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资讯>

秦怡严易泽免费阅读所有内容

时间:2019-10-12 15:32 编辑:admin 浏览:

鱼进江的这本《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里的主角秦怡 严易泽让人记忆深刻,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呢?一起来看看吧。说完严易泽故意嗅了下鼻子,装出一脸陶醉的样子坐在了秦怡身边。秦怡明知道他在鬼扯,却也没揭穿他,任由他在那自说自话。严易泽夹了点菜放在嘴里嚼了几口,见秦怡一直没动筷子,转头好奇的问。“你怎么不吃啊?”“我在等人!”“等人?谁?”严易泽脸色一紧,眸子深处闪过一丝警惕。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推荐指数:8分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第四十六章 我没你这样的朋

“我不回去!凌穆扬救我,快救救我!”
 
见秦怡死活不和他回去,还向凌穆扬这个外人求救,严易泽眼睛一瞪,冲罗琦低吼,“还愣着干嘛?把她给我弄走!”
 
罗琦也顾不得什么了,连拉带拽的把秦怡给弄了出去。
 
严易泽铁青着脸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死死盯着凌穆扬冷声道,“凌穆扬,今天这事你怎么说?”
 
凌穆扬摇晃到沙发上前坐下,手扶着脑袋揉了两下,抬起头苦笑道,“你要我说什么?”
 
“别给我装傻!”严易泽走过去一把扯住他的衣领,俯身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的说,“凌穆扬,说,你是不是在打我老婆的主意?”
 
“我说不是,你信吗?”
 
“你觉得我会信?”严易泽的嘴角泛起冷笑,眼神凌厉的如同尖锐的刺刀,看的凌穆扬很是不舒服,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凌穆扬顿时也火了,脸色一冷,“那你还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回答我!”冷冽的语气像是彻骨的寒风,直刺向凌穆扬。
 
这一刻,凌穆扬的身份,凌穆扬强大的背景在严易泽眼里就是个屁,他毫不在乎,只想要知道他要的答案。
 
“放开我先!”
 
凌穆扬抓住他手冲他低喝,严易泽冲他冷笑,“闭嘴,回答我的问题!”
 
“严易泽,我叫你放开我!”
 
凌穆扬的声音猛的提高了几个分贝,满是酒意微红的脸上冷意凌然,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要来掰严易泽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
 
他醉了,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你在命令我?”
 
严易泽猛的一把将他扯到面前,嘴角泛起一丝厉色,“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回答我的问题!”
 
话音刚落。凌穆扬的两个黑人手下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到这一幕二话不说冲过来把严易泽拉开,死死挡在凌穆扬的面前。
 
“少爷,您没事吧?要不要……”其中一人转头看了眼,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凌穆扬沉着脸摇头,目光越过两个黑人手下落在严易泽阴沉的脸上,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严易泽。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今天的事我不想和你计较,你走吧!”
 
“朋友?哼!我没你这样的朋友!”说完严易泽转身就走,丝毫没有任何的留恋。
 
身后凌穆扬的黑人手下盯着他的背影死死皱着眉头,沉声道问,“少爷,就这么放他走了?”
 
凌穆扬抬起头冷冷扫了他一眼,吓得这个黑人手下赶紧低下头,再也没敢啰嗦一句。
 
凌穆扬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点。面无表情的说,“送我回去!”
 
“是!”两个黑人顿时一左一右搀扶着凌穆扬走了出去。
 
严易泽沉着脸走出尚客优,刚一上车就见秦怡已经倒在座椅上睡着了,皱眉看了眼罗琦,“她怎么样?”
 
“少奶奶喝多了,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恩!”严易泽点头,盯着熟睡的秦怡看了几眼,这才问道。“刚才她有没有说什么?”
 
“这……”
 
见罗琦迟疑,严易泽就知道秦怡刚才肯定胡言乱语了一大通,眉头一皱,“别吞吞吐吐的,说!”
 
“是,少爷!刚才少奶奶含含糊糊好像在说什么,凭什么只许少爷您在外面拈花惹草,却不让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什么的,声音太小,我也没大听清!”罗琦见严易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迟疑了下说,“少爷,会不会是少奶奶误以为您这几天是去美国找凌琳小姐,要不您还是告诉她真相吧!”
 
“闭嘴,我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严易泽脸色一冷,罗琦赶紧低下头说了句,“不敢!”
 
“给我记住,这几天我在医院的事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秦怡和老夫人!否则,我拿你是问!”说完严易泽眼神复杂的看了紧闭着双眼,脸色酡红的秦怡,吩咐了句,“回去!”
 
回到家已经快两点了,严易泽怕被严老太太发现特意让罗琦把车停在了别墅外很远的地方,抱着秦怡一步步的走回去。
 
穿过客厅,上了楼,刚要推开房门进去,身后传来严老太太的咳嗽声。
 
“奶奶,您醒啦?”
 
严易泽转头冲严老太太笑了下。
 
“你们都没回来,我怎么睡得安生?”说完严老太太盯着严易泽怀里的秦怡皱眉问,“她这是……喝醉了?”
 
严易泽点头,“昨天她和薛晚晴找好了花店的铺面。晚上跑去唱歌庆祝,一时间太过兴奋喝多了。”
 
“哦!”严老太太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让他先把秦怡送回去,等下去书房找她,说完转身走了。
 
严易泽把秦怡抱进去,帮她脱去外衣,放她放进被子里,有小心翼翼的给她掖好被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坐!”
 
书房里,严老太太挥手让他坐下。
 
严易泽点头坐下,笑着问,“奶奶,您找我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最两天事情办的怎么样!”严老太太随意的笑了下。
 
“挺顺利的!”严易泽不动声色的点头回了句。
 
“顺利就好!易泽,按说奶奶不该说你。但作为长辈我还是得念叨两句!你现在毕竟和秦怡那丫头结婚了,即便是你再忘不了琳丫头,也要收敛点!大老远跑去美国找琳丫头这种事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再做了!免得伤了秦怡那丫头的心!”
 
“是!”明知严老太太误会了,可严易泽却还是点头称是,想起方才严老太太看秦怡的目光,严易泽眸子微微一闪,抬起头看着老太太说,“奶奶。昨晚的事,请您一定不要生秦怡的气。她也是……”
 
“奶奶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再说了同为女人,我比你了解她在想什么!行了,别担心了!回去睡吧,明天你还得去公司上班呢!”
 
“好!那奶奶您也早点休息!”说完严易泽转身走了出去,心里渐渐松了口气。
 
秦怡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醒来身边空空如也,伸手摸了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眉头皱了下起身洗漱下楼吃饭。
 
严老太太已经吃完饭,正坐在那看报纸,见秦怡进来笑着说,“丫头,快来吃饭!”
 
“好!”秦怡答应一声坐下,吃了两口,皱眉问。“奶奶,易泽他还没回来吗?”
 
“他昨晚就回来了,一早就去公司上班了!你难道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秦怡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问。
 
“昨晚你喝醉了,是他去接你回来的!”
 
秦怡眼睛瞪得老大,一脸惊愕的看着严老太太,想到昨晚一起喝酒的还有凌穆扬,她忽然心里一紧。
 
可任她怎么翻阅脑海里的记忆,也找不到昨晚关于严易泽的半点痕迹。
 
她昨晚喝断片了,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
 
吃完饭,秦怡和严老太太打了声招呼,说是要出门办点事,严老太太点头嘱咐她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别又像是昨晚那样喝的醉醺醺的,影响不好!”
 
“奶奶,我知道了!”
 
严老太太的话不轻不重,可秦怡却隐约感觉的出严老太太话里带着警告的意味,点头答应一声,上楼换好衣服就出去了。
 
二楼书房窗口,看着秦怡的车驶出别墅大门,严老太太轻轻摇了摇头嘀咕了句,“也不知道这丫头听没听明白我的意思!”
 
秦怡这才刚一出门,去公司路上的严易泽已经得到了她出门的消息,眉头微微一皱,吩咐道,“让人跟紧少奶奶,我要知道她这一整天都在和什么人接触,去了哪儿,干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
 
“是,少爷!”罗琦眸子一闪,迅速掏出手机吩咐了句,这才回道,“少爷,已经吩咐下了!”
 
严易泽点了下头,示意没事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尽管脱落的视网膜已经通过手术重新装上了,但由于他在医院休息的时间太短,还没完全好利索,必须要时刻注意让眼睛休息。不能用眼过多,否则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还要定期去医院检查,可以说那晚秦怡下意识的一肘子,给严易泽的生活和工作都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只是这些严易泽并不愿让任何人知道。
 
他很清楚他视网膜脱落这件事流传出去会造成的严重后果。
 
秦怡并不知道严易泽刚刚让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此刻她正在去薛晚晴家的路上。
 
半个多小时之后,薛晚晴哈欠连天的上了车,问她等下去哪儿。
 
秦怡笑笑说。“当然是去联系装修公司,把咱们的花店好好的装修下,争取早点开业!对了,晚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你是老板,我都听你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个花店可是我和你的事业,不是我一个人的!”秦怡很严肃的纠正了她一句,薛晚晴无奈的笑笑,“好,算我说错话了!不过我对装修这东西根本一窍不通,要不这样你去联系装修公司,我去联系货源,稍晚点咱们再碰个头,商量一下下一步的打算!”
 
秦怡觉得薛晚晴说的有道理,毕竟他们的花店才十几平米不到二十平,装修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现在真的很有必要先把货源联系好,也就点头答应了。
 
中途把薛晚晴放下车,秦怡问了下司机润城最好的装修公司在哪,就直接过去了。
 
装修的事很琐碎,秦怡和设计师聊了几个小时,又带着他们去实地测量下铺面的尺寸,谈好价格,交了订金,就把铺面钥匙给了对方,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中午了,给薛晚晴打了电话,问了下她那边的情况,听说她距离这不是太远,秦怡约她等下一起吃饭。
 
在附近找了家餐馆,点好菜等薛晚晴,薛晚晴没等来,却等来了严易泽。
 
“怎么想到跑这里吃饭了?走,我带你去吃大餐!”
 
严易泽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要往外走,秦怡一把扯开他的手,沉着脸说,“大庭广众的,别拉拉扯扯行不行?”
 
“行,算我错!走吧,这里配不上你的身份,我带你换一家餐厅!”
 
严易泽笑着来牵她的手,秦怡摇头缩手,“不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以前我就一直在这种地方吃饭,你不用管我,自己去吃吧!”
 
严易泽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下,“这样啊?那我也在这吃,这些菜看上去不怎么样,闻着倒也挺香的!”
 
说完严易泽故意嗅了下鼻子,装出一脸陶醉的样子坐在了秦怡身边。
 
秦怡明知道他在鬼扯,却也没揭穿他,任由他在那自说自话。
 
严易泽夹了点菜放在嘴里嚼了几口,见秦怡一直没动筷子,转头好奇的问。“你怎么不吃啊?”
 
“我在等人!”
 
“等人?谁?”严易泽脸色一紧,眸子深处闪过一丝警惕。
 
“我等谁是我的事,你这幅样子是几个意思?”秦怡皱眉看了他一眼问,严易泽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太紧张了,轻松的笑了笑,“你是我老婆,我这是在关心你!”
 
“少来,别忘了!我们还没领结婚证呢!”
 
听见秦怡旧事重提。严易泽心里一紧,这才想起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瞬间觉得有些不大保险,笑道,“那这样,等下吃晚饭,我们就去把证给领了!”
 
“你很闲吗?去公司上班第一天就敢翘班?”
 
秦怡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问。
 
严易泽看着她笑眯眯的说,“翘班怎么了?工作哪有你重要!”
 
秦怡皱眉看了他许久,笑了,“是吗?那你也别上班了,在家陪我吧!”
 
“这……”严易泽一下就蔫了,一脸无奈的说,“恐怕有点不合适!毕竟我现在是严家唯一的男人,不可能完全丢下公司不管!”
 
“那你还说的那么动听?”见严易泽还要分辨,秦怡挥手,“行了,别说了!我就是给你开个玩笑,领证的事以后再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公司上班吧!你刚回公司,可得注意点影响!”
 
“还是老婆最体贴!”
 
面对严易泽刻意的讨好,秦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她才不会告诉严易泽,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想和他领结婚证呢。
 
毕竟她不知道严易泽和凌琳发展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严易泽会让凌琳将她取而代之,真要现在就领了结婚证。到时候又要离婚,太麻烦。
 
薛晚晴来的时候,见到严易泽稍微愣了下,尤其是见到他身后的罗琦,更是脸色有些微微发红,怎么也不愿意坐下来和秦怡他们一起吃,说是不想打扰他们,非要到旁边桌子去坐。
 
严易泽心知肚明,转头看冲罗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过去和薛晚晴一起吃饭。
 
罗琦感激的冲他点了下头,这才走了过去。
 
眼见两人在旁边又吃有聊,很是温馨幸福,严易泽笑着对秦怡说,“还真别说这两人挺般配!”
 
“这还用你说?”秦怡白了他一眼,低头吃饭,没再搭理他。
 
严易泽看她眸子闪了闪最终什么也没说,吃完饭严易泽就被秦怡给赶去了公司。
 
去隔壁的咖啡馆和薛晚晴喝了杯咖啡,下午秦怡陪薛晚晴去联系货源,身在严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的严易泽在听到罗琦的汇报,就没再刻意的关注秦怡的行踪,全身心的扑在了工作上。
 
一直到快天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严易泽回到严家,却没见到秦怡,问了管家才知道她还没回来。
 
罗琦又被他派去办事了,严易泽一个电话就打给了秦怡。
 
“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
 
“我等下还要和晚晴去鲜花市场看看,就不回去吃了,你和奶奶说声不用等我了!”
 
“那好,注意点安全,早点回来!”
 
挂断电话,严易泽也没再理会。
 
毕竟现在他每天要工作,秦怡有自己的事情做也挺好,省的她一天到晚的闷在家里。
 
他却不知秦怡此时根本没有和薛晚晴在一块,而是和凌穆扬在一起。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

作者:鱼进江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人公秦怡 严易泽的小说哪里可以看?小说名叫《双面总裁爆宠小甜妻》,由鱼进江所作。本书精彩内容:秦怡的声音很平

小说详情