你没嫁错郎,是没错的。什么叫我没入错行?读书是为了明心明智,报效朝廷,哪能算一个行当呢!”
 
秋菊一时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是书读得少吗?哪有你说得这般明白?不是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吗?我的话意会即可,不必言传。”
 
“你又弄错了典故,意会与言传可不是这般用的。看来以后你得多读些书了,不然会带歪咱们的儿子与闺女的。”云轩又是摇了摇,一脸的无可奈何。
 
“你怎么就猜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闺女?”秋菊眨了眨眼,一时好奇的问道。
 
“将来总会有的,我又没说是这一胎?”云轩环着妻子,笑眯眯地说道。
 
秋菊忽然发觉自己一心忙于赚钱,与丈夫的沟通太少,以至于两个人说话有些鸡同鸭讲,一时又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云轩嫌弃了。
 
瞧着她自顾自地发呆,云轩仿佛猜透了她心思似地,轻轻抚着她的背,凑过来附耳哄道:“你少要胡思乱想,安安稳稳地把孩子生下来才是正经。我既已在你面前发过誓,必会信守诚诺,一辈子只守着你一个。”
 
夫妻俩说了半宿的悄悄话,最后秋菊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次日云轩去书院,歇晌的时候把铁柱邀出来,郑重其事地说道:“你姐让我给你传一句话:如果家里一堆庶子庶女,正房只有一女,传扬出去,只怕会被人误认为你宠妾过甚,怠慢正妻。”
 
接着,云轩又补充了一句:“你府里的事,本不该多说。但你若想入仕,就不能忽视后宅的事。官宦人家,最注重礼仪规矩,也最注重名声。”
 
说得铁柱脸色微窘,从书院里回来,特意去了一趟上房,绷着脸对刘可妍说道:“你先前提的要求,我应允了。而且等赵春微出月子后,让她日日过来请安。”
 
刘可妍知道丈夫还在与她赌气,但终于得了对方的允诺,还是很高兴的。
 
虽然人还在坐月子,但精神已经好多了,家里的事也跟着上心起来。先是让陈三去牙行把牙婆找来,让华妈妈选了一个小丫头和一个粗使婆子,是打算教导好了放到珍姐儿房里服侍的。又让陈三带人过去,让赵春微自己挑人。
 
赵春微听说刘可妍让挑两个人,也选了一个小丫头与粗使婆子。
 
刘可妍付了银子,收了卖身契。对于赵春微选的人,让她直接留在偏院,自行安排即可。
 
对于天福的奶娘,刘可妍托秋菊从外面找了一个。
 
家里的人手渐渐补齐,华妈妈根据刘可妍的要求,发出了不少满月酒的贴子。连娘家刘府也收到了。
 
儿子女儿都在省城,刘夫人也想借机去瞧瞧孩子。特意提前了两日,住进了女婿家。不仅去南城拜会了亲家,还去秋菊的田庄转了转。
 
回来后一时感叹道:“绿油油的好大一片,瞧着心里也敞亮不少,估摸着又会让二姑奶奶赚个盆满钵溢。”
 
“二姑奶奶还有两个月,也要生产了。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见她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刘可妍坐月子也心焦得很,每日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外面的事都是听旁人说的,自己又不能出去,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禁足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秋菊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行动起来也不如以往方便。但她还是坚持每日来食街走走,四个铺面都转到。田庄上离得有点远,如今一个月只会去一两次。
 
还有三个月就到了农历八月秋闱的日子。秋菊对个别铺面作了调整。
 
入夏后饭庄烧烤的生意不如冷天,秋菊的铺子作为供货方,每日的供货量也有所降低。于掌柜的铺子靠近客栈,原来烧烤的柜台予以缩小,空出的地方摆上面点。散客开始增加,而且除了本地人,更多的是赶考的秀才们。
 
秋菊知道三年一次的大考,对秀才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汇聚到省城不是为了赏景品宴,而是为了考试,自然不会把精神头浪费在吃喝上,特别是对于那些囊中羞色的人来说,能够裹腹即可,反而便宜又好吃的东西更受欢迎。
 
秋菊在于掌柜的铺子里不仅卖白面的包子、馒头和饼,还推出了玉米团子、玉米窝头、玉米饼子、玉米粥,还有用稻米做的白米团,小咸菜,很多物美价廉的小吃,大受欢迎。
 
考虑到夏季东西容易坏,不敢向先前做得那么多,所以铺子里常常断货,每次补的东西都是当日做好的,新鲜又好吃,连客栈的人流也被吸引过来。
 
客栈的掌柜发现这一情况后,跑过来与秋菊商量,每日让秋菊的小吃铺子送货,站铺子的冬宝与来福忙起来的时候,恨不得自己能有三头六臂。
 
既便这么忙,秋菊也没忘记侄女侄子的满月酒。
 
当两个小小的襁褓被刘可妍与赵春微同时抱出来的时候,人群中一阵动静。
 
刘夫人作为珍姐儿的娘家外婆,不仅带来了红鸡蛋、米酒,还给外孙女准备了从头到脚的新衣裳,把事先准备好的银锁片也戴在了珍姐儿的脖子上。
 
赵春微是妾,娘家人不算亲戚,加上曾经在府里闹腾过,被铁柱严令禁止过来。所以这一次就没告诉远住乡下的双亲与兄弟。但曹老太太来了,曹家在省城也算是大户,加上出了曹仁义这样的举人,铁柱自然也送了贴子。
 
曹老太太亲自给侄孙女怀里的小娃娃戴上一个金锁片,让刘夫人当即有几分憋气。送外孙女的银锁片被曹家的金锁片给比了下去,庶子比嫡女倒显得尊贵了。
 
正值刘家人尴尬得变了脸色时,秋菊缓步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金灿灿的镶着宝石坠子的金项圈,亲自戴到了侄女珍姐儿的脖子上。
 
对于赵春微生的天福,秋菊送了一个鲤锦荷包,里面是十个小小的银元宝。
 
刘可妍暗自松了口气,刘夫人的脸色也由多云转晴。
 
“云夫人送的金项圈真好看,珍姐好福气,生下来就得了姑姑的喜爱。”曹老太太笑着赞了一句,想把方才的尴尬轻轻掩饰过去。
 
她送出金锁片的那一刻,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妥,只是礼物是早已准备好的,曹老太太也没想到刘夫人送的是银锁片,而不是金锁片。原想着让侄孙女当着众人的面,向刘可妍服个软,认个错,李家妻妾不和的事就翻过去了。没想到自己把事情闹拧了。外人一定会认为她给赵春微撑腰,妾室才敢与正房斗得昏天黑地。
 
接下来是给两个孩子剃胎发,刘可妍抱着珍姐儿坐在前面,曹春艳的椅子靠后一些,怀里抱着天福。
 
刘夫人过来给珍姐儿剃发,而曹老太太过来给天福剃发。
 
等两个孩子的头发剃好了,满月宴开席之际,赵春微突然抱着孩子跪到刘可妍脚下。
 
“此前家里发生的事,都是妹妹失察,没想到身边还藏着虎狼之人。如今已经禀报了叔祖母。叔祖母答应,曹家一定会严惩范大嫂一家。还望姐姐原谅妹妹之错。以后家里之事,妹妹一定以姐姐马首是瞻,绝不会自作主张。”
 
这时,曹老太太对秋菊趁机说道:“听说范大嫂一家在云夫人的庄子上作苦力,还望云夫人应允老身把他们带回去,严加惩治,免得他日再行作恶。”
 
秋菊听说曹家打算把人带回去,一时转了转眼珠。目光咄咄地问道:“小辈多问一句,若他们回去了,曹老夫人打算如何惩治?”
 
曹老太太也没想到秋菊不仅插手此事,还大有帮着刘可妍立威之意。
 
“杖行五十,赶出府去。不知云夫人意下如何?”曹老夫人不动生色,语气中却露出了淡淡的不满。
 
“其实李宅上房发生的事,我已查明了。”
 
秋菊连自己也没想到,让范大嫂一家与佩儿住在一个院子里,引发双方地不断冲突,最后在一次骂战中被外人发现了端倪。
 
范大嫂有心,佩儿有意。
 
趁大房的人离开省城之际,范大嫂托人搞到了药粉,装进一个还能用的香炉里,故意丢到佩儿常去的地方,被佩儿捡了去。
 
范大嫂见自己丢的小香炉不见了,就跟佩儿说有一种药嗅久了会头晕,自己丢的香炉里原来有一些这样的药,是为了熏蚊虫的,后来自己的主子觉得身子不适,才命她丢了出去。
 
佩儿如获至宝,打算栽赃陷害,一石两鸟,自己坐收渔利。所以才想到把东西下到万年青的培土里,但还是被刘大夫发现了。
 
正所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巧媳当家》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