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帝思恩墨琰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19-09-13 14:14 编辑:admin 浏览:

这本《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是由作者小酒轻狂所写的,主人公帝思恩墨琰的故事精彩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内容:“思恩,你怎么样?”帝洁姗现在的肚子已经大起来,皇甫沛宁将她照顾的很好,刚开始胎像不稳,现在中期稍微要好很多。她刚冲进来,后面皇甫沛宁也跟了进来,看着洁姗大幅度的动作不忍责备道,“你慢点。”心道人帝思恩的孩子已经都没了,你现在着急也没用!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推荐指数:8分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第143章 菲欧被逼的连机票

听到墨薇不好,帝卿好看的眉微微蹙在一起,双眸中闪过无法掩饰的担忧神色。
 
墨薇和他在一起之后,好像就没过什么好日子,从追她到后来,好像那小女人随时都在受伤害,不是他就是他身边的人,对此帝卿的心也沉重了几分。
 
“如何不好?”
 
“是墨夫人不太愿意墨薇和你再继续下去。”
 
肯尼没说墨夫人其实是要带上墨薇去医院堕胎,这男人的性格,必定是要将他们已经进行到一半的计划给搁浅也要回到冰凌城。
 
这次是他们拔出冥会的好机会,过了这个时间,怕是再也不会找到这样的好机会。
 
……
 
蓝景,因为墨薇的到来,思恩的生活也活跃不少。
 
墨琰只是将手下的得力助手派去了东洲协助帝卿,思恩出事儿后,现在的墨琰几乎是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跟思恩在一起。
 
确实也做到了,冥会和菲欧的事儿没处理好之前,他的办公地点就设定在了蓝景的副楼,秘书将每天的文件都搬过来,下午又带回去。
 
“感觉如何了?”
 
因为思恩怀孕过,所以对墨薇怀孕前期也比较了解一点,将一盘水果端出来放在墨薇面前,一只手还抱着小墨月,看着这样的思恩,墨薇心里有些淡淡的苦涩。
 
拿起一块苹果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好,“好吃,二嫂,我从来不知道酸苹果这么好吃。”
 
“呵呵,你现在是怀孕,平时的话你看着都害怕!”
 
就比如现在的思恩,以前怀孕每天能吃好几个,现在的话,她是看着牙齿都忍不住打颤了。
 
墨薇巴拉巴拉把一盘子的酸苹果全吃了,思恩看的都有些蒙圈,就是她怀孕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吃酸苹果的吧?
 
“二嫂,苏苏两岁之前,很辛苦吧?”
 
“啊?”
 
“不过你也还好,你的家人对你好,七爷也对你好,就算没有了二哥,你还有很多人。”
 
对于思恩的过去和自己现在比起来,都是在怀孕,可这样的差别,她能依靠谁呢?
 
帝卿不在,就连自己的母亲都要求自己打掉这个孩子,墨薇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好好保护这个孩子。
 
“薇薇,你没事吧?”
 
墨薇的话让思恩有些担忧。她并不知道墨薇在墨家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墨琰没告诉她,加上她和墨琰和好之后一直都是住在蓝景,对于墨家的那些人,思恩到现在为止还不是很了解。
 
此刻也才反应过来,墨家那么大的地方,墨薇却要在蓝景来,明显是在多谁。
 
“我没事,就是感觉单亲妈妈很辛苦。”
 
单亲吗?不过那个时候思恩不是单亲,她和墨琰只是闹矛盾了,他们之间并没离婚。
 
思恩是何等敏锐的人,就算是墨薇不明说,思恩大概也已经明白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
 
“没有?薇薇,不要将我当傻子。”
 
墨薇这状态明显的就是遇到了大事儿,要不是遇到她自己无法解决的事儿,也不会求助自己的二哥。
 
将手里的小墨月放在婴儿床里,坐在墨薇身边,伸手拉过她冰凉的小手。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儿了。”
 
思恩的关切,墨薇终究是个女人,在这样敏感的时候,不管平时是如何强悍,但她也终究只是个女人,脆弱的一面是随时都会有的。
 
扑进思恩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般,“二嫂,我到底该怎么办?会不会跟我妈说的一样,帝卿和我真的完了。”
 
“什么?”
 
这话,思恩更听的云里雾里了,什么叫完了?
 
按照她对自己大哥的了解,这样的事儿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毕竟墨薇怀了他的孩子,若是他们之间不可能的话,早在之前就不可能了。
 
慕晓晓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将他们给拆散,现在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呢?
 
“你说,他知道那些事儿后,会不会嫌弃我?我那么脏……!”
 
“你在胡说什么?”
 
墨薇的话没说完就被思恩给打断,面色也变的有些苍白起来,墨薇还从来没在她面前提起过以前的事儿,那些过往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特别的打击。
 
当初在七爷办公室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其中就有墨薇的,也就是那个时候,思恩对这个女人有一种特别的怜惜。
 
也是那个时候,知道当初在墨家为什么全部人都不喜欢自己,唯独墨薇对自己很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二哥喜欢什么她就能跟着喜欢,都是因为小时候的那些过往。
 
“二嫂,我配不上他的,其实我不该执着,他和慕晓晓站在一起是那么的般配,我算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知,我根本就配不上他。”
 
“薇薇。”
 
胸前的湿意让思恩知道,她哭了,还哭的比较厉害,这个意向都比较坚强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无助的哭了起来。
 
“我配不上他,我真的配不上!我那么脏……!”
 
“够了薇薇,不要再说了。”
 
再说下去思恩就要忍不住哭了,墨薇的诉说无疑的是会让思恩想起墨琰那段不堪的往事,对于那些,思恩是真的一点也不想知道。
 
因为知道了,也只是会让自己感觉到不知所措,那样的事儿对思恩来说,无疑也算是一种打击。
 
“少夫人,夫人过来了。”
 
佣人进来通报,思恩明显感觉到怀中人儿一颤,看来她猜对了,许岚的手段,有些时候会恐怖的令人发指。
 
“薇薇,你果然在这里?”
 
许岚进来,面色不好的看了一眼墨薇,再看了看思恩,在来之前她是先去了墨薇的公寓,没找到墨薇人。心里恼火的不得了,这不,人找上门来,情绪也就不好了。
 
“跟我回去。”
 
“不用,我就在这里陪二嫂。”
 
“思恩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你就不要在这里打扰她了。”
 
许岚上前,也不管墨薇是不是愿意就要拖着她往外面走,对于许岚态度的强硬,墨薇自然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当即就挣扎起来。
 
“你放手,放开我。”
 
“你闭嘴,跟我回去!”
 
两人一个要带走,一个不愿意走,就这样扭成一团,思恩在一边看的心惊胆战,墨薇怀孕了,这样的纠缠无疑对她来说是最为危险的,来不及多想就扑上去要拉来许岚。
 
“墨薇,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跟我回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
 
墨薇是无论如何今天也不能跟许岚走,她知道走出蓝景下一站必定是医院,那样的结果是她不能接受的,可许岚的态度,太可怕了。
 
“妈你先放开薇薇,她怀孕了,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样会伤到她的。”
 
“你走开!”
 
许岚不管不顾一把就将思恩给推开,思恩一个不查就摔到了地上,而许岚也顾不得那么多,唯一的想法就是先将墨薇给带走。
 
墨薇也挣扎的厉害,“你放开我啊,我不会跟你走的。”
 
“为什么你就这么不听话,你以为帝卿还会要你吗?你醒醒好吗?”
 
许岚就如吃了疯药一般将墨薇拖着往外走,思恩看着吓坏了,当即就要扑上去,眼看就要到大门口,墨薇更是不晓得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许岚给推开。
 
随着许岚的松手,墨薇失去助力直接就朝后面倒去。
 
“啊……!”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许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墨薇吓的尖叫出声,她想,完了,一切都完了,结束了,不管什么都结束了。
 
甚至是绝望的闭上眼,双手也不自觉的捂住小腹,心里绝望,‘宝宝,真的对不起。’
 
只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传来,墨薇是仰过去了,不过她并没摔在地上,而是直接倒在了思恩身上。
 
刚出墨薇倒下去的那一刻,思恩正好离墨薇比较近,也就不管不顾的跑过去垫在了墨薇的身下,此刻墨薇就这样倒在了思恩怀里。
 
“你们在干什么?”
 
冰冷的声音响起,让沉积可怕的氛围拉回现实,墨琰在看到思恩倒在地上的时候,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这个时候思恩也才松了一口气,“薇薇,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听到思恩的声音,墨薇也才回神过来,脑海一片空白的她很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身体,最后对着思恩很茫然的摇摇头。
 
看到她摇头,思恩心口的石头也才落地,吓死了!要是墨薇真的倒在地上的话,依照许岚松手的那个惯力,墨薇的孩子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
 
还好还好,只要墨薇没事儿,她也就放心了。
 
墨琰走过来将墨薇从思恩身上拉起来,佣人赶紧上前将墨薇抚向一边。
 
“你怎么样?”
 
“我,我……!”
 
小腹的微痛,双腿间的热流让思恩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看向墨琰的脸色也都白了起来,不能啊,真的不可能啊?
 
“思恩?”
 
“赶紧送我去医院,快点!”
 
一听思恩说要去医院,墨琰也慌乱了,而许岚就愣愣的在原地,当思恩被墨琰抱起来,地上的那摊血迹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双眼。
 
怀孕了,这个连思恩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可现在……!
 
“二嫂?”
 
在看到地上血迹的时候,墨薇眼泪滑下,那代表着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孩子,那是思恩的孩子,现在这到底……!
 
思恩回头看向墨薇,再看了看许岚,“妈,墨薇肚子里的孩子你无权处理,一切都要等我哥回来再说。”
 
许岚站在原地已经忘记反应,作孽啊,真的是作孽啊!这大概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吧?或许,这真的是惩罚吧?
 
“墨琰,让人送薇薇去帝家。”
 
“好。”
 
此刻思恩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虚弱起来,她在疼,真的很疼,原来流产是这么的疼,以前她还从来不知道这个问题的。
 
出门之前,墨琰看了许岚一眼,那眼神对她几乎是失望透顶,没说什么直接就带上思恩上车,而这个时候许岚也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上。
 
……
 
墨琰带思恩离开后,墨薇看着地上那摊血迹,哭的有些绝望,这次,她是真的欠下了思恩大人情,为了护她,思恩失去了孩子!
 
原本平静了没多久的墨家和帝家,再一次鸡飞狗跳起来。
 
医院。
 
因为墨琰的缘故,医生也都尽了全力,可思恩摔的本身就重,加上墨薇倒下来也是压在她肚子上,孩子终究是没保住。
 
病房里现在已经围满了人,“怎么就摔到了呢?墨琰你说你……!”
 
帝丽智是个急性子,一听到思恩摔的孩子都没了,急的跟什么似的来到医院,帝正雨听到消息也不管自己怀孕也跑过来,他们还不敢通知爷爷,年纪大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但墨家这边的爷爷奶奶却是知道的,奶奶一听说许岚今天去了蓝景,精明睿智的她大概也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就是不小心嘛,被沙发给挡了一下。”
 
“那就把沙发劈了,你是豆腐渣做的是不是?沙发挡一下就能把孩子给摔没了。”
 
“那你去摔一下试试。”
 
帝正雨在一边看不下去了,这帝丽智是个女汉子,以为怀孕跟没怀孕一样么?以前帝正雨也很女汉子,但怀孕后,都关在屋里看淑女手册了。
 
“我没怀孕,摔也摔不出血!”
 
众人:这就尴尬了,和一个没结过婚也没生过孩子的女人讨论孕妇是如何脆弱的问题,那无疑是对牛弹琴。
 
“墨琰,回去把你家沙发劈了,都能摔出人命了。”
 
“我们要搬去海湾了。”
 
海湾那边别墅早就改建好了,里面的一切装修现在散气大概也差不多了。
 
很小心的给思恩喂汤,虽然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但孩子突然这么掉了,两人心里也还是很难受,尤其是思恩,这孩子她都还不知道就这么的没了。
 
“思恩,感觉好点了吗?”
 
“我没事的奶奶。”
 
说没事,语气都忍不住的哽咽了起来,许岚站在人群外面,就像是被众人孤立了一般。
 
墨天则站在她身边,低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墨天则可不相信思恩会突然摔到。加上许岚今天又去了蓝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我……!”
 
这一刻,许岚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能说思恩的不是吗?毕竟思恩为了保护墨薇孩子都没了,但在她的意识中,就算是墨薇以后不能嫁给一个对墨家有帮助的人家,那个孩子也不能留下的。
 
要是帝卿不要她的话,你孩子就等同于毁掉了墨薇一生!
 
作为母亲的心,不管在什么时候,考虑的出发点始终是围绕着自己孩子的未来。
 
墨家人被墨琰给打发走了,他知道,思恩现在看着他们也心里难过,对于许岚,思恩也真的是忍受到了极致。
 
“思恩,你给我说句实话,真的是沙发将你给挡一下孩子就没了吗?”
 
刚才墨家的人在,帝正雨什么也没问,此刻就剩下帝家的人在,难免心里有些激动。
 
因为思恩在墨家当初的遭遇,帝正雨和墨翰义结婚后就很少回去,不管如何看她都觉得那婆婆幺蛾子比较多,她可不想费心思还要去应付她。
 
“真的是我自己摔倒的,你不要多想。”
 
“是吗?我刚才都看出来了,她一脸愧疚,你老实跟我交代。你摔倒的事儿是不是和她有关系?“
 
“没有,你们就不要多想了。”
 
刚好墨琰从外面进来,帝正雨悻悻的闭嘴了,毕竟她现在和许岚也是婆媳关系,很多事儿也不能做的太过强硬。
 
帝丽智却是气不过的,转身看向墨琰,“墨琰?”
 
“恩,大姐。”
 
“我要你看着我说,思恩这次摔倒,是不是和你母亲有关系?”
 
帝正雨那点心思,作为大姐哪里有可能看不出来的,人都说长姐如母,在帝家帝卿和帝丽智也活脱脱的想是父母一般爱护下面的妹妹们。
 
当初在听到思恩在墨家的那些遭遇,反应最为严重的就是帝丽智,要不是帝卿拦着,她几乎都要直接冲向冰凌城崩了墨琰。
 
“大姐,真的不是……!”
 
“你闭嘴,墨琰你说!”
 
思恩的话没说完就被帝丽智给厉声打断,她是真的要崩溃了,以前思恩和苏苏的那段遭遇也不说什么了,现在帝思恩就在她眼皮子底下竟然发生这么大的事儿。
 
想起思恩摔下去的那一幕,墨琰蹙眉,面色也明显的不好起来,“对不起!”
 
那样的画面,实在是太过血腥,最终思恩没说什么,墨琰自己说了出来,做错事儿的毕竟是他的母亲,他也已经没资格让思恩自己在承受什么。
 
“你的意思是……?”
 
“是我没照顾好她。”
 
那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家丑不可外扬,这样不堪的一面,他能说什么呢?
 
墨琰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帝丽智也搞不清到底是和许岚有没有关系,看着眯眼的脸色,最终也没再问什么。
 
刚送走帝丽智和帝正雨后,帝洁姗急急忙忙的赶来,原本是没告诉洁姗,也不晓得洁姗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
 
“思恩,你怎么样?”
 
帝洁姗现在的肚子已经大起来,皇甫沛宁将她照顾的很好,刚开始胎像不稳,现在中期稍微要好很多。
 
她刚冲进来,后面皇甫沛宁也跟了进来,看着洁姗大幅度的动作不忍责备道,“你慢点。”
 
心道人帝思恩的孩子已经都没了,你现在着急也没用!
 
咳咳,男人的心思和女人始终不在一个频道上,在帝家,洁姗也就是对思恩的感情要多一点,毕竟思恩是从一开始就接受她的妹妹。
 
“没事了,姐夫说的对你要慢点,现在肚子里的孩子……!”
 
“好了,你就不要操心我了,吓死我了,为什么这么不小心,怎么就摔到了呢?你是不是神经也太大条了些,自己怀孕都不知道还要保护别人。”
 
思恩:“……”这下好了,人是直接现场都了解了,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洁姗在听到思恩孩子掉了的时候,心里别提到底有多难受,她自己难以怀上孩子的缘故,所以才会对思恩感觉到惋惜。
 
……
 
墨家。
 
墨琰将思恩安顿好后就回来了,许岚坐在大厅,在看到墨琰进来的时候,焦急的起身来到他身边,“琰,思恩怎么样了?她……!”
 
一个眼神,让许岚闭嘴了,现在不管她说什么都没用了,都是因为她,她今天要是不去蓝景试图强行带走墨薇,也不会发生后面那些事儿。
 
“墨琰,你们还年轻,要想继续有孩子也还是可以的,这一胎是和不你们无缘,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奶奶在一边也很无奈,他们其实也刚到家,还没来得及问许岚蓝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如今墨琰跟回来算是坐实了她内心的想法,思恩摔倒八九不离十是和许岚有关系的。
 
对于大家的话,墨琰并没回答什么,而是将目光直接看向了许岚,“妈,现在你心里是否好受点?”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而不是故意的。”
 
说着,许岚已经无措的哭起来,思恩这次出事儿,大家大概也都会在怪她。
 
从思恩出血那一刻到现在她已经是无措的不行,可到底能怎么办,思恩已经摔倒了,孩子也已经没有了。
 
“从思恩怀帝苏开始,你可有对她半点照顾,现在好了,你终于害的我们失去了一个孩子,你满意了?啊?”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对不起,琰,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怀孕了。”
 
“你不知道她怀孕了?那你该知道墨薇怀孕了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从思恩回来。墨琰就见不得她受到半点伤害,现在好了,人直接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事儿了,现在这情况,到底要如何说呢?
 
墨琰的心都狠狠揪在一起,在思恩面前担心思恩会伤心所以不能太表现出来,现在他的情绪也终究是压制不住的高涨。
 
“许岚,这件事真的和你……?”
 
“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怀孕了,我要是知道的话。”
 
“行了,妈!你以后好之为之吧!”
 
说完,墨琰也不再说什么,直接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个家曾经给了他多少温暖,到后来就个了他多少凄凉。
 
从何思恩在一起开始,这个家就没让他安宁过,一遍是自己的女人,一遍是自己的母亲,他不能将自己的母亲如何,但却可以不见她。
 
……
 
墨琰离开后,墨奶奶看向许岚的神色也凌厉了不少,“真和你有关系?”
 
“妈,我……!”
 
“啪!”
 
许岚的话没说完就被奶奶一个耳光给甩过去,这段时间,为墨薇怀孕的事儿她已经是第二次被打,也是这辈子第二次被奶奶打。
 
墨奶奶虽然年岁大了,但该有的威严还是有的,许岚之前对思恩做的那些事儿原本就是被压下来的,现在因为墨薇的事儿,奶奶再也忍受不了。
 
“你说说你,到底是多丧心病狂,就算思恩不和你计较,我也不会原谅你,你,你的心怎么就如此狠毒啊,我……!”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你自己的身体。”
 
“墨庭,我们怎就选了这么个媳妇,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奶奶气的直接背过气去,上次教训了许岚之后,以为她会消停一段时间不会去找墨薇的麻烦,但没想到短短时间,她直接就弄的思恩孩子没了。
 
这女人不是要残害自己的曾孙就是要残害自己的增外孙,奶奶简直是气的不得了。
 
“你,老太婆你。”
 
“妈,妈,你没事吧,妈。”
 
“感激叫救护车。”
 
奶奶也真的是气到了极致。想到许岚对思恩和墨薇那样,她就痛心疾首,早些时候,在选择儿媳妇的时候改遵守现在的规矩,不要去看对方的家室,什么门当户对,那对自己的孩子也不公平。
 
……
 
帝家老宅。
 
思恩担心自己不在蓝景的时候许岚会再做出对墨薇不利的事儿,直接就让人将她送来了帝家老宅。
 
帝爷爷知道她怀孕了,还是帝卿的孩子,直接宝贝的不得了。
 
“薇薇啊,你想吃什么直接告诉刘管家,让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
 
“谢谢帝爷爷。”
 
“唉!谢什么,你啊也算是我的半个孙女,等帝卿东洲的事儿忙完回来就把婚礼办了。”
 
“……”
 
“你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安心养胎就好了。”
 
在墨琰的人将墨薇送来老宅的时候,爷爷基本上就明白这是思恩的意思了,他现在还不知道墨薇肚子里的孩子是思恩拼着自己的孩子给护下来的。
 
要是知道的话,老人大概心里又要难受了,现在墨家奶奶都被气的进医院了,可见许岚的本事也这不是盖的。
 
……
 
东洲。
 
国际组织在得到思恩提供的那份资料后快速的行动了,不管是菲欧还是冥会的基地都遭遇到了严重的损毁。
 
不管是菲欧还是诺兰·乔纳都已经被挤兑的无处可躲。
 
一处废弃工厂内,菲欧电话响起来,“喂。”声音沙哑还透露着几分疲惫,这段时间他们是如丧家犬一般的活着。
 
以往国际组织不管做什么都是那样有气无力的,这次也不晓得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竟然有如此大的突破力,每次的目标都是非常精准。
 
可怜的菲欧,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电脑被思恩动过了,原本的绑架,真的成为了一颗定时炸弹。
 
“你马上到东洲这边。”
 
“如何过去?”
 
“最近的航线。”
 
“会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现在是连买机票的钱都没有。”
 
这句话,让电话那端直接深呼吸一口,才忍住要爆粗口的冲动,特么的,曾经菲欧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翁,谁能告诉他现在竟然落的连买机票的钱都没了。
 
“菲欧,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知道,现在我就算是有钱买机票,大概也出不了南洲不是吗?”
 
也不晓得到底是怎能回事,这次国际组织就像是吃了疯药一般,让他们完全无处可躲,别说是菲欧,就是冥会那样大的会长也都被逼的没地方周旋。
 
一切其实还是因为贪心,诺兰·乔纳太有野心了,不但要帝氏的基地,还想要帝卿的女人,这样的恶气要不让帝卿出了,大概这辈子都会过的不舒服。
 
“没想到帝丽智那个女人在冰凌城也将手伸到了南洲。”
 
提起帝丽智,菲欧那叫一个火大的很,现在他的情绪完全就是恨不得要将帝丽智给千刀万剐了。那女人,也真的是到了一种让人崩溃的地步。
 
另一边。
 
七爷已经和墨翰义汇合在一起。
 
“她还好吗?”
 
见到七爷,墨翰义问的第一个人就是帝正雨,他们也算的上是新婚,刚结婚墨薇就出事儿,毕竟是怀孕的女人,他心里多少有些放心不下。
 
七爷淡淡的看了一眼墨翰义,“放心吧,她不是思恩。”
 
墨翰义:“……”果然女汉子都不是被照顾的那一方,要是帝正雨知道七爷这样说她的话,估计又要炸毛了。
 
“帝卿那边传来消息了吗?”
 
“还没有。”
 
墨翰义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这边等在着配合帝卿,无奈这次帝卿像是铁了心要亲手将冥会除掉一般,愣是没给他传来半个消息。
 
对此墨翰义也感觉很无奈,帝卿明显是和诺兰·乔纳较劲上了。
 
“乔布·夜那边也已经对冥会动手了。”
 
七爷的话,让墨翰义微微蹙眉,面色很不好的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
 
那个女人,无非说的就是慕晓晓,想起那个女人在墨薇的生日宴上为帝卿挡下的那一枪,说真的,只要是男人的都还是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帝卿若对慕晓晓稍微还有点情谊的话,那么他和墨薇也就真的算是完蛋了。
 
“乔布·夜并非那样好拿捏的人,这件事大概和她没关系。”
 
帝卿和墨薇的关系已经够紧张,作为帝卿的好兄弟。七爷自然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她添乱什么的,一切的,其实还是想要帝卿好。
 
然,墨翰义却不这样想,一个女人若是爱一个男人的话,那必定是什么事儿都愿意去做。
 
慕晓晓能为帝卿挡枪,那也就说明那女人爱帝卿是爱到了骨子里,爱的连命都可以不要。
 
……
 
别墅里,慕晓晓和乔布·夜在一起,跟在他们身边的还有妍希。
 
今天是他们行动的日子,看了乔布·夜一眼,晓晓终究还是上前,将装备递给他。
 
“我,去南洲等你。”
 
她的话,让乔布·夜微微蹙眉,很显然这话不是在他的预料之内,妍希看向墨薇的目光也微微闪动着,“你真的不去?今天对他来说可是很关键。”
 
这话是妍希说的,乔布·夜很平静的准备着,似乎对晓晓的答案一点也不感兴趣。
 
晓晓看了乔布·夜一眼,嘴角掀起一抹浅淡的笑意,“他,跟我再无关系。”
 
这回答,让原本冷硬的男人,心瞬间就柔软了。哪怕她心里并非这么想,但她能这样说,他就已经很高兴了。
 
“你先出去。”
 
眼下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就被夜给斥退出去,当大厅内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男人一身邪·魅气息的来到晓晓身边。
 
晓晓始终站在原地不动,对男人的靠近在心底还有些许的抗拒,但她也深深忍住,帝卿和她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她也必须要学习习惯眼前这个男人。
 
“心里,还难受吗?”
 
关切的语气,让晓晓浑身一顿,以往只要牵扯到帝卿的问题,夜必定是要大发脾气,难得有这样心平气和的时候。
 
下巴被他但手指挑起来,在看到她淡淡的眸光,似乎是真的一点情绪也没有,“要是放心不下,就一起去?”
 
声音依旧是带着关切,人都是有逆鳞的,你也是要那样做,人也就会激起反抗意识,比如之前慕晓晓一心都在帝卿身上,而夜反而忽略了她的心情,强行的要折断她的翅膀。
 
如今当她真的放下,夜反而能顾忌到她的感受一些。
 
“不用了。”
 
晓晓动摇了,但最终还是被她给深深压下,在阻止冥会和帝卿合作之前,晓晓就发誓,那是最后一次,既然是最后一次了,那么她就再也真的是全心全意的放下了,以后关于帝卿的一切,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的答案,让夜很满意,重重的吻下,感受着她的美好,晓晓闭上双眼感受着他的爱意,这个时候发现,其实接受这个男人也并非那么难。
 
“夜,你爱我吗?”
 
“为何这样问?”
 
“我好像,就没被爱过。”
 
原本不哭的,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起和帝卿的过往,她才发现那个时候帝卿对她的也就只是剩下宠,至于爱,他们之间好像从来都不曾有过一种叫‘爱’的东西。
 
她的话,就像是闷锤一般敲在他的心坎上,疼的厉害,这女人这么多年来。好像随时都能轻而易举的勾起她的怜悯。
 
“等我回来。”
 
若是以往,他会回答她‘爱!’但这一次不行,冥会最近虽然被帝卿搅合的动荡不安,但根基还是有的,此去艰险无比,即便是他也多少有些没底。
 
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给一个女人留下什么遥不可及的诺言,慕晓晓不爱他,他也不想自己成为她的牵挂,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夜。”
 
“恩?”
 
“要是,我最先遇到的是你多好。”
 
好无奈的语气,爱上帝卿,她太累也太痛,痛的她不得不放手,疲惫的她不得不放手,蓦然回首,在看到这个男人还在原地等她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一种执着的是雨天,而错过的竟然是艳阳。
 
她的话,再次让乔布·夜的心动荡起来,这不是世上最动听的情话,但却是等带中的雨过天晴。
 
最终,慕晓晓没有和乔布·夜一起去。
 
对于她来说,在帝卿的世界中她是个能撑半边天的女人,但对于乔布·夜来说她只是个包袱,放下了帝卿,却也不愿意成为男人的负累,那不是她的性格。
 
……
 
隐秘的海岛上。
 
这里是冥会的秘密训练基地,多少冥会精英都是从这里出去的,包括容景和裴锦眠也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三大长老中,大概也就只有唐玄是空降。
 
就因为这个空降人员,将他们给害的不浅,“会长,不好了,现在冥会好多处基地都进了国际组织的人。”
 
赤佬,也就是这个岛屿上负责训练的人,之前诺兰也是在他手下训练的,诺兰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回到了岛上。
 
“我知道了。”
 
“那现在……”
 
“我想安静一下。”
 
现在诺兰什么也不想话说,这辈子也没有这样无力的时候,这段时间对冥会动手的,不但是有国际组织,不算上帝卿,就是墨琰和皇甫沛宁的动静也不小。
 
平时一个组织他们可能还并非放在心上,但这么多人都一起多准冥会,那样的后果还是有些不堪设想。
 
半响,诺兰睁眼,目光瞬间锐利不少,“去冰凌城的人有消息了吗?”
 
“墨二少在冰凌城并没有再来东洲,去的人根本找不到机会对墨小姐下手。”
 
墨薇,最终诺兰为了保住冥会还是将主意打到了墨薇身上,到现在为止诺兰·乔纳还认为自己让菲欧去绑架思恩做的是对的。
 
至少这样墨琰是在冰凌城大概要不也会再离开,而他却是忽略了,自己在思恩身上到底失去了什么。
 
就是因为思恩将冥会基地的分布图给了组织的慕晓晓,才能让他们的人这样长驱直入,甚至让冥会个打部门都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被入侵。
 
“让他们伺机找到动手的机会,若是必要……直接先斩后奏!”
 
先斩后奏,这样的暗语无非是在说,要说没办法带回来,那么直接就要了她的命,其目的也不过是将帝卿给逼的离开东洲。
 
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现在大部分势力都涌向了东洲,让冥会根本是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
 
“会长,您考虑清楚了吗?”
 
“去吧。”
 
在冥会的人,大概都知道诺兰·乔纳这些年一直在等一个女人,可这个决定,大概也会让大家大开眼界了,在江山和美人之间,他选择的始终是他的江山。
 
他也是个很聪明的人,至少明白如何利用人性弱点将人给逼退,若是帝卿离开了东洲,那么七爷和墨翰义必然也没有留下去的必要。
 
只要这帮人走了,至于内讧的事儿和组织那边,他必定有的是办法收拾。
 
……
 
“操,组织的人这个时候到,简直捡了大便宜。”
 
肯尼性格本来就比较二。这段时间和帝卿在冥会内部舛错本身就比较辛苦,结果他们都要接近尾声了,特么的结果组织的人来了。
 
比起肯尼,帝卿的态度却好了太多太多,“这样也好,你不是早就想回去了?”
 
“不是我,是亚丽!”
 
这次任务,亚丽也在其中,肯尼和外界联系直接就是联系了亚丽,亚丽再将消息转给皇甫沛宁,从而避开了诺兰对他们的监听。
 
肯尼一说到亚丽,情绪瞬间就高涨起来,在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一样目光的时候,他嫣儿了!
 
“帝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样?”
 
不解释,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嘴,有些解释必定是越描越黑的,肯尼是闭嘴了,但帝卿却是难得的放松。
 
“其实你们两个也蛮般配的。”
 
“帝总,你要相信我的忠心,我这辈子一定会跟着你。”
 
帝卿:“……”有个时常会犯二的助力其实也不是那么好,至少随时都要承受他二的不在一条线上的崩溃。
 
其实单看性格的话,亚丽和肯尼倒是能走到一起,可亚丽的家族却是不简单,看她虽然只是皇甫沛宁的助理。但实际上,她却是亚格纳的继承人。
 
“这次那边都来了些什么人?”
 
“比较资深的骨干,乔布·夜和妍希都到了。”
 
“……”
 
“幕小姐没来。”
 
肯尼顿了顿,还是提起了慕晓晓,在听到这个名字,帝卿眉心微微蹙起,随后又舒展开来,无疑的他其实也赞同慕晓晓这次的决定。
 
这样也好,他们之间原本也不再适合有任何的交集。
 
……
 
墨薇从那天到了帝家之后,就一直不曾出去过,自从东洲回来之后,她对外界就有种天生的的恐惧感。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多少都是希望自己丈夫陪在身边,墨薇和帝卿没结婚,当然也希望他陪在自己身边。
 
电话声响起,将她拉回思绪,“你好。”
 
阳光洒在她身上,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当她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面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
 
“诺兰,你到底想干什么?”
 
从回到冰凌城后,墨薇就再也不曾得到这男人的消息,现在这情况无疑给人的是一种恐慌的感觉。
 
要是可以选择的话,她情愿自己这辈子都不曾认识这男人,太痛苦太痛苦。
 
“你最近是在帝家?”
 
“你先该说什么?”
 
“我的女人住在别的男人家里。墨薇……你是真长胆子了?”
 
男人的话,让墨薇再次白了脸色,婚礼,他的话直接就让她想到了那场婚礼,那是一场挑战式的婚礼,对帝卿男人尊严的挑战。
 
而诺兰·乔纳似乎没有丝毫的自觉,依旧是活在我行我素的自我感觉中。
 
好像这天下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中,而现在这样的场面的对他来说也只是个小小的风波,但他错了,当思恩将那份资料交到慕晓晓手上的时候,一切事情就脱离了原有的轨迹,走向了完全无法控制的地步。
 
“我们之间没关系,诺兰·乔纳,在你不打算将那个人交出来的时候,我们就没可能了。”
 
“你的意思是,我只要将那个人交给你,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
 
对人心的步步紧逼,诺兰·乔纳做的是恰到好处,但也要看墨薇是不是还在意。
 
手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小腹,笑的一脸淡然,“不会!”
 
当初自己是在诺兰·乔纳的手上,一切事情原本也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若是让她选择的话,她必定是要选择自己的孩子。
 
如今既然脱离了那个男人,就再也没有当初的那股冲劲。
 
“你不是恨他吗?我给你他的命!”
 
比起兄弟的命,比起女人,诺兰自然要选择的还是冥会,此刻他的语气几乎是有些诱哄的味道。
 
然而,墨薇却是淡淡的摔出一句话,“就算你不给,我也会有办法找到他。”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姐姐还真不想要那男人的命,现在她就一个想法,就是养胎,至于那个男人的命,她想,就算是她不说,二哥这次也会将他给揪出来。
 
只要露出来一个头,那么想要抓到其实也并非那么艰难。
 
“墨薇,你是对帝卿动心了?”
 
“我早就……爱上他了!”
 
顿了顿,她终究还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而对方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重重的吸一口气,心里的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爱,这个他等了很多年的女人,竟然在对他说爱,爱的还是别的男人,还是早就爱上了,多么讽刺的答案?
 
这个答案,让诺兰更有杀了墨薇的心。那种感觉还越加的强烈起来。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在东洲这段时间到底干了什么?”
 
“让你去死!”
 
墨薇想,这大方向一定是这样的,帝卿之所以被牵制在了东洲,这段时间大概就是要无论如何也要收拾掉冥会。
 
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久都不回来?
 
“那你可知道,他和谁在一起?”
 
这个问题砸过来的时候,让墨薇原本要挂断电话的手都是一顿,“和谁?”
 
在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电话那端的诺兰乔纳唇角勾起,羡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鱼儿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上钩的。
 
而问出这个问题的墨薇此刻也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狡猾的狐狸往往就是要勾起人的好奇心,在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代表她的心境跟不上这个男人的。
 
“没什么事儿我挂了!”
 
墨薇不想在听下去,担心多和这个男人说一个字都会被绕进去,狐狸再是狡猾,你要是不理会他的话,他大概也是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他和慕晓晓在一起。”
 
电话挂断之际,诺兰的话不甘心的从那边传来,他的不甘心就好像是在说,就算他死也不会让帝卿和墨薇好过。
 
电话挂断了,墨薇没有打过去的打算,而那边也没打过来。似乎是认定她已经听到了刚才的话。
 
他和慕晓晓在一起,和慕晓晓在一起,这句话就像是魔音一般的围绕在墨薇身边,真的和慕晓晓在一起吗?
 
夕阳之下,她就像是孤单的山鸟,帝卿和慕晓晓在一起,而她就这样形单影只的只是剩下自己一个人。
 
思恩是在花园找到她的,在看到她的背影的时候,心莫名的一痛,看着这样的墨薇,就好似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那个时候墨琰三天都没回来,她每天都在夕阳下等待着他汽车的声音,可惜……!
 
“薇薇。”
 
墨薇听到声音,转身回头就看到思恩裹的严严实实的站在那儿,迈开步子就到了思恩身边。
 
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番,心也就忍不住的痛了,“你,还好吗?”
 
那天后,她也没有去医院看思恩,在有些时候,她的心思还是很自私的,她其实是担心许岚会伤害自己,所以到了帝家后,连帝家大门都不敢出。
 
“没事,你看上去状态不太好。要不还是跟我回去海湾吧?”
 
“不用了,在这儿挺好的。”
 
上次在蓝景的事儿,让墨薇现在心里都还有些阴影,思恩为她失去什么,就算她不说,她也知道,那是一条鲜活的命啊。
 
在帝家也好,帝家的话自己的母亲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找到这里来,就算来了也要顾及到帝老爷子不敢强行的将自己带走什么的。
 
“二嫂,帝卿最近有传消息来吗?”
 
“怎么了?”
 
“在东洲,他最近在忙些什么?”
 
墨薇的神色不是很好,这个问题让思恩心里直接咯噔了一下,之前墨薇一直不曾问有关帝卿的任何问题,突然问了,那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出情况了。
 
“冥会的一些事儿,大概就要进入尾声了,怎么?想他了?”
 
“那他和谁在一起?”
 
思恩调笑的问题墨薇并没有难为情,而是问的更为直接,她的问题,让思恩不得不蹙眉。
 
看着墨薇的眼神也就多了几分探究,女人一般在追问这样问题的时候,那多半是心里有怀疑什么。
 
……
 
东洲。
 
因为国际组织的插手,加上冥会组织内部的内讧,让原本就雪上加霜的情况更加恶化,诺兰·乔纳现在就算是有回天的本事大概也保不住他的会长位置了。
 
“帝总,现在唐玄长老已经在盘算接手冥会剩下的势力,国际组织那边也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打算,那我们这边?”
 
“你在这儿等着唐玄坐上长老位置为止。”
 
“那您?”
 
“我先回去了,另外,和诺兰长的很相似的那个男人,抓紧时间差,从诺兰·乔纳身边的人入手。”
 
“是!”
 
时间拖的太长了,很长时间没见到墨薇了,她怀孕的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她好不好,在这边事情稍微缓和回暖到他们这边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回去。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

作者:小酒轻狂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亿万婚约老婆娶一送一》是小酒轻狂写的一本小说,主人公蓝思恩墨琰将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呢?快来阅读这本小说吧。墨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