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千亿宠婚神秘总裁赖上门江柏桑榆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11 17:04 编辑:admin 浏览:

一顾倾城的小说非常火爆,这本《千亿宠婚:神秘总裁赖上门》的主角是江柏 桑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江柏挑了挑眉已然猜到那是什么,看来巴掌在那儿玩的挺开心,所以便便才能拉的那么随意…胡子阳给他发来消息——快被这祖宗玩死了,你赶紧给我领走!江柏端起一旁水杯,不客气的回了两个字——出息。不到一分钟胡子阳的电话打了过来:“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将这狗带回去!再这样不陪你玩了!”“没法接,放你那住着。”“我不干!”

千亿宠婚神秘总裁赖上门

江柏并不在意,男人蹲身查看桑榆的烫伤,红红一片看着有些骇人。
 
男人视线漆黑且专注像是在仔细研究她的脚伤,桑榆有些不习惯,正要起身却被那人制止:“别动。”
 
江柏抬眸看她,语气有些无奈:“还能走?”
 
不待桑榆开口,这人起身绕到了她身边揽过人说:“抱你。”
 
抱?!
 
恍惚间身子一轻,这人真的将她抱起了她!
 
桑榆错愕的回不过神,一抬眸是那人近在咫尺的俊颜,呼吸一窒。
 
她红着脸小声说:“我自己可以。”
 
江柏欺近低头故意问:“可以什么?”
 
距离太近,额头短暂相触,心跳瞬间失常,桑榆到嘴的话瞬间止住。
 
男人嘴角扬了扬,将人抱紧了些,步伐沉稳的往外走。
 
这一幕看的家里的保姆也不由跟着脸红心跳,有人呢喃了句:“这姑爷和小姐还真般配。”
 
身后有人哼哼:“配什么配,一个服务生!”
 
那人叹息一声不说话了。
 
别墅外,江柏扶着桑榆在等车。这地方是出了名的富人区,出入都有豪车匹配,出租车鲜少进来,一般的网约车嫌路程太远也不愿过来。
 
想在这地方打车,难于登天。
 
此刻站在这里……很吸蚊子。江柏倒是无所谓,可她皮肤白,被蚊子咬一口立马起了红疙瘩。
 
男人偏头看了看身侧的人说:“背你走过这个路口。”
 
“我……”
 
想拒绝,可身侧的人已走到她面前径自蹲下。
 
“上来,你的脚不能久站。”男人音色清淡,混着路边知了的叫声,快要听不清。
 
恍神间那人催促道:“上来。”
 
脚确实很疼……桑榆咬牙趴上去。
 
“抱紧。”男人轻声说了句,调整了姿势步伐不急不缓。
 
夜色撩人,道路两边是高大的梧桐树,一盏盏路灯投射出昏黄灯光。将他和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桑榆心跳失常,有那么一刹那像是要破腔而出。
 
寂静中江柏出声问她:“江太太有这样被人背过吗?”
 
桑榆短暂沉默叹息道:“有。”
 
江柏眉心微拧,脑海中下意识的闪过一个名字。
 
下一秒只听桑榆轻柔的声音说:“小时候一家人外出的时候,他背过我。”
 
闻言男人松了口气,笑着说了句:“以后我背你。”
 
心口再次砰地一跳。
 
她后来想,他应该只是为了安慰她?
 
通往路口的这条路似乎格外漫长,桑榆总觉得这人背着他走的格外地慢,难道是她……太胖了?
 
天!
 
经过路口的时候,一辆红色轿车风驰电挚般从他们身侧擦过。
 
桑小禾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还能看见桑榆依偎在那人身上的背影。接到家里保姆的电话之后,她原本以为江柏过来会大闹一场,谁知道看见的却是这样一幕!
 
猛地一脚油门,车子光速一般驶过那条道。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临近九点。
 
江柏将人一路送去了浴室,顺便问了句:“需要帮忙吗?”
 
“不用!”桑榆答的极快,像是真的很怕他留下…帮她。
 
江柏笑笑,淡声道:“好:”
 
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这个道理他懂。
 
等人退出去,桑榆忍不住呼出一口气,再一偏头,架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着她的睡裙,还有……里面穿的衣服。
 
这人,一定要体贴细致到如此地步吗…
 
洗完澡外面响起敲门声。
 
“进。”
 
江柏将那杯水搁在一旁,弯腰查看她左脚。
 
男人皱眉,纵使上了药,但这会儿还是很红。
 
桑榆将擦头发的毛巾丢在一旁,转身去找从碧水园带回来的烫伤药。
 
江柏起身,“药在外面,我去拿。”
 
他前脚刚出去,桑榆的电话就响了。
 
是霍庭之。
 
桑榆接了。
 
“你在哪儿?”霍庭之的语气听着有些不悦。
 
晚上的事他已经知道了,一想到他拒绝自己只为那个服务生便怒火难压!
 
桑榆答的平静:“在家。”
 
那人语气越发不悦:“你和谁在一起?!”
 
满是质问的语气让桑榆不悦,她凝眉,随即哼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和我老公江柏。”
 
说这话纯粹是为了气霍庭之,但好巧不巧的,她口中的老公…就这么进来了。
 
桑榆羞窘的握紧手机。
 
江柏走近她,弯唇蹲下轻声问了句:“谁的电话?”
 
男人声音不大,带着一丝愉悦,却足以让那头的人听见。
 
桑榆楞神间霍庭之已挂断电话,她放下手机面前的人已抓过她的脚,抹着药膏要给她涂抹。
 
桑榆一低头就能看见那人乌黑的发,他很专注也很…仔细。手指很长,骨节分明,好看的过分。
 
他动作很轻,有些痒,体贴细致的,让她不习惯。
 
偏又举止有度,让人无法将他和登徒子联想在一起。
 
殊不知江柏此刻的视线里,是她纤细小腿,还有白的发光的皮肤。
 
很滑。
 
手感很好。
 
药上好之后,这人起身声色平静道:“药是防水的,但还是要注意。”
 
“谢谢。”莫名紧张。
 
“早点睡。”江柏转身,唇角是迷人弧度。
 
洗了澡开了电脑,便看见胡子阳给他发来了几张照片。
 
是他家巴掌的照片,有撕扯沙发的照片还有,撕扯那小子衣服的照片,还有一张是那小子的床,洁白的床单上一团乌黑的……
 
江柏挑了挑眉已然猜到那是什么,看来巴掌在那儿玩的挺开心,所以便便才能拉的那么随意…
 
胡子阳给他发来消息——快被这祖宗玩死了,你赶紧给我领走!
 
江柏端起一旁水杯,不客气的回了两个字——出息。
 
不到一分钟胡子阳的电话打了过来:“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将这狗带回去!再这样不陪你玩了!”
 
“没法接,放你那住着。”
 
“我不干!”
 
江柏沉默片刻挑眉问:“最近的相亲对象很少?”
 
胡子阳:“……”
 
那人又说:“送过来吧,下次资金链断裂的时候别找我,情谊浅薄帮不上忙。”
 
“…!”想骂人。
 
却还是怂道:“就是开个玩笑,我……”
 
不待他说完,那头直接挂了!
 
胡子阳握着电话咬牙想,这祖宗真的得罪不起!
 
好端端打什么电话,简直自取其辱!
 
桑榆脚烫伤之后一直和林佳在微信上沟通工作事宜,直到第三天才去公司报道。
 
这期间桑宏伟的秘书王鹤给她发来一次邮件,写的是她和江柏的离婚协议书。
 
那些东西桑榆也只当笑话看着,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以为霍庭之对她根本不是余情未了,只是不甘心,这份不甘时间久了自然会淡。
 
下午四点的‘赛江南’。
 
胡子阳牵着‘巴掌’从Vip电梯间出来。
 
大堂经理瞧见他老远迎了过来,点头哈腰的问,“胡先生晚上在这里用餐吗?”
 
“再说。”胡子阳拽紧了手里的绳子,四处看了一圈没找到江柏的身影,不由皱起眉头。
 
等他走远,有服务生走过来叹道:“老板就是任性。”
 
这地方按理说是不许宠物出入的,可谁让这店是人家开的呢!
 
经理偏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谁告诉你他是老板?”
 
“不是?!”服务生小弟惊诧片刻,随即哼笑:“少糊弄我,不是老板他能出入这么自由?!”
 
张经理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他可真没见过几个老板在自家饭店吃饭还要结账的。
 
说实话他也有些拿不准,要说胡子阳不是老板也不太像,每次月度季度的报表总结都是递给这人的。
 
服务生小弟跟上他步伐八卦的问:“老板又去找江柏了?你说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张经理偏头看了他一眼说:“不该问的别问。”
 
他还想知道呢,可谁来告诉他?
 
‘赛江南’这地方前两年还不是南城最出挑的酒店,但是这两年已成为城市标志性消费点。
 
能拿到赛江南VIP卡的客人,非富即贵。别说张经理吃不准老板到底是谁,外面一众挖了许久的媒体也是毫无头绪。
 
二楼vip贵宾室。
 
江柏是被人点名进来服务的,来人穿一身工整西装,手里夹着一份文件袋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浑身上下透着股严谨。
 
王鹤放下东西自我介绍道:“江先生您好,我是桑宏伟先生的秘书王鹤。”
 
江柏听闻平静点头道了句:“请坐。”
 
王鹤将手边的袋子打开,抽出那份离婚协议书递给江柏:“您先看看,若有不妥再行商议。”
 
江柏瞟了一眼手边的东西,并没有翻看的意思。
 
他的平静让对面的王鹤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又恢复冷静:“协议书上写明,如果你和大小姐离婚,可以得到五十万的补偿。”
 
江柏嗤笑了声,有些轻蔑的语气问:“在桑宏伟心里,桑榆的婚姻只值五十万?”
 
王鹤眉心拧了下,下意识想到的是,这笔数不能让对面的人满意。
 
他说:“只要江先生签字,数额还可以商议。”
 
江柏这回是真的忍不住冷笑了:“当初桑先生求着我和桑榆领证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不过这婚好结却不好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