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医毒皇妃容王请遵医嘱陆卿宁秦或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2019-10-11 17:15 编辑:admin 浏览:

火爆小说《医毒皇妃:容王请遵医嘱》主要介绍了陆卿宁 秦或,是作者 的小说。小说精彩节选:当日下午,御天臧便离开了都城,回了曦月国。而陆无遥,却在城门口,如一个没有魂灵的行尸走肉,站了一天一夜。第二日一早,他是被陆家从城外回来的商队捡回了陆家。而在商队的马车里,还有一个人,也一同被捡了回来。此时的皇宫,也正如御晴妩所言,很乱,却又是不动声色的乱。

医毒皇妃容王请遵医嘱

斋星阁内,满地酒瓶,酒气熏天。
 
御天臧整个窝坐在一把凳子前,手上拎着一只酒壶,脚边全是七七八八躺着的酒瓶。
 
朦胧中,他看到有人朝他走了过来。
 
他甩了甩头,拧紧眉头仔细看过去,黑深的双瞳迅速闪过一道亮光,又迅速迷醉了下去,拎着酒壶的手指了过去,“遥,来,陪我喝。”
 
陆无遥没什么表情,慢腾腾走到他面前,蹲下,从他手中拿过那只酒壶,仰头就喝了起来。
 
御天臧抿紧了唇,黑瞳紧紧盯着他的脸。
 
陆无遥提袖擦了擦嘴,将酒壶递给他,嘴角勾了勾,“该你了。”
 
“”御天臧,着迷了般的盯着他微扬的嘴角。
 
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对他笑。
 
眼瞳缓慢转动,落在酒壶的瓶口,内心里,一股类似希望的东西迅速点燃。
 
而后他接过酒壶,仰头大口喝了起来。
 
陆无遥坐到身边,兀自打开另一只酒壶喝了起来。
 
御天臧斜着眼角看着他,将他俊美的轮廓深深刻在了脑子里。
 
不,也许,很久之前便刻印上了。
 
他眉梢带了一缕笑,而这缕笑,在第二日醒来,发现身边躺着寸缕未着的顾宜苓时,也未见消散。
 
脸,寸寸玄黑了下去,御天臧盯着顾宜苓,眼底汹涌而过滔天的怒意以外,便是深深的自嘲和悲凉。
 
御天臧无疑是聪明人,这样的场景,他无需多想,便清楚了这里面是怎样的“阴谋”。
 
顾宜苓缓缓打开眼,入目的他的脸冷硬和残酷。
 
脸微微发白,她慢慢坐了起来,丝被滑下,露出她白皙布满痕印的肌肤,她眼底闪动着莹润的水光,欲言又止的盯着他。
 
御天臧却没有再看她一眼,只丢下一句,“如果愿意,就跟我回国。”之后便套上衣物离开了。
 
踏出房门,御天臧疾走的步子蓦地停了下来。
 
精锐的黑瞳转向房门一侧,便见陆无遥一脸苍白的看着他,他的双拳紧紧拽住,眼底的黑色告诉他,他一整晚没睡。
 
或者,他一直站在门外。
 
御天臧冷冷勾唇,“陆无遥,你还真是大度,你被我睡了还不够,连你喜欢的女人也亲自送到我的床上。”
 
“”陆无遥绷紧唇,没有解释,也没有说什么,僵硬的转动身子,朝前走了去。
 
可还没走几步,臂膀猛地被从后扣住,整个人旋即被压制在了墙壁上。
 
咽喉被卡住,面前是他愤怒惨厉的容颜。
 
御天臧脸庞剧烈抽搐,屈辱和愤怒铺天盖地而来。
 
黑瞳叫满眸猩红覆盖,他抓住他胳膊的指,几乎嵌进他的肉里。
 
他的胳膊,身躯,绷得紧紧的,本就强魄的体格显然更加健壮而危险。
 
“陆无遥,我御天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算计的,你是第一个!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因为我贱,我他娘的就是喜欢上你了。但是,从今往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说完,他像甩抹布一般,将陆无遥甩了出去。
 
自己则大步离开了。
 
陆无遥狼狈跌坐在地上,看着他疾然离去的背影,内心,被一股强烈的刺痛爬满。
 
……
 
当日下午,御天臧便离开了都城,回了曦月国。
 
而陆无遥,却在城门口,如一个没有魂灵的行尸走肉,站了一天一夜。
 
第二日一早,他是被陆家从城外回来的商队捡回了陆家。
 
而在商队的马车里,还有一个人,也一同被捡了回来。
 
此时的皇宫,也正如御晴妩所言,很乱,却又是不动声色的乱。
 
皇宫内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可每一日的皇宫,都似乎在不经意间悄悄发生着变化。
 
首先,上官大人领兵回朝,接管了鳌都统的护卫保护皇城安危;其次,皇上下令,三日后举行纳后大典,却已无一名大臣反对;再次,顺亲王龙瑾已经明目张胆住进了皇宫;还有,璇贵妃被上官正大人接回了娘家叙旧。
 
现如今,宫里的每一个人都活得小心翼翼,就如此时的储清宫。
 
龙御黑着脸坐在殿内,气场幽冷,便连平日里话多的夏琅也不敢说话。
 
这样的沉默诡冷的氛围不知持续了多久,龙御忽的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却在走至殿门时停了下来。
 
魅瞳微微缩了缩,盯着款步朝这边走来的女人。
 
夏琅看见,忙走了过去,“皇后娘娘,你这是去了哪儿啊?皇上都等着急了?”
 
“顾安凉”瞥了他一眼,那一眼很冷,看得夏琅背脊忍不住颤了颤。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回宫之后的顾安凉有些不一样了,可总也说不上哪儿不一样。
 
微微摇了摇头。
 
夏琅看了眼在她身后跟着的络萝。
 
络萝抿紧唇,只是盯着顾安凉看。#@$&
 
“顾安凉”没有回答夏琅的话,而是径直朝龙御走了过去,“御”
 
龙御眉头未展,“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