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腹黑娇妻要逆袭小说免费阅读 俞意舒纪言琛小说全集

时间:2019-10-11 17:30 编辑:admin 浏览:

《腹黑娇妻要逆袭》是作者花浅写的小说,讲了俞意舒 纪言琛的故事。小编今天把它带给大家,一起来阅读吧:“放开我……纪言琛……”话语间也是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呼吸徒然错乱开,俞意舒开始拳打脚底的挣扎,她错愕的睁开眼,对他的这番举动更加的不理解,万一他在这里兽心大发,受折腾的人就是她了,一时情急她用力咬了纪言琛的唇。血腥味顿时充溢着整个口腔,纪言琛才把人给放开,他唇边还带着丝缕的血液,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妖

腹黑娇妻要逆袭

俞意舒置之不理,偏头看向车窗外的接踵而至的行人,还有那连绵不断茂盛的树木,她久凝着一处入了神,车内空调开的很足,导致她的小脸绯红。
 
晕黄的路灯时不时打在她的脸上,照进她水雾的眼眸里,她不知不觉中弯着眉眼,笑意却不达眼底,唇边的勾起的弧度也是苦涩的。
 
“想什么。”纪言琛微抬眸扫向后视镜,察觉到俞意舒的兴致索然,像只焉了的花,失去了绽放光芒的资格。
 
“感慨下纪大总裁竟然会亲自送我回家,饭局时替我挡酒,这样的你让我受宠若惊。”俞意舒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她这话成功让纪言琛面无表情的脸有了龟裂。
 
她紧接着像是着魔般喃喃自语,到后面声音小到模糊不清,“当时那一瞬间挺让我心动的,可惜我们的关系让我不能僭越,还是注意下我们之间的距离。”
 
纪言琛没能听清后面的话,他不自觉的轻咳出声,企图掩盖住自己的失态,她那双柔软的眼眸撞到他的心里,一阵小鹿乱撞,他再盯着她一眼就有种昏君为了美人误了国的罪孽感。
 
俞意舒还在注视着他的脸,她发现纪言琛的睫毛很长,很浓密,再往下是高挺的鼻梁,锋利的下颚骨,以及那日精壮的小麦色腹肌,许久后连带着她的耳根子也变的红了。
 
两人在狭窄安静的空间里,连近在咫尺喷洒出的呼吸让她吞咽着口水,用手扇了扇满脸的燥热,“能不能把窗户摇下来,我有点热,这里面太闷了。”
 
他看着俞意舒羞涩的表情,极力的躲藏,看上去恨不得挖个地洞钻到里面去,她捂住了滚烫的卵脸蛋,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下急躁的心情。
 
纪言琛听了这话后猛的踩住了刹车,刺耳尖锐的声音响彻耳骨,他捏开了身前的安全带,深沉的目光里暗藏着不知名的情绪,“你刚刚像饿狼一样盯着我,在想什么事情。”
 
俞意舒见被人抓住了把柄,她连忙慌乱的扭过头去,动作出卖了她的心虚,“没事,车内太闷了,就在这里把我放下吧,也离苏宅不远了。”
 
“我问你的话还没好好回答,不准转移话题。”纪言琛转过身,他伸出手停在俞意舒的前面。
 
指尖抚摸过柔顺的发间,将那些额前的碎发别在而后,她越是退缩,就更加挑起他的兴趣。
 
“纪言琛。”俞意舒不受控制的唤了声他的名字,在这深邃到仿佛能把人吸进去的眸里,她已经深深的陷入沼泽里无法自拔。
 
纪言琛强硬摆过她的脸,在她瞪大的双眼惊愕的瞬间,低头吻了上去,他慢慢的撩拨着她的神经,这个吻不同于从前的急促霸道,让她不能够呼吸换气。
 
而是温柔细腻,带着试探与小心的吮吸,他拇指轻轻抚摸的抚摸着她滑嫩的脸蛋,难得的深情与专注,俞意舒被他引导带动着,逐步的跟上了他的节奏,甚至开始了回应他的热情。
 
俞意舒的心脏砰砰直跳,几乎要一跃而出,她忽然间被拉回了理智,没有任何犹豫的使劲将面前的人给推开,纪言琛不容许她半途停下,死死的握住了她的腰。
 
“放开我……纪言琛……”话语间也是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
 
呼吸徒然错乱开,俞意舒开始拳打脚底的挣扎,她错愕的睁开眼,对他的这番举动更加的不理解,万一他在这里兽心大发,受折腾的人就是她了,一时情急她用力咬了纪言琛的唇。
 
血腥味顿时充溢着整个口腔,纪言琛才把人给放开,他唇边还带着丝缕的血液,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妖冶的
 
很。
 
俞意舒用手背将唇瓣上的痕迹擦去,她涂的口红这会儿全部被某人给吞到了肚子里,一点都不剩。
 
“你敢抗拒我?”纪言琛紧抿着嘴,唇间的刺痛感让他愈发清醒,他甚至动用些怒意,不满意俞意舒的举动像是在嫌弃他。
 
他猩红的眼底倒影出她极为冷静的面容,俞意舒心里咯噔一声,暗想事情要糟糕,她总有种纪言琛不会冷静下来,而是会彻底的报复。
 
“我今天没有心情,改天再说。”俞意舒揉了揉眉心,她觉得自己的头疼的很,根本就无法集中尽力。
 
纪言琛盯着她许久,见她满脸透露着疲惫,一贯不会听人解释的性子在她的面前化为虚无,他隐忍着这股气,正视着前方,对隔壁的人不予理会。
 
“你走吧。”车内沉默了许久,纪言琛率先打破平静,他的语气听不出是喜还是怒。
 
“抱歉。”俞意舒终于从压抑的氛围里解脱释放,她将身上披着的西服外套留在车内,得到允许后干脆利落的下了车。
 
与其与他危险的待在一起,她更宁愿在寒风里面瑟瑟发抖,要是能看到平时稳重的人在她身上栽了个坑,她兴许能够乐呵上一阵子,可惜这个人是纪言琛,就算天塌地陷,他依旧是那张满不在乎的表情。
 
车门刚被合上,车子就喷着尾气行驶离开,留下俞意舒一人在街道上,她搓了搓手指,夜晚的凉风吹的她摇摇欲坠,最终幸运的打到车。
 
她出门前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苏魅一下楼就撞见刚到家的俞意舒。
 
“不知廉耻,都已经这个点了才到家,你是去见什么人?是不是和哪个男人私会。”苏魅质问道,她咄咄逼人的不给人喘气,
 
“我刚才和纪言琛在一起,亲自送我到家,苏小姐,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俞意舒反击,她不是软柿子任由人揉捏,就算是好脾气到一定程度后也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