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与他不期而遇

更新时间:2020-05-22 13:44

与他不期而遇 连载中 连载中

与他不期而遇

来源:晋江文学作者:景景如许分类:言情主角:江景深 唐诗时间:2020-05-22 13:44 浏览:

《与他不期而遇》是景景如许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是江景深唐诗。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江景深到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后,随手把外套扔到副驾驶上,降下车窗,没着急走,伸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解开衬衣上的两颗扣子,点了支烟,左手搭在窗户上,右手缓慢揉着发涩的双眼。面对孙明威的鄙夷不屑,他现在只能忍。当年欠他们江家的,他会让他慢慢还。一支烟毕,他缓缓睁开眼,黑色眼眸中一闪而逝...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七月份的林市异常炎热,湛蓝的天空中挂着炎热的火球,马路上依稀可见一层层热浪翻滚,绿油油地梧桐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远远望去有些刺眼,道路两旁的太阳花耷拉着脑袋,仿佛快要被晒化。
 
十五点四十分,画室的门被打开,女人头发高高挽起,露出修长的脖颈,标准的鹅蛋脸,带着少于的婴儿肥,白色短袖收在及膝的牛仔裙里,显得腰越发的纤细,脚上踩着匡威经典款的低帮帆布鞋。
 
她放下帆布包,先把中央空调打开,又简单整理了一下今天要用的素材,刚接了杯水,门被打开。来的人年龄比她大几岁,齐耳短发,小腹微隆,脸上洋溢出一丝柔和,穿着宽松的连衣裙,把手中的太阳伞收好放在桌子下面,笑着对她说:“今天来这么早。”
 
唐诗搬了个凳子坐在她旁边,“中午睡到两点半就醒了,闲着也没事儿,就先来了。”
 
梁郁摸着肚子笑,“还是年轻人的精神好。”
 
“三个多月了吧,”她目光柔和视线落在梁郁的小腹上,声音清软的问。
 
梁郁不禁感叹道。“是啊!过得可真快。”
 
唐诗大学毕业后就回了林市,她大学学的室内设计,找了份教小孩子画画的工作,与专业无关,转眼就是两年。李聃说让她考个教师资格证,她嫌麻烦,也就没放在心上。
 
十六点十分,唐诗站在门口,看着一个个和唐译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背着小书包,扬起笑脸和她打招呼。
 
“唐老师好,梁老师好。”
 
“你们好。”
 
…………
 
梁郁身子不方便,她是这家画室的老板娘,如今怀了孕,有些活儿自然就落在了唐诗身上。
 
画室也不小,上午八点到十二点,两个小时一节课,下午四点半到六点半,一天三节课,她们每周轮流休息两天。
 
一间屋子坐了五十多个学生,暑假人多,家长忙着上班工作,就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辅导班,一举两得。
 
十六点三十,梁郁点好名后,开始上课,她在台上讲解,唐诗在下面辅导,两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
 
之前和李聃说也让唐译来学画画,可那小家伙死活不同意,偏要说女孩子才学画画,男孩子要学跆拳道,唐诗笑他,哪里学来的歪道理。
 
唐译不肯,她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下课后,梁郁布置好作业,家长们陆陆续续把她们接走。唐诗看了眼站在教室门口第三次探头的人,笑着对梁郁说:“也没剩几个学生了,你要再不出去,门口那位付先生怕是要破门而入了。”
 
梁郁听后,瞥了眼门口那人,笑道:“那我就先回了。”
 
“回吧!”唐诗说。
 
梁郁收拾好,付之林连忙进来帮她拿着包,男人看起来憨厚老实,逢人就笑,和唐诗打过招呼,小心翼翼的扶着梁郁离去。
 
听梁郁说,两人是相亲认识的,第一次见面,付之林对她一见钟情,两人谈了将近一年,就结婚领证了。
 
梁郁告诉她,这就是缘分,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唐诗问她,和付之林在一起是因为合适还是因为爱情?
 
梁郁说,都有。
 
唐诗知道,梁郁遇见了自己的爱情。
 
她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怔了怔,七点了。
 
“唐老师,”男孩抱着书包揉了揉眼。
 
她摸了摸男孩的头发,声音温柔如水道:“桐桐,妈妈今天是不是又加班了,老师给她打电话没有人接。”
 
张桐桐每次都是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孩子,唐诗和梁郁已经和他父母沟通过好几次,平时要多花点精力在孩子身上,可好像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男孩低着头皱眉小声的说:“不知道,”他已经习惯了,爸爸妈妈每天都忙,外婆说要听他们的话。
 
手机响了,唐诗看了眼来电显示,走到窗边按下接听。
 
“诗诗,下班了吗?”男人声音在听筒处传来。
 
唐诗回头看了眼坐在那边乖巧的男孩压低声音无奈的说:“还没呢。”
 
男人语气有些不悦:“我之前和你说辞掉工作,你不肯,妈说等以后我们结婚了,你就在家陪着她,什么也不用干。”
 
你那点工资还房贷都不够,怎么能养得起三个人?唐诗不想再听他唠叨,微不可查的蹙了下眉,压低了声音说:“好了,杨一樊,先不说这个了。”
 
那边沉默了两秒。
 
“那行,后天你休息,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地方我已经订好了,”男人结束了刚刚那个话题,独断的讲。
 
“好。”唐诗挂了电话,她听出那句话是肯定,而不是询问,杨一樊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做起事来我行我素。
 
她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和万家灯火,突然觉得自己的坚持究竟是不是对的。
 
和杨一樊是家里人介绍认识的,就是所谓的相亲,唐诗的父母对他很满意,他们相处了一年多,两家父母都催促着把结婚提上日程。她每次听到后,只觉得脑仁疼。
 
没有人知道,她恐婚。
 
唐诗整理好情绪,蹲在张桐桐面前,“桐桐,你饿了吗?老师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好。”张桐桐摸了摸肚子,乖巧的说。
 
唐诗关灯锁门,拿起包带着张桐桐下课楼。“桐桐,老师帮你拿着书包吧!”
 
说着就要伸手拎过来,谁知道男孩拽的紧紧的。
 
他语气坚定,“谢谢老师,舅舅说男孩子的东西要自己拿。”
 
唐诗笑,“好,”
 
如果唐译有这个小家伙一半听话,她就感恩戴德了。
 
张桐桐摸着书包突然想到妈妈临走前把便利纸放在书包里嘱咐他,有什么事情和舅舅打电话。
 
她们到面馆后,唐诗去点了餐,回来就看到他翻着书包不知道在找什么。
 
“桐桐,你在找什么?”她问,
 
他抬起头,“老师,我找舅舅的号码。”男孩眼睛干净又认真。
 
唐诗起身坐在他旁边,“老师帮你找。”
 
片刻后。
 
“是这个吗?”一张被压在书包最下面的粉色便利贴。
 
张桐桐咧开嘴笑了下点头,“对,就是这个。”
 
唐诗看着上面的手机号拨了过去,还没接通就被挂了。
 
“挂了?我们再打一个。”
 
“嗯”
 
她皱眉看了看手机道:“又挂了?”
 
“舅舅一定也在忙。”男孩有些失望。
 
唐诗想,难道她今晚真的要带着学生回家过夜?
 
她不死心,看着手机上那串号码,又拨了过去。
 
“嘟!嘟!嘟!”
 
江景深的手机连续三次被这个号码骚扰,他回林市不久,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手机号,看着这串陌生号码,放下手中的文件,蹙眉按下了接通。
 
就在她放下手机准备挂断时,那边竟然接通了,唐诗立马放到耳边轻生道:“喂,您好。”
 
张桐桐听到后放下手中的筷子,瞪着眼睛湿漉漉的盯着她。
 
“你好。”男人声音沙哑中带着沉稳还夹杂着一丝疲惫。
 
唐诗觉得他声音很好听,愣了下,不自觉的咬了下嘴角。她大学时疯狂痴迷动漫,有些声控,时间长了,对声音特别敏感。
 
她倏地回过神来眨眨眼道:“你好,我是张桐桐的美术老师,孩子放学后没人接,所以打电话问一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接一下孩子。”
 
女人说话的语气中有丝温和,也带了试探。江景深放下手中的文件,这时才想起江欢今天出差前交代他下午六点半去接孩子,他忙起来全都忘了,揉了揉微涨太阳穴,“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
 
唐诗挂了电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舅舅等会儿就来了,开心吗?”她把便利贴放在他书包里,拉好拉链。
 
男孩看着她笑:“开心,谢谢唐老师。”
 
“不客气,快吃吧!”
 
江景深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起身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向外走。
 
“齐经理,这是孙总刚下发的文件,指明了让您处理。”助理小宁诺诺道。
 
她看着穿着衬衣的男人,不禁咂舌,人长的不错就是有时冷冰冰的,让人发怵,工作起来堪称工作狂。
 
江景深看了一眼,抿着嘴角淡淡道:“放我桌子上,你们先下班吧!”
 
“好的,”
 
办公室的人看他走远后,顿时扔下鼠标,伸着懒腰,抱怨道:“今天终于下了个早班。”
 
“谁说不是啊!自从他来到咱公司,我们部门什么时候休息过。”
 
“新官上任三把火,那孙明威也太不是个东西了,看到人家是海龟,又是研究生,长得一表人才,不眼红才怪。”
 
“火都快烧了大半年啊!”
 
“这男人勾心斗角起来,可不比女人差啊!”
 
“都少说两句,赶紧下班吧!”宁宁催促着。
 
几人悻悻然的闭了嘴。
 
江景深到地下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后,随手把外套扔到副驾驶上,降下车窗,没着急走,伸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解开衬衣上的两颗扣子,点了支烟,左手搭在窗户上,右手缓慢揉着发涩的双眼。
 
面对孙明威的鄙夷不屑,他现在只能忍。
 
当年欠他们江家的,他会让他慢慢还。
 
一支烟毕,他缓缓睁开眼,黑色眼眸中一闪而逝的狠戾。
 
黑色大众缓慢地行驶在拥挤不堪的柏油路上,交通拥堵,半个小时后到达商业大厦。停好车后,想起那女人并没有告诉他具体位置,他从口袋拿出手机给她拨了过去,那边很快被接通。
 
唐诗接到他电话有些意外,那人问她具体在哪儿,她猛的拍了下自己的头,邻桌吃饭的人奇怪的看她。
 
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她看着支着头昏昏欲睡的张桐桐,把面馆的名字报给了他。
 
唐诗轻轻地摇了下男孩的胳膊,“桐桐,醒醒了,舅舅来接你了。”
 
张桐桐迷迷糊糊坐起身来,打了个哈欠,“唐老师。”
 
“你舅舅马上就来了。”
 
“嗯。”男孩睡眼惺忪。

《与他不期而遇》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