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爱情薄凉如霜

更新时间:2020-04-19 14:13

爱情薄凉如霜 已完结 已完结

爱情薄凉如霜

来源:万读作者:嗡嗡嗡分类:言情主角:童遇安 路之遥时间:2020-04-19 14:13 浏览:

《爱情薄凉如霜》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作者嗡嗡嗡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童遇安路之遥,讲述了童随心盯着我看:“没进去?”虽然我早就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了,可这么赤果果的问话,我心里还是放不开说,只是点了点头。童随心嗤笑:“那还玩的挺激烈,看来这孙子对你挺满意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人身上没有一块好的地方,脸肿了,眼睛也只剩下一条缝,还有几处流了血。...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着他的脸,又想起童随心强大的诱惑,我要拿回视频和照片,我要离开这里!
 
何况,就算我拒绝得了王老板,可还是逃不出路之遥的手掌心,给谁生不是生,最起码跟眼前这个男人生孩子,我还有逃出去的希望。
 
我不停给自己做心里建设,难不成还要被打一顿,再次被送上路之遥的床?只怕被打一顿是轻的,就怕命都没了。
 
我勉强撑起一抹笑脸,颤抖的走过去搂住王老板,“别、别这么大火气……我听话……”
 
王老板笑了,在我屁股上捏一把,“有了我的孩子,就跟着我吃香喝辣。”说着,他的手在我胸上捏了捏,啃咬着我的耳垂,“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咬唇忍着:“别,这里……有人……”
 
“还挺羞涩!要走也成啊,总得先让我舒服一回。”王老板笑的可怕,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浑身被他摸了个遍,最后还是在我手里释放的。
 
整理好衣服,王老板搂着我就往酒店外面走,童随心一脸复杂的看着我,几次想要过来,可最后都忍住了。
 
我想,她终究是有些不舍的吧。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特别贱,就是这样,我居然心里因为这点不舍感动的要命,完全忘了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我上了王老板的车,他在车上对我上下其手。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形容合适,不情愿的,悲愤的,却又无可奈何的。
 
亦或者,为了逃离这一切,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王老板不停在我身上啃着,沾了我一身口说,恶心极了。
 
司机就在前面,时不时从后车镜里看我们一眼,那眼神让我觉得自己特别脏。
 
回到酒店,王老板迫不及待就把我压在床上了,我挣扎几下,脑子里总是没出息的想着我很快就要自由了,总是得付出代价的。
 
我突然笑了,眼泪跟着滑下来。
 
王老板也停下了动作,皱着眉头问我,“你笑什么?”
 
我笑的停不下来,断断续续说,“我开心啊……跟着王老板好,我开心……”
 
显然,我的话取悦了身上的男人,他一边扯我的衣服一边呼吸浓重的说,“小浪货,这么开心啊,等下我让你开心到上天。”
 
我被扒了个精光,紧接着就有东西顶着我了,对这种事情我很害怕,粗暴的,残忍的,血腥的,我忍不住会想起路之遥对我的那些禽兽画面。
 
我紧紧闭着眼睛,双手抓着床单。王老板在我身上乱动,我就像是被凌迟一般。
 
可是,都没有几下,甚至没有进去,突然就没了动静。
 
我错愕的睁开眼睛,就见王老板跪在床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他咒骂了几声,旋即对我左右开弓,扇我嘴巴。
 
我被打得眼冒金星,不停求饶。
 
这画面很熟悉,就跟路之遥强我的那天像极了。他也是死命打我,骂我贱货,揪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
 
路之遥带给我的痛苦,只怕成了永久的阴影。
 
我想跑,可是被王老板抓了回去,一边打我一边骂骂咧咧,“小贱货!”
 
我心惊胆颤,生怕会被打死,只能不停求饶。
 
“叫亲哥哥,叫爸爸!求我!”王老板怒吼着。
 
我恶心极了,可又不敢不顺从他,为了保命,只能亲哥哥亲爸爸的叫。
 
王老板很兴奋,下手更重了。
 
我趴在床上动不了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到了死。
 
如果活着这么痛苦,不如死了算了。
 
眼泪涌了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堕落成这样。
 
王老板打累了,一脚把我踹下去,“滚!”
 
我撑起身子,颤抖的胡乱把衣服穿好,回头看一眼早就睡着的男人,头也不回离开了。
 
刚走出酒店,就看见童随心的车子停在那里,喇叭响了几声,示意我过去。
 
我上了车,不经意看一眼镜子,脸蛋儿肿的跟猪头似的。
 
“办好了?”童随心面无表情的问。
 
我摇头,不是装纯,也不是矜持,到底是刚从大学出来,有些话我实在说不出口。
 
比如:早泄。
 
童随心盯着我看:“没进去?”
 
虽然我早就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了,可这么赤果果的问话,我心里还是放不开说,只是点了点头。
 
童随心嗤笑:“那还玩的挺激烈,看来这孙子对你挺满意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人身上没有一块好的地方,脸肿了,眼睛也只剩下一条缝,还有几处流了血。
 
童随心送我去了医院,又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三万,先把伤养好。这几天就别回家了,我安排你住酒店。”
 
这钱接的连我自己都觉得脏,可我没有第二条路了。手里的卡握的死死的,眼泪一颗一颗落在那张卡上,像是这么冲刷着,就能把钱洗干净似的。
 
“哭什么?”童随心不高兴的问,“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怀不姓路的孩子,连王老板那里也不成,你还能干什么?”
 
我眼睛还湿湿的,就那么看着童随心,“姐,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吗?”
 
同一个屋檐下二十多年,我竟然不知道姐姐的正经职业是什么?

《爱情薄凉如霜》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