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爱如伤喉烈酒小说全文目录江默任夏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11 17:54 编辑:admin 浏览:

今天的小说《爱如伤喉烈酒》,是作者短短写,该书主角江默 任夏,精彩内容节选:“迟了,任夏,我所受的伤害,我要加倍的偿还到你身上。”林音一字一句,眼神淬了毒一样。“啊……阿默,任夏她,她掐我。”林音大叫着,她自己掐着脖子。把自己掐的面红耳赤。在门口等着任夏治疗结果的江默冲进房间。“你对林音做了什么?”江默朝任夏怒吼着。“如果我说,她是自己掐自己的,你相信吗?”任夏恍惚的喃喃着。

爱如伤喉烈酒

“你骗了我。”
 
宾朋满座的婚礼现场。
 
凌厉的嗓音如一把把利箭,直戳任夏心口。
 
任夏全身瑟瑟发抖,压着嗓音请求,“等婚礼结束,我们再谈行吗?”
 
“偷来的人生,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江默讥笑着。
 
在座的宾客震惊的看着他们。
 
顿时整个婚礼现场鸦雀无声。
 
任夏控制住惊慌的自己,紧攥着手的低头,“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你原来是个心理医生,对吧?“江默冷生生道,他厌恶到极点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刚刚来婚礼前,他见了一个人恢复了一些记忆,他就一直蒙在鼓里。
 
任夏牵强的扯着嘴角,“我,我是。”
 
“三年前是你害我失忆的,把自己当作我交往了六年的女朋友,对吗?”江默满目憎恨着。
 
任夏眼含泪光的抬头,“我是有原因的,我……”
 
“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江默冷冷的打断。
 
任夏咬着唇的低头,“是。”
 
“三年前还把我交往了六年的女朋友无情的赶走,重伤她的赶走,对吗?”江默咬牙切齿,那眼神仿佛要把她撕碎。
 
任夏猛的抬头,再摇头,“不是……”
 
“你失去了辩解的机会,任夏,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江默字字珠玑。
 
任夏害怕这样的江默,她努力的去攥江默的衣角,连同逼回要流出的眼泪道,“我们不要在这里争执这件事……”
 
江默避开了她要攥他衣角的动作,宣布道,“这婚没必要结了。”
 
任夏的脸色刷的惨白。
 
“现在我恢复记忆了,我爱的人是林音,而不是用尽手段赖在我身边的你,至于我们领了结婚证一事,找个时间去离了,任夏,想要成为我江默的妻子,你,真的,不配。”江默冰冷绝决。
 
“不配?我陪在你身边三年,就什么都不是吗?”任夏声音颤栗的挤出这句话。
 
她也没有抢走林音的人生,她不是骗子啊。
 
“对,什么都不是。”江默毫不留情的,又冷又狠的道。
 
她有多爱这个男人,是那种爱到骨子里,爱到怎么也放不下。
 
“江默,你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狠心的人。”任夏绝望的泪流满面。
 
江默的眸光恍惚了一下,立马又定神道,“因为你当初重伤了她,导致她现在有创伤后遗症,你必须把她治好。”
 
他一个手势,婚礼现场出现了二个黑衣人保镖。
 
那是江默的贴身保镖,任夏认得。
 
他竟然让保镖抓她。
 
呼吸像被夺了去的掐住。
 
她踉跄不稳的站在那,心一点一点被撕裂成无数片。
 
片刻功夫,任夏被江默的保镖抓进酒店顶楼的一个房间。
 
任夏怎么也没想到,林音来到了她和江默结婚的酒店里,真是太讽刺了。
 
而这会,本躺在床上装柔弱的林音在江默和保镖离开房间之后,坐了起来。
 
她嘲弄的看着任夏,声音趾高气扬的道,“你该谢谢我,不然,你哪有机会陪在阿默身边。”
 
什么创伤后遗症,狗屁。
 
任夏早就知道,林音是装的。
 
三年前,她压根就没有重伤过林音,哪来的什么创伤后遗症。
 
“你回来的真是及时。”任夏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林音捂着嘴得意一笑,“不毁了你的婚礼,我怎么甘心。”
 
任夏是因为林音才认识江默的。
 
她们俩本是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可因为她也喜欢上了江默,一切都变了……
 
“好,我选择退出。”任夏紧握着垂在身侧的手,用尽了所有力气的说着。
 
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他们之间多余的那个。
 
她终于清醒了,明白了,也,放弃了……
 
“迟了,任夏,我所受的伤害,我要加倍的偿还到你身上。”林音一字一句,眼神淬了毒一样。
 
“啊……阿默,任夏她,她掐我。”林音大叫着,她自己掐着脖子。
 
把自己掐的面红耳赤。
 
在门口等着任夏治疗结果的江默冲进房间。
 
“你对林音做了什么?”江默朝任夏怒吼着。
 
“如果我说,她是自己掐自己的,你相信吗?”任夏恍惚的喃喃着。
 
“我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治好林音。”江默幽冷的眼眸满是轻蔑。
 
他根本不相信她,一点都不……
 
任夏紧捂着胸口,那里好痛,真的好痛,尤其是心脏那地方正被狠狠的撕裂着。
 
她试问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爱上江默?
 
她不是不知道,他最爱的女人是林音。
 
无论如何,她也得不到他的心。
 
可是,当他忘记了林音时,她却没办法离开,那种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充斥着她。
 
她抓着那一点点可能,不顾那是万丈深渊啊。
 
“以后,陈医生跟你一起治疗。” 江默扫了眼任夏,不耐烦的又道,
 
任夏这才从恍惚中回神,刚刚跟江默进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当任夏再仔细打量这个陈医生时,却震惊住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所谓的陈医生,是个整形医生。
 
当初上大学那会,她陪林音去做过微整形,给林音做微整形的就是这个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