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村婿免费阅读小说李金土王茜精彩章节

时间:2019-10-11 16:18 编辑:admin 浏览:

小说《村婿》讲述了李金土 王茜的故事作者是天下和。小说精彩节选:假如他有了钱,是不是也能拿着钱去创个业,做点小买卖,到时候给他们两口子买个楼,出去单住,再买个小车,也方便接送王茜上下班,有了出息,他就不信跟王茜俩处不出来感情……如果真的能抱得美人归,那就再没有更美的了。想到这里,李金土再也呆不住,急急忙忙的将家务收拾好了找了个借口就回了村。

村婿

李金土一咬牙,假装没听见,硬着头皮把老支书送出了门,老支书在门口感慨的拍了拍李金土的肩膀,“叔说的话你好好合计合计,那伙人真是大老板,愿意出天价买你的地,有了钱,你就翻身了!”
 
李金土神色一动,在王家当牛做马这两年,是个泥人也有一肚子的火气,说到底还是没有钱闹的,有了钱他就能直起腰杆做人,在老王家人面前扬眉吐气,有了钱他就能让一向不冷不热的老婆对他刮目相看,可是……
 
“叔,那事能靠谱吗?”
 
“咋不靠谱呢,那大老板开的都是大奔!妥妥的有钱人,你知道他们答应给你多少钱?这个数!”老支书比了比大拇指。
 
“十万?”李金土吞了吞口水。
 
“一百万!”老支书的眼珠子都瞪圆了,“你想想,大侄子,一百万,购买他们家这个小楼买俩了!等你腰包鼓了,把你们家的老房子修了,再加一层,要什么好媳妇找不到?何必跟这种人家死耗?”
 
提起王家,老支书气不打一处来,见李金土陷入沉思,也没再多说,匆匆走了。
 
老支书走了,但是李金土一整天都心不在焉,越想越觉得老支书说的有道理。
 
王茜学习好,人长得也好看,人在那一站就跟画里头走出来的仙女似的,从小到大追她的人如同过江之鲫,李金土也是,他从初中开始暗恋王茜,喜欢王茜喜欢的都魔怔了。
 
到现在,他们俩结婚都两年了,却是以协议结婚的方式,两个人之间却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要不是王茜不想接受家里头给安排的对象,这样的女神压根就轮不到他李金土一个祖宗八辈在土里刨食吃的农民肖想。
 
他知道,王茜相中的就是他穷,没本事,这样的男人她虽然看不上,但是不会干涉她的工作,还能应付家里人,两全其美,但是李金土却并不甘心当一辈子没能耐的赘婿。
 
假如他有了钱,是不是也能拿着钱去创个业,做点小买卖,到时候给他们两口子买个楼,出去单住,再买个小车,也方便接送王茜上下班,有了出息,他就不信跟王茜俩处不出来感情……如果真的能抱得美人归,那就再没有更美的了。
 
想到这里,李金土再也呆不住,急急忙忙的将家务收拾好了找了个借口就回了村。
 
远离了王家人的刻薄,李金土是走路都轻了三两,浑身轻松的坐公交回了村。
 
听说李金土回来,老支书特意带着几个人过来迎接,乡里乡亲的热热闹闹的拉了几句家常,老支书就领着李金土去了村上最豪华的酒店,村委会饭店。
 
李金土有点窘迫的拽了老支书一把,“王叔,我这回回来没揣多少钱,咱们家里吃一口得了,我给叔做点对口的。”
 
“嗨,大侄子想啥呢,叔能让你掏钱嘛,再说了,这回啊,有人请!”
 
老支书回了自己的地头,底气十足,硬是拽着李金土进了村委会饭店的大门。
 
还别说,还真有几个西装革履的城里人在里头等着,一见到他们,就十分热情的凑了上来。
 
“可算见到真神了,这位就是李金土李老弟吧?”
 
“这几天啊,王书记一直跟我们念叨你,说这小伙子又本分又朴实,全村就属你勤快,叫很多老辈人都交口称赞咧!”
 
“就是就是,李老弟,咱们几个早就想认识你了,今天总算是见到你了,哈哈,闻名不如见面,李老弟青年俊杰!”
 
李金土一辈子都没听过这么多夸赞的话,更何况这两年被打击的都怀疑人生了,猛然一下子被捧到天上,顿时就飘飘然起来,咧开嘴笑开了花,防备心放下不少,同几人一起入了座,好酒好菜就流水儿一样的 送了上来。
 
三个黑西装都是专门谈买卖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石头都能炸出来三两油,奉承话说的是又舒服又贴心,小酒也劝的到位,没过一会儿,李金土的脸上就上了点红。
 
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李金土飘飘然的想,这特么的才叫人生啊,他以后就得这么过才算没白活。
 
酒过三巡,李金土的祖宗十八代都让三人给摸了个底掉,三个黑西装发现李金土果然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土包子,悄悄对视一眼,心下觉着这桩生意没跑了,他们来的时候被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拿下李金土那块地,成交额越少,他们的奖金就越高,现在看来,李金土压根就没见过什么钱嘛,百来万足足够用了。
 
要知道,这块地一旦签下来,价值可是百倍不止的翻出去,他们探的明明白白的,李金土那个傻子傻人有傻福,家里的地是一块稀有矿脉,比金子还金贵!
 
酒菜都到位了,李金土也喝好了,五个人换了菜上了茶,三人就拿出了一份合约来,诚恳的说,“李老弟,你们家那块地,我们公司收购了,你看看这个价合适不,合适的话就签了合同,钱款立马到账,绝不含糊。”
 
说着将合同递给了李金土,李金土醉眼迷离的,边剔着牙边看着那几页薄薄的合同,等看到后头的成交额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五百万?”
 
老支书给吓了一下,一口气没倒对,咳嗽的肺都要出来了,不过没人在意,李金土沉浸在震惊之中,三个黑西装则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合同上。
 
“对对,一共五百万,这块地卖给我们,银货两讫,老弟要是觉得价格低了,咱们还可以再商量。”拿合同的黑西装笑眯眯地说,心里头十拿九稳。
 
李金土盯着合同上白纸黑字的五百万三个字,怎么也移不开眼光,牙一咬就要签字。
 
还有什么怕的,自己都窝囊成这样了,再没有点出息,就真成个窝囊废了!
 
可是这还没落笔,他老子的临终遗言却猛然响彻在李金土的脑子里。
 
“儿子,咱家这几亩地就是饿死,你也不能卖,否则对不起列祖列宗,听到了吗!?”
 
李金土猛然打了个冷战,激灵灵的醒了酒,遗憾的放下了笔,李金土沉默的站了起来:“这合同我不能签。”
 
“怎么了兄弟,是嫌价格低了?咱们再商量商量,一千万你看怎么样?一千五百万!”见李金土铁了心要走,三个黑西装都懵了,连连加价,想把李金土拉回来。
 
李金土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几位老板,容我再考虑考虑。”
 
说着就趿拉鞋下了炕,鬼追一样的往县里回。
 
“一千五百万都能拒绝,这人是被吓疯了吗?”
 
“放我身上,别说是地了,老婆我都卖!”
 
另两个黑西装神叨叨的说。
 
管事儿的黑西装给两人一人一下,使了个眼色,三人将喝的醉醺醺的村支书放在饭店里头,很快就叫回了司机,四人开着车子顺着李金土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回到县城已经很晚了,李金土是心乱如麻,一边是上千万真金白银的诱惑,一边是自己老子的临终嘱托,回到家里头连几个大姑子小姨子扔的衣服都顾不上洗,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
 
可是还没等李金土合上眼睛,房间门就被人暴力推开,小姨子王婉没好气的一把将李金土给掐了起来,尖着嗓子喊道,“睡,你还有脸睡,我姐去同学聚会现在还没回来呢,还不快滚起来!”
 
“什么?茜茜还没回来?这都快半夜了。”李金土一惊,心中有了点不好的想法,连忙起来收拾。
 
王茜平日里是个女强人,经常早出晚归,也不让他问,没想到今天不是在公司,而且去聚会了,想到自己之前去同学聚会看到的种种乱象,李金土越发担忧,给老婆带上一件外套就往门外走。
 
王婉在背后冷笑着说,“去吧,人家林大哥也回来了,你去看看,看看我姐真正喜欢的男人是个什么样,也给你涨涨记性,别成天癞蛤蟆想吃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