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小说库>言情> 风花雪月总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2 17:01

风花雪月总关情 已完结 已完结

风花雪月总关情

来源:摩卡(未)作者:佚名分类:言情主角:阮梦华 云澜时间:2020-05-22 17:01 浏览:

很多书友都在说《风花雪月总关情》很好看,由佚名所作,重要人物是阮梦华云澜。精彩片段:阮如月面色稍霁,心里却仍不痛快。风华夫人左右看了看,执着阮梦华的手问道:“梦华,云公子呢?”此番她特意向仁帝请旨,要宫里派个御医随侍,指名要云澜前来,这让阮梦华心里犯起了嘀咕。母亲如此刻意行事,真不知云澜有什么好。...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月儿在林梢,满天看不见一颗星子,只有几片夜云不时遮在它面前,衬得泼了墨般的夜愈发的寂寥。正是夜阑人静之时,邵府后巷小门却开了一道,一人缓步踏下青石台阶,朦胧月光下一张清俊面容,却是该正与新娘子共渡良宵的邵之思。四周寂静无人,他似是想起忧心之事,怔怔地立在小门外出了神。
 
府中有喜,处处结挂了彻夜不熄的彩灯,门内的光晕透出来一片,把他的孤影拉得老长。远处传来了更漏声,可他等的人还不见来,这让邵之思微有些焦灼。
 
突然起了一阵风,冷冷地拂过树枝吹落残叶,他只觉眼前一闪,巷角阴影之处已多了一个人,用略带调侃的语气道:“邵公子久候,我来得晚了。”
 
若非亲眼所见,邵之思定不敢相信世间有人能如鬼魅般来去。
 
那人往小门走了几步,来到到亮处,可见他轻裘缓带,面上神情似笑非笑,却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云澜。
 
小巷清冷,任谁也想不到邵之思会在这种时候和一个男人相会,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与他毫无干系的云澜。
 
邵之思躬身道:“先生肯来,之思已很感激。”
 
原来这二人竟是认识的,且约在这里相见!
 
云澜懒懒地打量着昏弱灯光下的邵之思,见他大红喜服系着锦丝鸾带,鬓发有些散乱,眉间隐有忧色,忍不住心中微叹造化弄人,若芙蓉帐内的新娘是阮梦华,那么他会不会从婚床上溜下来?
 
“若非我认得你传书中的暗记,真怀疑有人冒你名姓要见我,邵公子不觉得今夜不是见面的好时机吗?洞房花烛,佳人如玉,你舍得吗?”
 
从他口中说出的话极暧昧,可邵之思听了却眉头紧皱,舍得吗?一整日他都有些恍惚,人人都道邵家公子好福气,谁不知道风华夫人的大女儿如花似玉,丝毫不逊其母。红烛摇曳,挑起鸳鸯喜帕时,他多希望那张朱颜是自己曾经幻想过许多遍的甜美容颜,可看到的却是阮如月羞涩笑脸,漾着满满的柔情。
 
他做了什么?他已当着皇上的面亲口毁约,纵使后悔也无法回头。
 
沉默半晌,邵之思终于开口:“我想问一问先生,梦华如今怎样了?”
 
云澜象是早知他的意图,挑眉道:“你找我来,只是问她怎样?”
 
他没有别的办法,这两日祖母怕他会再入宫,找人寸步不离地看着他,待今夜他大婚才撤去了家仆,此时府中上下人等喜酒喝得尽兴,连守在外头的丫鬟婆子也被他赏的银钱喜得昏了头,没有人想到他会选在这个时候出来,即使是枕边人也没有察觉。
 
“前日她在宫中晕倒,我怕……”
 
怕?云澜苦笑,那丫头可精神得很,指着他鼻子让他走,更让他意外的是,她居然另认得南华这样的人,两人虽然没有猜中她身子有什么问题,但相差不远矣。
 
“她很好,已有两日未曾发作了。”
 
邵之思长长舒了口气:“多谢先生。”
 
停了停云澜轻声笑道:“真巧,今晚令祖母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可她与邵公子的脸色恰恰相反。”
 
邵之思神色微变,欲说什么却又忍下,黯然道:“祖母她老人家仍不肯罢手,之思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只盼着她看在阮邵两家已结亲的份上收敛些。”
 
“令祖母怎么也想不到是你先找的我,邵公子放心,我既答应了你,便会做到。良宵苦短,你快些回去吧。”说完便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地隐入幽暗角落,再不见踪影。
 
邵之思悄悄地循着原路返回,没有惊动任何人,红烛淌泪,帐内人儿兀自好睡,他褪去沾满寒气露意的衣衫,轻轻躺下。身边的女子微微一动,露出半截光裸的玉臂,朝他偎依过来,他僵了一下,还是将她揽入怀中,紧闭双眼将脸埋入她如云的黑发里,只愿再也不用醒来。
 
风华夫人府建在城西,据说当初建府之时,瞅的地方在城东沙柳园子那片,后来不知犯了哪门子***,说她有上犯东宫之意,只准在城西择居。风华夫人是何等样人,连后宫也拒入,怎会把这种无稽之谈放在心上,但先皇后母家便在城东,邵府离沙柳园子不远,她若执意在城东建府,倒真成了有意入主东宫,故择西而居。
 
阮如月三朝回门,一早离了夫家,与邵之思相携从城东回城西风华夫人府。
 
今日难得是个好天,街上行人颇多,马车行走得较为艰难,她倒也不恼,坐在车里赏着街景。成亲三日,邵之思哪儿也没去,一心一意陪着她,不说蜜意柔情,她自觉两心相知,二人都不爱闹,共吟诗句或赏一幅画便能打发一天,到了夜间同寑同眠,亲密无间,有夫若此,此生足矣。她侧头看了眼邵之思,他正如她一般望着窗外,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回她一笑,道:“快到了,莫要心急。”
 
她根本不曾心急,甚至有些遗憾路程太短,心中想着便是一直这样下去也好。只是再长的路也有尽头,不多时便到了风华夫人府前,阮如月扶着夫君的手下车,一眼看到门里一群仆妇簇拥着风华夫人走出来,她欣喜地叫了声:“母亲。”
 
她为人清冷,向来不喜与人亲近,这会儿却没由来觉得母亲与府中众人格外亲切,上前拜倒。风华夫人含着笑扶起二人,眼光已看向他们身后。
 
“母亲。”另有一道声音响起。
 
不知什么时候,邵府的马车后面停下一列队伍,为首的宫人恭谨地从鸾轿上扶下一位宫装少女,正是阮梦华。
 
仪驾尊宠,阵仗不凡,生生压过了邵府的车马行头。
 
阮如月身子有些发颤:“她怎么会在这儿?”
 
风华夫人安抚地拍拍她:“梦华这些天身子不好,我接她回来住些日子,你看她才回来个把月,人已瘦了一圈。”
 
为何非要在今日,非要在此时回来?阮如月心底泛苦,恼怒母亲的安排。
 
天地良心,阮梦华并不愿今日回府,她知道阿姊一定在心里恼火至极,可她何尝不想掉头就走?她已见过南华,且与云澜恢复邦交,不必受那心疼之苦,暂时不用去什么沧浪,回不回府住已不再重要。可母亲坚持要接她回来,仁帝也发了话,她想拖两日也不成,只得听从安排今日回来,谁知会与阿姊迎头碰上。宫里象是怕府中人手不够,跟过来许多人,可这真不是她的本意。
 
她微一踌躇,依礼上前叫了声:“阿姊、姊夫。”
 
她没有抬头,只能看到眼前的蓝衫一动,邵之思似是往后避了避:“梦华回来了。”
 
阮如月却不答话,硬着声问道:“这么说,母亲并非来迎接我们的?”
 
她心里有气,往夫君身边退了退,转头发现自己的夫君神情模糊,眼神有些闪烁。
 
风华夫人嗔怪地道:“怎会呢,一家人何必计较这些,知道你今日同之思回来,我早命人备好了酒宴,你房中日日有人打扫,之思嘛,便让他住在畅园。”
 
今趟回门已同邵家打过招呼,留女儿女婿住一晚,次日再回邵家。
 
阮如月面色稍霁,心里却仍不痛快。
 
风华夫人左右看了看,执着阮梦华的手问道:“梦华,云公子呢?”
 
此番她特意向仁帝请旨,要宫里派个御医随侍,指名要云澜前来,这让阮梦华心里犯起了嘀咕。母亲如此刻意行事,真不知云澜有什么好。
 
“夫人,我在这儿。”
 
云澜从那群宫人身后走出来,他站在一旁有一会儿了,将几人面上神情看在眼中,阮如月分明怒上心头,邵之思自下车看到阮梦华,便成了根穿着衣服的木头,一句话也无。而阮梦华拧着手,浑身不自在直往一边让,恨不得离那一对夫妻远远的。只有风华夫人一脸欣慰地招呼云澜和两个女儿进府,还抽得出空打发一部分宫人回去复命。

《风花雪月总关情》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热门小说
  2. 随机小说
  3. 最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