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秦月纪南方在线阅读 213564小说完整版

时间:2019-10-11 16:19 编辑:admin 浏览:

《213564》主要描述了纪南方 秦月之间的故事,该书由六月流萤所作。小说精彩节选:不过,秦月已经死了,死的很彻底,要过几天才会被发现她成了浮尸呢?秦美姿嘴角弯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手术室的红灯熄灭,聂启云推门出来,没有看到秦月,眸中略过失望之色。“聂医生,我的钰儿怎么样了?”“手术很成功,接下来会送入无菌仓观察一段时间。对了,你们看到秦月了吗?为什么她手术开始和结束都没过来?”

213564 第十一章 爱殇

曾经,秦月不知天高地厚的以为全世界和纪南方最配的女人是自己,现在她终于承认,只有秦美姿和纪南方是绝配。
 
因为他们同样的无情无义。
 
手术开始了,纪南方心不在焉的坐在手术室门口。
 
手机响起,他紧皱的眉头松开,点开视频通话,却看到秦月白得不像话的脸。
 
“刚生完孩子你乱跑什么?”
 
“南方,以前都是我不对,我不该不顾你的感受追着你跑,我不该妄想和美姿抢你。”
 
秦月虽然看不到秦美姿,但她知道秦美姿一定在听。
 
为了钰儿,她可以无限的跟秦美姿示弱,只要秦美姿能舒心。
 
闻言,纪南方刚松开的眉头又拧紧了,这女人怎么莫名其妙的说这些话?
 
秦月看上去很不对劲,但纪南方嘴上却还是不肯放松,嗤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如果我死了,你和美姿能不能原谅我?”
 
纪南方眉头一跳,为秦月的莫名其妙懊恼,“你不待在这里等孩子出来,发什么疯?”
 
“当初,你因为一具陌生的尸体,而把我送进监狱。”秦月抚摸着屏幕上纪南方的脸,自己到底还是不甘,还是耿耿于怀啊。“如果你在这条江里看到我的尸体,那一定是真的。”
 
看到秦月身后的江水,纪南方倏地起身,低吼道:“你什么意思?用自杀威胁我?马上回来,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钰儿!”
 
秦月把手机摆好,照秦美姿所说的,能拍到她入水的角度。
 
朝着镜头绽放一个大大的笑脸,透着明艳和沧桑,“南方,我早该知道,你和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幸福。”
 
说罢,秦月一步步朝后面退去。
 
“你……”纪南方震惊了,随即恐惧、慌张、惶惑争先恐后的涌上来,“秦月,你别乱来!”
 
他拔腿欲跑,却让一声突兀的尖叫声给止住了脚步。
 
秦月看到秦美姿闯入镜头里,又惊又怕的叫道:“南方哥哥,这不就是破坏我们婚礼的那个女人吗?她、她还想来抢走我的钰儿……”
 
说着说着,秦美姿捂着头,痛苦的哭喊着,“我的头好痛啊!我的头好像有很多针在扎,痛……”
 
纪南方神情挣扎,脚下像是生了钉子,动弹不得。
 
但他并没有挣扎多久,就抱起了秦美姿,说道:“秦月,你等我。”
 
手机“啪”的掉落到地上,颠倒的镜头里,秦月看到纪南方在自己面前,抱着秦美姿走了,一秒也不曾回头。
 
秦月没有哭,反而狠狠的笑了起来。
 
身子剧烈的颤动牵扯到凝结的刀口,又开始往外冒着鲜血。
 
美姿,你赢了,我惨败。
 
如你所愿,在纪南方走开的那一刹那,秦月就把这个男人从心底剜了,鲜血淋漓的连根拔起,至死再无一丝涟漪。
 
似乎想起什么,秦月朝着手机走近几步,眼眸含着泪水说了句话。
 
说完她就不再停留,跌跌撞撞朝着江水跑去,没有犹豫的跳了下去,溅起巨大的水花。
 
镜头里,水面很快就归为平静,还浮起一层淡红的血水。
 
直到血水四散开去,那一块恢复了江水本该有的颜色,从那里跳下去的人,也没有再上来。
 
傍晚,昏黄的夕阳渐渐消失在地平线,钰儿的手术也快结束了。
 
纪南方看着手机,视频通话已经中断了,再打过去没人接。
 
皱着眉不再看,他管那女人做什么?
 
秦美姿虚弱的靠在纪南方怀里,暗暗咬牙,南方竟然心不在焉……
 
不过,秦月已经死了,死的很彻底,要过几天才会被发现她成了浮尸呢?
 
秦美姿嘴角弯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手术室的红灯熄灭,聂启云推门出来,没有看到秦月,眸中略过失望之色。
 
“聂医生,我的钰儿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接下来会送入无菌仓观察一段时间。对了,你们看到秦月了吗?为什么她手术开始和结束都没过来?”
 
聂启云总觉得心头莫名发慌……
 
这种感觉从没有看到秦月却接到她紧张兮兮的问脐带血的电话时就开始了。
 
纪南方薄唇微抿,不知道为什么想起那天这位聂医生看秦月的目光,再看到他过问秦月的下落,蓦地有点不舒服。
 
“聂医生倒是很了解她。”纪南方冷声开口,“不过我们的确没有看到秦月,打电话也没人接。也说不定,聂医生就能打通了。”
 
说完就带着秦美姿转身离开。
 
聂启云忙秦月的电话,却久久没人接,只得转接到语音信箱,告诉她手术很成功。
 
吃过晚饭,聂启云想去保温室看看秦月的女儿,却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
 
“聂医生你快来,钰儿出事了!”
 
等聂启云狂奔到加护病房,看到的就是心电仪上的那条直线和“滴——”的死亡之声。
 
推开正在急救的医生,聂启云亲自来,什么方法都用遍了,但钰儿的小心脏再也没有跳动过。
 
“聂医生,放弃吧,钰儿已经走了……”
 
分不清是他的汗水还是泪水,透过眼睫滴落在钰儿青白的小脸上,聂医生轻抚擦去,哑着嗓子问道:“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钰儿本来好好的,突然之间急转直下,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接到钰儿死亡的通知,纪南方一脸不可置信,他下意识的打给秦月,这次不是没人接,而是关机了。
 
他是不如秦月在乎钰儿,他是拒绝再生一个救钰儿,但钰儿真的走了,他才知道自己比想象中更在乎这个孩子。
 
纪南方一把揪住聂启云的衣领,泛着水光的眼轻颤着,低吼道:“为什么?手术不是成功了吗?”
 
“我不知道!手术确实成功了,但钰儿就是突然不行了!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办?怎么办?秦月要是知道了该有多伤心!
 
他不敢想象秦月知道了该有多么痛不欲生!
 
辛苦怀孕取得了脐带血,面临的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可怜的钰儿啊!他还那么小,他连三岁生日都没过……”一边的秦美姿捂着脸痛哭,掩住眼中和嘴角倾泻而出的笑意。
 
天啦!这是怎样的好运?
 
秦月死了,小杂种也死了,母子俩死在同一天,现在应该已经见面了吧!
 
聂启云眼睛布满血丝,沉声说道:“要想知道钰儿真正的死因,唯有解剖。”
 
本来淡定看戏的秦美姿,面上突然闪过惊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