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倾世枭凰之素手遮天夜无烟江瑟瑟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11 16:25 编辑:admin 浏览:

《倾世枭凰之素手遮天》是月出云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主角夜无烟 江瑟瑟的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夜无烟在马上俯下身子。从瑟瑟的角度看过去,是夜无烟带着温柔笑意的侧脸。那女子不知说了什么,夜无烟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但还是那么温柔。瑟瑟的心,在这一瞬,忽然好似被什么蜇了一下,十分不舒服。是嫉妒,还是别的什么,她说不清楚。

倾世枭凰之素手遮天

临江楼里一阵动,食客们都涌到窗前去观看六皇子的风采。
 
江瑟瑟的贴身丫鬟青梅兴奋地站起身来,双手紧紧抓住窗棂,探出了半个身子,向外望去。不一会儿,她便欢悦地叫道:“小姐,来了,姑爷来了。小姐你快看啊!”
 
她回身摇晃着江瑟瑟的肩膀,她和小姐到临江楼饮茶,就是为了见姑爷一面。如今,姑爷就要来了,可小姐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江瑟瑟正手握茶盏,被青梅一摇晃,茶盏倾斜,茶水溢了出来,浸湿了她的手指。她从袖中掏出锦帕,轻轻擦拭着。她的目光,却越过青梅的头顶,望向街边。
 
她对夜无烟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四年前他出征的那一日。彼时,她站在高坡上,遥望着瘦削孱弱的他,身披战甲,率领四万兵士绝尘而去。那日之前,她对这桩亲事并不满意,对他,也是很不屑的。但他主动请缨去边关,令她对他刮目相看。今日,他终于凯旋,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欣喜。
 
一队军士之后,便是一匹纯白色战马,马上端坐着一个身穿银色盔甲的年轻男子。
 
四月的日光很温柔,笼罩在他身上,反射出一道道迷人的光晕。他就在那迷人的光晕里,缓缓撞入了江瑟瑟的视野。
 
虽然身着战袍,但他的身上,却流淌着斯文雅致的风采。
 
传说中斜飞入鬓的眉,好似水墨画一般流畅。一双丹凤眼,似冰泉般明澈,似寒星般璀璨,似碧潭般深幽。鼻子高挺,薄唇微微勾起,带着一抹笑意,很淡,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乍一看,他是那样温文,浑然不似才从边疆归来,也不似身经百战。但,江瑟瑟还是从他那一掠而过的眸光中,感受到了不易觉察的冷冽和犀利。
 
“小姐,六皇子竟然变得这……这般……”青梅梦呓一般呢喃着,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六皇子。
 
江瑟瑟的目光却忽然一滞,凝注在六皇子夜无烟身畔的那匹马上。
 
那是一匹枣红色小马,马上端坐着一个女子。
 
一个令人惊艳的绝色女子。
 
见到那个女子,江瑟瑟感觉自己的眼睛好似被蒙了一层什么,有些看不清楚。
 
那女子年龄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脸庞很白很细腻,细腻得好似阳光都软化在了她的肌肤上。
 
她微歪着头,一双妙目好似黑葡萄一般,左瞧右看,极为俏丽可爱。也不知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她忽然扑哧一笑,扯了扯身畔马上的夜无烟。
 
夜无烟在马上俯下身子。从瑟瑟的角度看过去,是夜无烟带着温柔笑意的侧脸。那女子不知说了什么,夜无烟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但还是那么温柔。
 
瑟瑟的心,在这一瞬,忽然好似被什么蜇了一下,十分不舒服。
 
是嫉妒,还是别的什么,她说不清楚。
 
夜无烟和她一样,大概也不屑于这门亲事吧。也许,他早忘记了他还有这么一个未婚夫人,或许记得,但是,恐怕也只是未婚夫人这样一个符号而已。
 
四年了,他去了西疆四年,四年的时光,足以令他爱上别的女子。
 
四年了,他去了西疆四年,四年的时光,足以令他爱上别的女子。
 
--------------------------------
 
他身畔的女子,是那样耀眼,他们这样并驾齐驱走在街上,看上去那样般配,那样令人艳羡。
 
江瑟瑟转过脸,重新将视线凝注在面前的茶盏上。
 
翠绿的茶叶在水中温柔地舒展着,盘旋着。她端起茶盏,轻轻饮了一口,却不知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虽然娘一直说,以她识人的眼光,六皇子夜无烟绝对是一个女子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她江瑟瑟的良人。虽然,她已经习惯了青梅称他为姑爷,但是,幸好她的心,并没有遗失。
 
“小姐,姑爷身畔的那个女子是谁?她怎么可以和姑爷走在一起?!”青梅指着那骑着枣红色小马的女子问道。
 
瑟瑟再次抬首,他们并驾齐驱的背影已经从窗前远去。耳边响起的,是那些兵士齐刷刷的脚步声。
 
瑟瑟抬眸道:“青梅,以后不准叫他姑爷。”
 
“小姐,青梅知道了。”青梅从小姐轻蹙的黛眉看出,小姐心情并不佳。
 
六皇子从边关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是谁,一会儿,她定要打听出来。但是,不用青梅刻意去打听,待六皇子的队伍过去后,临江楼里关于六皇子的议论声起。自然,大多是关于六皇子的八卦的。
 
“听说了吗,我听说啊,那个和六皇子一起进城的女子,是六皇子的心上人,据说曾经救过六皇子的命,好像是北鲁国羌氏族的公主。”邻桌一个灰衣人小声道。
 
“我听说,这次六皇子能够大败乌氏国,便多亏了北鲁国相助。”另一个蓝衣人悄声说道。
 
“我还听说,这次六皇子要将那女子封为正妃的!”灰衣人神秘兮兮地说道。
 
“不会吧?六皇子不是还有一位皇上指婚的正妃吗,虽然没成亲,但好歹也是皇上指婚的,六皇子不会违背皇上的旨意吧?”蓝衣人有些不信地说道。
 
“难说,你看,六皇子敢带那个北鲁国公主进京,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说明了他对那个女子是爱之深啊,定是不怕违背皇上旨意的。”灰衣人压低了声音。
 
“你们胡说什么,什么爱之深,不知道别瞎猜。”青梅听到了那两个人的议论,开口驳道。
 
瑟瑟抬起手,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青梅,我们走!”江瑟瑟一脸波澜不惊,站起身来,翩然而去。仿佛方才那些谣言,和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两人坐了轿子一路回府。一下轿,瑟瑟便去探望娘亲骆氏。
 
如果说江府有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二夫人骆氏,也就是瑟瑟的娘,绝对算一个。
 
二十多年前,才十八岁的骆氏便已经是东海海盗的大当家,瑟瑟的爹江雁当年平定东海时,她也才二十岁。据说当年一战,她和江雁在海上酣战半日,两人越战越是彼此欣赏,最终她带领群盗接受了朝廷的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