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凌雪薇沈羲遥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09-13 14:46 编辑:admin 浏览:

《离凰》是由猗兰霓裳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节选:惠菊没有说话,嘴唇动了动,我浅浅一笑:“是因为清月堂里的事么?”惠菊没有说话,我又笑了笑:“皇上是个重感情的人,柳贵人之前也是被冤枉的,该放她出来,本宫跟皇上提了好几次,可是皇上都支吾过去了,现在看来柳贵人是要回去那昭阳宫了。也好。”我伸手拨弄了下鬓间的头发,看着已经很深的夜色许久,回头对依旧沉默的惠菊说道:“夜深了

离凰

推荐指数:8分

离凰

离凰 第77章 何当共剪西窗烛(3)

两日很快就过了去,宫里在准备着迎接太后的典礼,我在一旁督促着,沈羲遥将后宫里典礼的安排交给了我,我自然是小心谨慎的办着。
 
后宫的嫔妃们按品级,正五品以上才可去迎接,毕竟太后舟车劳顿,人多了心里是会烦躁的。
 
我想着,太后最想见的除了皇帝和裕王,应该就是玲珑了吧。
 
那么柳贵人,自然是该去的。
 
传了旨过去掖廷,柳贵人竟然推说自己的品级不够,不该出席的。
 
我一时有些疑惑,她,不是应该愿意去的么。
 
“娘娘,柳妃不去不好么,太后之前好像还是比较喜欢她的。”惠菊一边为我系上披肩的缎带一边说,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了。
 
风很凉,沈羲遥和大臣在御书房议事,派人传话来晚膳不在这里用了。我才得空去劝说柳贵人。
 
我看着惠菊摇了摇头:“柳贵人是一定要去的,不管太后之前喜不喜欢她,可是她毕竟是玲珑生母。若是她明日不去,那就等于告诉了太后我这个皇后当得不称职了。”
 
我简单的解释了下,惠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后退一步:“娘娘,好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家常的衣服,素净简单,笑了笑说:“那我们去吧。不带什么侍卫,不要弄出大阵仗。”
 
掖廷里出奇的静,虽然是日头渐落晚膳的时间,可是那回廊上没有半个人影我轻轻地走过,偶尔听到一些屋子里传来的轻微的声响。
 
心中疑惑,可是没有去在意,缓步走在落着片片菊瓣的木制长廊里,轻软的绣花鞋没有一点声音。
 
惠菊在我身后也是安静地走着,我看着日头渐渐隐去余晖,西边天际还有一抹绯红。可是周围已暗了下来,有风吹着,前面不远就是清月堂了,里面燃着微弱的烛火,窗户上有人影晃动。
 
看到那人影我愣了愣,脚下有些迟疑,待走到了门外,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我停住脚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惠菊走到我身边,疑惑地看着里面,又惊诧地看向我,我无奈地笑了笑,转身。
 
太阳在一瞬间落了下去,天上没有任何的光亮,我只看到秋月清冷的光,还有清冷的风。
 
里面是两个人在说话,一个是柳贵人,激动却倔强。还有一个,是沈羲遥,平和而耐心。
 
里面他的声音温和,我听到他是在劝柳妃明日去迎接太后。说的什么我没有听得真切,可是有些只言片语还是飘进了耳朵。
 
“明日里母后一定也是想见你的。”
 
“你是想让朕为难了?”
 
“玲珑毕竟是朕的第一个孩子。”
 
“……识大体”
 
……
 
我没有听下去,惠菊轻轻地抓住了我的袖摆,我收回已经迈出的脚,最后一句在这静夜里听得真切。
 
“皇后那边,朕会去跟她说的。”
 
我心里一紧,里面传来柳贵人轻轻笑起的声音,还有她温柔似水的话语。
 
“臣妾明日一定去恭迎太后的。”
 
我用劲抓了抓手中的丝帕,上面牡丹的图样被绞成一团,手又无力地松了开,脚下飞快地走着,想走出这长长的黑暗,惠菊在我身后面紧紧跟随。
 
回到坤宁宫里,已是掌灯时分,我一个人坐在东暖阁里,惠菊在我身旁安静小心的站着,不住地悄悄地瞟我。
 
我盯着那上下跳动的烛火很久,直到自己的眼睛有微微的酸涩的疼,才收回了目光。
 
惠菊怯生生的叫了我一声:“娘娘。”
 
我抬头朝她一笑:“怎么了?”
 
惠菊没有说话,嘴唇动了动,我浅浅一笑:“是因为清月堂里的事么?”
 
惠菊没有说话,我又笑了笑:“皇上是个重感情的人,柳贵人之前也是被冤枉的,该放她出来,本宫跟皇上提了好几次,可是皇上都支吾过去了,现在看来柳贵人是要回去那昭阳宫了。也好。”
 
我伸手拨弄了下鬓间的头发,看着已经很深的夜色许久,回头对依旧沉默的惠菊说道:“夜深了,安置吧。太后虽是晌午才到,可是还是要早起准备的。”
 
惠菊看着我轻声说:“娘娘,您不等皇上了么?皇上不是说今夜过来的么?”
 
我站起身没有看她,自己走到铜镜前坐下,摘下了头上一朵钿花,浅紫色,微亮的光泽。
 
我看着镜中的惠菊笑着说道:“皇上今晚,不会来了。”
 
话音还没落,小喜子就在门外通报到:“娘娘,张公公来了。”
 
我看着惠菊浅浅的笑着,惠菊抿了嘴巴。
 
我对外面说道:“什么事就在外面说吧。”
 
“娘娘,皇上因着和几位大臣商议国事还没有议完,让奴才过来通报娘娘不要等了,皇上今夜在养心殿休息。”
 
我用很平静的声音回道:“有劳公公了,还请公公嘱咐皇上注意龙体。”
 
张德海应着就下去了,我收起了脸上的笑,惠菊走上前来为我更衣。
 
一夜睡得也算安稳,心里虽然是有小小的不悦的,可是,毕竟他是一个皇帝,我怎能奢望他心里只有我一人呢。
 
更何况,我是皇后,我不能妒、不能怨、不能恼,还要时时去提醒皇帝应该雨露均沾,为他物色新的才貌双全的女子以宠爱。
 
我只有笑着看着,接受。做一个得体贤德的皇后。
 
笠日清晨便起了身,洗漱过后惠菊她们端上今日大典上要穿的宫装。
 
那是一件绛红色金银丝鸾鸟朝凤朝服,隐隐的有团团的暗红如意夹杂其中,只有在转动时方能看见。
 
所配首饰贵重却不奢华,一支赤金景福长绵凤钗上垂下的累累珍珠,一根珍珠翡翠珊瑚碧玺凤凰点翠多宝簪,一样镏金镶宝石扇形钗,一对鎏金珐琅荷花耳环,还有颗颗慈姑叶小花簪。
 
穿戴好后只觉得沉重无比,可镜中人转身举手间流光溢彩,气度雍容。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皱了皱眉,虽然不是第一次穿戴这样奢华的衣裙首饰,可是今日这身未免太过隆重,太后又是不喜铺张之人,我若是穿了这身去,岂不是第一次给太后的印象就是她不喜的。
 
但是那样隆重的典礼上,不穿成这样,似又不合我皇后的身份。
 
犹豫了下,惠菊她们在一旁惊艳地看着我,微笑着,我朝她们一笑,伸手将头上的珍珠翡翠珊瑚碧玺凤凰点翠多宝簪摘了下来。
 
“娘娘,您……”惠菊上前一步要拦住我,我放下手看着她,眼中是不解。
 
惠菊说道:“娘娘,这些首饰是皇上先前派人和这朝服一起送来的,娘娘怎么不用呢?”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本宫知道是皇上送来的,可是本宫实在是不喜如此繁复的打扮,只要不坏了规矩就行。”
 
停了一下继续道:“若是皇上怪罪下来,本宫会跟皇上解释的。不用担心。”
 
说罢在首饰中寻了一只白玉制的小牡丹花簪戴在了之前的位置,又减了些头上的细小的簪花,衣服外的金色纱衣也脱了去,用淡红的替代。
 
之后再看自己,依然是高贵,可是却少了分奢华,多了分明媚。
 
惠菊在一旁看了也不住地点头轻笑。
 
晌午时分,文武百官都随皇帝去了十里外的长亭迎接太后凤驾。我率着众嫔妃在靠近皇宫大门处的上下天光殿等候。
 
嫔妃们个个神色紧张,我看到了近来都不曾见到的和妃和丽妃,依旧是一个温婉沉静一个明艳动人,还有一些其他的五品上的妃子们。
 
我的目光淡淡扫了过去,却不见柳贵人身影。心中正好奇。
 
清晨时分沈羲遥倒是来了坤宁宫与我同用早膳。
 
他倒是一直没有开口,我只做不知。
 
终于,在早膳结束,钟宫女撤下碗碟时,他才慢慢说道:“薇儿,朕有件事,要跟你讲。”
 
我看着他稍有躲闪的目光,心中明了。但表面上不动声色,只将一块绸巾递给他:“皇上擦擦手吧。”
 
“今日母后归来……”他还未说话,我巧笑道:“正巧,臣妾也有事想跟皇上说呢。”
 
他有些讶异地看我:“薇儿有什么事?”
 
我从蕙菊手中接过一盏茶奉予他,然后敛容跪在他面前:“臣妾有个不情之请。”
 
他被我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扶:“这是怎么了,你身子还未好全,赶紧起来。”
 
我垂了目道:“皇上先答应臣妾。”
 
他已站起身来:“朕答应。”说着就要扶我。
 
我扑哧一笑:“皇上还没听臣妾讲呢。”
 
“你说吧。”他忙道。
 
“臣妾想着,今日太后回宫,自然最想见的,除了皇上和裕王,一定是玲珑了。”
 
我说着抬头看他,继续道:“柳贵人是玲珑生母,虽然之前有错被降为贵人,但臣妾私以为,那件事还是有诸多疑点,不应迁怒她。如今太后回来了,柳贵人虽非五品,但作为帝姬生母,还是该去见的。更何况……”
 
我停了停道:“帝姬是皇上第一个子嗣,意义非凡,柳贵人就更该去了。”
 
我俯身拜下去:“所以臣妾请皇上恩准破例,准柳贵人参加此次太后的迎接大典。”
 
沈羲遥亲自扶起我,满眼都是赞许:“皇后所言极是,朕准了便是。”
 
说罢吩咐张德海去通知柳贵人准备。
 
我心中冷笑一声。柳贵人,恐怕早就准备好了。
 
我正想着,就见太监领着一个女子走来。仔细一看,正是柳贵人。
 
她一袭秋香色宫装,衣裙上绣了连绵不绝榴花,又以蹙金法结成小小的花蕊。在一朵朵金红的暗花之间,银线勾勒出了无数玲珑精巧的叶子,烂漫的重瓣榴花铺满了整个裙衫,十分夺目。
 
她的秀发虽梳成简单的如意高髻,但插戴却是不凡。
 
离凰

离凰

作者:猗兰霓裳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这本《离凰凌雪薇》讲述主人公沈羲赫 凌雪薇之间的事情,是作者猗兰霓裳的代表作品。本文精彩章节片段:我笑道:“穿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